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網絡欺凌行為的背後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 (傳媒教育及行動)
21/01/2019

前文提到香港青少年受欺凌的嚴重情況,而網絡欺凌只是欺凌的其中一種形式,我們可以視之為「病徵」或表面行為,其背後隱藏的病毒卻需小心分析才能辨明。為此,我們特意訪問了研究攻擊行為及校園欺凌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社會及行為科學系副教授馮麗姝博士(Annis),了解網絡欺凌者的心態。

明光社

Annis指出欺凌其實是分「操控型攻擊者」及「反應型攻擊者」,她稱之為兩種不同的「病毒」。而真正的欺凌者是「操控型攻擊者」,他們可算是「小霸王」,傾向冷血、自戀和冷酷無情,行事作風帶有目的性、缺乏同理心,有犯罪傾向,更甚者可能出現反社會人格和輕微至嚴重程度的精神病態(psychopathy)。在網絡欺凌事件上,因他們對網絡世界十分熟悉,懂得在網絡世界隱藏身份,並會先冷靜觀察環境再仔細計劃,使人難以追查。他們會持續以非法欺凌行為,如勒索或恐嚇等,以獲取利益,並對受害者毫無歉疚之心。

Annis之前協助了香港電台製作劇集《一念之間》的其中一集〈罪與罰〉,該集專講網絡欺凌並詳細解釋了「操控型攻擊者」及「反應型攻擊者」的分別。[1] 她說:「『操控型攻擊者』多是來自小康之家(月入30,000元或以上),家庭對他們十分寵愛,令他們成為了『小霸王』。他們會比較隱藏自己身份……常會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自己可能要承擔的後果。」

而「反應型攻擊者」,Annis則認為他們不是欺凌者,因為他們只是「自衛復仇者」。「反應型攻擊者」在情緒上是衝動、易失控,情緒主導行為,與「操控型攻擊者」恰恰相反。由於他們自卑、傾向有注意力問題、欠缺社交技巧、自我形象甚低,欠缺安全感,因常誤會別人挑釁自己而在憤怒下傷人。所以對別人的行為格外敏感,很容易錯誤接收別人的訊息而誤以為對方有敵意,並以攻擊行為來解決人際衝突問題。於劇集的片段中可見,這一類的攻擊者在日常社交上是比較不受朋輩歡迎,易被孤立及排擠,於是就將憤怒轉向於網上欺凌弱者。與「操控型攻擊者」不同,他們在網絡上的攻擊行為傾向衝動,沒有周詳計劃。他們因為對人缺乏信心,對別人的訊息過份敏感,容易曲解別人的訊息,以致衝動地回應。所以他們經常於網上與人對罵,惡性的言語循環不斷,因此往往留下蛛絲馬跡,供人易於追查搜尋。

「反應型攻擊者」攻擊別人是為了想保護自己。Annis認為他們容易在接收及解讀外界訊息時出現認知扭曲,把別人的行為和態度看成有敵意和侵略性(即敵意歸因,Hostile Attributional Bias),即使別人所講的、所做的,沒有甚麼惡意,但他們卻常處於戒備狀態,曲解別人的行為及說話,並以報復性攻擊作為回應。

Annis稱是有方法可以令兩類型攻擊者減少其欺凌行為。對於「操控型攻擊者」,他們是聰明的,可以透過不同個案,令他們知道欺凌行為可帶來的後果及責任,並用角色扮演等方法,讓他們從多角度了解受害者、攻擊者和受害者家人的感受,以及從公義角度去看事件是否合法。要讓他們知道群體的重要,學習彼此尊重及每人都有自己的權利,並讓他們明白自己不是永遠高人一等,主導所有事情。她解釋:「要令他們感覺到將自己的聰明、領導力應用到助人、合法、長遠投資的事上,比起欺凌別人、短期回報的事上更有滿足感及能獲得別人的尊重。」

由於「反應型攻擊者」多是衝動派,因此應避免進一步刺激他們。Annis認為需幫助他們拉闊眼光去探索事件發生的可能性,了解別人行為與當時環境的關係,多角度思考後,可以了解別人的行為或說話未必是有敵意。另外,還有一些讓對方澄清、說話的技巧,以及先停下來、思考再行動的思考方式等,都可以幫助他們。

