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犯

建立正確意識 支援性侵受害者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轄下的風雨蘭熱線,去年接聽逾千個求助來電。在近500宗可跟進個案中,約六成涉強姦,四成涉非禮及性騷擾。性暴力受害人在受到侵犯時固然受到傷害,亦往往因著害怕別人的眼光,或擔心影響工作,而選擇沉默以對。
 
坊間普遍存在一種「指摘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的觀念,認為受害人受到侵犯是因為衣著暴露、夜歸、或醉酒的緣故,讓受害人不敢發聲及求助。此等對受害人武斷的指責及批判,可視為性暴力的延伸。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在2015年公佈「教會內性騷擾及性別意識調查」結果,一成受訪者認為「性騷擾的發生應歸咎受害者的衣著或姿態過份性感」(11.8%)、「性騷擾的發生應歸咎受害者的警覺性不足」(10.8%),以及「性騷擾只是受害者對他人的反應過敏」(7.3%)。由此可見本港一些信徒仍存在「指摘受害人」的觀念,對預防性騷擾的意識不足。
 
不論辦公室、學校或教會,均有機會發生性騷擾或性侵犯事件。要提升防範性侵犯的意識,支援受害者,幫助他們走出被性侵犯的陰霾,其中一個重要的態度就是不要妄下判斷。

與孩子在遊戲中學習性教育


小朋友的腦袋充滿各種對性的疑問,每當向父母發問時,常常會令父母面有難色。為此,明光社在本年暑假一連兩個週末(8月22及29日)舉辦了兩堂親子性教育工作坊,讓父母與子女一同透過遊戲學習性知識,建立正確的性觀念,與此同時亦能增進親子間的關係。
 
小朋友最常見的性疑問就是:我從哪裡來?今時今日家長已不能再以「石頭爆出來」、「街上執回來」甚或「長大後自然會知道」等答案來迴避子女的好奇心,但要正面地作出解釋又會感到難以啟齒。此外,兒童自我保護的意識不足,身體界線模糊,有機會成為性侵犯的受害人也懵然不知。而且,他們亦要學習男女間親密界線,提防因友好的關係而作出越軌的行為。因此,我們將親子性教育工作坊的主題定為「我從哪裡來」及「學習身體界線」。
 
我從哪裡來?欣賞生命的奧秘

了解自毀行為 伴青少年同行


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市,城市節奏急促,生活壓力巨大。面對社會壓力並不止於成年人,青少年亦同樣在種種壓力下成長。如果壓力得不到適當的紓緩,可引致身心靈的傷害,部份更會出現各種自毀行為。明光社特意於4月24至25日舉辦「專業社工、教師訓練」,並邀得加州持牌執業臨床心理學家黃偉康博士,為參加者講解「青少年自毀行為的原因、處理及預防」。
 
青少年「鎅手」的目的:表達情緒
最常見的自毀行為(Non-Suicidal Self-Injury,NSSI)是「鎅手」,這常見於青少年群體。黃偉康博士表示自毀行為不同於自殺,其目的不是要結束生命,這其實是家庭系統關係出現問題的後果,藉著自毀行為讓自己從另一個更嚴重的傷痛中得到釋放。自毀行為在學術上是一個新興的題目,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在2013年才將此行為加入到《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使此題目得到更多關注,亦令有關人士能得到更多的支援。但是現今新一代表達感覺的能力和抗逆力下降,加上不服輸的心態,他相信自毀行為在日後將會更普遍。
 

基因是找藉口的萬能key?


網絡術語有「萬能key」一詞,所指的是那些很容易被套入其他圖片、影片或音樂等的人物或物件。經過二次創作後,那些圖像可以達到挖苦別人或純然引人發笑的效果。經典例子有紅軍長征組歌,自2010年開始便被瘋狂改編;即使到了2013年,網友還對它念念不忘,甚至有紅軍PSY-Gentleman版本及套入進擊的巨人配音的「進擊的紅軍」。網民曾說:「從MJ到動漫,沒有紅軍不能唱的歌。」
 
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及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們針對1973至2009年間曾涉嫌猥褻兒童、性騷擾和強姦等罪行的21,566名罪犯進行一系列調查。結果發現,若其親兄弟或父親曾有性侵犯的記錄,這類男性的性侵犯犯罪機率比普通人高出四至五倍。研究人員措辭非常小心,否認已經找到所謂的犯罪基因,只表示遺傳因素有實質的影響,可以增加這類男性的犯罪風險。但遺傳因素其實只佔40%,其餘60%則與個人或環境因素有關。
 
遺傳因素或基因雖然可以增加一個人做出某種行為的可能性,但後天因素也極其重要。法庭的精神科醫生同意基因或會影響個人的行為,但亦清楚表明性侵犯的犯罪者不能因此而否認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無論有否「犯罪基因」,犯罪者也不能以此成為脫罪理由。
 

教會如何處理性罪行

胡志偉牧師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07/06/2012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g1jV_bnZvjs
mp4: 
weekly20120607
關注範疇: 
性文化
關注範疇: 
宗教

姑息是對教會最大的傷害


近期一宗有關女教友發表公開信,指控基督徒上司性侵犯的案件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而大學校園亦接連發生被指處理不當的性騷擾事件,這些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此外,過往亦不時傳出一些基督教機構或教會的負責人、傳道牧者涉及婚外情或性失德,突然之間以私人理由呈辭,消聲匿跡一段時間之後又重出江湖,令人會覺得教會往往以家醜不出外傳而姑息養奸。

