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

齊「抬頭」 增溝通


青少年被視為社會的未來棟樑,但同時又是須受保護的一群,故此不少機構也會以青少年為研究對象,例如看看他們受流行文化多少程度的影響。但在關心年輕人的同時,我們或許忽略流行文化對成年人的影響並不比青少年少,甚至因為以為自己是成人,更疏於防範。
 
3月中有機構訪問了荃灣區內中三及中四的學生,了解他們使用智能手機的情況,超過一半人認為自己若果忘記帶智能手機上街的話,會產生負面情緒;逾三成半平均每日會使用4小時;約四成人平均每10分鐘就會查看一次。報告亦指,長期使用智能手機會影響溝通技巧,亦會有不尊重別人的感覺。有社工指出有中學生寧願使用手機地圖功能,也不會向其他人問路。當然,使用智能手機作為一種解決困難的工具並無不妥,但我們不應該對此造成倚賴,甚至影響我們在日常生活和其他人的正常交往,千萬不要只見手機,不見他人。
 
然而,成年人面對幾乎全能的智能手機時,難道能夠幸免嗎?翻查去年也有另一個類似調查,但受訪對象包括成年人。結果顯示,同樣有超過一半受訪者會因忘記帶智能手機而焦慮;約四成人平均每日使用3小時;有三成多成年人平均每小時看手機六次。若把這兩項調查作比較,便不難發現,其實不少成年人也出現「無手機恐懼症」。
 

網絡文化與性陷阱


我們的生活已與互聯網密不可分,所以我們在回顧2013年關於性文化的課題時,不少均與網絡文化有關。
 
手機程式 性陷阱處處
青少年溝通的平台由網上的討論區和社交網絡,轉移至智能手機上的各種應用程式。從此,溝通不再受到網絡限制,因為手機隨時隨地都能接駁至網絡。WhatsApp、LINE、facebook差不多是每部手機必會安裝而且也是最常使用的程式。不過,各種性陷阱亦相繼出現。
 
雖然援交的情況一直存在,但智能手機的普及令援交活動更見容易。循道衞理楊震社會服務處預防青少年援交計劃主任謝紀良在2013年10月表示,使用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作聯繫的援交個案有增加趨勢,最近每月均接獲一至二宗相關個案,但對上一年的個案卻是零宗。
 
除了援交,使用智能手機從事其他性罪行的情況亦十分普遍。不法之徒藉私影之名,邀約受害人外出拍照,偷拍換衫情況;或以虛假身份獲取對方信任,並要求對方傳送性感,甚至裸露的相片,繼而以那些相片威逼受害人發生性行為。
 

低頭?不低頭?「拎有時,放有時」的智慧


現今社會中,智能手機看似快將成為「必需品」,作為家長又可如何教育子女恰當地使用智能手機?我們專訪了家庭發展基金總幹事羅乃萱女士,一起探討智能手機與新一代成長的微妙之處。
 
當智能手機佔據生活
台灣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於2013年7月進行一項兒少手機及APP使用狀況調查,結果顯示台灣新一代使用智能手機的情況有三高現象,包括:高擁有率、高使用率及高下載率。接近四成受訪者擁有智能手機;三成七受訪者表示未來兩年會購買;一成四擁有智能手機的受訪者每天使用三小時以上,當未能使用電話時會感到焦慮;十個當中有一個小孩有重度成癮的情況,而大部份都有下載交友程式。[1]
 
生活模式改變的影響
近年不少研究都表明使用智能手機會為身體健康帶來負擔,對正在發育的幼齡兒童尤甚,包括視力耗損、近視年輕化,以及影響頸、背、手指的肌肉發育、溝通能力的建立等等。當然智能手機會為人帶來方便,其隨時隨在的特點令人更容易保持聯繫。對於青少年來說,這種溝通模式完全切合他們的喜好,一個符號或圖案,對於表達能力較弱的人來說,實在勝過千言萬語。
 

便捷背後——通訊程式的隱藏陷阱


香港是世界上智能手機最普及的地方之一,谷歌(Google)在2013年第一季進行的調查發現,香港的智能手機滲透率是人口的63%;82%的用戶每天都使用智能手機上網,而77%的用戶表示一定會攜帶智能手機出門。[1] 美國市場調查公司尼爾森在2013年九月的最新報告更顯示,香港的智能手機滲透率高達87%,[2] 是已發展地區最高的地方之一。
 
智能手機不止是一部流動電話,更是一部流動的電腦,配合流動網絡和應用程式,就能連接網絡接受或發送訊息,展開溝通。智能手機的功能不斷增加,人們依賴它的程度亦不斷上升。智能手機帶給我們方便之外,亦會衍生出一連串的負面影響,是我們需要多加提防的。
 
因著智能手機的便利,一機在手就能接通天下,這使我們的溝通模式出現了轉變。WhatsApp、LINE、WeChat、facebook等社交應用程式往往成為下載率最高的程式。當人人都使用這些工具時,也代表懷著不良動機的人士亦可以滲在其中。騙子不只在街上,亦出現於網上,報章就經常報道各種社交應用程式騙案,以下是一些近年常見的通訊程式陷阱:
 