讓攻擊者了解自己的行為對受害人的影響,增加其同理心,培養其品德實在十分重要。而站在欺凌者與受害者身邊的旁觀者,也別只顧「剝花生」(等著看好戲),Annis指出在現實生活中,在旁看著事情發生而不加阻止,都有可能要負上刑責。而網上的欺凌行為,我們亦建議避免把欺凌資訊傳開,有助讓事件降溫,以免事情愈演愈烈。


[1] 香港電台:〈罪與罰〉,《一念之間2》,第10集(2013年7月16日),網站: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_epi.php?pid=479&lang=zh-CN&id=31732(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2月27日)。

 

Recoverable fatal error: Argument 1 passed to xmlsitemap_node_create_link() must be an instance of stdClass, boolean given, called in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sites/all/modules/xmlsitemap/xmlsitemap_node/xmlsitemap_node.module on line 28 and defined in xmlsitemap_node_create_link() (line 194 of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sites/all/modules/xmlsitemap/xmlsitemap_node/xmlsitemap_node.module).

相關文章

直播與欺凌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06/08/2020

有報道指有女網紅聲稱因為受到一男網民長期性騷擾,於是邀約對方上酒店房向對方「報復」,並在社交媒體上直播,最後該網紅被警方拘捕。[1]

對於該男網民智商是否有能力say no或自願配合該KOL的要求,我們暫不在這裡討論;但有關行為(女方要求男方脫下衣服及褲子,並有疑似性虐待的行為)被拍攝及直播到社交媒體,究竟是否有法例監管?

首先,有關直播的內容,政府部門是不能預先審查,與公開播放的流動影像(如在劇場中播放的片段或在公共交通工具播放的廣告)或上映電影不同, 後兩者要先交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審批或送檢分級。而在社交媒體上直播,一播出就是公開,最少也會開放給用戶的朋友觀看。

但這類行為並不是「冇王管」的。社交媒體有自己的直播條例去規管用戶使用的行為,持續檢討,以減少企業服務被利用及濫用,出現傷害或散佈仇恨的情況,最少會比政府的行動快一點吧。如Facebook在去年新西蘭基督城恐襲案中,槍手透過直播功能,向大眾即時轉播犯案過程。Facebook不久就限制及收緊網上直播條例,使用「一次封殺」政策,即任何用戶只要違反直播標準一次,就會立刻被禁止使用直播服務一段時間;另外,該公司當時亦稱與大學合作研究自動刪除違規內容功能。[2]及後亦有發表審核報告,對於刪除色情、仇恨言論及自殘自殺等內容的帖文有付出努力。[3]

就直播內容來看,並沒有禁錮、恐嚇或發生性行為,但如果「公眾」對其行為的「觀感」,認為「敗壞道德、有傷風化及破壞秩序」的話,亦可能被控以「破壞公眾體統」罪(又稱「有違公德」罪)。「在考慮公眾對被告行為的觀感時,法庭會採用社會上一般有合理思維的人的標準。一般而言,所有非常可恥的行為、有違公德的行為、令人感到被冒犯及厭惡的行為、或敗壞道德、有傷風化及破壞秩序的行為,都是違反了這項罪行。」[4]

然而,有一爭議之處是「公眾」一詞: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是在公眾地方進行相關行為。而互聯網是否「公眾地方」?以往曾有一例上訴得直,終院法官指出「有違公德的罪行須於「實在的公眾地方」作出,互聯網乃虛擬世界,討論區只是傳達信息的媒介,並非實在的地方,不符控罪元素。」[5]但香港現時實在未有針對互聯網罪行的法例,管制網頁不雅和色情的資訊,都得靠多年前制定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及《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政府在每次出現轟動的新聞時,只循例表示會檢討一下相關法例,之後便不了了之。

另外,該網紅直播的內容,即她對那男網民所作的行為,並分享其處於尷尬情況的影像,在網上直播後,可以被廣泛傳播,現在雖然影片已於網紅的社交平台帳戶中被刪除,[6]但網上仍是輕易就可以搜尋到當晚的短片。這其實可視為「網絡欺凌」的一種,就是發佈當時人的尷尬影像,對其聲譽及心靈可能造成長遠及永久的傷害。[7]

所以,如將欺凌資訊傳開並嘲笑當時人,抱著吃花生的心態著實也很不應該。或許大家可以在網絡分享資訊之前,先想一想當事人可能會受到怎樣的影響?多一份同理心,被欺凌者會少受一點傷害。

