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你必須知道的四個網絡性陷阱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9/01/2021

你必須知道的四個網絡性陷阱

根據本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2019年有94.1%的受訪住戶有接駁互聯網。網絡就像水電煤一樣漸漸成為家庭必須的設備。該調查亦指出10歲及以上擁有智能手機人士的百分比是91.5%,當中10至24歲年青一代的擁有智能手機的百分比更高達94%。[1] 機不離身已成為我們的習慣,我們的生活已與網絡構成密不可分的關係,但網絡世界並非自由自在的烏托邦,反而是一個危機四伏的地雷陣。本文將講解網絡上各種性陷阱,大家既可了解時下的網絡文化,亦可保護自己免墮網絡性陷阱,而假若讀者已為人父母,家中有兒童或青少年子女,更可以引導孩子,建立健康的使用網絡習慣。

陷阱一:網絡色情

年青人初次接觸色情資訊通常都是在被動的狀態下,可能是上網時偶然有色情網頁的廣告彈出,這通常是因為曾經瀏覽過一些「不合法」的網頁,如看盜版動畫漫畫、下載侵權軟件、歌曲或影片等,而有關網頁通常都是靠色情網頁廣告來賺錢的。而今天年青人若要獲取色情資訊,已不用前往色情網站,更多的是來自朋友或網友之間的分享,如不少網上討論區都有成人版面,手機應用程式(Apps)Telegram中亦有大量隱藏的成人台,網民就在那裡分享色情資訊。今天父母已不可能完全禁絕年青人觀看色情資訊,所以除了要教導他們認識色情資訊中錯誤的性觀念外,亦需要讓他們知道網絡世界仍受香港法律的監管。

按現有法例,觀看色情資訊一方並沒有犯法,法例只規管發佈行為。如在網絡上向未滿18歲人士發佈不雅物品,或向任何人發佈淫褻物品,都會干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通常不雅與淫褻的分別在於有否展露男女的下體性器官,因此可以籠統地視有碼(打格仔)的色情資訊為不雅物品,無碼(沒有打格仔)的為淫褻物品。條例規管的不是朋友間的傳閱,而是向公眾發佈的行為。過去曾有市民在網上討論區張貼幾條淫褻影像的超連結亦因而被捕,最終被法院裁定發佈淫褻物品罪名成立,[2] 所以不要以為身處在網絡世界便可以任意而行。

而如果在色情資訊中裸露一方未滿16歲,並對有關人士作出色情描劃,那就屬於兒童色情物品,製作、發佈或管有兒童色情物品一律會干犯《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只要你的手機和電腦中有一張兒童色情相片,已屬違法。如果大家懷疑自己收到的是兒童色情影像,應該立即刪除。

陷阱二:性短訊

性短訊是指透過網絡分享自己的性感或裸露的影像(包括照片和影片),這通常出現於情侶之間的私人對話,將自己的裸露影像當作「禮物」發給對方,同時要求對方將裸露影像傳給自己作為回禮,並視之為愛的表現。因此,不少年青人是為了遷就男/女朋友的期望,而不情願地拍下自己裸露的身體並傳給對方,在發送影像的同時,其實他們也將那些影像的使用權,拱手讓給對方。

情侶之間應該講求互信,但難保對方會有意無意地將影像外洩,甚至在雙方分手後,它們往往成為報復的武器。香港在這幾年都出現過不少性短訊外洩的情況,影像流入網絡,透過網上不同平台瘋傳。現時本港沒有法例規管未經他人同意下發佈他人私密影像的行為,當事人只能眼白白看著自己的裸露影像傳遍香港,更要面對隨之而來的壓力與滋擾。

當拍下自己的身體時,其實就是在製作自己的裸照,外洩的風險已經存在,所以千萬不要拍下任何性感或裸露的影像,亦不要將它們傳給他人,就算是你信任的人也不可以。此外,更要將心比己,拒絕轉發他人的私密影像,因為此等行為會對他人造成莫大的傷害。

