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未聞拗直,只見扭曲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3/06/2011
專欄: 
時事木人巷

 八名同志團體成員到社會福利署抗議,聲稱不滿社署邀請一些輔導同性戀者的團體代表,向社工教授「拗直治療」,試圖把同性戀者「改造」成異性戀者。這次是繼兩個月前他們上明光社搗亂之後另一次的滋擾行動,目標很明顯,就是抹黑一些與他們有不同意見的團體和人士,希望以後沒有人敢講一些與他們在同性戀問題上不同的觀點。

他們的策略首先是無論對方的講座實際內容是甚麼,只要涉及同性戀,就將它扭曲成所謂「拗直治療」。另外,就是將對方以前講過的一些說話扭曲,令一些沒有在現場聽過,或者沒有上有關團體網頁看過詳細內容的市民信以為真,希望將謊言講多一百次之後就變成事實。

其實有關團體舉辦的根本不是甚麼「拗直治療」,而是一些人對自己的性傾向有疑惑,或者因著信仰、良心同其他原因,對自己的性傾向產生不安,向他們尋求輔導。有關團體一向的態度都是尊重求助者自己的意願,不會強逼任何人改變自己的性傾向,只是當一些人主動想改變的時候,為他們提供支援。

其實現時香港一些同志團體並不弱勢,反而十分霸道,最弱勢的是一些想改變自己性傾向的同性戀者,因為一些不想改變的同性戀者,想強逼所有同性戀者與他們一樣,不准任何人選擇改變自己的性傾向,亦不准任何人協助他們。這是對一些同志團體口口聲聲要求其他人尊重他們的性傾向、爭取一個多元的社會的最大諷刺,亦都是對人權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