 

[1] 〈【Kelly Online】玩SM直播被捕 「搣時潘」宣布永久退出網上工作〉,頭條日報,2020年7月28日,網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830928/

[2] 〈Facebook收緊直播條例 推「一次封殺」政策〉,香港經濟日報,2019年5月16日,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351367/

[3] 〈臉書半年刪除32億假帳戶及上千萬條虐童內容〉,BBC中文,2019年11月14日,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50414926

[4] (作出有違公德的行為),香港大學法律及資訊科技研究中心青年社區法網,網站:https://youth.clic.org.hk/tc/topics/Sexual-offences/#Acts-outraging-public-decency

[5]〈破壞公眾體統罪 終院曾裁互聯網非「公眾地方」〉,明報,2020年7月28日,網站: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0728/s00002/1595874339340/

[6] 〈直播會網友 叫舔鞋脫衣 KOL搣時潘酒店被捕〉,明報,2020年7月28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0728/s00002/1595874337738/

[7] 〈甚麼是網絡欺凌〉,香港大學法律及資訊科技研究中心青年社區法網,網站:https://youth.clic.org.hk/tc/topics/Cyber-bullying/

 

曾經刊載於:

香港獨立媒體, 6-8-2020

私隱如何在網絡世界中洩漏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11/11/2019

根據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下稱公署)於10月初公佈的數字,由6月中至10月初涉及「起底」及網絡欺凌的相關個案達1,960宗,牽涉網上社交平台及討論區共12個。[1]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表示,截至9月初共接獲約1,100宗網絡「起底」的投訴,對比以往每年只有約100宗網上欺凌的投訴,現時的數字急增了10倍。[2]

而有關「起底」行為涉及有人收集了個別人士(包括兒童)的個人資料後,再於不同的社交平台或討論區向公眾披露。其目的很可能是向公眾提供資料,煽動公眾向「被起底」者作出恐嚇、排擠及欺凌等行為,亦有可能是想藉著上述的行為打擊言論自由,令「被起底」人士不敢發聲。

公署表示,涉及事件的人士在未獲有關人士的同意下,披露了其個人資料,為當事人帶來心理傷害,所以涉事者可能觸犯了「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的刑事罪行,個案亦會交予警方調查。

明光社

在世界很多地方上網,使用者的身份原本都是匿名的,他們可以在網絡上用搜尋器自由瀏覽資料,除非追蹤IP地址(IP是Internet Protocol網際協定的簡寫,IP地址即分配給網絡上使用網際協定的裝置的數字標籤),否則沒有人會知道使用者是誰。但隨著近年社交平台的出現,網民喜歡在網上分享個人生活片段、資料,每天主動開心分享資料給網友,而沒有察覺當中可能引發的危險。

在談下去之前,筆者想邀請讀者在網絡搜尋器上鍵入自己的中、英文全名,看看在網絡中可以搜尋到多少有關自己的資料。最先出現的搜尋結果,很有可能是和你同名字的人的相片或社交平台(如facebook)的連結,如按入有關連結,便會找到和你一樣名字的人的社交平台用戶列表。如果你以自己的相片作為社交平台的頭像,會比較容易被人找到。如果你平日以真名在網上分享文字或藝術創作,搜尋器亦會按著受歡迎程度,列出有關作品。

對於喜歡分享自己的生活,被人關注的人來說,例如藝人或公眾人物,如能被搜尋到,當然是好事。但對於各位來說,這是不是大家期望的事呢?在搜尋到的資料中,到底有多少是你沒預計過會被找到的?你有沒有找到你不想被人見到的相片或個人資料?如你曾在商業社群網絡(如LinkedIn)上載過自己的履歷,以便找工作和容易讓同業或獵頭公司找到,你是否想將資料開放給任何搜尋你名字的人看到?你願意公開所有的資料嗎?其實,在社交平台可以作不同程度的私隱設定,設定由完全公開、部份公開、只供朋友圈內看、某些資料只供某些人看等,小心使用不同程度的設定就可以令私隱受到一定程度的保護。

