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應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廿一歲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23/06/2011

6月中澳門立法會通過,禁止未滿二十一歲人士進入賭場,未來亦不准再聘請二十一歲以下的人士在賭場工作。

當地的立法會議員和政府發言人不約而同的表示,希望青少年在18至21歲期間,多嘗試其他工作,不希望全部青少年一畢業就將加入賭場工作成為生存和成功的目標,並藉此延後青少年接觸賭博,減低他們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

香港是否應該效法?相信很多人聽到提升賭博年齡,或者就會祭起個人權利的公約,強調十八歲已經有足夠的成熟度去賭博,甚至亦有人認為既然青少年18歲有權看三級片及買煙酒,理應也有權賭,沒有甚麼理由去反對。

其實今時今日,不少18歲的年輕人,可能還在讀中六,或副學士及各類文憑等等,畢業投身社會的時間推後了,很多人在18至21歲期間仍在做補習老師,甚至要借貸款完成課程,一畢業就加入「負債兵團」。與上一代可能已經中學畢業投身工作,甚至賺錢分擔家庭開支相比,現時18至21歲的青少年,不少還在問父母拿零用錢,大部分都未有能力承擔賭博活動的風險。

我們不禁問:青少年是否適合參加賭博活動?近月,銀行業也決定於第三季開始將大學生信用卡的信用額縮減至一萬元,理由是他們的「信用不足」,有不少大學生也坦承擁有幾張信用卡。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資料,過去三個學年,共有七百七十八名學生貸款借款人,無力償還借款,最終申請破產。

在消費主導的社會中,連鄰近的國家,例如新加坡、澳門,都決定將青少年進入賭場的年齡提升至21歲,香港的青少年18歲時大部分又仍在學,在財政上未能獨立自主,甚至部分人要靠借款交學費,我們實在是時候要問:社會真的要讓他們這樣早開始接觸賭博嗎?

不少前線戒賭機構指出,年輕人愈早參與賭博,接觸賭博的機會愈多,他們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便愈大。賭波合法化已令不少年輕人加入問題或病態賭徒的行列。作為一個幾乎完全依賴賭博業的城市,澳門尚且驚覺要防止賭風在年輕人之間蔓延,香港政府及立法會一眾議員,豈能坐視賭風蔓延而不理呢!趁着政府即將與馬會討論有關續牌的事宜,希望政府能積極考慮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21歲。

曾經刊載於: 

相關文章

疫症加失業 賭徒易爆煲自殺 前線機構呼籲盡快求助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06/05/2020

馬會暫停六合彩,足球賽事暫停,馬會只提供賽馬賭博活動,香港人就會減少賭錢嗎?當然不,面對疫症,市民沒有減少賭博,不少戒賭中心坦言賭博活動地下化、網絡化、多樣化地出現,同時戒賭求助個案近月更有上升趨勢,個案多樣化,而且不少個案中的人甚至有自殺傾向。有戒賭機構表示近月要加強危機處理的培訓,因為很多人求助,同時尋死。

求助個案增

明光社

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戒賭服務)陳志華先生在4月的一個記者會中表示,疫情沒有令個案減少,求助個案更由今年1月的214宗上升至3月的334宗,增幅達五成六。他提到當中有一個案是一名20多歲的當事人在網上賭博,家人以為他只是上網打機,豈料他最後欠下近10萬元債務,被債主上門追數,家人始發現他出事。陳志華表示,沉迷網上賭博者的情況嚴重,而且非常隱性,家庭成員要多加留意。

無力償還債務

明光社

賭博的人多了,求助的人數也在上升,其中一個原因是債台高築和無力還錢,賭徒最後惟有向戒賭機構求助。路德會青亮中心主任周雅瑩姑娘透露,近月因為運動比賽暫停,賭場也一度暫停,借錢給人者為了確保收入,最後就向那些未還錢的債仔埋手,要求他們盡快還錢。她說:「有試過上午要求一個人下午還1,000元,下午還不到就要還3,000元。如果他們真的有錢當然會還,但現在他們就是沒有錢,所以才求助。」

失業、失經濟來源

周姑娘又表示,賭徒如果懂得求助可能他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她表示,在疫情下,不少參與賭博人士失業,平時他們可以用人工來賭錢的,突然間失去了經濟來源,不少人會用自己的最後一份糧,去澳門「搏一鋪」,當然大部份人都是損手離場。她說:「他們以為還有機會可以贏錢,其實輸錢皆因贏錢起,最後就『焗』賭,即以為賭是解決金錢問題唯一方法。最後當然就是輸清光求助。」

高風險投資活動

至於賭博的方式,很多人以為賭徒都是在網上賭,但實際上現時的個案,打麻將、上網、外圍、地下賭場、甚至是股票,甚麼都有。周姑娘說:「早排因著外圍股巿波動,也收到求助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