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但願人長久

陳家殷   |   執業大律師
19/01/2011

 近日腦海中經常泛起〈但願人長久〉這一首流行曲的旋律(由王菲翻唱,北京中央樂團伴奏的版本)。很喜歡辛偉力(Alex San)先生的編曲,跟王菲恰到好處的唱腔,彷彿把蘇軾在月下起舞弄清影的意境活現眼前。
 
由2010年歲首至今,已先後接獲身邊六位朋友確診患癌的消息;當中有識於少年時的好友,也有不久之前才一起同到聖地旅遊的團友,和每週都會碰見的兄姊,他/她們大部份人現時仍在接受治療中。今年內也出席了不下六個喪禮或安息禮拜,雖然自己哀傷的程度並不是每次都一樣,但場面總是教人難過的。還有的是自己的摯親,因病的緣故今年已在醫院度過了差不多三份之一的時間,至於何時才可康復出院仍是未知之數……
 
人生的無常,雖然叫人無奈和傷感,但在這些身患重疾的好友身上,我看到不少如雲彩般的生命光輝。他們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思考究竟是天上的宮闕華麗,還是地上人間更值得眷戀。在眼淚掉過後,他們很快便向死亡宣告別要狂傲,勇敢地繼續過著每一天的生活,接受家人和好友跟他們同行及付出的關懷;有的甚至留守在自己原本的工作、服侍、和家庭崗位,堅持到身體不能再支撐才退下來。這股莫大和燦爛的生命力在其中一位弟兄的安息禮拜中表露無遺:雖然他在社會上並不是聲名顯赫,但到場弔唁的親友、同事、和教會兄姊卻是擠迫到水洩不通,甚至連可以加凳的地方也用盡了,以致遲來的人士只好全程站立於禮堂門外。
 
遇到禍患時,人總會不禁提出種種「為何發生」和「如何解決」的問題,這般的反應似乎已是千古不變的定律,亦是無可厚非的。事實上,差不多每一次傳來壞消息的時候,自己的即時反應也是不遑多讓,甚至往往有複查醫療保單條款的衝動!想到這裏,實在很敬佩楊牧谷牧師生前所言:「信仰不是用來解釋人生,而是要來承載人生的。信仰的承載力是我們能接納生命,而不需逃避的原因。」《再生情緣》,頁22。)
 
蘇東坡的〈水調歌頭〉雖然道出了糾纏於超塵出世與留戀人間之矛盾後仍決定熱愛生命的高尚情操,但在抒發情懷之餘,我想真正能夠影響別人生命的,還是這些豐盛生命的信仰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