當然,在分享資料時不設限制,在平時似乎沒有問題,但如有人想對你「起底」,所有有關你的資料就會被一下子翻出來,還有你的家人及朋友,都有機會被牽連及遭受滋擾。

近日有則虛假訊息流傳,有人在網絡上公開了疑似是槍傷學生警員的個人資料(其實遭「起底」人士並非有關警員,只因二人樣貌相似才被誤會),公開的資料包括了他的全名、手機號碼、家居電話號碼,及虛假的警員編號,在網絡中更可以找到他的家庭照片,他太太公司的名稱等資料。雖然後來發現資料失實,但該名被錯誤「起底」的人士卻受到滋擾,有大批市民圍住他太太工作地點的出入口,雖然他們沒有進入舖內,仍使有關人士感到恐懼。[3]

如不幸被人「起底」,可以向散佈資料的社交平台或討論區投訴,望能暫時止住資訊繼續散開。另外,亦可向公署投訴,公署在跟進後,或會要求涉事平台移除連結,並要求平台的營運商提供涉事網民的用戶登記資料及IP登入資料。[4] 不過,對於境外運作的平台,公署並無權力迫令域外機構移除及停止上載「起底」、甚至違法的內容及帖文,公署只可以與有關地區保障私隱的機構聯絡,要求它們作出跟進。私隱洩漏的多寡,往往與自己和他人的習慣和態度掛鉤。


 

[1] 〈私隱專員公署接獲及主動發現近二千「起底」等個案〉,香港電台網站,2019年10月8日,網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85036-20191008.htm(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10月14日)。

[2] 〈【逃犯條例】私隱署接1100起底個案超往年10倍 警察官員示威者同受害〉,《明報》,2019年9月6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906/s00001/1567759264153/【逃犯條例】私隱署接1100起底個案超往年10倍-警察官員示威者同受害(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10月14日)。

[3] 求驗傳媒,2019年10月2日,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kauyim/photos/a.701245323285019/2408658695876998/?type=3&theater(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10月14日)。

[4] 〈警方首次以私穩條例檢控一男子網上起底〉,metroradio.com.hk,2019年9月30日,網站:https://www.metroradio.com.hk/news/live.aspx?NewsID=20190930200401(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10月14日)。

真相往往不能靠表面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1/01/2019

不要輕易相信眼前見到的事,特別在這「互聯網過敏症」大行其道的世代。正所謂知人口面不知心,何況可能是經過美圖秀秀、甚或是移花接木造成的人面。

網上交友不一定有問題,但和與任何陌生人交往一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而有關金錢和性的要求,莫說陌生人,就算提出的是朋友亦不能輕易答應,因為你/妳根本沒有把握了解他/她的真心,路遙才能知馬力,日久才有機會見人心,愈是重要的事愈需要耐性。

網上欺凌和網上情緣一樣,不要太快下判斷是十分重要的,互聯網的極速傳遞訊息和可以匿名是一個很大的引誘,令人以為毋須負責任和可以炫耀自己的觸角敏銳或辭鋒尖銳。但誰是真正的欺凌者、誰是受害人,靠表面的觀察往往會誤將馮京作馬涼。

民意有時原來也是像霧又像花,當某些政黨和團體受傳媒寵愛,讓它們的意見不斷受吹捧,卻原來不一定是真相,台灣去年底有關同性婚姻的公投,讓大家都上了寶貴的一課,大多數人的心聲往往竟無法傳開!

回到教會群體,作為強調愛心,重視公義的一群,我們在實踐信仰的時候究竟有沒有按真理辦事;我們重視的價值究竟有沒有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實踐出來;我們對待我們的同工究竟有沒有盡力做得更好?今期《燭光》想和大家探討的正是在待人接物上如何求真,而求真是要付代價的,真理不是用來對付別人,而是用來改變自己的。

「任何人」都可以見義勇為

熊嘉敏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5/11/2018

圖片來源:年代電視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BrJ6T_QInw

 

有人在YouTube上載了一段在台灣公車的閉路電視所錄影的情況,片段所見當時車上非常擠擁,司機不斷指示乘客盡量行入車箱。[1] 此時一名青年利用擠迫的環境,把身體靠近車上一位女學生,以其下體磨擦該女學生的臀部。司機見狀,便伸手拍打該名青年,喝止他,遂把車門關上並報警處理。

片段以「見義勇為」形容那位司機,實在美妙。根據「維基百科」,見義勇為是指「在職務範圍之外,制止對他人的人身、財產的不法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