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性教育

性不教,誰之過? (如何在學校推行情性教育)

研究中心週年研討會精華
吳慧華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09/09/2019
明光社

「好接觸」與「壞接觸」

熊嘉敏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5/08/2019

筆者從事性教育工作多年,當身邊親友們步入婚姻,生兒育女,小朋友漸漸長大,他們不約而同地認為,親子性教育,父母有份與生俱來的責任。於是他們都喜歡問我:「性教育到底應該怎麼教啊?」現嘗試就以下主題分享一下筆者的看法。

主題:
「好接觸」和「壞接觸」

糖果性教育:不可跟別人回家

熊嘉敏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24/07/2019

有次女兒向我討棒棒糖吃,我忽發奇想,手裡拿著棒棒糖,問她說:「如果放學時,街上有一位哥哥把糖送給你吃,要拖著你到他的家,你會跟他走嗎?」女兒望著那枝棒棒糖,眼睛閃閃發光,對我笑著點點頭說:「好啊!」。我頓時崩潰了!原來小時候媽媽說糖果拐子佬的故事,是真的!

玩弄感情的藝術家 PUA

林天然
明光社項目主任(生命教育)
20/05/2019

PUA[1],全稱Pick-up Artist,即搭訕藝術家,也叫泡學、把妹達人、戀愛大師。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的西方社會,當時PUA主要透過幫助不擅社交的男性提升社交技巧來達到追求異性的目的。

正當「出pool」熱話時......

林天然
明光社項目主任(生命教育)
14/02/2019

情人節到,想出pool者[1] 苦(既渴望戀愛,又苦於單身),但有些已出pool者更苦!(有些遇到渣男/女,掉入無邊的苦海。有的面臨離婚,度日如年。還有的做了未婚媽媽,男友卻另覓新歡,未來?恐怕只有@......@!)。

My Life My Control,所以我不會濫交!

林天然
明光社項目主任(生命教育)
23/01/2019

近年,香港社會對「性」可謂愈來愈開放。為何這樣說?除了一些有關性觀念的調查可以佐證外,[1] 看看地鐵站內有關避孕產品的廣告就會知道。相比10年前較為保守的風氣,今天與性相關的廣告(如避孕套、避孕藥或時鐘酒店等)隨處可見。

輕輕鬆鬆的親子性教育課

熊嘉敏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2/12/2018

早前筆者參加女兒的學校旅行,臨近集合時間例必帶女兒去一趟洗手間,洗手間門外已經排了一條長長的人龍。還記得當日天朗氣清,曬得我們快要溶化了,排隊的時間顯得格外的長。我一邊抱著女兒,一邊希望能夠趕上集合時間。我們慢慢向前邁進,還有幾個人就輪到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