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草食生活會入侵香港嗎?

歐陽家和、吳秀紋   |   明光社 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明光社 項目主任(性教育)
26/01/2011
專欄: 
每週評論

日本共同社報道,調查發現90後男女多達八成承認未曾拍拖,另逾六成人對戀愛持被動的態度。但原來當中超過六成受訪者覺得「戀愛很重要」,仍然渴望拍拖,六成少男亦坦白承認不積極與異性交往,希望被追多過追人,其中4成更覺得沒拖拍是因為「沒有人教我怎樣談戀愛」。研究亦指出,清心寡慾的草食男,認為戀愛和上床既浪費時間,也浪費金錢,而且令精神緊張,寧願享受自由自在的個人生活。即使有性需要,也不必找伴侶。日本經濟不穩定,所以青少年愈來愈傾向遲婚,日本少男因沒有結婚意向,索性就不打算戀愛。

其實,與香港情侶所面的現實情況差不多,雖然經濟情況有所改善,但是大部份青少年在畢業後,人工沒有跟著起飛,加上未返工已欠下唸大學時的貸款,一返工就開始交的強積金和各項開支,難怪出現大學生趁讀書無收入申請公屋的怪現象!

百物騰貴,人工根本追不上通脹,在沒有選擇情況下,青少年被迫不能結婚,甚至同居。畢竟現在想租屋,就算套房,巿區的租金隨時也要三幾千元,加上燈油火蠟,二人同居基本生活怎樣保守也要五、六千元,想結婚也未能找到理想的安樂窩。雖然結婚不一定要擁有自己的物業,但現在連租樓住亦要面臨每年加租的壓力,當中的壓力指數不容忽視!有些青少年不介意申請輪候公屋,但似乎機會卻微乎其微!即使選擇購買偏遠地區的房屋,但現在的樓價已遠超從前,他們何時才能儲到足夠的首期呢?如果租住偏遠地區,交通費支出負擔沉重,返工長途跋涉,回到家可能已是體力透支,更遑論發展自己的嗜好和進修?香港政府實在有責任協助他們如何面對以上種種經濟和居住壓力,讓青年人重尋對未來的憧憬!

此外,調查亦發現超過四成夫妻,過著無性生活。夫妻在結婚之後性趣缺乏的原因,多數是「嫌麻煩」、「工作勞累」,或是「生完孩子責任已完」等理由。性生活是在夫妻生活中佔很重要,和諧的性生活,不但可使雙方的性要求得到滿足,增加親密感而且還可使彼此身心健康。香港陷入一個家庭非常不友善的環境。工時過長,人工過低,要過略為安舒的生活,只能向金融、地產等行業進軍,才能有機會賺第一桶金,但他們卻要付上更長工時,更大工作壓力,形成家庭十分不友善的環境。柏拉圖的純愛關係曾幾何時也是很多人所崇尚的,但時至今日,我們發現,這種生活背後,更大的是社會的壓抑。

而壓抑,不是來自性,而是來自社會環境。

政府有責任整全地創造一個合理的空間,讓社會大眾有平衡的工作、家庭、社交生活,而非淪為資本主義中被異化的機械人。

坊間有人建議結婚可以盡量簡單以節省開支,例如以「裸婚」的形式請親友到大型連鎖快餐店設宴,代替傳統在酒店或酒樓擺酒。或者,「裸婚」是現在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

究竟真愛是甚麼?想起結婚誓詞,牧師會提問一對新人相同的問題︰『無論安樂困苦,豐富貧窮,健康衰弱,你都愛護他/她、安慰他/她、尊重他/她、保護他/她、專一於他/她,終生與他/她同住嗎?』如果一對渴望結婚的情侶擁有正確的戀愛婚姻觀,願意無條件付出,按雙方的經濟能力和家庭背景計劃結婚,明白一段婚姻是比一場冠冕堂皇的婚禮重要得多!兩顆相知的親密感勝過擁有一間居所的安全感。或者,這種正確的態度能更有效地協助他們成功過渡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