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文字版 (燭光網絡 88期)

拆開同運的包裝

燭光網絡 88期 (p.3)
17/01/2013

若要選舉最成功的社運手法,同性戀運動肯定榜上有名。由過去三十年,主流傳媒從排斥或醜化同性戀者,轉變為批判或醜化不贊成同性戀的人士可見一斑。明光社15年來皆有關注同性戀的議題,對同性戀運動的手法有一定的了解,希望能協助不認識此運動的朋友拆開其包裝,看清其真象。

首先,大家必須區分同性戀運動與同性戀者。因為現時經常在傳媒曝光的只是一小撮活躍於社會運動的同性戀者,以及一些支持同志運動人士的聲音,他們的言行和訴求並不代表所有同性戀者。在我們接觸的同性戀者之中,有些是激進地支持性解放運動的;有些是只想低調地過自己喜歡的生活;也有些是已經脫離了同性戀的生活,並已結婚及生兒育女。要真正明白大多數同性戀者以及他們的訴求,政府及社會人士應透過不同途徑聽取更多沉默的同性戀者的心聲。

香港市民普遍歧視不同性傾向人士嗎?

燭光網絡 88期 (p.5)
17/01/2013

何秀蘭議員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2012年11月初進行電話訪問,調查市民對不同性傾向人士權利的意見,結果顯示76%受訪者認為市民普遍對不同性傾向人士存在歧視,64%贊成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蘋果日報11月下旬進行電話訪問,57%受訪者認為不需要立法1,與此剛剛相反)。不過,這項調查中有兩項矛盾的結果。

最終目標是消音──從外國例子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深遠影響

燭光網絡 88期 (p.6)
17/01/2013

香港還未有《性傾向歧視條例》,但仍可參照其他現存的反歧視法。現存的反歧視法除了包括「提供貨品、服務、設施過程中帶有差別對待」外,還有「直接、間接歧視」和「騷擾、中傷、嚴重中傷」等條文。而它們過去都曾被修改教育指引、專業守則,和被加上轉承責任的條款。
 
因此,我們可以預見《性傾向歧視條例》不單保障了不同性傾向人士在職場和生活上免受實質上的差別對待,更可以使他們免受任何有關性傾向的負面評論。
 
不過,同性戀運動人士承認《性傾向歧視條例》是同運議程的其中一步,[1] 而其目的是要消除同運議程異見者的任何反對聲音。外國的同性戀運動步速較快,我們可以參照外國同性戀異見者所經歷的,來評估條例若在香港出現時可能會帶來的影響。
 

《性傾向歧視條例》影響教育自由

燭光網絡 88期 (p.9)
17/01/2013

同運人士為了令社會肯定同性戀,會從不同渠道入手進行改變,課室便是其中一個他們希望影響的地方。現時教育範疇在四條歧視條例中都被列入保障範圍,若《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後,日後在教育過程中如有學生因為一些對同性戀負面的資料而感到被冒犯的話,有關老師及學校便會被指控觸犯「騷擾」法例。若果是這樣的話,會否對教育自由造成威脅?而且只教導對同性戀正面的訊息,對青少年又有何影響?

自2002年起,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每年都舉行性教育週,取名為「性在有『理』週」,建立學生「理性」和「具責任感」的態度,以抗衡現今世界潮流下所扭曲的性文化,進而培養學生成為對家庭及對社會有承擔的人。學校每年都就不同的性教育議題安排講座、小組討論、班主任課和各種多元化活動。而這些年間也有些同學會因為打扮、舉止的關係,被誤認為同性戀者,加上校方也發現有同學會對同性戀存有誤解,故亦有涵蓋同性戀議題,透過講座和班主任課等讓同學對此有全面的認識和批判。

林煥光在維護誰的「良知」:論同性戀道德爭議和維家團體遭受到的歧視

燭光網絡 88期 (p.12)
17/01/2013

過去維護家庭團體基於道德理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一直被人批評及標籤為「霸道」、「歧視同性戀者」、「恐同症」、「不理性」及「精神有問題」等。平機會主席林煥光甚至明言不立法就是「違反國際法及集體良知」,他大概認為反對立法的人都是埋沒「良知」的。這類的標籤不單是妖魔化道德上反對同性戀人士,更是將他們的道德關注轉移開去。
 
今天若有人說:「我接受唔到同性戀,我請家傭,唔想我小朋友接觸呢樣事」,支持立法的人士就會說:「如果以上一段說話,同性戀給替換成黑人、盲人、醜樣怪,大家覺得有沒有歧視成份……即使不引來官司……也活該給大眾大大鄙視一下」[1]。支持立法者往往喜歡引一些道德中性的例子作推論,使立法看似是理所當然的。但對於反對立法人士,同性戀並非道德中性,甚至是有道德問題;所以維家團體會引「婚外情」等作推論,並非說「同性戀=婚外情」,只是讓大家明白對於道德上反對同性戀的人來說,將一些不道德的行為以「反歧視立法」的方法去處理是難以接受的。
 
同性戀有違自然

消弭性傾向和性別身份歧視的多重向度

燭光網絡 88期 (p.14)
17/01/2013

同性戀運動團體(同運團體)常在公開場合聲稱香港未有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而全世界已經有70多個國家和地區為此立法。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若要符合數份國際人權文件的要求,理應立法,以追上世界的潮流。惟事實上要消弭性傾向和性別身份歧視,究竟是不是單一立法就可以解決問題?

是誰把同性戀「等同」肛交?

燭光網絡 88期 (p.16)
17/01/2013

2012年11月11日的城市論壇再次激辯《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問題,翌日《蘋果日報》的報道一如既往,全方位「撐同」,矛頭又是直指明光社,大字標題是〈明光社硬將同性戀等同肛交〉,裡面又提到:「何韻詩一聽歪理怒火中燒,同性戀即是肛交?」
 

《「HPV疫苗接種」推廣運動!?--基督徒信仰的反思研討會》所引起的誤解與澄清

燭光網絡 88期 (p.18)
17/01/2013

2012年10月14日,在明光社的訓練中心舉辦一個有關HPV的講座,當天只有約20人參與,一個小小的講座,卻先後惹來《蘋果日報》[1]及同志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在報章撰文[2]的鞭撻,分別以「明光社謬論」及「魔鬼邏輯」為標題。因此,明光社於11月1日,在官方網站就《蘋果日報》報道發出遺憾聲明,以正視聽。
 
明光社舉辦是次研討會的目的主要有三項:

輸血方式──《One Piece海賊王》給我的一些思考

燭光網絡 88期 (p.21)
17/01/2013

《One Piece海賊王》為2012年上半年日本漫畫銷量排行榜第一位的漫畫,它風靡漫畫界十多年,在去年8月第67卷漫畫銷量更高達405萬冊,第九次刷新日本漫畫初版發行量紀錄。今期燭光Lite就與大家分享由《One Piece海賊王》所引發的一些思考。

《One Piece海賊王》是一個關於海盜冒險的故事。或許你沒有看過這漫畫,就在此先交代一下情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