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教會難以迴避的社關議題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08/05/2014

2014年對教牧同工來說是愈來愈傷腦筋的一年,因為時代變了,以前對於一些社會問題,教牧若不知如何回應往往可以用政教分離為藉口推搪過去,外界或會友縱然有所不滿,很多時也只好不了了之。但今時今日喜歡逼人表態的社會氣氛;立場主導的傳媒生態;再加上威力弘大的互聯網和手機通訊模式,要窮追猛打易如反掌,一旦處理不善,教會隨時變成了某些議題的主角,甚至其他人抗爭的對象。未來半年至一年,有幾個議題是教牧同工難以迴避,無論是弟兄姊妹,以至外界和傳媒,相信都十分有興趣了解香港的教會和教牧究竟會如何取態,各位教牧,你們準備好應付抗爭了沒有?

政改與佔中

有關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方法的在下半年將會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不同政治團體,以至整個社會的角力和爭拗將會繼續升溫。而其中兩個爭論焦點將會是:

  • 行政長官的提名方法

行政長官的提名方法是整個政改的主戰場,當中最具爭議的是公民提名的問題,公民提名一方面不易執行[1],另一方面中央官員已明言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但在中央與不少港人缺乏互信基礎的情況之下,中央愈反對,可能只會激起更多港人的擔心,轉而支持一些激進的方案。或許有人以為公民提民只是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談判策略,但從過去幾年的社運發展,可以看到激進的泛民往往站在道德高地,令有意談判的溫和泛民處處受制、甚至被狙擊,要理性務實地討論各方皆能接受的政改方案愈來愈困難,需要極大的智慧和能忍辱負重的態度。而教牧若選擇支持溫和的方案,難保不會同樣成為被狙擊的對象。

  • 應否參與和平佔中? 

轉眼已討論經年的和平佔中問題,雖然因為拖延太久,已令部份市民覺得有點乏味,對佔中三子來說亦十分疲累。不過,隨著政改進入如何落實具體細節的階段,港人的情緒會更易受中央對不同方案的反應所刺激而出現起伏。過去一年,就基督徒應否參與佔中的討論已愈來愈多[2],專書亦出了好幾本。而大家最後必須判斷的是和平佔中其實是否推動政制民主化最適合的方法。此外,和平佔中本來是在政府通過市民無法接受的政改方案時才發起的公民抗命行動,不過,近日有團體提出提前佔中,預習佔中,這又比原意行前了一步,引起的爭議比原來又會更多。

而令教牧頭痛的是,教會內年輕的一代和時下的年青人分別亦不大,不少都對現況不滿,反建制、反權威。而受社會影響,有些弟兄姊妹近年亦喜歡要求教會和教牧就一些社會及政治問題表態。不少教會一直以來都不喜歡抗爭,期望見到社會和諧穩定,教牧與年輕一代會眾在政治取態的落差,是教牧無法逃避的現實,以不變肯定不能應萬變。

變性與性傾向

另一個教會無可避免,必須正視的是有關變性和性傾向歧視這些極具爭議的「性」議題。一方面倫理問題一直是香港教會較為關心的事,另一方面亦因為支持性解放和同運的團體近年十分積極,而且得到愈來愈多傳媒、社運人士和年青人的支持,其訴求亦愈來愈進取,若關心倫理問題的教會群體亦不積極回應,恐怕其骨牌效應會加速!(詳情請參閱今期《婚前婚後 變性與婚姻法》的和《同運議程LGBT Agenda 》兩篇文章。)

  • 變性人與婚姻條例修訂

終審法院裁定變性人可以新的性別結婚,政府因此提出修訂婚姻條例,建議必須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才能以新的性別結婚,除了支持同運的議員和平機會主席要求放寬要求,令一些人毋須完成整項重置手術亦可以變性,令法例的修訂出現變數外,部份弟兄姊妹從信仰及自然角度,從根本上反對變性或認為手術只能改變外貌,但並不能真正改變一個人的原生性別,因此反對修例令變性人可以新的性別結婚。對此,明光社則有不同的判斷,認為若不在法例清晰界定需完成完整的變性手術,結果將影響現時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率領研究有關性別認同法例的小組,令未來如何界定性別身份更沒有任何法律上的規範。[3]不過,教牧若不多做點功課,面對這些課題時便容易被弟兄姊妹「問到口啞啞」,或是「講錯嘢」!

  • 由性傾向到性小眾

爭論多年的性傾向歧視條例,在一些同運團體得寸進尺的情況下已改成爭取《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發展下去難保不會變成爭取《性小眾歧視條例》。正如同運團體想將終審法院的裁決,由變性人擴闊至跨性別人士一樣,同運議題層出不窮,亦不斷透過司法覆核或一些相關法例修訂時暗渡陳倉,只要他們的目標未達成,他們是絕對不會罷休的,問題是教會及弟兄姊妹能時刻保持清醒和關注嗎?
 

 


[1] 舉例來說如基督教協進會建議除了提名委員會八份之一成員可提名一個候選人之外,若有8萬名以上的登記選民支持,亦可提名一個候選人。若果不同候選人都想展示自己的受歡迎程度,在同一選舉之中出現幾個公民提名的候選人,而被提名的人為免當中出現被一些提名人有心無意地整蠱,必定需要買保險,多找一萬幾千個人去提名,以免陰溝裡翻船。恐怕選舉委員會在公佈候選人之前已經好像點票一樣忙過不了,究竟提名人是否真的是合資格選民和是否真的提名該候選人恐怕亦要花不少時間和心血去核實。

[2]其實應否佔中基本上不是神學問題,而是對香港政治前景的判斷問題,神學上不少人皆認同基督徒雖然會尊重掌權者,但前題是掌權者應賞善罰惡,而當掌權者的做法若違背上帝的心意,作為基督徒只能順從神不順從人,因此,聖經並不反對有需要時的公民抗命,問題是甚麼時候和情況才需要公民抗命?而支持公民抗命亦不等如一定要支持和平佔中。

[3]明光社就此發起網上聯署,在一星期左右便收到三萬四千多個簽名,足見此事已引起教會及社會人士的關注,詳情可參閱本社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