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傾向歧視

從兩個法庭案件中看性傾向歧視與宗教自由及言論自由


前言

近期在美國及北愛爾蘭分別出現關於經營者拒絕對性小眾團體提供服務的訴訟,兩個案件有類似的地方,但兩地法院的判決卻迥異,而兩宗案件亦涉及宗教自由及言論自由。鑒於香港部份人士正倡議制定消除性傾向歧視的草案,兩個判例對香港具有參考價值。本文將分析兩個法院的判決理據,然後因應香港的情況提出一些討論的方向。

美國印第安納州及阿肯色州的《宗教自由恢復法》


背景

美國聯邦在1993年訂立了《宗教自由法》(RFRA),規定除了基於迫切的公共利益(Compelling governmental interest)外,聯邦政府不能對人(Person)的宗教行使(Exercise of religion)施加重大負擔(Substantial burden),


正視校園欺凌 看清研究報告


早前香港教育學院助理教授郭勤博士得到平機會的資助,發表了一份名為「同性/雙性及跨性別中學生在校園遇到的騷擾和歧視經歷」的研究報告並得到傳媒廣泛報道。及後,明光社聯同教育、社福、法律及醫學界的專業人士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及各界人士加強關愛教育,正視校園內不同的欺凌問題,並討論該研究報告的不足之處。可是,在翌日的報章上,負責調查的郭勤博士只簡單回應指「明光社不熟悉調查方法」,並沒有正視我們提出的質疑。因此,我們希望能從學術的角度詳細列出我們對該研究的疑問,讓公眾自行判斷。

周一嶽 請你講兩句


周一嶽醫生自就任平機會主席後便塑造關注弱勢社群,主張平等機會的大好形象。縱然並非所有人都同意他的個人取態,但只要社會出現他所認為的歧視情況,他都勇於為「公義」發聲,為「弱勢」出頭。或許,周主席近年忙於爭取訂立新的歧視法,而一時忘記平機會在現時四條歧視法的責任,以致事發多日仍未見他為最近美林智障男被誤捕案開金口,為殘疾人士主持公道。

2000年,患有輕度智障和自閉症的庾文翰因身上沒有身份證明文件被入境處當作內地兒童而將之送往深圳至今下落不明,事件過後政府作出調查避免同類事件再次發生,其中一項工作是由平機會展開的研究─「入境事務處處理殘疾人士的程序與培訓需要」。研究報告要求入境處修訂內部指引,加強處理殘疾人士個案的敏感度,避免入境處因僱員的行為而負上轉承責任,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更指「如有需要,類似的安排可推展至其他紀律部隊」。

關於涉及提供商品與服務的性傾向歧視


1. 背景
2013年,英國最高法院裁定營辦一間旅館的夫婦基於宗教信仰,拒絕向一對同性伴侶提供雙人床房間構成歧視;2014年,北愛爾蘭一間麵包店拒絕為顧客製造一個有同志標語的蛋糕,目前亦正面對性傾向歧視的訴訟。當地議會一名議員於是提出草案,建議在現行的性傾向歧視規則中加入良心條款(conscience clause),容許經營者可拒絕提供違背其宗教良知的服務。這兩個案件均反映宗教或良知自由與免於被歧視的權利存在衝突。
 
2. 國際公約的權利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指出任何人有工作及接受教育的權利,這些權利不受種族、性別、宗教等差別所影響;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亦有類似說法。但《宣言》及《公約》均沒有明文指出商品與服務的享用是一種權利。

另外,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2011年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關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報告中指出,基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主要涉及受僱、教育及醫療等範疇,商品與服務的享用未有包括在內。

既然如此,是否有必要立法防止經營者拒絕向性小眾提供商品與服務?
 

賣花老太因良心受罰


年過70歲的史特曼老太太,在美國華盛頓州繼承母親花店13年。老太太因婉拒了一宗同性婚禮的生意,而被裁定觸犯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要繳交2,001美元罰款,並要承諾以後不會拒絕與同性婚禮有關的訂單。
 
事緣男同性戀者英格索爾是史特曼老太太的忠實顧客,九年來老太太樂意為他製作花飾超過20次,用來慶祝他男友的生日、情人節和兩人的拍拖周年紀念。2013年英格索爾決定與男友結婚,於是向老太太訂製襟花等花飾。
 
一般來說,婚禮訂單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親身為婚禮製作花飾和布置場地;另一種是向客人銷售裝飾婚禮用的花朵素材。史特曼老太太憶述當時捉着英格索爾的手,跟他解釋自己因信仰緣故而不會接受與同性婚禮有關的訂單,又稱願意向他提供一些製作花飾的素材。
 
