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

生活,還是生存?論標準工時


今日的香港,貧富懸殊,小市民每天營營役役,只求兩餐溫飽,有瓦遮頭。可是活在高度資本主義的香港下,這卑微的願望卻是如此遙不可及。面對通脹無情的颷升、樓價肆意地上揚,普羅市民只能任由經濟發展扭曲他們的生命,在不斷的加班、加班、再加班之下,人們對理想生活的追求或許已成為一種虛妄。
 
今日的香港市民,勞勞碌碌,究竟是為了生活?還是為了生存?
 
求存的小市民

重建生命的豐榮 與受傷心靈同行


人口販賣的議題,我們大多只是從報章得知,然而原來卻是那麼遠,這麼近。在香港,基督教團體基督豐榮團契服侍在柬埔寨的人口販賣受害者, Heather這位神學生更親身走進受害人群體中一段時間,與她們同行。這次同行不僅讓Heather看到女孩們的需要,更再次肯定她服侍這群女孩的呼召。
 
關注,從不認識開始
Heather忘了何時聽聞人口販賣的議題,然而她一直都沒有留心。直到2012年,偶爾看到一個有關人口販賣的特輯,首次在視覺上被撼動,亦開始留意多了。Heather當時已確定蒙召服侍神,但卻壓根兒沒想過要在這個議題上特別關注,只是一心希望努力為主工作。
 

親子同行愛社區

「愛與尊重:真愛同尋」-- 青少年交流體驗計劃
明光社
舉辦日期: 
Sat, 24/01/2015 - 09:15 - 18:00
名額已滿  多謝支持
在香港生活的我們,對這城市認識有多深呢?當我們專注於自己的生活,容易忘卻同一城市下其實有另一番光景。香港貧富懸殊嚴重,貧窮人士過著與我們不同的生活,他們身處的社區是怎樣的呢?他們的生活又與我們有什麼不同?透過走進社區,接觸鄰舍,與孩子一同認識社會的另一面,並將關愛帶進人群。 
              
日期:2015年1月24日(六)

馬寶寶農場:一個在新界「被發展」的敘事

城市發展倫理系列 項目三


5月8日這個暴雨的晚上,馬寶寶社區農場(Mapopo Community Farm) 的創辦成員之一,亦是馬屎埔村的第三代非原居民區晞旻小姐(Becky)為大家講述了「馬寶寶」出生、成長,以及在政府和地產商的壓迫之下,如何被不同人保護的故事。
 
馬寶寶的誕生——自發圖強
馬寶寶是馬屎埔村的孩子。馬屎埔村位於新界粉嶺,那裡曾經是一片出產數以噸計果菜的農業重地。無奈卻在十多年前,地產商得知政府有意發展新界東北時,便開始一步步向原居民地主購入土地,趕走農民租戶,等待城規會一旦通過改變馬屎埔村的土地用途,由農地改為住宅用地後,便大興土木謀取暴利。已被收購農地上的房屋,屋頂會被拆去,四周被圍上鐵絲網,荒廢的土地雜草叢生,蚊患嚴重。現在留下來居住的百多戶人都生活在陰霾之下,陰霾指的不單是環境,也是他們的心境。
 

牧師,你在場嗎?


近來有幾幅圖畫常在心裡盤旋。
 
第一幅是幾名教士在烏克蘭危急存亡之秋,孤零零的站在廣場中央,周圍是架着盾牌的警員,他們夾在警方與示威民眾之間,堅毅而平靜地禱告。第二幅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了六刀之後的當晚,有牧者在醫院的小教堂內帶領一眾記者及親友為劉祈禱。第三幅是在剛過去的禮拜日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之前的基督徒祈禱會,只有幾名牧者零星地站出來祝禱,由於當時是禮拜日中午,很多教會仍在崇拜,我也是剛在一間教會講完道後提早離開趕赴政總參加,很多牧者無法出席完全可以理解。不過,無可否認,香港的牧師,以及牧師背後所代表的教會,卻常常令人感到在社會發生重大問題時缺席。

筆者並非認為牧師應成為時事評論員或社會運動家,亦毋須經常就社會上許許多多的政治議題表態或提供指引,因為這不是牧師的呼召和專長。不過,當社會上發生許多牽動人心的事,牧師卻往往不在現場,便令人難以釋懷。也許不少牧師當慣了領導人,在教會一呼百應,是信徒目光的焦點,慢慢忘記了怎樣去做一個普通的參與者。牧師,其實也是香港市民的一分子,應該與香港市民共同呼吸,不少牽動香港人心的事,理應也牽動牧師的心。牧師,毋須一定常常是台上的明星,其實也可以是台下負責鼓掌和打氣的觀眾。有時默默的參與,毋須甚麼神學或社會學的深入分析,只不過需要一顆赤子之心。

