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傾向歧視

關於涉及提供商品與服務的性傾向歧視


1. 背景
2013年,英國最高法院裁定營辦一間旅館的夫婦基於宗教信仰,拒絕向一對同性伴侶提供雙人床房間構成歧視;2014年,北愛爾蘭一間麵包店拒絕為顧客製造一個有同志標語的蛋糕,目前亦正面對性傾向歧視的訴訟。當地議會一名議員於是提出草案,建議在現行的性傾向歧視規則中加入良心條款(conscience clause),容許經營者可拒絕提供違背其宗教良知的服務。這兩個案件均反映宗教或良知自由與免於被歧視的權利存在衝突。
 
2. 國際公約的權利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指出任何人有工作及接受教育的權利,這些權利不受種族、性別、宗教等差別所影響;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亦有類似說法。但《宣言》及《公約》均沒有明文指出商品與服務的享用是一種權利。

另外,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2011年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關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報告中指出,基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主要涉及受僱、教育及醫療等範疇,商品與服務的享用未有包括在內。

既然如此,是否有必要立法防止經營者拒絕向性小眾提供商品與服務?
 

賣花老太因良心受罰


年過70歲的史特曼老太太,在美國華盛頓州繼承母親花店13年。老太太因婉拒了一宗同性婚禮的生意,而被裁定觸犯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要繳交2,001美元罰款,並要承諾以後不會拒絕與同性婚禮有關的訂單。
 
事緣男同性戀者英格索爾是史特曼老太太的忠實顧客,九年來老太太樂意為他製作花飾超過20次,用來慶祝他男友的生日、情人節和兩人的拍拖周年紀念。2013年英格索爾決定與男友結婚,於是向老太太訂製襟花等花飾。
 
一般來說,婚禮訂單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親身為婚禮製作花飾和布置場地;另一種是向客人銷售裝飾婚禮用的花朵素材。史特曼老太太憶述當時捉着英格索爾的手,跟他解釋自己因信仰緣故而不會接受與同性婚禮有關的訂單,又稱願意向他提供一些製作花飾的素材。
 
當地總檢察官要求史特曼老太太簽署《撤銷保證》,保證以後不會發生同樣情況,但她拒絕簽署。訴訟因老太太拒簽《撤銷保證》而展開,最終裁定史特曼老太太違反《華盛頓州反歧視法律》(WLAD)以及《消費保護法案》(CPA)。
 
參照現時的歧視條例框架,倘若香港通過《性傾向歧視條例》,花店將屬於「貨品及服務提供」的受規管範疇。拒絕就同性結合的慶典提供服務,或會被控歧視而面臨民事索償。

數據會說謊──拆解研究調查


社會資源有限,要決定公共政策的時候,研究調查便十分重要。例如要量度一項社會服務的成效時,可能會研究服務使用者在使用服務前和後的分別。有些研究調查則是調查市民的意見,看看他們對某些社會議題的看法或對社會服務的需要等等。不過,亦有一些是由關注特定社會議題的團體和政黨,自行或委托學術機構以社會科學調查的方式進行民意調查,然後再選取個別的數據以支持自己的立場。踏入選舉年,我們要小心認識民意調查,以免墮入「被代表」或「過度解讀」的危險。
 
量性研究—小心問題設定

問卷問題要具體 回歸務實化分歧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委託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就《公眾對性傾向歧視意見》進行電話訪問,最後得到611位人士回覆,當中有六成人沒有宗教信仰。結果顯示7成人認為社會應包容不同的意見,包括反對同性戀的意見;亦有近6成意見反對強逼學校違背辦學宗旨,強制教導學生將同性戀和異性戀視作同樣美好。
 
