交通津貼

偏離立法原意的最低工資


勞資雙方就最低工資問題爭持多年,本以為終於可以達成共識,誰料卻因為月薪工人的飯鐘錢和休息日等福利問題而節外生枝,偏離了立法的原意。近200名僱主和僱員出席「最低工資的苦水會」,批評政府的指引不清晰,令他們大失預算,亦有工友擔心實行最低工資之後會失去飯碗。
 
另一方面,更加可以反映政府政策缺乏周詳和全面考慮的是若果將飯鐘錢和休息日一併計入最低工資,政府較早前訂立的交通津貼計劃變相作廢,因為不少就算只領最低工資的的月薪工人,收入都會超標。做成今日的局面,政府以及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勞資雙方皆難辭其咎!
 
一些由北美回來的朋友向我表示,就算在美加,最低工資都是以實際工作時間計算,毋須理會甚麼飯鐘錢和休息日,因為這是其他勞工福利的問題,而不是最低工資要處理的問題。最低工資原意是要保障一群最弱勢的低收入工人,何必添煩添亂,將其他打工仔拖落水呢?

同居關係等於家庭?


政府日前公布「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的修訂版,調高二人及三人家庭的入息限額,但只能以家庭為單位提出申請。雖說受惠人數預計會增加48,000人,卻肯定會令部分既得利益者,失去享受這項福利的權利,結果當然是引起極大迴響,議員們亦乘勢發聲,爭取曝光率。

將申請單位改為家庭,原因可以理解,因為同一家庭中,可以有成員月入數萬,同時亦可有另一成員失業或「就業貧窮」。如果家人之間做到互相扶持和保護,上述情況理應無須耗用社會資源去提供協助。然而,在社區內卻存在更多個案,家庭成員的收入徘徊在符合申請資格的界線,只要政府稍微調整入息或工時條件,便馬上影響他們的命運。特別是在舊制下受惠,但會在新措施下失去援助的市民,更加覺得不是味兒。新計劃能否實施,還看政府和政黨如何角力。

據報導,政府擬將猶如夫婦的同居男女及同居同性朋友,當作一個家庭看待。如果屬實,政府便間接對「家庭」賦予了新的定義。所謂「同居」,指沒有血緣的異性或同性同住一室,即使有履行夫妻間的責任和義務,但沒有法律和世俗的約束。這種不穩定和沒有承諾的鬆散關係,試問如何能與「家庭」相提並論?更嚴重者予人以為同性戀合法化。


添煩添亂的同居交津


政府官員的思維很多時真的很奇妙,明明是好事可以變成壞事,明明是簡單的問題卻可以弄得十分複雜,好像外傭稅和慳電膽事件。最近在新修訂的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畫,又忽然為同居關係開創先例,將猶如夫婦關係的同居情侶,視作一個家庭單位提出申請。

有關做法帶出了一些新的爭議和社會問題,第一,政府一向並不承認同居人士屬於一個家庭,此例一開,大家必然會問,同居人士可否申請配偶的免稅額、以家庭名義申請綜援及公屋呢?若果不可以,大家又會問為何在其他社會福利政策會出現不一致的情況。

第二,審核兩人是否有穩定及持續的同居關係行政費用高昂,是浪費公帑,亦未能有效運用資源協助有需要的人士;大家經常批評一些扶助弱勢的團體行政費用高昂,若由政府來做只會更高。其實交津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直接津貼所有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如鐵路、巴士、電車和渡輪的市民,降低每程的車船費,根本毋須聘請任何人去審查,若一定要審查,亦應以個人和家庭為單位,才是最容易證明的。

關注交通津貼將同居人士當作家庭戶申請

新聞稿
刊登日期: 
16/02/2011
明光社

關注交通津貼將同居人士當作家庭戶申請

明光社關注政府即將推出的放寬「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政府在有充足的財政儲備下,透過交通津貼鼓勵市民就業,提昇勞動力,是一個非常好的做法,值得支持。
 
可是,根據2月12日多份報章及電視媒體的報導,政府計劃將同居男女當一戶申請,本社認為有關做法非常不恰當,有以下三個原因: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