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文字版 (燭光網絡 126期)

知己才能遇上知己

燭光網絡 126期 (p.3)
20/05/2019

人貴自知,人很多問題的根源是由於對自己以及人的本性的不了解、不接納、及不願意面對,結果不單被人欺騙,也被自己欺騙。

喜歡自拍本來沒有問題,但當自拍成為一種不能自控的行為,除了失足墮斃外,也可能是失去自信和自我的開始,特別是當我們由自戀慢慢變為自欺,不斷透過手機應用程式為自己整容,我們已無法接納真正的自己。人工智能換臉(Deepfake)技術只能欺騙他人,但我們最大的問題是不斷欺騙自己。

缺乏自知,我們便容易被別人的謊言欺騙,相信別人口中不真實的自己。缺乏對人性的了解,我們便不懂保護自己,忘了「防人之心不可無」、「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處世之道,成為搭訕藝術家(PUA)的祭品或夾公仔遊戲的羊牯、賭徒。

正如戀愛是雙向的,要追求經得起考驗的關係,愛一個愛錫自己的人,便要先學會面對真正的自己,以及了解真正的對方。人生所有重要的事都要經過學習才能獲得,既然戀愛、以至婚姻及生兒育女都是人生重要的決定,為甚麼不先好好學習?惟有真正「知己」,才有機會遇上一個真正的「知己」,花多些時間學習怎樣戀愛絕對划算。

我們對戀愛教育都有所期望

燭光網絡 126期 (p.4)
20/05/2019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原定於今年情人節期間舉行為同學進行匿名配對的活動,但校方最後以活動「鼓吹同學談戀愛」為由而不准許活動舉行,[1] 事件令社會再度討論,到底學生應否談戀愛的問題。根據青協於2017年公佈「中小學戀愛態度」調查,受訪學生表示曾於學校接受「戀愛約會」、「戀愛衝突」和「戀愛價值觀」等教育的比例甚低,青協指這反映校方很少提供愛情價值等教育,未能切合學生的成長需要。[2]

本文嘗試從耳熟能詳的話語作為開始,了解一下不同身份的人對戀愛教育的期盼。

有的父母會對子女說:「唔好出去過夜」、「就算失戀都唔使死」,他們擔心拍拖影響子女學業,有的不讓讀中小學的子女拍拖。[3]

玩弄感情的藝術家 PUA

燭光網絡 126期 (p.6)
20/05/2019

PUA[1],全稱Pick-up Artist,即搭訕藝術家,也叫泡學、把妹達人、戀愛大師。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的西方社會,當時PUA主要透過幫助不擅社交的男性提升社交技巧來達到追求異性的目的。隨著網絡的快速發展,自2008年起,PUA在中國如雨後春筍般迅速發展起來。但讓人擔憂的是,PUA在今天的中國已嚴重變質,許多立心不良的「大師」把PUA變成騙財騙色、玩弄情感,甚至鼓勵受害者自殺的惡性工具!為賺取高額的學費,這些「大師」正不遺餘力地將PUA課程推向社會。

PUA的手法

據筆者了解,在中國,PUA經過許多「大師」的深入鑽研、瘋狂實踐和不斷改良,已發展成一套結合了心理學和社會學、體系化、層層設套、操作性強的「技藝」。縱觀課程架構,其獵取異性的步驟大致如下:

Selfie惹的禍

燭光網絡 126期 (p.8)
20/05/2019

智能手機前置鏡頭的出現,改變了我們拍照的模式,我們不只可以拍下眼前的事物,還可以輕鬆地拍攝自己的模樣,並且放上社交媒體與朋友分享。Selfie(自拍)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行為。Selfie一詞更在2013年,當選為牛津字典的年度詞語。[1]

人工智能換臉 Deepfake

燭光網絡 126期 (p.10)
20/05/2019

2018年,網絡開始盛行Deepfake,這個合併詞由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和冒充(Fake)組成,它是指透過人工智能技術造成的人體圖像合成技術,以圖像及影片重疊至目標圖片或影片上。起初不少人認為這種電腦深度學習技術應該只存在於人工智能研究的範疇上,但於2017年,一位名為「Deepfakes」的網民將以色列女星姬嘉鐸(Gal Gadot)的樣貌換到色情片的女主角身上,[1] 並發佈在紅迪(Reddit)論壇上,引起了一陣哄動,更令部份人效法這種行為。

其實Deepfake並不是甚麼高深的技術,現在網上也有教學及資源協助製作想要的Deepfake。當中的流程包括三個步驟:一是從圖像提取數據;二是訓練電腦,用一段時間(以小時計)去告訴它何時做對,何時做錯,讓它從中學習;三是轉換,以圖片融合技術達成人物轉換的目的。[2]

而Deepfake能夠做到以下幾種效果:

博彩遊戲難規管 加強教育防沉迷

燭光網絡 126期 (p.12)
20/05/2019

香港賽馬會是在麻雀館以外,唯一獲政府授權經營的賭博機構,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但社會上有很多疑似賭博的玩意,玩法日新月異,政府又沒有特別的規管政策,很多家長甚至陪同小朋友一起參加這些有賭博成份的玩意,以為只是個遊戲,最後孩子們雖然沒有賭過一分錢,誰不知卻從小已大量接觸有賭博成份的玩意,長大後面對真正的賭博,自然不會覺得有問題。