是次調查顯然和過往由不同團體和學術機構所做的調查大大不同。過往不少調查均指出市民是支持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或許讀者不禁會問,為何會出現如此落差?其實明光社在過往早已批評過這些調查的漏洞:問卷在設定「問題」時,往往問受訪者是否贊成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自己有沒有歧視同性戀者等等,這純粹是一種歸納印象、感覺與日常生活經驗的方法。但是「歧視」這個詞具有一定的複雜性,而過往的調查對此均欠缺清晰的定義。歧視只是指不合理的差別對待?還是任何差別對待?或是任何不同意都是歧視?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過往的調查問受訪者是否支持立法,卻沒有清楚交待立甚麼法,又有甚麼刑罰;以及規管的範疇又如何?在這個高舉反歧視口號的世代裡,此舉如同問市民是否支持民主、是否支持自由般,答案顯然是會傾向支持。不過,市民對於歧視法框架立法的強制性又有多大的了解呢?
 

平機會本末倒置耗公帑傾側同運


  平機會委託機構以隨機抽樣方式進行調查,訪問約二千人,並在9月4日發表《香港工作間的歧視之研究》報告。受訪者中有約1%是同性或雙性戀,與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最新公布的1.6%相若。
 
  研究顯示親身經歷歧視的受訪者中有64%面對年齡歧視,而親身面對性傾向歧視則只有0.2%,在十個項目中排名最後。而聲稱受到歧視的同性或雙性戀受訪者,他們所面對的歧視分別是年齡、性別和家庭崗位歧視,卻沒因性傾向而受到歧視。
 
  在「認為不同背景人士能否得到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一項中,35%受訪者認為同性戀者沒有足夠的平等工作機會,在十一個項目中排名最後,比充滿爭議的新移民族群(41%)還低;而排名最高的分別為精神病康復者、身體殘障人士和南亞裔人士。
 
  2013年平機會公布了《平等機會意識公眾意見調查2012》的結果,當中反映認為最須優先推動立法禁止年齡歧視的市民,比起認為性傾向歧視立法優先的多出一倍;七成多受訪者認為年齡歧視的立法是重要的。
 

Phillips拒製結婚蛋糕被控歧視

判決與分析


案件判決:
2013年12月6日美國科羅拉多州州政府行政法院辦公室初步判定投訴成立,Jack Phillips拒絕提供同性結婚蛋糕一案,被定為觸犯當地的反歧視法案(Colorado Anti-Discrimination Act)。判令要求他終止歧視行為及採取糾正措施。
 
Phillips翌年1月提出上訴,最後經公民權利委員會考慮後在其後的6月正式採納初審判決。他被禁止「拒絕向同性戀伴侶售賣結婚蛋糕或其他會向異性戀伴侶售賣的任何貨品」。另外,委員會判定Phillips必須採取彌補措施,分別是更改公司有關提供服務的政策及安排僱員參與全面的反歧視法培訓。Phillips須在兩年內持續提交季度報告,記下一切拒絕服務的次數和原因。



分析:
一方面,我們瞭解到法例中的歧視是指到基於性傾向的差別對待;然而,在貨品提供的範疇上,一切基於「宗教實踐」的差別對待,都會被視為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行為。在一般歧視法的框架下,公開實踐宗教的權利,沒能得到充分保障。
 

平機會須按實情正視歧視


平機會委員謝永齡在本月8日出席了於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審議會,同時出席會議的也有香港同性戀運動團體的代表。謝永齡在會上提出香港的性傾向歧視問題「非常嚴重」(very serious),但事實上到底有多嚴重?而證據在哪?
 
