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欺凌

為甚麼受傷的總是香港人


為甚麼受傷的總是我
到底我是做錯了甚麼
我的真情難道說你不懂
為甚麼受傷的總是我
如何才能找到我的夢
有一天有一個她真心愛我
《為甚麼受傷的總是我?》林志穎唱、陳大力詞
 
 
香港人今年似乎很受傷。自從特首梁振英上台以來政府爆出連串醜聞,激發一些社會人士不斷抗爭。自國民教育一役後,今年內又發生幾次包圍政府總部的情況。一些巿民不禁嘆息:為何政府施政總與市民的期望有如此大的落差?
 
此外,公民社會亦火藥味甚濃,出現互相攻擊的情況。先有建制派激進勢力抬頭,他們積極參與各種論壇及在泛民的活動中針鋒相對,以出位的言行吸引傳媒注意;亦有學者批評現在一些搞社會運動的人立心不正,並在遊行示威中假借別人名義籌款。此外,又批評社會上一群搞社會運動的人過分傾側,漠視本土利益。不過有一些人卻認為應該堅持另一些價值。於是,雙方就在網上以接近語言暴力的方式互相駁火。
 
申張公義與網絡欺凌

網絡欺凌嚴重 政府勿怕事抽離


近幾年,傳媒不時報道網絡欺凌的新聞,受害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網民以為網上世界留言不用留下真實姓名,難以追查,便為所欲為,以為事不關己。聖誕前,政府回覆立法會議員就網絡欺凌的書面提問,筆者閱畢後只能語塞。一個面向七百萬人的政府,面對嚴重的網絡欺凌,居然完全漠視,實在令人震驚。

在香港一項調查顯示,約一成多學生曾被人網絡欺凌,當中以文字形式最普遍,而且情況嚴重。在外國,欺凌事件更引致不少悲劇。今年十月在加拿大,十五歲少女Amanda Todd因遭受網絡欺凌自殺身亡,更留下遺言短片控訴,事件成為全年最轟動的新聞。後來,該國成立工作小組,研究修改有關的刑事法例,企圖將網絡欺凌入罪。

很多人很快就跳到結論,要求立法禁止網絡欺凌。但是當任何東西涉及立法,就失去彈性,可知道立法是清晰的條文界定,現時看美國及澳洲等地方,網絡欺凌的處理方式不盡相同。美國從校園着手,先制定反網絡欺凌的指引,放權給學校處罰網絡欺凌者;澳洲則計劃成立兒童安全專員,給予他們權力負責監控在線內容,刪除有害內容,並要求網站提交明確投訴流程,方便有關專員處理。

向和平拍照者致敬!

陳永浩博士
明光社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義務同工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12/01/2012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NoKEIchF-OU
mp4: 
weekly20120112a
關注範疇: 
流行文化
關注範疇: 
通識教育
關注範疇: 
青年文化

公民記者不是私刑記者


「七折港女」、「巴士男」、「賜座男」……隨着智能手機普及,只要一機在手,人人都可以隨時化身記者和攝影師,不少「路人甲」因而被炒作成街知巷聞的新聞人物、真人騷(The Truman Show)主角。

一對中年夫婦在巴士站插隊,有女乘客心有不甘而直斥其非,並在對罵間用手機拍下他們一些惡毒的咒詛,而該婦人亦一度拿出手機要「反拍」。姑勿論結果如何,這種拍來拍去的新聞愈來愈多,經常進佔港聞版。
 
其實這類新聞的公共性低,雖然公眾有知情權,但又不見得與公眾利益有很大關係。成分較多為抒發情緒,討論「誰是誰非」,而最後往往牽涉「起底」或幾近全民公審和網絡欺凌。
 

網絡的品格教育


學生時期,少不免以嘲弄取笑老師為樂。女同學的竊語往往是某某男老師是「鹹濕佬」;男同學則較喜歡公開「串」老師。校內的閒言閒語,很少有人會公開地與所有同學「分甘同味」,極其量也只成為幾個同學仔之間「煲電話粥」的材料。但今年5月6日一名官校教師企跳,就揭露出原來該名教師曾於社交網站facebook群組內,被學生公然作出網上欺凌。此事件帶給我們一些啟示:
 

一)網絡欺凌的威力

筆者曾到不同學校主領周會,發現原來有不少小學老師都不清楚學生的網上生活。當筆者問及有多少同學使用社交網站時,有超過八成學生都表示已經設立帳戶,他們並對社交網站的遊戲名稱和玩法都相當清楚,有老師對此感到驚訝。另外,亦試過有中學老師邀請我們主領網絡講座,是因為有學生在網上說老師是非。