換機前——停一停 諗一諗


智能手機,簡單而言是指一部運行獨立作業系統(OS),可安裝不同類型應用程式(apps),擴充了功能的手機,並同時提供音樂播放、攝影、攝錄、上網(Wifi, 3G, 4G LTE)、GPS導航等功能。近年隨著人們對智能手機的依賴日益加深,手機的更換頻率亦愈來愈快。
 
作為商人,當然希望顧客定期換手機,所以生產商近年將手機的, 愈縮愈短,不斷推出功能更多、規格更強、外形更酷的智能手機,務求要令顧客動心。可是,當我們更換手機時,否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這些功能?或是我們在不知不覺間墮入了消費陷阱?另外,當我們用可負擔的價錢更換手的時候,又有否想過背後製作手機的工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智能手機改變生活模式

譴責不如保護


近期有不少機構都陸續公布有關青少年的「網絡及性」調查,引起不少關心青少年的人關注。警方於2013年首十一個月接獲四百多宗裸聊勒索案,較去年同期上升八倍,其有不少涉及青少年,並且不分男女。而前幾天「關注傳媒對青少年影響聯席」亦發布一項有關青少年使用智能手機通訊程式及網絡遊戲的調查,結果亦發現有八分一受訪者曾經接收或傳送「性資訊」。而其中更分別有兩成多及一成多受訪者會傳送以自己或情人作為主角的「性資訊」,實在令人擔心。
 
當社會人士看到這些調查時,時會有一種「為何他們這樣愚蠢」的心態,並覺得自己不會這樣傻,所以這些案件與自己無關。其實這些調查並非打算「踩多一腳」,譴責受害者。大家須謹記犯錯的其實是設局陷害別人的犯罪者,而非案中的受害者。這些調查就是希望警惕社會各界,要提防這類罪行。
 
不少青少年以為自己有方法避開陷阱,例如與在網絡上認識的人約會時,帶多幾位朋友等。不過,這些「安全措施」卻對於現時網絡的性罪行而言,是如何不堪一擊。亦有青少年以為只要不受網絡陌生人唆擺就能保證安全,殊不知調查發現,有不少人最後也會把自己或情人的裸照或短片傳給別人。
 

Line埋面書:手機及網上文化與倫理的對話


當有一天,在玩facebook的時候,你看見一個「交友邀請」,而那人正是老闆!「嘩!老闆有無攪錯,連我的facebook世界都要侵入!」而當時,你是身在辦公室玩facebook……
 
又有一天,老師發覺上課時,同學都很「埋頭苦幹」,但行近一點,從同學眼鏡的倒影中看到他們的電腦屏幕「藍色一片」,原來他們都是在玩facebook。老師不發一言,回到自己教桌的電腦,也上了facebook,然後在上面寫著:「請同學留心上課!」不消幾秒,同學就發現,原來老師……
 
話說我們愈來愈多以WhatsApp等即時通訊軟件互通消息,很多時會組成不同的群組方便通訊。但慢慢地,你會發現在群組中,有些消息是不想當中一些人知道,所以又另開一個群組;而有些人又會中途離開群組……結果群組愈來愈多,傳送消息變得更麻煩,最怕就是「入錯組,約錯人,打錯野」。在這個群組中說了另一個群組的話題,甚至在講別人是非,忘記了那人正在該群組內……

智能手機真的能加強溝通嗎?

陳永浩博士
恆生管理學院通識教育系助理教授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19/09/2013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eq45BoiTYPc
關注範疇: 
流行文化

更快、更廣,但更膚淺?——即時新聞與新聞內容膚淺化


筆者1989年入職電台記者,那時新聞行業基本上以新聞平台劃分為報章記者、電台記者和電視記者。由於電台每半小時一節新聞簡報,所以電台記者的職責,首要就是迅速地消化採訪所得,提綱挈領地把重點,在下一個半小時一次的新聞時段帶給聽眾。接著便是把採訪所得的聲音元素,製作一條約一分半的聲音新聞,在電台主要新聞時段播放。那時前輩教導我們說,電台新聞最重要是「準而快」,其中「準」要行先。背景資料不要寫得太複雜,因為太複雜不適合電台,聽眾有興趣的話,第二天自然會看報紙。突發新聞也不是電台的強項,因為電台聽眾看不到事發現場。一場大火,任憑電台記者如何努力地描述,也不及報章的一張火舌沖天、消防員抱著老小離開火場的照片震撼,亦沒有電視的30秒畫面來得真實。
 
這種以新聞平台劃分的傳媒世界,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起,無聲無息地逐步被互聯網、智能手機、日漸輕巧的視像攝錄器材和高速的數據傳送系統所打破。傳媒不再以文字、聲音和視像平台劃分,而是以職業的內容提供者和業餘的內容提供者來劃分。
 
業餘內容提供者為新聞行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使用智能手機成癮


智能手機,已經成為很多人的必需品。在學校,幾乎每位學生都有一部。同學常常說智能手機方便溝通及相約做功課,又可以玩遊戲機。有些人認為,如果生活上有一件科技產品是必需品,例如使用手錶、眼鏡(這些都是「科技」產品),而我們經常甚至每天都會使用它們,但為何沒有人說我們有「手錶沉溺」、「眼鏡沉溺」?手機既然都成為了必需品,為何又會有「手機沉溺」之說?
 
首先,要將一件事定性為「沉溺」,根據明愛向晴軒的資料,必須要有四個特徵: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