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機會

再思婚姻意義 拆解事實婚姻


可以告訴我,我有不認同的自由嗎?
 
在今日這個只講個人欲望的社會裏,要對一些問題說不往往需要很大的勇氣。歧視、偏見、無知的指控有如壓在異見者身上的千斤重擔。我們相信現行婚姻制度是對社會的祝福,但平機會最近有關「歧視條例檢討」的不少內容,則令人深感不安。
 
婚姻的意義
我們為甚麼需要結婚呢?合則來不合則去,同居乾手淨腳,這或許是不少當代人的想法。不過,現實點看,結婚有的福利和權利始終和同居並不相同,至少夫妻關係可以在輪候公屋、稅務上有多一點的優惠,甚至連歧視法都對「婚姻狀况」有保障,但為甚麼社會要對結婚和同居有這種「差別對待」呢?
 
法律對倫理問題往往有3種態度,第一種是「懲罰性」,例如法例禁止與16歲以下女童性交;第二種是「容許性」,例如通姦、賣淫等,雖然有違道德,但並不會受法律管制;第三種是「鼓勵性」,例如結婚、養兒育女等。法律賦予結婚人士福利,並不是因為這是基本人權,而是因為這些倫理行為有利社會長遠發展,令社會得以持續。反之若愈來愈少人奉行,這將對社會長遠有害,所以如果要將同居視作婚姻的話,社會理應先討論鼓勵同居對社會的影響。
 
拆解事實婚姻關係

「騷擾」修訂 異見「收聲」


平機會趁著立法會休會及政改討論熾熱的時候,在7月推出《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文件》),提出77條諮詢問題,其中「事實婚姻關係」及「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最惹公眾關注。最近,平機會決定將諮詢期延長至10月31日,讓公眾能繼續表達意見。

今次平機會的諮詢可以形容為「大包圍」,將現時四條歧視法作全面檢討,假如公眾稍一不慎,很容易墮入平機會擴權和立惡法的陷阱,而當中必須注意的是歧視法內的「騷擾」條文。現時四條歧視條例中,只有《種族歧視條例》和《殘疾歧視條例》有「騷擾、中傷和嚴重中傷」的罪行,《性別歧視條例》只有「性騷擾」,並沒有「性別騷擾」及「婚姻狀況騷擾」,《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亦沒有「騷擾」條款。簡單而言,現在若甲君說:「所有男人都係衰人」或「結咗婚嘅男人,十個有九個去滾」,即使令當事人感到受冒犯,亦不能提出「性別騷擾」和「婚姻狀況騷擾」的投訴。

不過,這些情況可能將會改變。因為平機會在《文件》提出將「騷擾」罪的適用範圍擴大至性別和婚姻狀況等(諮詢問題25),即是說上述的例子可能在日後能夠成為投訴的理由。不但如此,平機會更想將一些「受保障特徵」擴大,將極具爭議性的事項放在歧視法內,以強制手段迫使市民認同,其中一項就是「事實婚姻關係」。

平機會本末倒置耗公帑傾側同運


  平機會委託機構以隨機抽樣方式進行調查,訪問約二千人,並在9月4日發表《香港工作間的歧視之研究》報告。受訪者中有約1%是同性或雙性戀,與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最新公布的1.6%相若。
 
  研究顯示親身經歷歧視的受訪者中有64%面對年齡歧視,而親身面對性傾向歧視則只有0.2%,在十個項目中排名最後。而聲稱受到歧視的同性或雙性戀受訪者,他們所面對的歧視分別是年齡、性別和家庭崗位歧視,卻沒因性傾向而受到歧視。
 
  在「認為不同背景人士能否得到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一項中,35%受訪者認為同性戀者沒有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在十一個項目中排名最後,比充滿爭議的新移民族群(41%)還低;而排名最高的分別為精神病康復者、身體殘障人士和南亞裔人士。
 
  2013年平機會公布了《平等機會意識公眾意見調查2012》的結果,當中反映認為最須優先推動立法禁止年齡歧視的市民,比起認為性傾向歧視立法優先的多出一倍;七成多受訪者認為年齡歧視的立法是重要的。
 

