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

炒賣無罪 賺盡有理?


本年9月,蘋果推出新一系列智能手機,結果又馬上成為全城炒賣的目標。有水貨店老闆高調放話,聲稱一部手機可以賺三倍多,令全城瘋狂。故事發展相信大家也知道,最後同一批水貨店老闆又一起放風,稱收機太多而怕滯銷,因此決定降價,部份巿民甚至要損手離場。
 
可是在開始時,沒有一個人有道德勇氣走出來說:「炒機價格可升可跌。」所以在初次開賣時,有大學生碌爆信用卡為求可以買到兩部電話;又有買了一堆電話最後卻變蟹的炒家幾乎要死。整個社會突然為了這熱潮,失心瘋起來。
 
炒賣電話等於在股票巿場投機,價格可升可跌,價格升跌很在乎於一兩個消息,而那一兩個消息,本身都是由賣家操控的。以為自己在賺錢的人,隨時被玩弄於股掌之中而不自知,最後永遠都只有那些水貨店老闆站在不敗之地。
 


港澳賭風持續熾熱


在2013年,雖然並沒有特別盛大的國際足球聯賽舉行,而且國際賽馬賽事場數沒有特別多,也沒有特別高的六合彩派彩,但馬會投注額仍然飈升,以下為本年度各項目的投注額:
 
2012/13年的投注額 (港元) [1]
賽      馬       943.70億
足球博彩       506.06億
六合彩            76.27億
總投注額:  1526.03億
 
在馬會的年報中,馬會解釋投注額上升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 重新吸納青少年

六合彩加價 馬會竟蝕錢


自從馬會在2010年將六合彩每注投注金額加倍後,近年她「製造」多次頭獎一注獨中會獲得過億派彩的六合彩獎金,全城為此瘋狂。近來一次幾千萬的頭獎派彩因為攪珠的號碼太「大路」,居然有七點五注中頭獎,每注派約106萬,比最高派彩的二獎還要低。有網民大罵馬會「屈機」;而馬會則透過傳媒叫苦,稱因為中獎人數太多,已經「蝕錢」。
 
細看相關新聞,馬會稱派出總獎金接近4000萬元,但總投注額卻只得3200萬。在扣除54%的獎金基金派彩,再扣除獎券博彩稅、馬會佣金等開支後,最後這期六合彩「埋單」蝕2200萬,有關的派彩會由金多寶儲備撥出。換言之,馬會用來用去,仍然是各位下注的朋友(即賭徒)以往在馬會中輸掉的錢。馬會稱今次不是第一次要「蝕」錢,也不是「蝕」得最多的一次,但可見馬會即使「有贏有輸」,也是輸少贏多。
 
事實上,自從六合彩每注投注金額由5元升至10元後,雖然馬會聲稱中獎機會不會減少,但事實上派彩實得的獎金不一定有明顯增加,因為中的人也多,平分之後的獎金有時會比普通的一注獨得的獎金少。馬會玩弄不同的數字遊戲,最後成功令六合彩近兩年的「營業額」節節上升。
 

香港賭風蔓延時……


香港自1841年開埠以來,賭博的風氣從沒間斷。由街頭巷尾的賭檔、字花檔、排九檔、香港賽馬會的成立至雀聲處處聞的麻雀館,香港人經歷百多年賭博的洗禮。漸漸地,賭博已完全滲入港人的生活裡。所謂「馬照跑、波照賭、雀照打、海照過」,賭博與你息息相關。
 
根據香港理工大學於2012年3月發表的「香港人參與賭博活動情況研究報告」,有62%受訪者在過去一年曾參與賭博活動。當中最多人參與的分別是六合彩、社交賭博、賭馬、澳門賭場博彩和賭波。[1] 未成年的青少年可能成為問題和病態賭徒的普及率分別是1.9%和1.4%。[2] 若以2012年年底全港有717萬多人計算,推算約有444萬人參與賭博活動,而可能成為問題和病態賭徒共有23萬6千多人。如此龐大的賭博人口和問題與病態賭徒的數目與賭風蔓延有很大的關係。
 
賭博政策失效助長賭風

政府需要正視賭博問題

胡志偉牧師
監察賭風聯盟召集人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15/03/2012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yjOGgm2p_3c
mp4: 
weekly20120315
關注範疇: 
賭博

我要中六合彩


短片︰〈我容易中六合彩嗎我〉
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bQmVXaaASwc
製作︰the pancakes
 
隨著六合彩彩池不斷上升,每次但凡有超過5,000萬元派彩的六合彩都會成為全城焦點。馬會樂見巿民投入,更不斷增加不同的博彩資訊,例如公佈幸運投注站、過去20期的熱門攪珠號碼等等。全城瘋狂一晚後,翌日在facebook等社交網絡,網友又會不斷分享自己的彩票,細訴如何買了三十幾張最後連安慰獎也沒有中,最後就自我安慰說是做了善事。
 
好賭,不是香港人獨有的文化,但一邊賭一邊分享並將之變為城中盛事,卻又不去思想所發的是一個怎樣的橫財夢,這確是香港很獨特的文化。事實上,不少電影都以中六合彩為橋段,而當中最經典又為香港人樂道的,應該是由董驃、沈殿霞主演的《富貴迫人》系列。住公屋的雷達驃和驃嫂幾次買中六合彩,買車買樓,但最後都因為各種原因一無所有,而故事結局往往是強調一家人齊心、團結解決問題等傳統價值。
 

六合彩可以抗通脹?


