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請以更宏觀理性的角度看新博彩稅制

蘇恒泰   |   明光社項目主任(賭博監察)
30/05/2005

近日,政府向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指出馬會面對非法外圍莊家的競爭,令賽馬投注額不斷下跌,因此,政府建議將現行賽馬博彩稅改為利得稅,並准許馬會加開五天賽馬日,以打擊外圍莊家和挽救持續下跌的賽馬投注額。
 
政府指出,馬會的賽馬投注額由96/97年度的924億下降至03/04年度的650億,眾所周知,回歸前的香港經濟正處於方興未艾之時,樓市、股市皆暢旺,市民收入增多,投注賽馬的金額相應增多也屬正常。可惜一場金融風暴,令香港經濟走入谷底,雖然近期香港經濟復蘇,但單以樓市為例,相信有很多業主的物業仍未回升至購入時的水平,有些更未脫離負資產的行列。若單以經濟最好景時的賽馬投注額與現在比較,而不衡量期間經濟環境的轉變,政府的推論實在太膚淺了!更何況,自推出賭波合法化後,馬會在本年度的總投注額已超越96/97年時的水平。究竟現行賽馬博彩稅制與投注額下跌有多大關係?筆者深表質疑!
 
政府聲稱外圍搶去馬會500-600億元的投注額,並相信改革稅制後可搶回約240億元的投注額。先不討論數字的真確性,但筆者不明白政府一方面聲稱每年有500-600億資金流向外圍非法賭博集團,另一方面卻未有向警方增撥任何資源打擊外圍,令外圍可肆無忌憚在各公共場所收受賭注。若政府不加大打擊外圍活動的力度,改革博彩稅制也幫不了馬會。

賭博最多也只是「零和遊戲」

在新稅制下,馬會為了填補頭四年每年80億元的包底稅,馬會需要額外增收六成的投注額,這等同每年在社會抽取多近400億元的資金(較馬會搶回外圍的目標還要多)。稍有見識的人士都會明白賭博最多也只是「零和遊戲」,並未能為社會製造任何財富,有如打麻雀一樣,從來沒有一個牌局可以讓四家同時賺錢,相反這400億元的新增投注極有可能是在其他具生產力、可以製造財富的零售消費行業抽取的。社會的投注額愈高,市民的消費就會愈少,而馬會的派彩是從投注額扣除佣金和營運開支後撥出的,所以越多人投注,經濟上所產生的負面乘數效應越大,令消費市道大受影響。更何況,政府又如可否確保若投注額升幅未能達標,馬會日後不會削減每年10億元的慈善捐款?

1元博彩稅等於3元社會成本

要達到多收的400億元投注額,馬會一定會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法吸引更多新增賭客,社會上參與賭博的人數與病態賭徒的人數是成正比的,根據工業福音團契問題賭徒復康中心的估計,香港在賭波合法化後的病態賭徒人數已上升至12萬人,假設1名病態賭徒可影響身邊15位親朋戚友,香港受問題賭博影響的人已接近200萬人,有外國研究指出,政府每多收1元的博彩稅,社會就需要多付3元的社會成本,因此,博彩稅並不是越多越好。而且有研究指出,絕大部份投注外圍的賭徒,都是先透過合法渠道開始參與賭博,但礙於各種因素,合法渠道並未能滿足這些賭徒,所以他們轉而投注外圍。因此,政府建議的新博彩稅制並不能有效打擊外圍,反令外圍活動更加猖獗。

關注範疇: 
賭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