陷阱三:網上情緣

近年不少網民喜歡使用交友Apps結識新朋友,甚至尋找戀愛對象,但當中真的能夠順利發展戀情的,其實不多,更多的是遇上騙子及專業「玩家」。香港警方公佈2020年首10個月錄得748宗網上情緣騙案,較2019年同期上升53%,受害人年齡介乎15至85歲,八成半為女性,這可能是因為騙徒了解女性比較渴望得到情感慰藉的特質。[3] 騙徒偽裝成一個理想情人,用各種花言巧語取得受害人的信任,再用不同藉口要求受害人匯款給他。由於騙徒通常都不是身處香港,增加了警方調查這類案件的難度。

騙徒的主要目標是有一定經濟能力的女性,年青人未必是他們首選的對象,但其實除了金錢之外,騙徒還可以透過受害人的個人戶口作洗黑錢用途,又或騙取性感影像,甚至相約出外並對受害人性侵犯。也有不少個案是有人在網上交友遇上專業「玩家」,卻誤以為遇上真命天子,在發生性行為後,對方就去如黃鶴不知所終。這種彼此同意下的性行為並沒有觸犯法例,但受害人卻真實地被騙取了感情及肉體關係,身心都受到傷害。

因此,在網絡上交友時謹記拒絕對方有關金錢和性的要求,與網友溝通時亦要小心,不要隨便向對方透露自己的個人資料,也不要完全相信對方的話,因為不知對方的話有多少是事實。如果真的要出來見面,盡量去人多熱鬧的地方,千萬不要上對方的家、辦公室、樓上舖、影樓等地方,也不要搭乘對方的車。

陷阱四:裸聊勒索

裸聊勒索是指騙徒透過社交網絡平台認識受害人,再誘使對方進行視像對話時裸露或作出不雅動作,騙徒隨後聲稱拍下受害人裸露片段,並作出勒索,要求受害人匯款到指定外地銀行戶口,否則將影片上載至互聯網。警方公佈2020年首10個月裸聊勒索案有757宗,較2019年同期增加3.8倍。與網上情緣騙案不同,裸聊勒索案的受害人九成半均為男性,41%受害人是學生。[4],這可能是因為男性性慾較為強烈,加上年青人往往比較衝動,容易被騙徒誘使作出裸聊行為。

裸聊勒索案背後通常是由外地的犯罪團體操縱,警方難以追查。雖然騙徒以女性身份開設社交平台賬戶以接觸受害人,但控制賬戶的不一定是「她」本人,「她」提供的相片及影片都可能是來自網上的色情資訊,「她」的網絡身份完全是虛構的,但受害人卻以真實的社交平台賬戶與「她」接觸。因此不要天真地以為錄下對方的影片便可以自保。

當使用社交平台時遇上陌生人的交友邀請,如果對方用戶相片是一個衣著性感或擺出挑逗動作的外國女性,其實很有可能是裸聊勒索的騙徒,不要打開對方傳來的檔案,因為檔案可能帶有病毒,更不要嘗試與對方聊天,直接刪除交友邀請及封鎖對方就可以了。如果不幸真的遇上裸聊勒索事件,請報警處理。千萬不要匯款給對方,騙徒不會講信用的,匯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及第三次,直到你拒絕匯款為止,而有關的裸露影像可能遲早都會被公開,即使悔不當初亦為時已晚。網絡帶來方便但亦需要我們有智慧地運用,但願我們都能享受網絡帶來的樂趣。


 

[1] 香港特別行政區 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9號報告書 個人電腦和互聯網普及程度〉,政府統計處,2020年3月26日,頁4–6,網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2692020XXXXB0100.pdf(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2月17日)。

[2] 警察公共關係科:〈男子因發佈淫褻物品罪行被判罰款〉,香港政府一站通,2007年5月10日,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05/10/P200705100236.htm(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2月17日)。