同運議程 LGBT Agenda


國際
 
北愛爾蘭餅店拒製同性結婚蛋糕 
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的Jack Phillips和俄勒岡州的Klein夫婦分別因拒絕製作祝福同性結合的結婚蛋糕,於本年內已相繼收到執法部門的最後裁決,確定他們已觸犯當地的平等法(與歧視法類近的法例)。
 
無獨有偶,同運組織QueerSpace要求英國北愛爾蘭的Ashers Baking Company位於貝爾法斯特分店,製作《芝麻街》蛋糕並在其上印上「支持同性戀婚姻」語句和該組織名稱。餅店一直按宗教原則而拒絕製造涉及污言穢語或色情圖樣的蛋糕,因此是次也拒絕了同運組織的訂單。但後來此店卻收到平等委員會的律師信,並指會會展開法律程序。餅店總經理Daniel McArthur認為即使面臨檢控,都不會烘製支持同性戀的蛋糕。「免受歧視」與「宗教實踐」均為人權所保障,應如何取得兩項權利的平衡?我們需作更多思考。
 
英國皇家精神病醫學院撤回有關「先天同性戀」的聲稱

由「事實婚姻」關係帶來的全新家庭「責任」


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中,提出在《性別歧視條例》中保障「事實婚姻關係」的建議(詳細情況請參閱本期《燭光網絡》第6至9頁『同居等於結婚?平機會拆毀婚姻關係的「事實」』一文),亦同時套用到《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上,文件更進一步要求將《家庭崗位歧視條例》沿用十七年的的「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並在條文上清楚列明保障餵哺母乳的女性免受歧視。
 
在文件上,平機會表示家庭崗位的定義和保障範圍有三個地方需要探討的地方:(諮詢文件第2.47-2.58段)
  1. 「家庭崗位」一詞是否適當;
  2. 對事實婚姻關係和前度關係的保障;
  3. 闡明保障包括餵哺母乳的女性。

由「家庭崗位」變成「家庭責任」  我們的關注

欠缺理據的易名
平機會將「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的理由是:前者的涵意不夠清楚,並以澳洲同樣是將涉及照顧直系家屬成員的責任定為「家庭責任」為理據,建議修改條款名稱。可是整份諮詢文件由始至終並沒有充份解釋「家庭崗位」如何不夠清晰;亦無充份的說明為何修訂的法律必須單單以澳洲作參考。

同居等於結婚?平機會拆毀婚姻關係的「事實」


婚姻,除了是兩人間的莊嚴承諾,在社會層面上法律更要求男女二人須承擔不少責任,並以保護孩子的未來為目標。所以政府同時又會為夫婦提供不同福利,旨在凝聚家庭。不過,平機會卻借討論《性別歧視條例》的婚姻狀況定義,將同居關係包括在「事實婚姻關係」一詞中,而且更可能包括同性伴侶關係、前度伴侶等等不同的關係。平機會指社會應為以上提及的關係提供和婚姻一樣的權利,否則就是歧視。但有學者認為同居和婚姻根本是兩回事,若平機會真的將諮詢建議付諸實行,將危及香港整個家庭結構。
 
擴闊事實婚姻關係 擴闊了甚麼?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7月中介紹《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時表示,現時《性別歧視條例》的保障只顧及未婚、已婚、離婚及喪偶而產生的差別待遇,但同性異性同居、前度同居等卻沒有正式的婚姻但確實有過事實婚姻的人,條例就不能保障他們,所以就提出相關修訂。[1] 他更強調「保障事實婚姻下的同性伴侶,不等於推動同性婚姻」。
 
