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監察賭風不能鬆懈 慎防馬會伺機而出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 (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3/01/2017

傳說,莊家有一個特性,就是永遠不會輸。莊家可以透過設定遊戲玩法、賠率,以及不同的潛規則,令自己變成最後的贏家。而跟他對賭的人,永遠只能做輸家。一個道行高的莊家,除了視乎他能賺多少,更在乎他如何為其客人營造發財夢,以達其「普渡眾生」的效果,就算客人輸了整副身家也覺得很開心。

穩賺不賠的馬會 忽視社會責任

至截稿前,馬會又開出神奇六合彩結果,連買1,2,3,4,5,6都竟然可以中了五獎,而且頭獎也有23注半中獎,表面上是賣大包,但最後呢?因為獎金平分,馬會做的生意,穩賺不賠。[1]

六合彩如是,賭波賽馬也如是。在去年的馬季,馬會投注額又再上升,這已經變成沒有大不了的新聞,但馬會卻於年初大肆要求增加本地賽馬日和受注八個非本地賽馬日的聯播賽事,[2]以令馬會未來的收入有基本保障。我們與其他關注賭風的機構一同參與公眾諮詢會,不過在會中,我們只看見大量與馬會有關的外判商、受助機構及衛星組織以不同名義發言,諮詢會變相成為與馬會有關團體的圍爐大會。我們也不禁問,如此有賺無賠的生意,是不是應該要背負一點社會責任?

答案卻是否定。馬會將賭博當作生意來經營,我們曾建議他們在宣傳品上增加警告字眼,他們卻將之放在不當眼的地方;當我們指出他們製作的馬季開鑼年曆卡和宣傳品沒有加上警告字眼和戒賭熱線時,他們居然辯稱有關字眼已印在信封上,所以年曆卡就可以將之省去。馬會如此態度,當然也不會跟你談有節制和不鼓勵賭博政策了。

時時監察賭風  秒秒教育市民

在這十多年的監察賭風工作中,我們發現如果不直接指出馬會的問題,他就只會順理成章將之視為一盤生意,為著營業額而不斷用新方法吸引「顧客」,今年改革賭馬方法,來年又可能會加推新的球盤。同時,我們發現每年賭波和賭馬的總投注額已經愈來愈接近,可見未來賭波有可能成為馬會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此他們一旦要求再推出其他運動博彩時,就更加出師有名了。

我們期望社會更加關注香港的賭風,特別是在看來無風無浪的日子,因為只要經濟一逆轉,一群無望的市民就只能將希望押在賭博上,最後只會落得一無所有。所以,社會更應鼓勵巿民好好理財,學懂理財不是貪,不將金錢放在無止境的賭海中。

 

 

[1] 「攪珠結果」,香港賽馬會,網址:http://bet.hkjc.com/marksix/Results_Detail.aspx?lang=ch&date=26/11/2016

[2] 「馬會申增5日跑夜馬 被轟助長賭風」,《蘋果日報》,2016年3月30日,網址: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30/19550177

相關文章

賭波年青化 問題更嚴重 兩成受訪少年11歲前賭博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23/07/2018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提醒著我們賭波合法化又過了四年,不經不覺到了第15個年頭(2003年8月1日,政府正式將賭波合法化)。政府透過平和基金的研究,企圖描述一幅「越來越少人賭博」圖畫。[1] 今年世界盃開鑼前幾個月,明光社與香港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和基督教新希望團契再度合作,進行一個民間賭博調查,[2] 結果不但發現賭博情況沒有減少,而且賭博年齡愈趨年輕,賭波人士的情況比賭馬及整體賭博群體更為嚴重。

三間機構於今年3月至6月,通過學校、機構、街訪和互聯網,收集學生和巿民意見,成功獲得3,449份有效問卷,當中男受訪者佔50.8%,女受訪者佔47.1%,18歲以下樣本佔56.3%,18歲以上則佔42.9%。[3]

明光社

整體來說,70%受訪者曾參與不同形式的賭博(圖一),包括朋友間的聯誼賭博活動,例如麻將、啤牌,或者不涉及金錢的賭博遊戲等。而曾透過馬會參與賭博的受訪者,有34%曾買六合彩,曾賭馬和賭波的分別佔13%和8%。

至於參與賭博的年齡,我們發現在18歲以上的年齡組別中,未滿11歲就開始賭博的只有8%,但在18歲以下的組別,未滿11歲就開始賭博的佔20%。明顯地新一代的青少年比上一代更早參與賭博。當然,我們也可以解讀成新一代青少年更早有意識自己在參與賭博活動,所以在填問卷時自然就填了自己未滿11歲就開始賭博;但無論如何,情況仍然值得關注。

明光社

同時,我們亦發現,在未滿18歲就開始賭博的18歲以下受訪者中,25%有賭博問題(圖二),甚至當中有4%,出現賭博失調的情況。[4] 另外,5%在18歲以下曾賭博的青少年,會因為賭博向人借錢,借錢的對象以家人、朋友為主。可見青少年賭博參與率根本不如平和基金的研究所指,有下降趨勢。[5]

 
 
明光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