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失控的同理心心

24/09/2018

《失控的同理心》翻譯自Against Empathy:The Case for Rational Compassion。英文書名比較嚇人,驟眼看來,它似乎是一本反對同理心的書。甚麼是同理心?不同的人對此有不同的定義,作者把同理心解釋為「在內心反映出別人感受這個狀態」,因此,同理心不等於憐憫,也不等於美善。憐憫不一定要與對方一起承受痛苦,感對方所感,然而卻可以給予對方溫暖、關懷及照顧。事實上,作者不是反對一切同理心,他認為在個人關係中,同理心是非常好的,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身旁有位擁有同理心的朋友。作者針對的只是社會政策方面,當不少學說,鋪天蓋地指出同理心在解決問題的道路上,有著至高無上的重要性,可以為人類創造更美好的新世界時,作者指出同理心不是解決道德問題的魔法,在他看來,社會與個人面臨不少問題是因為同理心過剩,而非同理心不足。

作者為何堅持當牽涉到社會政策時,要把同理心摒棄於外?他指出同理心與憐憫不同,後者比較寬容及大量,前者則有較多限制、偏頗及不可靠。作者以聚光燈比喻同理心,聚光燈只照亮此時此地和特定對象,被光照的對象自然吸引更多人關注,但沒有被聚焦的群眾,很自然遭人遺忘,人們忽略了他們也同樣痛苦或有需要。由於大家同理的對象是有特定性的,人們變得不合邏輯、目光淺薄,不自覺為了少數而放棄多數,以及採取一些短期看似良好,但長遠來說可能釀成災難的行動。極端時,人們會向無法同理的對象發動戰爭、施以暴行。

作者並非為了學術創作而標奇立異,綜觀此書,他提供了不少證據及例子來證明他的論說。例如有事實證明,當社會為一個特定群體宣傳其需要時,大家很快便慷慨解囊,甚至出現資源過剩的情況,但其他有需要的機構卻會因而少收了捐款,以致有所缺乏。

這本書適宜從頭到尾看一遍,了解作者如何理解及談論同理心,否則,讀者或會誤解作者只是一個麻木不仁的人,而看不出他主要反對的是試圖以「失控的同理心」去制定社會政策。他邀請大家多運用理性去制定社會政策,這樣,才不會變得短視及缺乏數字感,才會審慎考量自身行動對於族群整體的影響,並能對統計資料、成本與效益估算等數據比較敏銳。

相關文章

直播與欺凌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06/08/2020

有報道指有女網紅聲稱因為受到一男網民長期性騷擾,於是邀約對方上酒店房向對方「報復」,並在社交媒體上直播,最後該網紅被警方拘捕。[1]

對於該男網民智商是否有能力say no或自願配合該KOL的要求,我們暫不在這裡討論;但有關行為(女方要求男方脫下衣服及褲子,並有疑似性虐待的行為)被拍攝及直播到社交媒體,究竟是否有法例監管?

首先,有關直播的內容,政府部門是不能預先審查,與公開播放的流動影像(如在劇場中播放的片段或在公共交通工具播放的廣告)或上映電影不同, 後兩者要先交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審批或送檢分級。而在社交媒體上直播,一播出就是公開,最少也會開放給用戶的朋友觀看。

但這類行為並不是「冇王管」的。社交媒體有自己的直播條例去規管用戶使用的行為,持續檢討,以減少企業服務被利用及濫用,出現傷害或散佈仇恨的情況,最少會比政府的行動快一點吧。如Facebook在去年新西蘭基督城恐襲案中,槍手透過直播功能,向大眾即時轉播犯案過程。Facebook不久就限制及收緊網上直播條例,使用「一次封殺」政策,即任何用戶只要違反直播標準一次,就會立刻被禁止使用直播服務一段時間;另外,該公司當時亦稱與大學合作研究自動刪除違規內容功能。[2]及後亦有發表審核報告,對於刪除色情、仇恨言論及自殘自殺等內容的帖文有付出努力。[3]

就直播內容來看,並沒有禁錮、恐嚇或發生性行為,但如果「公眾」對其行為的「觀感」,認為「敗壞道德、有傷風化及破壞秩序」的話,亦可能被控以「破壞公眾體統」罪(又稱「有違公德」罪)。「在考慮公眾對被告行為的觀感時,法庭會採用社會上一般有合理思維的人的標準。一般而言,所有非常可恥的行為、有違公德的行為、令人感到被冒犯及厭惡的行為、或敗壞道德、有傷風化及破壞秩序的行為,都是違反了這項罪行。」[4]

然而,有一爭議之處是「公眾」一詞: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是在公眾地方進行相關行為。而互聯網是否「公眾地方」?以往曾有一例上訴得直,終院法官指出「有違公德的罪行須於「實在的公眾地方」作出,互聯網乃虛擬世界,討論區只是傳達信息的媒介,並非實在的地方,不符控罪元素。」[5]但香港現時實在未有針對互聯網罪行的法例,管制網頁不雅和色情的資訊,都得靠多年前制定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及《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政府在每次出現轟動的新聞時,只循例表示會檢討一下相關法例,之後便不了了之。

另外,該網紅直播的內容,即她對那男網民所作的行為,並分享其處於尷尬情況的影像,在網上直播後,可以被廣泛傳播,現在雖然影片已於網紅的社交平台帳戶中被刪除,[6]但網上仍是輕易就可以搜尋到當晚的短片。這其實可視為「網絡欺凌」的一種,就是發佈當時人的尷尬影像,對其聲譽及心靈可能造成長遠及永久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