所謂賭博,就是「對一件事情的不確定結果,下注錢或具物質價值的東西,其主要目的為贏取金錢或具物質價值的東西」,定義簡單。但在不同的地方和情景,很多賭博活動都被美化成為不同的遊戲,所以不論外界是否視有關活動為賭博,它的目的就是用最少的成本,賺取最多的錢。以下簡單介紹一些常見含賭博成份的活動,以及鄰近地區如何處理有關活動的方法,供大家參考。

1. 夾公仔,扭蛋遊戲

知難而進 如何在傳媒的地雷陣中逃生

燭光網絡 126期 (p.14)
20/05/2019

來者不善,這是今時今日很多人對傳媒的印象,從某個角度來說是真的,因為不少傳媒的確喜歡報憂而不是報喜,而負面和八卦新聞亦是不少讀者的興趣。正所謂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對於平時很少接觸傳媒的人/機構/學校/教會來說,一旦記者找上門,自然覺得凶多吉少!

1. 答定唔答?唔識答都要答!

當機構真的出了事,涉及負面新聞,大家必須有心理準備,今次無論如何是死定了,逃也逃不了,問題只是大家想「安樂死」,還是「死都唔安樂」!處理得宜,可以將傷害性減低,雖未必能逢凶化吉,說不定卻可以絕處逢生,贏回一些同情和諒解。而在大家決定如何回應傳媒之前,必須先了解幾個事實:

第一,既然事情已經發生,無論是否回應,基本上傳媒都會報道,問題是大家想在報道之中有本身的回應,還是只得投訴者/受害者單方面的指控,再任由傳媒自行演繹或推斷事件?先入為主是人的特性,一旦事情已被定調,將來想更正的難度便更高,因此,若心存僥倖,希望不作回應讓事件淡化,往往只會適得其反。

同運議程LGBT Agenda(2019年4月)

燭光網絡 126期 (p.18)
20/05/2019

承繼自席捲全球的西方性解放浪潮,其推動性文化改革的核心意識是:任何性傾向和性別身份都是天生、正常、不可改變及道德正當的。透過一步一步滲透文化、教育和法律,它強制異見者消音,並瓦解「性別、婚姻、家庭」等倫理價值。

美國民主黨提出《平等法案》(H.R.5),法案提出性別認同及性傾向階層屬免受歧視的受保護群體,如有商戶、庇護所等歧視他們便會觸犯法例,法案更列明《宗教自由恢復法》不能應用在人權處境上,以防止宗教自由成為歧視的合理理據。預計眾議院會在夏季就法案進行首輪投票。另外,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調查顯示,69%美國受訪者支持以法例保障同志群體在工作、公眾場所及住屋方面免受歧視。57%受訪者反對容許小型商舖店主基於宗教信仰拒絕為同性戀者提供服務,僅36%對此抱相反意見。

挑戰者1號 (Ready Player One)——不能遺忘的真實世界

燭光網絡 126期 (p.19)
20/05/2019

虛擬現實遊戲世界「綠洲」的年輕玩家韋德,與其他遊戲的獵蛋客一樣為尋找遊戲創始者哈勒代藏於「綠洲」的三條鑰匙、獲得彩蛋及「綠洲」的經營權,故以自己的虛擬角色身份去接受挑戰。他在「綠洲」認識了多位好友,一起闖關,並仔細了解到哈勒代的心事。他更打敗了敵對廠商創新線上企業,取得彩蛋和經營權。韋德不單與夥伴一起管理「綠洲」,更學習到現實生活的重要。

電影小組當晚,各位來賓都樂於分享對電影的感受、看法及對電影中有關80年代的彩蛋的回憶。當中,不少朋友都喜歡史匹堡的童心,這也可以從他過往的作品中看到。電影內容取自2011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後來被華納兄弟買下電影版權,改編成電影劇本。而電影中要闖關的遊戲被簡化了,使我們專注於三條鑰匙,它們也代表著哈勒代的想法。

「離婚後再婚家庭的子女——生活經驗和支援服務需要」研究發佈會

燭光網絡 126期 (p.20)
20/05/2019

香港離婚人士再婚的情況日趨普遍,根據政府統計處2014年的資料,再婚比率達34%,即平均每三對結婚人士當中,其中一對屬再婚。驟眼看報章上對離異家庭的報道以負面的居多,無形中對離異家庭成員造成了負面的標籤。到底家庭狀況轉變是否必然會產生不愉快的家庭問題?子女在這些家庭成長是苦還是甜呢?

本社委託了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專業顧問劉玉琼博士及她的團隊,進行「離婚後再婚家庭的子女——生活經驗和支援服務需要」研究,當中訪問了13位18歲以下及一位18歲的受訪者,分析影響他們成長的因素,並綜合受訪者的意見,為相關的支援服務作出一些建議。是次研究長達半年,並於3月25日舉行了研究發佈會,出席人士包括傳媒、社工、青少年工作者及家長等。

劉博士指出,研究結果顯示了父母再婚對子女造成的影響是有好有壞的,雖然一些子女會因而遇上壓力,但也有一些子女會感到歡樂和得益,影響的關鍵在於「保護因素」和「危機因素」兩方面。

「保護因素」是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