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

網絡文化與性陷阱


我們的生活已與互聯網密不可分,所以我們在回顧2013年關於性文化的課題時,不少均與網絡文化有關。
 
手機程式 性陷阱處處
青少年溝通的平台由網上的討論區和社交網絡,轉移至智能手機上的各種應用程式。從此,溝通不再受到網絡限制,因為手機隨時隨地都能接駁至網絡。WhatsApp、LINE、facebook差不多是每部手機必會安裝而且也是最常使用的程式。不過,各種性陷阱亦相繼出現。
 
雖然援交的情況一直存在,但智能手機的普及令援交活動更見容易。循道衞理楊震社會服務處預防青少年援交計劃主任謝紀良在2013年10月表示,使用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作聯繫的援交個案有增加趨勢,最近每月均接獲一至二宗相關個案,但對上一年的個案卻是零宗。
 
除了援交,使用智能手機從事其他性罪行的情況亦十分普遍。不法之徒藉私影之名,邀約受害人外出拍照,偷拍換衫情況;或以虛假身份獲取對方信任,並要求對方傳送性感,甚至裸露的相片,繼而以那些相片威逼受害人發生性行為。
 

少女援交你我有責


報章報導指出,有家長聘請私家偵探跟蹤子女,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和社交圈子,竟發現女兒參與援交勾當;又有中學女生,威逼利誘同學賣淫;此外,警方不時進行的突擊行動,更不斷發現未成年少女在卡拉OK伴唱或在酒吧流連。

未成年的少女們墮入火坑的原因,不一定是經濟困難,相反,那些能出資數千甚至一萬元一天來聘偵探的家長,肯定不會讓子女吃不飽、穿不夠。金錢以外的其他原因,是虛榮心和錯誤的價值觀,早植在年青人幼嫩和脆弱的心靈之中。

隨著近年的經濟情況持續改善,時尚商品和有關宣傳攻勢令人難以招架,遂令追逐名牌和「炫富」之風日盛,「人有我無」教很多年青人自尋煩惱。什麼「嫁個有錢人」成為了時而認真,時而開玩笑的「順口溜」。再者,「援交」這字眼在意義上亦給「賣淫」造成了不該有的美化作用。「援交」原稱「援助交際」,源自日文,指少女為獲得經濟「援助」而跟人「交際」,與之交際的人亦等於接受著另類的「援助」,在這四個新興的字裡,完全把金錢、友情和人際關係的意義完全扭曲。「援交」本來不一定涉及性交易,但久而久之,已成為「賣淫」的代名詞。可恨的是,這名詞給說著說著,已被不少人接納為一種社會現象,有人更視之為一份「職業」。

互聯網是公眾地方


警方透露近日與律政署研究,將法例中「公眾地方(public place)」一詞加入互聯網,好讓現時不少與之相關的條例,可以適用在互聯網,當中又以少女在網上討論區刊登援交廣告,並附上個人資料「接客」最令人關注。

  
以現時的法例,互聯網不是公眾地方,沒有辦法用刑事條例第200章147條「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來檢控有關人士,警方與律政署討論能否將公眾地方的定義略為擴充,令互聯網都成為「公眾地方」,於是現時明碼實價的援交廣告,即時可納入管制範圍。

  
根據香港法律,「公眾地方」、「公眾場所」是指公眾街道、公眾碼頭或公園;及公眾繳付費用便可進入,或者公眾可以進入或獲准進入的劇院、各類公眾娛樂場所或其他公眾休憩場所。


援交換來嚴重後果

謝紀良
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 「愛自己‧活得起」預防青少年援交計劃 計劃主任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08/03/2012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6KVKWjS-f7Q
mp4: 
weekly20120308
關注範疇: 
性文化
關注範疇: 
青年文化

香港家庭須療傷打氣


近日,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發布最新的本地援交狀況的研究報告,令已沉寂一時的援交新聞再度出現在報章上。該機構一直關注本港的援交青少年問題,亦是本港首批就援交問題進行研究及輔導的社福機構。


我們可以從她們不同時間發表的研究報告中作比較,知道本港的援交問題沒有改善,反而不斷惡化。「援交少女」一詞已過時,因為亦有少男參與援交活動。青少年援交的年齡不斷下降,由幾年前的15、16歲,到現今的11歲。


