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立場新聞與讀者立場

黃仲賢   |   明光社項目主任 (傳媒監察及行動)
11/07/2013

要向青少年提及有關閱讀新聞時要留意的地方,其實困難在於如何提升他們的興趣。即使老師預備了一個全面的方法,若學生昏昏欲睡,也是無補於事。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張志儉博士於明光社「傳媒教師訓練-如何教青少年閱讀新聞」第二場講座「我們如何閱讀立場新聞?」中作了一個示範。
 
在場20多位老師及青年工作者分組看不同報章,並記下其中觀察。而在討論中,大家的觀察令人大感意外。例如其中一組看到一份較有公信力的報章,其報道原來也是口語化,並會醜化受訪者。張博士指出透過觀察及討論後,結論隨時會令大家驚訝。張博士指學生更可以從簡單的計算方法著手,「如廣告佔整份報章多少頁?甚麼廣告類型較多?」同學慢慢就能觀察到更多不同報章的特色。

青少年慣從互聯網搜查資訊

除了學校要求,現時青少年較少看報章。張博士笑言:「我死了的時候,應該也沒有人看報章了。」他指現時青少年較喜歡上網搜尋新聞及資料,因為青少年早已習慣在互聯網上搜尋,而且這方法既免費又方便。何況即使報章的報道再快再新,也難以與互聯網比較。張博士認為媒體競爭激烈,為了吸引真正的客戶——廣告商,因而要吸引更多讀者閱讀,甚至有媒體開始討論根據該報道點擊率而分配花紅的事。

「批判」與「思考」並重

現時學校講求青少年要懂得批判思考,張博士卻覺得「只做了前一半(批判)」。他說現時學生們的挑戰很多,其中一項是面對大量的資訊。現今學生要思考的是:究竟應否引用維基百科網站的資料?當收到一些轉發的短訊時,又應否轉傳?張博士建議嘗試從其他渠道核實資訊真偽。即使屬實,我們也要反思「為何要跟從對方建議?」隨著讀者的能力增加同時亦「帶來更多責任」,我們不應胡亂轉發訊息,而真相亦可能會隨時間改變。張博士建議青少年應該追蹤有關消息,例如「梁振英是否仍然會帶齊紙、筆、摺椅去聽市民意見呢?」

說到現時不少報道充滿立場,張博士建議學生對內容進行比較,如同為辭職事件,有報章卻會以「突辭」來形容事件;其次亦要留意報道內容的資料是由誰去提供,是否有真實姓名。但張博士亦指,其實每個人也是從自己的立場去選擇看新聞,故是與新聞報道互相影響的。他希望我們要留意,不要被自己的立場主導,變成只看屬於自己立場的新聞。
 

相關文章

新聞,還是付錢看比較好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6/09/2020

新聞行業今日十分難做。媒體沒有資金做新聞,新聞記者受制於廣告和讀者興趣,只能做些沒有深度的新聞,部份免費網絡媒體更要為了流量而淪為標題黨,用誇張、出位的標題吸引網民點擊,做劣質新聞,部份則被財團收購,淪為財團喉舌。我們到訪不同的網絡平台,以為看了很多資訊,原來這些只為吸引我看廣告,平台不斷送上討我的東西,也不過是希望留在平台。最後我們知道的東西,反而是愈來愈少,愈來愈偏頗。我們可以怎樣打破這個困局呢?

首先我們要理解今日新聞資訊的運作。今日報紙銷量甚低,傳媒只能依靠三個方式賺錢:一、廣告;二、社交平台流量;三、收費。要賺取廣告的收益就務必要有非常吸引人的內容,以及,要在社交平台產生極大流量,以致有人願意落廣告,同樣地,這其實亦要求大量吸引人的內容。所以要做到第一、二點,最直接的方法是令新聞必須吸睛(引人注目)、簡單、易明、牽引情緒,甚至有機會加插植入式廣告。除非傳媒能成功透過收費,而且是獨立收費,即是讀者付款後不會影響編採決策情況下,編採部才能有足夠的自由度獨立、深入和有意義的文章。

不過,能成功進入收費模式的傳媒不多,大部份免費傳媒,為吸引眼球,引起讀者注意,以減低新聞生產成本,甚至為了討好投資運作的金主,往往會生產很多壞新聞,當中包括:一、標題與內文不符的新聞,例如選用誇張的標題,但內容卻不甚了了的新聞;二、快而不準的新聞,因著網絡24小時運作,不少傳媒索性就抄別家24小時新聞台的報道,直接改寫使用,營造緊貼時事的效果,但有時事態發展已有改變,往往又慢了半拍,於是出現快而不準的新聞;三、未經核實的新聞,很多網媒為求方便,用「爆」的標題改寫另一間網媒的新聞,以抓住讀者的好奇心,但在抄的過程往往不求甚解,也沒有辨別網絡上一些真假難分的訊息,常用「疑」、「或」等含糊的字眼取代核實的工作,網民收到訊息繼續將它們傳來傳去,最後假消息便不斷流傳。

這類免費新聞,很多人在社交網絡分享、轉傳,如果立場客觀的,傳一下也無傷大雅,不過有時內容卻真假難分。上屆美國總統大選,就有指整個選舉工程的操作就在社交網絡平台出現,他們先針對地選擇滲透一些社交網絡平台,並在適當時候針對性發放訊息,在改變網民對某些議題的立場,有關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