周一嶽沒有告訴你的事

平機會諮詢文件的魔鬼細節


平等機會委員會建議將現有四條歧視條例(包括性別、家庭崗位、殘疾及種族歧視條例)合併,當中原來涉及很多重大轉變,本文將簡述一些重點,供讀者參考。
 
歧視條例為何要四合一?
現時四條歧視法都是按不同的情況及需要而制定,因此其內容及條文的定義也不盡相同。是次平機會的建議,當中有不少其實是重大改動,平機會必須確保合併後的法例沒有違背立法的原意,絕不能暗渡陳倉,加入一些根本沒有獲得市民認同的重大社會政策改變。
 
表一:現時四條歧視法涉及的主要範疇:

當平等得過了火位


為甚麼要讓座給老弱傷殘?為甚麼長者和兒童可以有乘車優惠?不是人人平等嗎?為甚麼社會要幫助弱勢群體?為甚麼對不同的人要有差別對待?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大前提下,平機會為甚麼不爭取一刀切取消社會上任何差別對待?原因很簡單,因為政治正確不等於正確。平機會的成立原意正是要幫助弱勢社群,為一些沒有能力為自己出頭的人發聲。
 
但打開平機會最近有關《歧視條例檢討》的公眾諮詢文件,大家便可清楚看到,平機會的工作已經變了質,她想成為一個可以移風易俗,改變倫理價值的機構。於是,本來很明顯不是弱勢群體的單身人士及同居人士,平機會在檢討應否將現有四條歧視條例合併的時候,也魚目混珠地以平等機會及保障他們之名,引入了所謂事實婚姻關係,不單要令同居關係獲得猶如婚姻的社會及僱傭福利,更建議將市民的家庭責任擴展至前同居伴侶的子女及父母,甚至以人權為理由提倡讓單身人士領養及進行人工受孕。這已經遠遠超出扶助弱勢的目標,而是要藉反歧視之名改變社會對婚姻和家庭的觀念,平等得過了火位。
 

事實婚姻 小三福音


有報章指平機會一名高層在近期歧視條例檢討上公器私用,私下到教會「煽動」教友「反平權」。據知這位高層是平機會的開荒牛,在平機會工作近二十年,曾與歷任主席共事。報道刊登後,輿論一面倒批評該名高層濫權。然而,我們不禁要問,究竟平機會的文件出了甚麼問題,要令這位平機會的開荒牛冒著被老闆責備的危險而不得不向教會講解,甚至要「煽動」他們「反平權」?
 
其實早在八月初,明光社已踢爆平機會在其《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文件》)內加入「事實婚姻關係」,強行修改「家庭」的定義,將性別和婚姻排除在家庭的構成元素之外,變相承認多元成家,讓在婚姻關係以外的所有事實關係(包括小三、小四等)都得到猶如婚姻關係的保障。可惜,平機會的語言偽術已去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第一場公眾諮詢會上,會方極力否認有關指控。不過,紙始終包不住火,平機會自己推出的諮詢文件正好出賣了自己的意圖,讓條例修訂成為「小三福音」。
 

平甚麼權?「同居平權」

報章指摘反對「事實婚姻關係」的人是「反平權」,所指的「反平權」當然是指「同志平權」。不過,所謂的「事實婚姻關係」是否只是「同志平權」呢?
 

由「事實」婚姻關係帶來的全新家庭「責任」


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文件)就《性別歧視條例》提出保障「事實婚姻關係」的建議(請參閱將於九月份出版的第98期《燭光網絡》第6-9頁),這建議同時套用到《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上,文件更進一步要求將沿用十七年的《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的「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並在條文上清楚列明保障餵哺母乳的女性免受歧視。
 
在文件上,平機會表示家庭崗位的定義和保障範圍有三個地方需要探討:[1]
  1. 「家庭崗位」一詞是否適當;
  2. 對事實婚姻關係和前度的保障;及
  3. 闡明保障包括餵哺母乳的女性。
欠缺理據的易名
平機會將「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的理由是:前者的涵意不夠清楚,並將同樣是涉及照顧直系家屬成員責任的澳洲為例子,建議將條例易名。可是整份文件由始至終並沒有充份解釋「家庭崗位」如何不夠清晰;此外,亦無充份說明為何修訂的法律必須單單參考澳洲。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