通脹高企,買樓難是每個香港市民的心聲,大家無不關注如何抗通脹及如何盡快上樓。馬會看準市民的需要,今年5月於各大傳媒大賣廣告,以有逾億元獎金作宣傳,吸引市民購買六合彩發橫財夢,令全城陷入瘋狂,甚至有家長帶同子女到投注站,完全漠視賭博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六合彩看似一門簡單,沒有「技術」,純粹靠運氣的遊戲,可有人為此白度了10年青春,輸得一身是債。在他們眼中,六合彩不但有技術,更有橫財夢,而這個夢,一星期發三次,每次可以花上幾千元。至此,誰人能說:香港賭風不盛,六合彩害不了人?
 
阿強(假名),30多歲,中五畢業出來擔任文職工作,月薪過萬,每個月可以給幾千元家用供養父母,應該衣食無憂。可是阿強2009年卻破了產,不能申請信用卡,銀行只得一個戶口,與家人同住,甚至去到一個地步:「女朋友,依家我唔諗啦……」
 
阿強,最愛賭以小博大的遊戲,先是六合彩,之後是賽馬的3T。這一切,起源自80年代的電影《富貴逼人》:「當時我又係住公屋,覺得錢重要,可以買到樓。好多嘢屋企人買唔到,要同爸爸媽媽講好耐先買到遊戲機,睇完套戲,發現原來可以咁樣發達。」
 
16歲初嚐投注滋味

監察賭風聯盟︰監察政府 防治賭風


當社會大眾日漸把賭博合理化、娛樂化之際,本港仍然有一班基督徒堅持逆流而上,抗衡這股歪風。由多個基督教團體牽頭組成的「監察賭風聯盟」(前身是基督教反對賭波合法化大聯盟),在過去10年,便一直積極回應政府的賭博政策,表達另類的聲音。
 
「監察賭風聯盟」召集人胡志偉牧師表示,雖然賭波合法化最終都獲得通過,但聯盟也發揮到一定作用,至少拖延了政府立法的時間表,而另一方面,也引入了「病態賭徒」的概念。
 
他補充︰「最初聯盟引述外國研究,提出『病態賭徒』的問題時,我們是被嘲笑的,因為當時很多人都沒有這概念。但直至近年,政府也不得不承認『病態賭徒』的存在,以致採取某程度上的補救措施,包括設立輔導機構,幫助一些願意戒賭的人士。」
 

莫為自己找藉口


五月二十日,被喻為「史上最強億元六合彩」在馬會和傳媒吹捧之下,風靡全港,總投注超過三億元,打破歷年紀錄。有記者問我,市民如此踴躍投注,是否和「地產霸權」或「抗通脹」有關,言下之意是否因為社會不公平及生活逼人,所以大家如此熱衷投注,希望藉此改善生活,這是典型的推卸自身責任的思維模式。

  
過往教會十分強調個人的罪,忽略了環境對人的影響,於是有神學家提出所謂結構性的罪,讓大家反思一個道德的人在不道德的社會所面對的困境,讓大家看到很多罪人其實是被罪者,是不公平的制度下的受害人,應寄予更多的同情而不是指責。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環境逼人是十分容易理解的,因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很多人的「座右銘」,是大家為自己一些不恰當行為開脫的最佳理由。
 

教會應正視社會上的不公義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我們的福音是全人的福音,既關心人的靈魂,也關心人肉身上的需要。但當我們指責結構性的罪惡時,卻不應間接變成縱容個人毋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誰為六合彩造勢?


曾經有財金界人士如此說:「香港是一個最易集資的地方,因為人心易被消息所鼓動。」從一億元派彩的六合彩來看,所言非虛。

  
上周五的六合彩,最後投注額達342,962,710元,比上期的總投注額159,101,978元還要高一倍,是歷來最高的投注額,可最後的派彩,由頭獎到七獎,都不是歷來新高,即或從最功利的角度看,這次中獎的巿民沒有特別多賺。惟報章報道,有人為買六合彩,從內地走來香港一轉,又有人獨留子女於家中不顧,有人甚至由新界走到港島士丹利街投注,只因那投注站曾有最多人中頭獎,是「幸運投注站」。

  
以前,十元八塊的六合彩,從來都只是「買個夢」,但今時今日,本金早就不是十元八塊。以今次的投注額計算,平均每個香港人的投注額近50元,才能勉強湊夠此數。有些動輒一擲千金的賭徒,選好幾個心水號碼後買「複式」,也有些人索性全部買電腦隨機抽出的號碼。馬會之前加每注的費用,「谷」大多寶獎金,成功將賭風燒旺。根據馬會的紀錄,近幾次投注額都是頭獎派彩的兩倍,可見只要投注額夠高,巿民自然乖乖發橫財夢,排隊入場。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