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誰在撕裂社會?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02/09/2013

近期常常有人批評政府及特首在撕裂社會,當中有值得政府及特首反省的地方,但個人認為香港社會出現愈來愈嚴重的撕裂,是一個集體的行為,而不是政府或某個人單方面應該負責,這種集體撕裂的情況其實不單在社會,在教會圈子內亦愈來愈多類似情況。

出現集體撕裂主要不是由於大家對事物有不同意見,因為在多元社會有不同意見本來是十分正常的,我們亦不應因為怕有爭論而採取鴕鳥政策,迴避所有敏感的話題。出現撕裂是因為我們的態度,特別是一些政府官員、議員、公眾人物和傳媒的態度。

現時很多官員、議員、公眾人物、以至傳媒瀰漫的就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心態,大家對自己的看法和判斷「信心爆棚」,根本聽不下反對的聲音,不少人喜歡的就是「求異忘同」,往往將一些小的分歧不斷放大,甚至站在道德高地攻擊一些本來應是同路人的人,而且往往批評得比對「敵人」更狠。

另一方面,不少人卻親疏有別,雙重標準彷彿已經成為一種文化,以至大家已經很難用同一把尺去量度不同的人士,不少人嚴以待人,寬於律己,對相類似的問題,往往會有完全不同的尺度,難以令人信服。對於一些我們不認同的人,我們往往用陰謀論來看待對方的言論,很多時毫無真憑實據,只是因人廢言,由於對方是壞人,因此凡他所說所做的都一定有問題,而對待壞人是不用講公平的,因此可以合理地扭曲、扭曲、再扭曲,很多時更像對方肚裏的蛔虫一樣,代對方說出他心裏面究竟在想甚麼,而很多罪名都是「莫須有」。

香港雖然沒有充分的民主,但香港卻是非常自由的地方,大家要表達不同意見的自由度十分之高,就算是黎民百姓亦可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的心底話,只要不涉及誹謗及歧視,大家都可以暢所欲言,正如一些人在批評警方濫權的時候,仍可肆無忌憚地對着警員講粗口!可惜不少人,特別是傳媒愈來愈不懂珍惜寶貴的言論自由,以至將言論自由化為愈來愈嚴重的言論偏見。當公職人士和傳媒失去其公信力,當每日在傳媒出現的都是偏見,社會想不撕裂才奇怪。

 
 
曾經刊載於: 

《基督教週報》第2558期   11/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