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戒賭路上的她與他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3/05/2013

賭博問題於基層尤為嚴重,原因在於他們往往從事工時長的體力勞動工作。為了紓解工作上的壓力及填補生活空虛,他們參與賭博,而且亦易在賭海中愈陷愈深。眼見基層賭博問題日漸嚴重,而且影響深遠,一直服侍基層的工業福音團契,亦於2000年開展問題賭徒及受賭博問題困擾的家庭的服侍,過去10多年,曾有許多人在這個戒賭服務上進進出出,跌跌撞撞;縱然如此,堅持的人仍大有人在,讓我們聽一聽兩位沒有想過放棄的人的心聲,是甚麼令他們不放棄任何一個賭徒及他們的家庭。

 余妙雲姑娘 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

戒賭事工,原來在香港已走得很前。據了解,香港的戒賭服務,當中的負責人,絕大部份都有基督宗教背景。究其原因,原來開山劈石的,都是一群基督徒,當中工業福音團契是其中一間由開始做到今天,仍然每年接獲數以百計戒賭求助的機構。總幹事余妙雲姑娘說,她們一路走來,服待的始終是基層,因為深受賭博問題束縛而不能自拔的,就是這群人。

事工開展源於關心基層

工福做戒賭,很多人以為與賭波合法化有關,原來是個誤會。她說:「2000年時,我們發現好多基層,做三行、飲食、司機的,賭得好嚴重,一落場(收工)就賭,欠落好多街數,成個家庭都有問題,社會完全無任何服務,我哋於是就做。」
 
那時所謂做,就只有一個半同工做,只是一個小項目,辦了一次研究分享,說出他們的想法。「當晚好多人參加,記者仲多,當時未有熱線,畀咗工福個電話佢地,第二日,死囉,好多人打來。」

遠赴加國進修 學習關顧戒賭者心靈 

如是者,工福舉辦了些福音餐會,戒賭秘笈等,每周與有心戒賭的朋友在長沙灣聚會,又搞些戶外活動,鼓勵他們。但過了半年,覺得「唔對路」。余姑娘說:「個個返來都係講下呢個禮拜有冇賭,以及近況,但係其實佢地心裡面有好多嘢要處理,要有系統咁做。」
 
於是,工福當時的董事會支持同工潘仁智副總幹事(就是余姑娘的丈夫)去加拿大讀戒賭輔導課程。之後在香港舉辦戒賭十二步,並結合華人的文化幫助賭徒戒賭。之後還開辦第一屆戒賭輔導員培訓課程,讓更多人去學,第一批在香港的戒賭輔導員就此而出現。余姑娘說:「呢批人依家唔少仍然係度做緊戒賭,大家都一路發展出唔同的模式。」
 
自此工福亦自行發展一套屬於她們的「信望愛戒賭復康計劃」(見另稿),共分三個環節,每個環節為期約四個月,理論上一年完成;另外又有協康服務,協助戒賭人士在戒賭後的空閒時間中,重拾健康生活,當中有行山、踢波、義工服務等。現在的隊工中,受薪的已有八個人,而每年約有600人求助,最高峰一年試過收到1200人,當中四成是賭徒,另外六成是賭徒家人。
 
到今日,工福在不少人心目中,都仍是個「戒賭機構」多過是個「工業福音團契」。但實際上,在余姑娘心中,工福仍是個關注基層的團體,是社關及服待人的群體。她說:「睇到一班基層,因為賭博,令佢地貧窮,首先肉身物資貧窮,之後家破人亡,心靈貧乏,永遠都爬不上來,我們認為這群人始終是我們服待的對象。」

有錢人要福音戒賭,真難

余姑娘說,在工福的個案中,絕大部份都是窮苦低下基層。她承認,也有「有錢人」來求助的,不過通常這些個案很快就轉介了。她說:「我們的服務除了一次的個人輔導、個案了解外,其餘時間的跟進都是在群體中的。我們曾經收過一些相對富裕的人,又有些是收入比較高的,例如警察、老師、甚至有公司管理層等等。他們覺得自己『有頭有面』,甚至只希望做個人輔導,不願意用群體方式互相支持去戒賭。部份人甚至有上網睇,覺得我地服務好先走上來,但係唔願意分享和進入群體,咁唯有將他們轉介俾多做個人輔導的機構。」

葉華

病態賭徒的問題自2000年成為社會關注焦點,當時工福幾乎是唯一走得最前的戒賭機構,當中的士司機葉華更是第一批,甚至是第一個出來分享戒賭經驗的人。至今他沒有翻賭,他仍然分享他的戒賭故事,而且內容愈來愈豐富,還以過來人身份幫助扶持仍然浮沉賭海不能自已的朋友。

動人分享 愈講愈嫻熟

葉華記得,第一次分享,是在一間有300人的九龍區教會,分享了30分鐘,當時太太仍然未接納他。葉華說:「我完全無組織過,無貓紙,就咁就講出來,一路都係咁,將經歷講出來,係自己的事,唔使寫稿。依家長好多,可以講回轉之後大女結婚,有個孫,大仔碩士畢業,細仔係土木工程師……」
 
葉華講自己的經歷可謂到達「收放自如」的境地,現在他已可在五分鐘就可以說完自己三次爆煲(債台高築至走投無路)、被太太踢出街、一個人在修頓球場瞓街的故事。而且,還可以道出他如何得到牧者支持、工福的扶助,以及受上主的感動,讓他重過新生活。

心懷使命 助人回轉

至今十三年,仍記得第一次參與聚會時高掛八號風球,直至如今,仍堅持參加工福的戒賭聚會,並以過來人身份,與其他人同行、分享,更考牌做朋輩輔導員。現在他每周均會出席聚會,又會接聽戒賭熱線,純粹當義工,分文不收。他說:「十年來,唔係好多人留返係度,但係我戒賭之後,好希望更加多人可以早點回轉,唔好搞到妻離子散先來,好慘。」
 
葉華試過,有戒賭弟兄翻賭,借了貴利數回港,並告之已離婚的太太。那位太太想回電,卻發現線路不通。她找葉華求助:「陪佢去佢屋企睇啦,入到去,你知唔知佢老公做咩?瞓覺呀!賭仔就係估到你會幫佢,所以咪嚇你囉。記住,賭仔係最佳導演,又係最佳編劇,最佳演員。總之為借到錢,咩都做。」
 
如此,葉華留在工福,太太成為輔導員,幫助不同賭徒面對難關。因為戒賭,葉華和太太更先後在2005年和2011年「又結婚」。他說:「2005年覺得經歷咗好多事,依家比以前更愛對方,決定結婚,當時好簡單簽紙,教友幫我地搵地方擺酒;2011年就係工福幫我地搞,見證九對夫妻由婚姻破裂到破鏡重圓。」

耳順之年  以生命踐行福音

剛剛60歲的葉華,早前更擺了大壽,他笑說生命不到自己主宰,現在珍惜每分每刻為主作見證,近年更與太太一起定期探訪更生人士。他說:「依家部的士會播聖經、詩歌、講道同靈修,開住車就畀人聽。試過有一次有人原本想去車公廟,聽到播出來的詩歌,最後我車咗佢去附近的教會搵牧師。我諗福音應該係要傳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