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從神學角度看婚姻

郭鴻標牧師   |   建道神學院張慕皚教席教授,神學研究部主任、神學系主任、研究課程主任,德國漢堡大學神學博士,著作包括:Von der Historisch zur Trinitaetstheologisch begruendeten Christologie Wolfhart Pannenbergs、《歷代靈修傳統巡禮》、《眾聖頌禱》、《朝向整全的神學思考》、 《申命記—受教與蒙福》、《莫特曼三一神學》、《事奉生命的建立》、《屬靈品格的建立》、 《朝聖心曲: 崇拜與聖樂對靈命成長的作用》、《基督信仰漢語神學芻議》、《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生命師傅: 神學教育與生命建立》。
22/06/2016

1. 引言

從社會學角度來看,婚姻是一種社會制度,因此為維護社會結構而保持婚姻的穩定性是相當合理的。不過從神學角度來看,維護婚姻的穩定性有超越社會利益的理由。婚姻不單是一種鞏固社會的制度;更是上帝為人類生活設計的一種「秩序」(Order) 。尋根究柢,婚姻是一種基於對上帝信仰而引申至對伴侶忠誠的終身關係、一種承諾、一種委身。筆者嘗試按歷史的時序介紹四種的婚姻觀:聖禮的婚姻觀、救贖秩序的婚姻觀、創造秩序的婚姻觀、盟約的婚姻觀。最後提出一種被轉化了的創造秩序婚姻觀。

 

2. 聖禮的婚姻觀

早期教會崇尚獨身及貞潔生活,對婚姻的價值較為輕視。奧古斯丁可算是對婚姻有較正面論述的一位教父。他於公元401年發表兩篇關於婚姻與獨身的文章:〈婚姻的善〉(On the Good of Marriage) 及〈神聖童貞〉(On Holy Virginity)。他高舉獨身童貞的好處;卻沒有貶低婚姻的價值。[1] 他認為婚姻有三方面的好處:生兒育女(proles)、信賴(fides)、聖禮(sacramentum)。[2] 奧古斯丁根據創世記一章28節、提摩太前書五章14節申論生兒育女的好處,又根據創世記二章24節、哥林多前書七章4節建立對信賴的理解,更根據哥林多前書七章10節、馬太福音十九章6節、以弗所書五章32節確立聖禮的觀念。[3] 聖禮的意思是「上帝無形恩典的有形表達」,蒙上帝恩典的祝福,婚姻不應解除(indissoluble)。表面上,奧古斯丁的聖禮婚姻觀偏重生兒育女的功能,不過近年有學者認為奧古斯丁婚姻觀中生育的行動是在夫妻的「友誼」(friendship) 底下完成。[4]  

基本上,聖禮婚姻觀將婚姻視為上帝施恩典的場所,讓人經歷上帝真實的臨在。至於羅馬天主教會將聖禮的有效性集中在禮儀的程序,輕視對施禮者及受禮者信心的考慮,實在值得商榷。宗教改革時代,改革者只接受主餐及洗禮為聖禮,並將婚姻視為民間的活動。不過,奧古斯丁的聖禮婚姻觀有一個重要觀念,就是「愛的秩序」(ordo amoris) ,[5] 婚姻是夫婦雙方的人生秩序,在心靈的愛、屬靈友誼的基礎上,人的性慾獲得恰當的處理。奧古斯丁並非將婚姻負面地視為合法發洩性慾的場景;而是正面地解釋婚姻是一種獲得上帝恩典的途徑。

 

3. 救贖秩序的婚姻觀

順著聖禮角度了解婚姻是獲得上帝恩典的途徑,很自然婚姻被解釋成為基督徒屬靈生命成長的一種模式。相似於修道運動那種獨身式的屬靈操練,婚姻亦被確立為一種屬靈操練的方式。在教會歷史上,強調獨身的修會往往成為屬靈操練模式的發言者,以致「婚姻屬靈操練」(Marriage Spirituality) 未能開展。不過,在神學上,除了奧古斯丁的聖禮婚姻觀,亦可以從「救贖秩序」(Salvation Order)的觀念詮釋婚姻對人在成聖生命的意義。

順著婚姻是「愛的秩序」(ordo amoris) 的思路,這種人生的「秩序」被看為朝向成聖之旅的一個重要環節。羅馬天主教認為上帝的恩典強化人的自由意志,回應上帝救恩的召喚。因此,人的「得救」是一種「人神合作」。當人在婚姻裏面活出「愛的秩序」的人生,其實就是活在上帝的「救贖秩序」裏。羅馬天主教認為婚姻在基督徒朝向永生的道路上,具備救贖的成分。當然,婚姻的救贖作用絕對不能等同主耶穌十字架的救贖,婚姻的救贖作用在於透過一個他者,使人的心靈獲得滋潤和安慰。在神學理論層面來說,「二人成為一體」(創二24)包含了一種神秘聯合的意思,指向男女兩性的結合,使人在人格成長方面產生互補的作用,指向人格的成全。

