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機會

同運議程 LGBT Agenda


國際
 
北愛爾蘭餅店拒製同性結婚蛋糕 
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的Jack Phillips和俄勒岡州的Klein夫婦分別因拒絕製作祝福同性結合的結婚蛋糕,於本年內已相繼收到執法部門的最後裁決,確定他們已觸犯當地的平等法(與歧視法類近的法例)。
 
無獨有偶,同運組織QueerSpace要求英國北愛爾蘭的Ashers Baking Company位於貝爾法斯特分店,製作《芝麻街》蛋糕並在其上印上「支持同性戀婚姻」語句和該組織名稱。餅店一直按宗教原則而拒絕製造涉及污言穢語或色情圖樣的蛋糕,因此是次也拒絕了同運組織的訂單。但後來此店卻收到平等委員會的律師信,並指會會展開法律程序。餅店總經理Daniel McArthur認為即使面臨檢控,都不會烘製支持同性戀的蛋糕。「免受歧視」與「宗教實踐」均為人權所保障,應如何取得兩項權利的平衡?我們需作更多思考。
 
英國皇家精神病醫學院撤回有關「先天同性戀」的聲稱

由「事實婚姻」關係帶來的全新家庭「責任」


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中,提出在《性別歧視條例》中保障「事實婚姻關係」的建議(詳細情況請參閱本期《燭光網絡》第6至9頁『同居等於結婚?平機會拆毀婚姻關係的「事實」』一文),亦同時套用到《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上,文件更進一步要求將《家庭崗位歧視條例》沿用十七年的的「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並在條文上清楚列明保障餵哺母乳的女性免受歧視。
 
在文件上,平機會表示家庭崗位的定義和保障範圍有三個地方需要探討的地方:(諮詢文件第2.47-2.58段)
  1. 「家庭崗位」一詞是否適當;
  2. 對事實婚姻關係和前度關係的保障;
  3. 闡明保障包括餵哺母乳的女性。

由「家庭崗位」變成「家庭責任」  我們的關注

欠缺理據的易名
平機會將「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的理由是:前者的涵意不夠清楚,並以澳洲同樣是將涉及照顧直系家屬成員的責任定為「家庭責任」為理據,建議修改條款名稱。可是整份諮詢文件由始至終並沒有充份解釋「家庭崗位」如何不夠清晰;亦無充份的說明為何修訂的法律必須單單以澳洲作參考。

同居等於結婚?平機會拆毀婚姻關係的「事實」


婚姻,除了是兩人間的莊嚴承諾,在社會層面上法律更要求男女二人須承擔不少責任,並以保護孩子的未來為目標。所以政府同時又會為夫婦提供不同福利,旨在凝聚家庭。不過,平機會卻借討論《性別歧視條例》的婚姻狀況定義,將同居關係包括在「事實婚姻關係」一詞中,而且更可能包括同性伴侶關係、前度伴侶等等不同的關係。平機會指社會應為以上提及的關係提供和婚姻一樣的權利,否則就是歧視。但有學者認為同居和婚姻根本是兩回事,若平機會真的將諮詢建議付諸實行,將危及香港整個家庭結構。
 
擴闊事實婚姻關係 擴闊了甚麼?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7月中介紹《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時表示,現時《性別歧視條例》的保障只顧及未婚、已婚、離婚及喪偶而產生的差別待遇,但同性異性同居、前度同居等卻沒有正式的婚姻但確實有過事實婚姻的人,條例就不能保障他們,所以就提出相關修訂。[1] 他更強調「保障事實婚姻下的同性伴侶,不等於推動同性婚姻」。
 
周一嶽沒有告訴你的事

平機會諮詢文件的魔鬼細節


平等機會委員會建議將現有四條歧視條例(包括性別、家庭崗位、殘疾及種族歧視條例)合併,當中原來涉及很多重大轉變,本文將簡述一些重點,供讀者參考。
 
歧視條例為何要四合一?
現時四條歧視法都是按不同的情況及需要而制定,因此其內容及條文的定義也不盡相同。是次平機會的建議,當中有不少其實是重大改動,平機會必須確保合併後的法例沒有違背立法的原意,絕不能暗渡陳倉,加入一些根本沒有獲得市民認同的重大社會政策改變。
 
表一:現時四條歧視法涉及的主要範疇:

當平等得過了火位


為甚麼要讓座給老弱傷殘?為甚麼長者和兒童可以有乘車優惠?不是人人平等嗎?為甚麼社會要幫助弱勢群體?為甚麼對不同的人要有差別對待?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大前提下,平機會為甚麼不爭取一刀切取消社會上任何差別對待?原因很簡單,因為政治正確不等於正確。平機會的成立原意正是要幫助弱勢社群,為一些沒有能力為自己出頭的人發聲。
 
但打開平機會最近有關《歧視條例檢討》的公眾諮詢文件,大家便可清楚看到,平機會的工作已經變了質,她想成為一個可以移風易俗,改變倫理價值的機構。於是,本來很明顯不是弱勢群體的單身人士及同居人士,平機會在檢討應否將現有四條歧視條例合併的時候,也魚目混珠地以平等機會及保障他們之名,引入了所謂事實婚姻關係,不單要令同居關係獲得猶如婚姻的社會及僱傭福利,更建議將市民的家庭責任擴展至前同居伴侶的子女及父母,甚至以人權為理由提倡讓單身人士領養及進行人工受孕。這已經遠遠超出扶助弱勢的目標,而是要藉反歧視之名改變社會對婚姻和家庭的觀念,平等得過了火位。
 

事實婚姻 小三福音


有報章指平機會一名高層在近期歧視條例檢討上公器私用,私下到教會「煽動」教友「反平權」。據知這位高層是平機會的開荒牛,在平機會工作近二十年,曾與歷任主席共事。報道刊登後,輿論一面倒批評該名高層濫權。然而,我們不禁要問,究竟平機會的文件出了甚麼問題,要令這位平機會的開荒牛冒著被老闆責備的危險而不得不向教會講解,甚至要「煽動」他們「反平權」?
 
