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1 – 2 – 3 – 到你?」

──互聯網近年發展巡禮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19/05/2009

 
互聯網發展一日千里,各式各樣的互聯網絡服務,資訊及通訊科技的進步帶來無限機遇,帶動高增值商務發展,甚至是Wi-Fi無線上網熱點滿佈,人手一機無限上網的同時,我們卻又看見它帶來的壞影響:我們身在Web2.0的國度,但卻只有Web1.0的認知,而事實上Web3.0的文化已經「殺到埋身」……
 
自互聯網於90年代打通後,上網、MSN彷彿是香港人的生活常態。事實上,香港亦定意以「資訊科技」為未來發展道路,以建設「數碼城市」的目標進發。[1]
 
Modem的處月
 
自1971年,電腦工程師湯姆林森(Ray Tomlinson)成功發出電子郵件(大家都熟悉的電郵地址@就是他所發明),[2]和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在1989年發明超文本(Hyper-text,即今日的HTML)和為互聯網(World-Wide-Web)命名後,[3]互聯網便由軍事及學術專用領域跳入大眾文化當中。
 
1991年,香港中文大學訊息工程學系成功連接了第一條本港互聯網通路線往美國太空總署,並開放予其他本地專上院校使用。這個連線後來發展成「香港學術及研究網絡」(HARNET)及「香港國際互聯網交換中心」(HKIX)等聯網機構。[4]與此同時,本港的互聯網供應商(ISP)陸續於90年代中提供服務。當時最普遍的現象就是每家都使用調解器(Modem)以電話連線,而「上網」,「下載」,「Check Email」便成為了第一代上網活動的經典動作。
 
大鳴大放的Web 2.0
 
隨著寬頻上網的普及,更大的數據傳輸量和更快的上網速度,為著重互動、網民主導的第二代互聯網(Web2.0)發展帶來突破。2002年,互聯網思想家及出版人Tim     O’Reilly便對Web2.0的發展提出建議,被視為現時Web2.0的「教條」。[5]
 
Web2.0的發展模式,著重個人化(Personalization)、網友參與(Participation)、虛擬社區(Virtual Community)的聯繫、網絡資源的共享(P2P Sharing)等特性,我們已可看見Web2.0這種網民主導,行為主動、大鳴大放的新趨勢。這與我們以前只能被動地瀏覽網站,收發電郵已不可同日而語(見下表)。
 
Web 2.0的典型例子
 

模式向度 Web 2.0例子
個人化
(Personalization)
由單向的個人網頁(Homepage),變成日日更新,網友回應的網誌(Blog)。
 
消息傳遞
(Messaging)
由電子報告版(BBS)發展至討論區(User groups)以及聊天室(Chat room),到今天的Facebook, MySpace, Hi5等網站。
 
網友參與
(Participation)
標榜「人人可以參與修改」的維基百科(Wikipedia),以及由網民自發上載的視頻網站YouTube。
 
虛擬社區
(Virtual Community)
由ICQ發展至QQ和MSN。針對有公司封鎖MSN,現在連Facebook也有類似的通訊功能。
 
網絡資源的共享
(P2P Sharing)
特點是點對點和共享,每個網民在下載的同時,亦是上載者,將資料傳遞出去。所以越多人同時上下載,速度就越快,例子有大家熟悉的Napster, BT和Foxy。
 
長尾理論
(Long Tail)
因為網上營商成本便宜,很多原本不能在市場上有營利的貨品(特別是私人雜貨)都有利可圖。eBay和Amazon就是當中成功的例子。
 
個人化的商務模式 網站依據你的瀏覽習性,提出更貼身的網上服務和更針對性的廣告,如Google Page Rank和Ad Sense等。
 

 
當然,在享受Web2.0的同時,沉迷上網和相關的互聯網文化,對青少年、老師和家長的影響是十分大的。調查發現,接近80%的青少年認為互聯網對他們非常重要,當中更有13.7%的受訪者認為「沒有了互聯網生活好像沒有意義」。[6]
 
有超過25%受訪同學承認,就算「無需要仍愛發手機短訊」。[7]這說明了青少年明知自己沉迷上網,使自己的生活失衡,卻仍是不能自拔,上網打機,交友通訊,通宵達旦;在大家都走進「人人參與,時時互動」的Web2.0文化的時候,我們卻沒有「更新」網上文化的認知和價值觀,還停留在被動接收的Web1.0模式裡。
 
至於家長,明知子女的上網問題,卻又無計可施。有調查發現,48%受訪家長承認自己不懂監管子女上網,防止他們接觸不良資訊。[8]亦有研究發現45.5%的受訪學生接收過同學傳來的惡作劇,當中超過五成更曾接收過不雅信息。[9]
 
而再進一步,我們可以看見聚集網民帶來的影響力。正面的有去年四川大地震後,在MSN發動的「支援汶川」,[10]和因先天性疾病而只有9天生命的高琳琳小朋友的故事,就帶來正面迴響。11在天星碼頭搬遷事件上,我們也可看見網上策動能力。近期的例子就有「Laughing哥」復活事件:有超過13萬網友登入Facebook的「Laughing哥fans group」,送上各式「祭品」,最後更使電視台修改劇情免其一死。[11]
 
可是,網上的惡搞文化和語言暴力,卻又因Web2.0的普及而「發揚光大」。其中最為人熟悉的有「巴士阿叔」、「藝人不雅照片」事件,和最近衝著本社及友好團體的反宗教霸權遊行等。這正正突顯出Web2.0一呼百應的動員能力:而往往亦因互聯網的內聚特性,網民討論很容易流於情緒導向,導至人身攻擊和非理性討論,甚至網上欺凌等行為發生(如在網上十分流行的「硬膠文化」等)。[12]
 
後記:人未到,聲先到:Web3.0
 
Web 3.0目標是更徹底的網民主導,人人隨時隨地隨心上網(主要利用手機上網,突破電腦限制)而網站亦以語義(Semantic web)引導,更快更準確。Web3.0發展其中一個表表者可算是Twitter。它與傳統的部落格不相同的地方是,在Twitter內,每人每次只可輸入最多140字元的文字。
 
這一種微型部落格(Micro Blogging)服務的特點在於:你不需再待在電腦旁才能上網,Twitter能以SMS、電子郵件、即時通訊等管道更新訊息,你不再要長篇大論,即使是行街睇戲,約人食飯,甚至是等人期間都可以和網友Twitter無聊一番……
 

 
換句話說,手機一開,就是上網,根本就不能脫離!
 
這樣的Web3.0生活,你預備好了嗎?你怎樣回應?
 


[1]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2]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3]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4]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5]Tim O'Reilly (2005) “What Is Web 2.0? Design Patterns and Business Models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of Software” http://www.oreillynet.com/pub/a/oreilly/tim/news/2005/09/30/what-is-web-...。當中,他提出了很多關於Web2.0發展的趨勢,如:用戶參與性、長尾理論、網民集體智慧、開放平台、網上平台服務、數據庫管理模式等。
[6]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7]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8]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9]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10]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11]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12]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