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博獎會淪為馬會宣傳部?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9/04/2009

4月24日博彩及獎券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聽取各界對馬會要求在暑假增加5個賽馬日的建議,結果諮詢會變成了一眾社福機構向馬會的致敬會!翌日馬會更在天水圍以招聘大會造勢,千多個職位有過萬人應徵,潛台辭正是要警告大家,不滿足馬會的要求,對社福機構的慈善捐款就「危危乎」!過千的新增職位亦會「凍過水」!
 
博獎會當日的安排幾乎為支持馬會眾多有頭有面的大忙人度身訂做,事先已訂好遊戲規則,所有人只准發表意見,不准提問,而且事先非常細心地計算及通知了有關人士由幾時幾分說到幾時幾分,於是一眾忙人根本不用聆聽其他人的意見,只要在發言前抵達,說完即走。
 
更奇特的是一眾博獎會成員根本沒有打算向任何出席的人士包括馬會、關注賭風團體、社福機構、戒賭機構及與馬會有密切關係的團體提出任何的問題,究竟是事先已假設了所有人的發言皆理據清晰,無懈可擊?還是無論大家提出任何論據,其實博獎會的成員早已有自己的想法?這是筆者見過最官僚的諮詢組織,思維模式倒退至殖民地政府高高在上的年代,彷彿一眾委員肯抽點時間聽聽大家的意見已是皇恩浩蕩,大家要博取一眾尊貴委員的歡心,必須施展渾身解數,他們像比賽的評判多於像一個諮詢組織的委員!
 
其實,監察賭風聯盟已多次要求約見各博獎會成員,希望他們能親身聽一下前線戒賭機構的同工,以及一些病態賭徒和家屬的心聲,可惜對方每次的承諾皆是信口開河!但馬會卻每次皆在博獎會的特別會議擁有長篇大論的特權,當然,博獎會成員亦照例不會追問任何問題,筆者曾詢問各成員究竟有沒有詳細閱讀政府委託理工大學所做,有關港人參與賭博情況的最新調查,因為裏面有不少資料和建議與馬會提出的理據不同,但各成員有不作回應的議事規則「保護」,因此,大家根本不會知道他們有沒有做功課,還是在做一場「騷」!
 
當日會議「騷」味甚濃,除了少數反對賭風蔓延的團體以外,不少馬會的職工、騎師、馬報負責人、飲食業、運輸業界等皆派代表鼎力支持馬會,更令筆者驚訝的是一些重量級的社福機構負責人都親身為馬會「撐場」。他們力陳馬會的慈善基金為他們的機構帶來了甚麼資助,令大家仿如置身向馬會致敬的答謝大會,諷刺的是他們對當日討論的議題卻隻字不提,很明顯這是馬會的公關安排,而博獎會亦樂見其成!這些重量級的社福機構負責人出席的客觀效果是甚麼,其實大家心知肚明!
 
一直以來,不少最了解賭博對青少年和家庭帶來的負面影響的社福機構,礙於接受了馬會的資助,因此,不願意公開就馬會一些鼓吹賭風的措施表達反對意見,對馬會在電台、電視、報刊雜誌大賣廣告,鼓勵大家投注,敢怒不敢言。而馬會的所謂捐款當然亦不是免費午餐,除了要在當眼的地方鳴謝之外,近年的冠名更喧賓奪主,要在機構的名稱之前而非過往的之後冠上賽馬會的名稱。於是,現時全港大部份的青少年中心彷彿都統一由馬會主理!此外,馬會向學童派發獎學金亦絕不手軟但十分高調,令青少年對馬會、對賭博等如做善事皆有十分正面的的印象。
 
曾有一些大型社福機構的總幹事向筆者表示,嘗試拒絕將馬會的名稱放在機構之前,結果給馬會的負責人教訓了一頓;亦有機構拒絕接受馬會資助而被社署高官教訓,並且表明除了接受馬會冠名資助外,休想從政府得到額外的一分一毫!馬會的捐款一直以來成了社福機構不要批評馬會的掩口費,但今時今日更進一步,成為了馬會的廣告費,有關機構連保持緘默的權利也喪失了,只能「識做」地為馬會護航!
 
當賭博被捧成新的救世主,成為慈善捐獻的主要來源,成為創造就業機會的中流砥柱,整個社會以及我們的下一代對賭博的戒心自然會降低。馬會最令人憂慮的不是增加5天賽馬日,而是她的影響力越來越龐大,將香港變成澳門一樣依賴賭博為生的城市,在賭業旺盛時,澳門不少中學生和他們的家長都寧願他們早點出來做荷官而不打算讀大學!若果香港亦成為短視地依賴賭博的城市,總有一日我們會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