其實早在八月初,明光社已踢爆平機會在其《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文件》)內加入「事實婚姻關係」,強行修改「家庭」的定義,將性別和婚姻排除在家庭的構成元素之外,變相承認多元成家,讓在婚姻關係以外的所有事實關係(包括小三、小四等)都得到猶如婚姻關係的保障。可惜,平機會的語言偽術已去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第一場公眾諮詢會上,會方極力否認有關指控。不過,紙始終包不住火,平機會自己推出的諮詢文件正好出賣了自己的意圖,讓條例修訂成為「小三福音」。
 

平甚麼權?「同居平權」

報章指摘反對「事實婚姻關係」的人是「反平權」,所指的「反平權」當然是指「同志平權」。不過,所謂的「事實婚姻關係」是否只是「同志平權」呢?
 

由「事實」婚姻關係帶來的全新家庭「責任」


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文件)就《性別歧視條例》提出保障「事實婚姻關係」的建議(請參閱將於九月份出版的第98期《燭光網絡》第6-9頁),這建議同時套用到《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上,文件更進一步要求將沿用十七年的《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的「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並在條文上清楚列明保障餵哺母乳的女性免受歧視。
 
在文件上,平機會表示家庭崗位的定義和保障範圍有三個地方需要探討:[1]
  1. 「家庭崗位」一詞是否適當;
  2. 對事實婚姻關係和前度的保障;及
  3. 闡明保障包括餵哺母乳的女性。
欠缺理據的易名
平機會將「家庭崗位」變更為「家庭責任」的理由是:前者的涵意不夠清楚,並將同樣是涉及照顧直系家屬成員責任的澳洲為例子,建議將條例易名。可是整份文件由始至終並沒有充份解釋「家庭崗位」如何不夠清晰;此外,亦無充份說明為何修訂的法律必須單單參考澳洲。
 

多向度進行調查 認清歧視真相


「市民對同性戀者有否存在歧視?」坊間有調查指逾七成市民認為有。乍聽之下,社會對同性戀者的歧視看似是普遍的。但「歧視」的定義又是甚麼?
 
「歧視」在不同層面上可引伸出各種定義,如在提出意見一事上,指的可以是不認可、不贊成;若是在態度上,則可以是對他人/事物的喜惡與偏見;而行動上,可以是仇恨行為、不合理的差別對待。
 
要了解香港的歧視狀況,定義甚麼是歧視是重要的。當具體知道歧視如何和在何種層面發生,才能制訂適當的措施回應。若在民調中脫離現實處境,抽空脈絡地問「歧視有否存在」,這方法並不可取;而且在缺乏清楚定義的情況下,所得的「歧視數字」最終只會被政客任意詮釋。
 

平機會研究的不公平


平機會在五月份宣佈委託中大亞太研究所性別研究中心就「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行性研究」。雖然該研究中心的主導者在相關議題上一向立場鮮明,然而作為學者理應以不偏不倚的嚴謹態度進行學術研究。當該研究中心表示研究將同時採用「質化」和「量化」的方式進行研究,我們更是寄予厚望,因為這較能讓公眾掌握不同性傾向、性別認同、雙性人受歧視的實際情況。可是,經過第一場公眾研討會後,我們發現研究根本未能做到如宣傳所說「持開放態度」,因為整個研究方法嚴重地向性小眾傾側,而沒有做到公平和公正地對待持不同意見的人士。

平機會須按實情正視歧視


平機會委員謝永齡在本月8日出席了於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審議會,同時出席會議的也有香港同性戀運動團體的代表。謝永齡在會上提出香港的性傾向歧視問題「非常嚴重」(very serious),但事實上到底有多嚴重?而證據在哪?
 
翻查平機會本年2月遞交予聯合國的文件,其中第七段引用平機會在2012年所完成的調查,結果稱在1,504人中有43% 受訪者認為性傾向歧視「非常╱頗嚴重」。不過,報告卻隱瞞同一題目的數據─49%受訪者認為性傾向歧視「頗不╱完全不嚴重」,比起前者多出六個百分點。
 
平機會所提交的文件,誤導有二。一是平機會調查公眾「認為香港社會上的性傾向歧視情況」,得出結論應為公眾印象,而非同性戀者受歧視的實際狀況。在審議會上將公眾印象偷換概念為實際歧視,實有誤導之嫌。
 
二是作為倡導平等原則的公營機構,平機會必須公正地引用調查結果。如前述,六個百分點算不上大差異,然而,就算平機會不欲披露最多受訪者選擇「頗不╱完全不嚴重」的事實,調查結果最多也只可得出「公眾對歧視的印象極端、分化」的結論。平機會偏頗地引用數據,有違平等原則。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