香港是一個高舉消費享樂的地方,所以我們很容易得出援交少年「貪錢」的結論,但這往往只是表面的原因。若深入了解他們,會發現他們都是家庭問題的受害者。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0年發表的香港社會發展指數顯示,本港家庭團結指數持續錄得嚴重倒退,比較2006年,跌幅近七成,家庭暴力個案上升,離婚率高企,單親家庭情況普遍。就算家庭狀況沒有出現問題,亦不見得家庭的關係良好。


父母為口奔馳,親子之間缺乏溝通,子女難以從父母身上獲得關注和肯定,衍生出不同的青少年問題。


有人選擇濫毒,有人沉迷網上世界,有人投入錯綜複雜的男女關係期望獲取愛。


齊齊堅拒網上色情陷阱


最近,明愛家庭服務中心接到很多十來歲的年輕人查詢或求助,他們透露與剛相識,但不大熟悉的人發生性行為。雖然他們都是出於自願,但大部份事後卻感到後悔、迷惘,導致出現「性創傷」徵狀;更有少女因此而懷孕,需向社工求助,目前有接近十人接受輔導。看罷真是令人心痛不已!
 
傳媒稱這類「極速結識、極速發生性行為」的行為叫做「friend前性行為」。
現今互聯網發達,加速了網上結識陌生人的機會,令我想起時下參與私影或援交的年青人。
 
有少女因為接受網上認識的攝影師邀約拍攝私影而被非禮或威脅的個案不斷增加,究竟私影潛藏了什麼色情陷阱呢?又有少女因為被金錢利誘或其他原因
而與網上認識的陌生人進行援交賣淫。究竟年青人可以如何為自己設下底線,保護自己的身體呢?暑假將至,年青人又可以怎樣度過一個安全、健康和有意義的暑假呢?
 
以下會由對私影、援交以及網上交友等青少年問題有認識的路德會賽馬會華明綜合服務中心資深外展社工吳巧華姑娘與大家分享,讓大家學習保護自己。


齊齊堅拒網上色情陷阱

吳秀紋| 吳巧華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香港路德會賽馬會華明綜合服務中心 註冊社工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02/06/2011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3zBKHaIcjBo
mp4: 
weekly20110602
關注範疇: 
性文化
關注範疇: 
青年文化

援交有自由?


少男少女為何援交?原因眾多,很多人認為現今香港社會已經沒有逼良為娼這回事,援交男女大都只是貪戀名牌衣飾,又或是嶄新的電子產品。但也有不少援交援交女反駁,他們不是為了貪慕虛榮而入行,而是真的生活逼人,真的需要供養照顧家人,又或是真的為了大學學費而頭痛心煩。


化解壓力自欺欺人
 

對於那些為了物質享樂的援交男女,我們比較難以接受,大部分人都會認為他們自甘墮落,是物質的奴隸,為了追求時尚而出賣身體。但對於那些為了家庭及學業的援交男女,我們較為容易同情及諒解,但這仍不能說援交是賺快錢的正當之路。


當援交不再是新聞


聖誕節剛剛過去,意味着2010年快將結束。在這一年中香港發生了不少令人難忘的新聞,有令人喜悅的,亦有令人悲傷的。
 

因工作關係,筆者特別留意與「性」相關的新聞。若論及2010年本港最矚目而與「性」相關的新聞,我會投「變性人」和「代母」產子一票。


基於篇幅有限,傳媒只會挑選有新聞價值的消息來報道,當一個社會現象不再被傳媒廣泛地報道,並不代表它已經不再存在,反而很大機會是該現象已經普及到一個程度,不過是一項值得關注的「舊聞」罷了,近年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援交。


一樣先行街、睇戲、食飯……

──青少年援交合理化


有機構早前進行了一個針對初中生戀愛及性觀念的調查,成功訪問了1200多名初中生。調查報告顯示青少年的性觀念漸趨開放,17%接受朋友以金錢換取性關係,6%接受自己以金錢換取性關係。[1]青少年以金錢換取性關係,即是所謂的「援交」。 

援交少女認為身體是賺錢的工具,以不偷不搶的方法來賺錢,以滿足個人的物質慾望。而且,她們也認為對自己的身體有自主權,所以不算是從事賣淫活動。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