翻查平機會本年2月遞交予聯合國的文件,其中第七段引用平機會在2012年所完成的調查,結果稱在1,504人中有43% 受訪者認為性傾向歧視「非常╱頗嚴重」。不過,報告卻隱瞞同一題目的數據─49%受訪者認為性傾向歧視「頗不╱完全不嚴重」,比起前者多出六個百分點。
 
平機會所提交的文件,誤導有二。一是平機會調查公眾「認為香港社會上的性傾向歧視情況」,得出結論應為公眾印象,而非同性戀者受歧視的實際狀況。在審議會上將公眾印象偷換概念為實際歧視,實有誤導之嫌。
 
二是作為倡導平等原則的公營機構,平機會必須公正地引用調查結果。如前述,六個百分點算不上大差異,然而,就算平機會不欲披露最多受訪者選擇「頗不╱完全不嚴重」的事實,調查結果最多也只可得出「公眾對歧視的印象極端、分化」的結論。平機會偏頗地引用數據,有違平等原則。
 

Philips拒製結婚蛋糕被控歧視

事件經過與初步分析


[最終判決與分析]

事件經過:


在2012年7月,男同性戀者Craig、Mullins與Craig的母親光顧Jack Phillips的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shop。當Phillips知道他們希望為同性婚禮訂造婚禮蛋糕時,便婉拒他們說:「我可以為你們製造生日蛋糕、滿月蛋糕,或給你一些曲奇或布朗尼,但我就是不能為同性婚禮提供蛋糕。」
 
該對同性戀者不說一言就立刻離開店舖。第二天Craig的母親再致電蛋糕店訂蛋糕,Phillips向她解釋基於自己的信仰,還有科羅拉多州的法律並不承認同性婚姻,因此他不會製作同性婚禮的蛋糕。

初步分析:

相類似的案例很多,都是基於個人的宗教信仰,不認同同性關係,而拒絕參與和同性結婚典禮相關的服務。這些案例讓我們對「性傾向歧視法」的運作和理念,可以有更多認識。
 

英國康沃爾郡 旅館東主被控


事件經過:
事件發生在英國的康沃爾郡,Peter and Hazelmary Bull夫婦經營名為Chymorvah Private Hotel的旅館。旅館以基督教原則為經營方針,並在接待處和旅館的牆上都掛著有關基督信仰的字句。他們並在線上預訂中註明:「由於我們深深看重婚姻,在Chymorvah中我們只會向異性已婚配偶(heterosexual married couples)提供雙人客房住宿,多謝。」
 
2008年9月,一對已註冊民事結合(Civil Partnership)的男同性戀者Martin Hall和Steven Preddy計劃旅行,Preddy來電預訂了一間雙人床客房(Double bedroom),到達旅館後就遭到Bull夫婦婉拒。最後,Bull夫婦被英國的《平等法(性傾向)2007》 (The Equality Act (Sexual Orientation) Regulations 2007)控告促成了直接歧視,罰款3600英鎊。經兩次上訴後,最後在2013年11月仍被最高法院判敗訴。
 

平機會差別對待兩個研究的玄機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對性別議題隻字不提,只在施政綱領中提出要就變性人案件做修法工作,以及加強性傾向歧視的教育工作,但平機會上周卻刊登廣告,邀請各界就兩個項目提交建議書,分別為:1. 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行性研究;2. 職場年齡歧視的探索性研究。(見下圖)
 
可我們留意到這廣告有三點令人憂慮的玄機:
 
1. 平機會第一項研究除了包括性傾向(過往指同性戀、異性戀和雙性戀人士),還有性別認同(即所謂的跨性別,當中包括變性人和易服者),今次更首次新増「雙性人」(Intersex,即身體同時有男女生殖器官的人)受歧視的問題,範圍比原先討論的性傾向歧視,闊了很多,事先完全沒有與社會各界溝通和表達過有此要求,社會一直未有相關的討論,做法完全是自把自為。
 
2. 平機會在處理年齡歧視時,甚麼也不做,只做「職場」,即是在歧視條例中的其中一個範疇,事實上過往的歧視條例都不是單一議題,一般還包括租住,服務提供,中傷及騷擾等情況,但在處理年齡歧視時,卻在沒有經過社會討論的情況下,漠視其他情況,與性傾向相比,範圍收窄得太多,可惜平機會並沒有解釋為何處理不同類型的歧視會用不同的標準去處理,這是對不同歧視問題的不合理「差別對待」。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