網絡散布流言蜚語,其威力在於擴散速度快、影響廣和匿名性。一般學生對於網絡言責(文責)掉以輕心,以為用網名、或隨口說說而已,是無人知道的,亦無法追究。事實上,網絡世界比真實生活更有迹可尋,外人既能查證留言者的網絡行為,他也要為每句說話承擔若干的後果。一旦於群組留下對老師的惡言,五十個已經「讚好」的朋友立刻收到通知,一人一句的衝動回應迎頭痛擊,令苦口婆心的老師失望之餘,也要承受欺凌的重壓。


界定網民誹謗難度高


上周有報業集團因有網民於一香港著名討論區張貼誹謗文章入稟法院索償,結果獲判勝訴,成為本港首宗涉及網上討論貼文的誹謗案例。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原針對印刷媒體而產生,後來引用於互聯網的監管兩年前政府就應否修訂作出諮詢,因着市民十分重視網絡的言論自由,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及後政府似乎沒有探討及關注如何進一步保障未成年人士,不受色情及暴力的網絡資訊影響的問題。以往關於網上刑責的案件,最受關注的主要是一些以裸照要脅受害人;以及涉及版權的個案。


至於涉及誹謗問題的其實不多,如本年一月,有一電腦公司職員將本港重要新聞放於其主持的討論區中,供人瀏覽下載,以賺取廣告費用,因為侵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而被判罰。


今次遭報業集團控告的討論區因網上貼文被判誹謗罪,主因並非因為貼文的內容,而是該討論區被通知需要刪除該貼文,卻於八個月後才採取行動,被法官認為不合理及反應過慢,所以要對貼文負責。而對於另外兩段貼文,就因為討論區收到投訴後,於數日內刪除,而不須為貼文中的誹謗內容負責。


當人人做法官!


 

早前慳電膽事件,部分傳媒對曾蔭權是否有利益衝突的問題未審先判,同時扮演警察、檢控官和法官角色,由於曾蔭權高調回應,惹來更多的批評,因政府掌握龐大的資源,「理論上」應是強勢,當強者被欺凌,大家覺得他自己有能力處理,加上政府很多施政未能令市民覺得是真正急市民所急,因此,願意出手相助的人不多。不過,遇著受害人是一介小民,情況就絕不一樣,輿論和網上的欺凌對當事人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一網未平一網又起

──本地Web2.0一身蟻事件簿


 網絡2.0的發展極為迅速,的確令我們在資訊搜尋、交流,以及溝通上方便了許多,也容易結集力量回應時事,但如果不當地應用互聯網,卻又會替自己或他人惹來一身蟻……
 
真假難分:
 
聲稱圖炸迪迪尼網上尋製彈方法(2007
為吸引注意,一名網民以「真主教恐怖份子」之名在討論區發表欲炸迪士尼及美國領事館言論,有十九項回應,包括疑似製彈方法,被控浪費警力罪。[1]
 
揑造色魔童黨惹家長恐慌(2007

正視教會界的醜聞

必須正視網絡欺凌
蔡志森
明光社總幹事
專欄: 
時事木人巷
刊登日期: 
22/10/2010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h4kZtwgZPUw

網絡欺凌中的攻擊者


近月,有多個團體公布有關中、小學學生網絡欺凌事件的調查報告,根據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及香港青年協會有關網絡欺凌的調查顯示:有三成高小學生曾在網上欺凌別人,亦有兩成二中學生承認曾在網上欺凌別人。另外,亦有資深社工指出受到網絡欺凌的學生多傾向啞忍或向身邊朋友傾訴,較少主動向社工求助,所以駐校社工能夠發現,並能幫助的個案並不多。
 

其實,網絡欺凌的方式有許多種,較為普遍的手法包括「電郵轟炸」──重複傳送出有惡意的信息(於網誌上不斷留言則稱為「洗版」);「散布流言」──四處張揚當事人的是非或流言;「嫁禍」──冒充當事人作不當行為,令當事人尷尬或名譽受損;「大起底」──作人肉搜尋並公開當事人私隱;「公審」──在未有充足證據的情況下開設群組向當事人作出強烈批評;「哄騙」──假意接近當事人套取秘密並將之公開;及「排擠」──於網絡群組排擠當事人。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