[3] 〈疫情下網絡交往增加 各類網上騙案直線上升〉,《東方日報》,2020年12月25日,網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1225/bkn-20201225001543699-1225_00822_00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2月29日)。

[4] 〈疫情下網絡交往增加 各類網上騙案直線上升〉;〈裸聊勒索增3.8倍 最年輕受害人11歲〉,《明報》,2020年12月25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港聞/article/20201225/s00002/1608833959029/(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2月29日)。

相關文章

大胃王背後 透視吃播文化的瘋狂現象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24/11/2020

看著別人大口大口吃不同的食物,你會有治癒的感覺嗎?從韓國傳到中港台的一陣吃播熱潮,近年成為不少串流平台的熱門短片,不過行業在幾年間急速失控,由原本的陪吃文化(在節目中與收看者一起吃飯),一下子變成大胃王,再變本加厲,狂吃刺激食物,到在鏡頭後扣喉插管吐掉食物,甚麼都有。為了讓熒光幕前的觀眾看得爽,可謂不擇手段。也許是時候我們應該反思一下,對甚麼節目是否都應該照單全收?

所謂吃播,英文mukbang,有說這是從韓文字「吃」(muk-da)和「播」(bang-song)組合而成的新字。[1] 據說,約可追溯到2008年的韓國,大胃王節目興起,類似的節目隨後也在日本、美國、歐洲等地流行起來,但到了近幾年YouTuber(常在YouTube平台分享影片的人士)的盛行,這些大胃王吃播主(以吃為業的網紅)開始進駐不同的串流平台,而且定時在網上發放視頻、影片。

在韓國有著名吃播主光靠打賞就月入約10,000美元(約78,000港元)。有超過200萬個訂閱者的美國吃播主Bethany Gaskin,一年單計廣告費收入就有超過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另外還有周邊產品例如電子書、產品評論和食品代言每年或可多賺10萬美元(約78萬港元)。[2]

明光社

那麼大胃王究竟有幾大胃,可以吃下多少東西?以有超過500萬個訂閱者的日本女大胃王木下佑香為例,她能一次吃下32吋大pizza、30個牛肉漢堡包,還有不同酸甜油膩食品,吃下這許多食物,她看起來卻像很享受似的。另外一位日本女大胃王谷亞沙子,一餐可以吃掉98盤壽司,16碗烏龍麵,更稱一個月的伙食費要30萬日元(約22,000港元)。她們二人有一個相同的特點:她們瘦削,食量雖然驚人,但外型卻完全不受影響,有媒體甚至用「火辣」來形容谷亞沙子的身材。[3]

 

吃播視頻慰藉人心

明光社

吃播視頻或節目在各地受追捧,但它們的觀眾各有不同。在韓國,吃播盛行是因為很多人不想一個人吃飯,但實際上韓國有數以百萬計的人獨居,一個人吃飯的情況難免,為了減少當中的孤單感,於是便看吃播視頻,感覺好像有人在陪他一起吃。不過,吃播節目去到一些地方,它們慰藉的卻是一眾正在減肥的或要節食的朋友。不少人因為過肥,或因為身體不同的毛病,被醫生要求禁食某類食物,甚至要減少食量,吃播節目恰好就成為救生圈,讓收看者「睇咗當食咗」。

不過隨著新的吃播主紛紛出現,競爭激烈,節目開始劍走偏鋒,先有人開始吃一些特別刺激的食物,例如辣粉、湯,或者奇珍異獸,甚至吃疑似腐爛的食物。實際上這種吃法,很容易影響身體,嚴重的會令嗓子沙啞、臉變大,甚至生食道癌、胃穿孔,患上厭食症等。[4] 在內地,更出現過三歲孩子被父母強迫進食,最後體重升到35公斤的可怕事件,但為了吸引網民觀賞,似乎已經到了一個走火入魔的地步。[5]