4. 創造秩序的婚姻觀

羅馬天主教視婚姻為屬於救贖秩序的事,一方面局限當事人必定是基督徒,另一方面亦否定了離婚的可能性。既然婚姻是基督徒領受上帝救贖恩典的場所,離婚表示放棄這種從神而來的恩典。自馬丁.路德起,更正教將婚姻視為上帝創造秩序的一部份,扭轉了羅馬天主教將婚姻視為救贖秩序一部份的看法。

1519年路德在講道中處理了婚姻的課題,1520年他在〈教會被擄於巴比倫〉(The Babylonian Captivity of the Church) 一文質疑婚姻是否一種聖禮,因婚姻並非屬於褔音的事,而是屬於律法的事。[6] 同時,路德亦質疑神父、修士、修女獨身的要求是否合乎聖經,從而要求教會容許神職人員自由結婚。1522年路德在〈論婚姻生活〉(Estate of Marriage) 一文提出三個論點:第一,由於婚姻屬於上帝創造命令的事,是關乎所有人的,因此他同意基督徒可與非基督徒結婚。第二,路德否定婚姻的聖禮成分,也自然否定婚姻不可解除的觀點,並且接納離婚的可能,主要是因犯姦淫、拒絕性交的情況。第三,上帝設立婚姻讓夫婦在信賴、愛的關係中生兒育女。[7]

路德沒有否定奧古斯丁的婚姻觀;只是用愛取代聖禮,形成「生兒育女、信賴、愛」的婚姻觀。雖然路德認為婚姻是屬於世俗生活的事;但是他沒有將婚姻世俗化,他只是將婚姻視為屬於上帝「創造秩序」的事。

 

5. 盟約的婚姻觀

約翰‧加爾文於1536年在《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開始處理婚姻的課題,直到1545年才制定日內瓦的「婚姻命令與修訂」(Marriage Ordinances & Amendment) 。加爾文承繼宗教改革者的觀點,將婚姻視為兩個國度中屬世國度的事務,主張婚姻是為了生育、節制性慾、促進夫妻間的愛。[8] 他對婚姻法的重視比婚姻神學更高。日內瓦的「婚姻命令」容許夫妻雙方在法庭上提出訴訟,要求離婚,並由法庭裁決。假如丈夫有姦淫行為、或者疏忽照顧,如離家多年全無音訊,妻子有權要求離婚。[9]

總的來說,加爾文早期的婚姻觀主要跟隨路德的思想,將婚姻視為屬世事務,是為了防止人被性慾試探。加爾文成熟期的婚姻觀則視婚姻為上帝與人、人與人之間的「盟約」(Covenant)。正如箴言二章17節形容婚姻是與上帝立約,因此上帝參與人的婚姻中,雙方的立約其實是在上帝面前舉行,亦是與上帝立約。加爾文在日內瓦建立一種以基督信仰為根基的社會生活,婚姻被規定為一男一女異性的結合。這種法律上的理解是根據自然規律與「秩序」,保障了男女雙方有離婚的權利,在神學上則以「盟約」觀念作基礎。

 

6. 神學反省

作為更正教(Protestant) 背景的信徒,筆者認為宗教改革傳統是重要的神學資源,路德及加爾文對婚姻的了解應該成為我們的主要參考。筆者認為盟約的婚姻觀與聖禮的婚姻觀不必互相排斥、對立。筆者非常同意強化盟約的婚姻觀,提醒弟兄姊妹重視婚姻,同時,筆者亦相信更正教婚姻神學可以在重新整合盟約的婚姻觀與聖禮的婚姻觀時獲得新的亮光。

聖禮的婚姻觀強調上帝在婚姻關係中賜下恩典,讓人經歷上帝神聖的臨在。聖禮的婚姻觀提醒人,兒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並且應該珍惜家人相處的機會,體驗上帝就在家人中間的滿足喜樂。夫婦二人能以無私的愛互相扶持,一同渡過艱難的歲月,豈不是因有一位他者敞開自己,將自己的前途交在你手中,一起經歷不可預知的未來嗎?這份情並不是用金錢買回來的,而是一個有位格的他者將你視為可以信任及託付的對象。這種愛情是非常神聖及崇高的。當你經歷這份真愛的時候,你會親嘗上帝對人那份無比的大愛。婚姻作為聖禮表示上帝在婚姻中臨在,讓夫婦雙方經歷上帝與他們同走人生道路。婚姻的聖禮性並非在於婚禮的時刻,而是指一生都在上帝恩典的臨在裏。更正教聖禮婚姻神學並非建基於機械式的聖禮觀上,而是重尋奧古斯丁對上帝的恩典及神聖意義的著重,重申婚姻是上帝賜恩典的場所,是神聖且奧妙的。

從神學角度來看,上帝的愛透過婚姻的關係使人獲得尊重和肯定,並且在愛中面對自己的缺點及失敗,不斷成長。基督徒的婚姻,因彼此委身接納,互相肯定,使當事人能經歷心靈的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