無家者的尊嚴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因此公義地分配財富,縮窄貧富懸殊的差距,政府責無旁貸。特別是金融風暴後,失業率飆升,經濟產業單一化,貧富情況更是各走兩極。無可否認,政府確曾下過不少苦功挽救民生,例如引入自由行,研究發展六大產業,近年的經濟數據的確反映出香港已走過經濟幽谷。可惜的是,市民的生活並沒有因為經濟復甦而得到相應的改善。那些冷冰冰的數字並沒有讓年輕人看到出路,亦沒有讓那住在劏房的十七萬市民看到盼望,更沒有讓那辛勤工作的六十四萬在職貧窮人士看到未來。

社會上最無力、最弱勢的一群,往往較易得到社會大眾的關注。不過,面對冷酷無情的官僚,假如沒有傳媒的報道,又或是有心的社會人士、團體的支援,他們也許只能繼續隱沒於暗街之中,讓當權者繼續粉飾太平。就好像那些以深水埗通州街為家的無家者們,在社區組織和志願人士的支援下,他們活生生的故事直接將燈光燦爛、紙醉金迷背後的面具揭破。不過,這些為無家者無私奉獻的志士得到的並不是政府的肯定,而是無情的指摘。有某些區議員積極「跟進」無家者的問題,不過,他們所關心的並不是這些無家者的生命,而是「環境衞生問題」;而且,更將他們與「治安問題」掛鈎,甚至不惜在天橋入口「上鎖」,在橋底「加鐵絲網」,趕絕這些無家者。

讓基層孩子站起來


      根據社聯在2011年的調查,香港的整體貧窮率達17.1%,即是有大約120萬市民活在國際標準定義的貧窮線下。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兒童(0-14歲) 貧窮率竟高達22.3%,僅次於長者(32.7%),這意味着這些兒童身處的家庭正處於貧窮狀況。假如政府不做好全面的扶貧工作,減輕這些兒童因家庭因素而妨礙個人發展的話,這難免會讓貧窮問題延續至下一代,結果出現跨代貧窮情況。下個月政府便公布「貧窮線」以配合一系列的扶貧工作,不少社福團體已紛紛趕緊發表政策建議,期望政府能採納。樂施會是其中一個機構,她建議政府應仿效四個已設立扶貧線及最低工資國家的現行做法,為兒童及在職貧窮家庭提供「低收入家庭補貼」。若按兒童人數每月發放800元的補貼,預計可有約19萬兒童受惠,涉及公帑每年約17億3千萬。

貧窮問題 不容再忽視

梁友東牧師
新福事工協會總幹事
專欄: 
每週評論
刊登日期: 
28/06/2012
明光社- 時事評論專欄
Youtube 網址: 
XSMFJa6Kzy4
mp4: 
weekly20120628
關注範疇: 
貧窮

東山「富貴」西山「貧」


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常用以標明一個地方貧富差距的情況。系數介乎於0至1之間,0表示絕對平等,而1則是極端的貧富懸殊。所以,系數的數值愈大,貧富差距的情況愈嚴重。2010年,聯合國公布香港的堅尼系數是0.53,成為全亞洲中,貧富懸殊問題最嚴重的地方。

  
稍為熟識香港情況的人,也會知道即使在同一社區,也會出現「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象。以荃灣為例,有美輪美奐的萬景峰,但僅是數街之隔的舊區卻存在周遭環境髒亂,內裏狹小的劏房,甚至還有屋頂漏雨,老鼠經常到訪的天台屋。或許有很有多人談論這種「有趣」的景象,但又有多少人會認為這是香港之恥?

  
香港永遠是大商家及大豪客的天堂。自2001年開始,香港國際機場為了鼓勵航空公司開辦定期的新航線,便給予航空公司可獲得一段時間的著陸費回扣。單由2004至2006年,便吸引了33家航空公司開辦69條新航線,回扣金額達8,200萬港元。但對於小商人或小小的消費者來說,香港卻猶如地獄。因為物價之高昂,單是天價的舖租,已窒礙了不少有心創業的人士,至於某些地區的劏房呎價,更與豪宅無異。


通識──尖子秘笈


無Pass Paper,無得捉「出題路數」;無1+1=2般精準的答案;加上社會文化範疇廣闊,要貼中題目,幾乎難過登天。因為通識的不可預知因素,一直被形容為新高中的大敵。為此,很多大學都推出大大小小的講座、工作坊,希望可以幫助考生研究通識理念、考評、策略。

 

不少第一屆考生都自言是新高中的白老鼠,為學弟學妹試試通識的水深。究竟他們對通識科有何感覺?這科又與其他學科有甚麼不同?考試在即,我們訪問了兩位有豐富通識學習經歷的中六學生。


訂閱文章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