內地就這類浪費食物又灌輸不良價值觀的視頻,在2020年8月宣佈嚴打。據官方報道嚴打首個月已有1.36萬個違規吃播賬號被處置,封禁違規主播賬號10.5萬個,關閉直播7.4萬個,大量相關視頻亦下架。[6] 不過這類視頻其實難以禁絕,因為有著強烈的需求,在內地有人突破封鎖就嘗試做沒有食物的吃播視頻,透過使用非常高質的收音效果,在沒有食物的畫面中扮吃,製作另類的吃播視頻,期望引致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簡稱ASMR,俗稱「顱內高潮」),即是令人透過聽到咀嚼、吞嚥聲音產生快感。

在外國,部份類似的吃播節目,和另一些介紹美食的節目,當中渲染食物的美味和賣相,均被統稱為食物色情(food porn),有學者分析,食慾和性慾有共通性,兩者是生存和繁衍的必需品,甚至有人形容大食和性能力強一樣,是人能繼續生存的本能,所以要在吃播節目中歌頌食慾。人看了這些節目,享受著食慾得到滿足的虛假快感,情況與看色情電影滿足性慾一樣。

現代社會裡,人要滿足自己的慾望,方式可謂無限多,甚至無所不用其極,但人不懂得好好控制自己的慾望,任意透過各種方式去滿足,即使最後沒有傷害任何人,只是自己求個舒服,也不代表這就是好的生活方式。有時我們想追求滿足,也不能太過份、太極端,做到恰到好處,也是很重要的美德。

 

悄悄賣廣告

吃播除了鼓勵貪慾之外,更多人質疑的是吃播究竟有多真。很多吃播YouTuber一開始表面上聲稱是自己買食物回來吃,又說是朋友負責拍片,但後來不少人就發現,他們有收不同店舖的贊助,YouTuber拍自己很享受的吃著那些店舖的食物,變相是賣廣告。

在韓國,本來這種事一向沒有遭到禁止,但及後被網民揭發作假,大胃王紛紛致歉,部份甚至刪除網站,韓國政府更為此於2020年9月立法,要求所有網上做類似的所謂植入式廣告或者業務配合廣告者,必須在片段中明確寫出該段影片有收過某某公司的贊助,甚至是廣告費,否則違法。另外,韓國法規亦規定,即使拍攝者沒有收任何金錢,但如果片段中食物是免費而非自己購買的,亦必須在視頻註明有關片段的商品是由甚麼公司提供,讓觀眾知道。

在2020年8月,在韓國就有一系列沒有註明廣告的吃播YouTuber被發現原來其視頻有賣廣告,[7] 如何道歉成為很多網民關注的焦點。因為很多韓國吃播YouTuber都很重視外國的巿場,畢竟YouTube是個全球平台,但並不是所有國家都像韓國訂立法例禁止有關行為(當時新法尚未在韓國實施),部份YouTuber只用韓文道歉,但就沒有用其他語言致歉。有些又會聲稱自己沒有收錢,只是收了對方贊助的食物,最後又再次遭人踢爆不實,更令人覺得這些直播YouTuber不誠實。

明光社

當中情節最為複雜的,以有超過400萬個訂閱者、韓國著名女吃播主Boki為表表者。她首先和一眾吃播YouTuber一樣被發現其吃播頻道有收錢吃播的情況,Boki雖然承認,但就說自己只收了贊助的食物,暗示沒有收錢,後來再被揭發原來有收錢,於是她只用韓文承認,但在英語等不同語言的其他視頻,她就沒有致歉,整個「道歉」的動作被網民認為是進一步的欺騙,所以很多人就留言呼籲大家不要再訂閱她的頻道。

面對網民的批評,有的YouTuber選擇澄清、道歉,最後導致訂閱人數下降,同時被批評沒有註明有賣廣告的吃播YouTuber Fume也像Boki一樣遭到質疑,她只修改自己網站有問題的部份,註明相關的贊助或廣告字句,之後既不道歉也不澄清,甚至刪除不利和批評的留言。她的訂閱人數,居然不跌反升。[8]

