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懷疑政府的態度影響了美國的抗疫能力嗎?

余創豪   |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教育心理學博士,專門於心理測量與統計學,亦是同校哲學博士,專門於科學哲學與歷史,現在是美國阿蘇薩太平洋大學(Azusa Pacific University)應用行為科學與數據科學教授。
28/01/2021
專欄:有情無國界 (*所有文章只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地區:美國

說起來天下無敵,做起來有心無力

2019年「全球衛生安全保障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簡稱GHS)評估了全球195個國家在應付重大生物危機上的能力,這生物危機包括了瘟疫、生化戰、實驗室意外……,美國的得分冠絕全球(83.5,滿分是100分),英國排名第二(77.9),許多發達國家亦名列前茅。不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卻竟然出現了「說起來天下無敵,做起來有心無力」的怪現象。

這份報告並不是出於「二打六」的手筆,該研究計劃的參與機構包括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衛生安全保障中心(The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和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其專家小組的21位成員來自13個國家,在執行過程中,110名EIU研究人員在全世界收集數據,之後,研究團隊進行了仔細的質量控制,以確保數據的準確性。這份報告的評分是基於六個類別的指標,包括了預防能力、檢測和報告能力、迅速應變能力、醫療系統、對國際規範的合作程度、環境風險,當中包含了34個主要指標和85個次要指標。以上的團隊組合和資源是任何研究人員夢寐以求的,但為甚麼預測和現實之間的落差竟是如此巨大呢?雖然筆者曾經讀過公共衛生的文憑課程,但我的醫學知識幾乎是零,我絕對沒有資格對這個專家團隊指手畫腳,在這裡我只是基於統計學和心理學來發表一下個人意見。

次要指標應該是主要指標

2020年9月,GHS研究人員在《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了為甚麼美國在分數和實際結果之間存在巨大差異。他們指出:美國憑藉其高質量的實驗室和科學家、國家戰略儲備、緊急分配和通訊計劃,在六個類別當中有四項名列第一,而在總體指數中也是第一。但是,具有類似能力而且排名較高的其他國家(例如韓國和泰國)卻更有效地利用以上資源來應對COVID-19(2019冠狀病毒病)。在一項次要的關鍵指標上,美國得分最低:公眾對政府的信心。GHS的專家指出,缺乏公眾信任會破壞公共衛生和疾病控制的工作。請讀者寬恕我事後諸葛的做法,也許從今以後公眾對政府的信心應該被列為主要指標,而不是次要指標。

此外,在醫療保健體系的指標上,美國得分也是較低,以公民能否獲得醫療保健而論,美國在195個國家中排名第175。對於這一點我並不是事後諸葛,一直以來,美國沒有全民保健計劃,許多人沒有能力買醫療保險或得到需要的醫療照顧,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筆者認為GHS還遺漏了一個極之重要的指標,那就是政府的領導能力,特別是總統是否尊重專家的意見。

落差出現在全世界

GHS研究人員只是嘗試解釋發生在美國的落差,其實,這種落差出現在全世界,而不是單單在美國。筆者將12月21日新冠疫情的統計數字和GHS的數據合併起來去進行分析,圖一的X軸是GHS的分數,Y軸是每100萬人裡面有幾多人確診,這圖像顯示了似乎得分愈高,疫情便更加嚴重,在統計學的意義上兩者具有顯著的關係(p < .001)。圖二表示了GHS分數和每100萬人裡面有幾多人死於新冠肺炎的關係,同樣,似乎分數愈高,死亡比例愈高,在統計學上兩者亦有顯著的關係(p < .001)。但這情況有一個可能的解釋,那就是發達國家在檢測上做多了功夫,而且誠實地報告數字。於是乎筆者審視得分較高的發達國家(GHS = 50 或者以上),結論是:GHS分數無法預測國家的抗疫成效(請看圖三)。

 

明光社

 

明光社

 

明光社

 

明光社

 

正如GHS研究人員在自我檢討中所說,這項研究計劃把重點放在科技和制度,但忽略了人類心理因素,這種情況類似在過去幾十年美國投放大量資源在教育科技,但美國學生的學習成果卻沒有因此而提高,說到底,學生的心理因素才是最重要,例如是否有意志去克服困難。這亦有點類似美國的戰爭,儘管美軍擁有全世界最精良的武器,但越南戰爭卻打得一塌糊塗,而進軍阿富汗19年後仍然無法殲滅塔拉班,同樣道理,在戰爭中合作精神和戰鬥意志等心理因素起了極重大的作用。

不信任政府衍生陰謀論

回頭說美國疫情失控的問題,美國民眾不信任政府是長期以來存在的情況,每年查普曼大學(Chapman University)都調查美國人懼怕甚麼東西,根據2019年的調查,美國人最恐懼的威脅是貪腐的政府官員(77.2%),他們對政府的恐懼超過了擔心環境污染、所愛的人生病或者死亡、全球暖化、個人財務危機……(請參考表一),而且這種對政府的恐懼是有增而無減,在2018年和2017年恐懼貪腐官員的人數比都是74%,在2016年這是60.6%,2015年是58%。

表一

懼怕的事情

百分比

貪污腐敗的政府官員

77.2%

海洋、河流、湖泊受到污染

68.0%

我愛的人患上重病

66.7%

食水受到污染

64.6%

我愛的人死亡

62.9%

空氣污染

59.5%

網絡恐怖襲擊

59.2%

植物和動物絕種

59.1%

全球暖化和氣候變遷

57.1%

在將來沒有足夠金錢

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