當地總檢察官要求史特曼老太太簽署《撤銷保證》,保證以後不會發生同樣情況,但她拒絕簽署。訴訟因老太太拒簽《撤銷保證》而展開,最終裁定史特曼老太太違反《華盛頓州反歧視法律》(WLAD)以及《消費保護法案》(CPA)。
 
參照現時的歧視條例框架,倘若香港通過《性傾向歧視條例》,花店將屬於「貨品及服務提供」的受規管範疇。拒絕就同性結合的慶典提供服務,或會被控歧視而面臨民事索償。

數據會說謊──拆解研究調查


社會資源有限,要決定公共政策的時候,研究調查便十分重要。例如要量度一項社會服務的成效時,可能會研究服務使用者在使用服務前和後的分別。有些研究調查則是調查市民的意見,看看他們對某些社會議題的看法或對社會服務的需要等等。不過,亦有一些是由關注特定社會議題的團體和政黨,自行或委托學術機構以社會科學調查的方式進行民意調查,然後再選取個別的數據以支持自己的立場。踏入選舉年,我們要小心認識民意調查,以免墮入「被代表」或「過度解讀」的危險。
 
量性研究—小心問題設定

問卷問題要具體 回歸務實化分歧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委託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就《公眾對性傾向歧視意見》進行電話訪問,最後得到611位人士回覆,當中有六成人沒有宗教信仰。結果顯示7成人認為社會應包容不同的意見,包括反對同性戀的意見;亦有近6成意見反對強逼學校違背辦學宗旨,強制教導學生將同性戀和異性戀視作同樣美好。
 
是次調查顯然和過往由不同團體和學術機構所做的調查大大不同。過往不少調查均指出市民是支持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或許讀者不禁會問,為何會出現如此落差?其實明光社在過往早已批評過這些調查的漏洞:問卷在設定「問題」時,往往問受訪者是否贊成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自己有沒有歧視同性戀者等等,這純粹是一種歸納印象、感覺與日常生活經驗的方法。但是「歧視」這個詞具有一定的複雜性,而過往的調查對此均欠缺清晰的定義。歧視只是指不合理的差別對待?還是任何差別對待?或是任何不同意都是歧視?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過往的調查問受訪者是否支持立法,卻沒有清楚交待立甚麼法,又有甚麼刑罰;以及規管的範疇又如何?在這個高舉反歧視口號的世代裡,此舉如同問市民是否支持民主、是否支持自由般,答案顯然是會傾向支持。不過,市民對於歧視法框架立法的強制性又有多大的了解呢?
 

平機會本末倒置耗公帑傾側同運


  平機會委託機構以隨機抽樣方式進行調查,訪問約二千人,並在9月4日發表《香港工作間的歧視之研究》報告。受訪者中有約1%是同性或雙性戀,與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最新公布的1.6%相若。
 
  研究顯示親身經歷歧視的受訪者中有64%面對年齡歧視,而親身面對性傾向歧視則只有0.2%,在十個項目中排名最後。而聲稱受到歧視的同性或雙性戀受訪者,他們所面對的歧視分別是年齡、性別和家庭崗位歧視,卻沒因性傾向而受到歧視。
 
  在「認為不同背景人士能否得到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一項中,35%受訪者認為同性戀者沒有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在十一個項目中排名最後,比充滿爭議的新移民族群(41%)還低;而排名最高的分別為精神病康復者、身體殘障人士和南亞裔人士。
 
  2013年平機會公布了《平等機會意識公眾意見調查2012》的結果,當中反映認為最須優先推動立法禁止年齡歧視的市民,比起認為性傾向歧視立法優先的多出一倍;七成多受訪者認為年齡歧視的立法是重要的。
 

Phillips拒製結婚蛋糕被控歧視

判決與分析


案件判決:
2013年12月6日美國科羅拉多州州政府行政法院辦公室初步判定投訴成立,Jack Phillips拒絕提供同性結婚蛋糕一案,被定為觸犯當地的反歧視法案(Colorado Anti-Discrimination Act)。判令要求他終止歧視行為及採取糾正措施。
 
Phillips翌年1月提出上訴,最後經公民權利委員會考慮後在其後的6月正式採納初審判決。他被禁止「拒絕向同性戀伴侶售賣結婚蛋糕或其他會向異性戀伴侶售賣的任何貨品」。另外,委員會判定Phillips必須採取彌補措施,分別是更改公司有關提供服務的政策及安排僱員參與全面的反歧視法培訓。Phillips須在兩年內持續提交季度報告,記下一切拒絕服務的次數和原因。



分析:
一方面,我們瞭解到法例中的歧視是指到基於性傾向的差別對待;然而,在貨品提供的範疇上,一切基於「宗教實踐」的差別對待,都會被視為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行為。在一般歧視法的框架下,公開實踐宗教的權利,沒能得到充分保障。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