性騷擾和性侵犯難於處理的原因在於往往只有兩位當事人在場,無人目擊,誰是誰非有時不容易判斷,牧者侵犯女教友、女士誤會或誣告男事主兩者皆非罕有,很多時是各執一辭的羅生門事件。最公平的做法是報警或交專責小組(性騷擾委員會)處理,而不是一兩個牧者或機構負責人說了算,因為大部份人都沒有調查案件的經驗和知識,所得結論不易令人信服。此外,性侵犯乃刑事行為,教會絕不能包庇和姑息,否則對當事人是極不公義的行為,萬一再有下一位受害者,教會難辭其咎。

幫助兒童走出性創傷的陰霾

特稿


想孩子茁壯成長,除了提供三餐溫飽、優秀的教育外,好好保護他們的身體免受性侵犯,也同樣重要。正如美國加州執照臨床心理學家黃偉康博士所指,兒童及青少年時期的經歷,對人的一生有深遠的影響,而性侵犯及性創傷對兒童的自我形象及價值觀更帶來嚴重的傷害,不能小覷。
 
明光社與香港性文化學會早前舉辦「兒童性創傷及性侵犯的輔導」工作坊,並邀請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醫學院精神科助理教授黃偉康博士專程來港主講,吸引了逾120名來自教育界及社福界人士報名參加,反應十分踴躍。
 
讓孩子認識身體界線 
擁有豐富臨床經驗的黃博士指出,當兒童成長至12-13歲,便進入所謂「性萌芽」、「性甦醒」的階段,若在這個時候,在性方面受到創傷的話,其所帶來的影響,將是一生之久,為此,教導孩童如何逃避性侵犯是很重要的。
 
事實上,小朋友在8歲以前,思想還是十分單純,他們相信「叔叔給我糖果,我讓叔叔撫摸」是「公平」的交易,因而很容易被立心不良的人有機可乘。黃博士便提醒,家長平日除了要小心看管子女外,也要教導他們認識身體的界線,讓小朋友曉得身體的某些部位是屬於個人隱私,不能讓人隨意碰觸,並要讓孩子知道,萬一遭遇性侵犯,要懂得三個正確的應對方法,

請保護風化案受害人


上星期發生一宗女藝人懷疑被強姦案件,引來不少報章重點報道。由於不少報道透露了該名女藝人的年齡及入行經過,故惹來外間不少猜測,彷彿舉行了一個全城競猜遊戲,猜猜誰是受害者。多名被懷疑的女藝人急忙出來澄清,與該案件劃清界線。

其實對讀者而言,知道發生了一宗風化案已經足夠,受害人如何被侵犯,其實不需要圖文並茂的重點報道,但有報章卻用上示意圖模擬案發經過。事實上記者沒有可能目睹案發經過,那些示意圖,亦只是傳媒基於有限的事實,以想像力「製造」出來。反而一些報道的基本要素,例如受害人離開案發地點時間,不同報章有不同說法,孰真孰假實在難以判斷。

看到這些不盡不實的報道,不單止令人懷疑傳媒有否顧及傳媒操守問題。傳媒於報道中披露不少受害人的個人資料,更是對受害人落井下石,令她承受更大的精神困擾。

「性罪行」查核機制成效,還看傳媒


踏入12月,因為臨近聖誕節,市面上充滿喜慶及歡樂的氣氛,父母長輩開始為兒童選購聖誕禮物,而今年特區政府亦為兒童送上一份非常有價值的聖誕禮物,就是於12月1日正式啟動「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為保護兒童踏出一大步。此機制為僱主提供了可靠的渠道,讓他們在聘用僱員從事與兒童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有關工作的職位時,能夠確知該申請人是否有性罪行定罪紀錄。

近年多宗兒童受性侵犯的個案,令人心痛,因為性侵犯會摧毀天真無邪兒童的心靈及自我形象,甚至影響一生,有關機制可減少曾干犯性罪行人士接觸兒童,減少被性侵犯的機會,但要杜絕兒童免受性侵犯,除了法律制裁,設立查核機制,傳媒的影響力實不容忽視,假如傳媒能更多報道有關「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的資訊,使更多準僱主知道及使用,減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聘請了有性罪行記錄人士,對保護兒童幫助甚大。

近年某些傳媒於處理性罪行案件的報道手法值得商榷,報章以頭版及繪形繪聲圖文並茂報道性侵犯的過程,有些甚至加插情節,不但無助市民了解案件,反而對受害人傷害甚大,因為當受害人看見這些報道,會令她/他再次回憶及重複想起那些慘痛經歷,對她/他們的康復構成障礙,亦令某些受害人因怕要面對傳媒報道而令身份曝光而不願報警,使罪犯消遙法外,未能被定罪,以致不會被列入性罪行定罪紀錄,未能阻止他們擔任與兒童有關的工作。

加強輔導服務 免性罪犯重犯


法律改革委員在2008年提出設立「性罪犯名冊」的建議,經多年的諮詢和討論,「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終在本年12月正式生效。屆時全港的兒童教育或社福機構僱主可在求職者自願的情况下,查核求職者曾否觸犯指定「性罪行」,以減低在相關機構享用服務的兒童受到性侵犯的危險。
       
保障兒童免受性侵犯是社會大眾的共識,但應否設立「性罪犯名冊」卻引起極大的爭議,因為這牽涉性罪犯私隱保障的問題。不少歐美國家的「性罪犯名冊」制度十分嚴格,美國某些州份更容許公眾人士查閱性罪犯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出生日期、地址、照片等。現在港府推出的查核制度力度尚算溫和,因為僱主須在求職者的同意下才可知道對方曾否觸犯性罪行,相信這樣已足夠阻止曾有性罪行紀錄人士應徵相關職位。
       
法律已給予性罪犯適當的制裁,社會應給予他們更新的機會。若將他們的個人資料過分公開,只會阻礙他們重新投入社群。相信政府在法改會提出建議三年後的今天,才正式推出「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便是要研究如何在「保障兒童」和「保障私隱」之間取得平衡。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