 

真吃還是假吃

Boki因為只作選擇性道歉而遭批評,而同時更有網民翻看她更多的片段,發現她有疑似「假吃」的視頻。有細心的網民發現Boki喝飲料時會突然伸一伸手指,之後枱上的食物會變細,有時夾起食物的份量很多,但放到嘴巴時食物會突然變少,又發現有片段顯示她在吃東西時有一兩格突然作吐出食物狀的定格畫面,彷彿準備扣喉將吃完的食物從胃部吐出來,之後再吃新的食物,為的就是要吃下更多的東西。面對著爭議,Boki就拿出有爭議視頻的「無剪接」版本,但豈料那個無剪接版本仍然被網民發現有可疑的剪接,甚至質疑Boki心虛,因為她沒有公開所有被質疑視頻的無剪接版本,最後她的澄清反而被指為造假的有力證據,訂閱人數一度減少了30萬人。

還有類似的假吃直播出現,不同的YouTuber推出「破解視頻」,讓人知道大胃王視頻是怎樣製作出來,在影片中,除了看到有人一邊吃一邊吐出來外,有部份大胃王表面上吃了一整枱食物,原來是分開很多餐每餐分開很多次來吃,有些吃播主吃到半路要「加餸」,原來是因為分開很多次吃,又不能翻煮,食物已經冷掉所以要用「加餸」來將食物加熱,否則根本不能吃入口。[9]

YouTube的影片有時難分真假,網上的影片沒有規管,也難以規管,如果強行規管恐怕又會直接影響言論自由,但不規管又會出現這樣混亂的情況,最後我們只能盡量依靠業界和每個上傳影片的人自律。同時,每個看YouTube的人也要小心選擇自己想看的頻道,不要支持造假的影片,沒有公眾的支持,那些以不良手法作招頻道就會逐漸減少。

 

網紅是理想職業?

 

網紅是網絡紅人的簡稱,他們會在社交媒體平台或串流平台定期發放照片或影片,以累積自己的觀眾或紛絲,只要愈多粉絲,愈多人收看網紅製作的影片,串流平台會因應收看率,將廣告加進影片的開首或之間,並將一部份的廣告費轉發給製作影片的網紅。不過,也有平台讓網民在看網紅的影片時,可以直接打賞給網紅,送上虛擬禮物或現金。由於媒體都吹捧網紅的收入高,令人容易覺得做網紅是件易事,有青少年甚至會以網紅作為理想職業。在台灣,一個在2019年底發表的調查發現,受訪的8,000多名小五至高中職三年級青少年(年齡約10至17歲)中,直播網紅在最想從事的職業中排名第三,有19.2%受訪者以直播網紅作為最想從事的職業,而排第一和二的職業分別是遊戲電競手(26.9%)和廚師美食家(21.7%)。[10]

 
 

[1] 瑪麗安娜:〈吃播文化:為甚麼數百萬人在電腦前看別人大吃大喝?〉,BBC News 中文,2019年6月3日,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8495172(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2日);何安:〈【網紅經濟】睇人食嘢好療癒? 兩岸三地「吃播」火紅的背後〉,《香港01》,2019年9月5日,網站:https://www.hk01.com/行走中國/371656/網紅經濟-睇人食嘢好療癒-兩岸三地-吃播-火紅的背後(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2日)。

[2] 羅保熙:〈為何「看別人進食」感治癒? 剩食背後的吃播文化〉,《香港01》,2019年9月12日,網站:https://www.hk01.com/世界說/521677/為何-看別人進食-感治癒-剩食背後的吃播文化(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2日)。

[3] 三立新聞網:〈美女大胃王身材犯規!袖口開豪乳洩出〉,yahoo新聞,2020年10月10日,網站:https://tw.news.yahoo.com/美女大胃王身材犯規-袖口開豪乳洩出-05550576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4] AndyLsr:〈不是每個吃播都能像千千一樣!月入近百萬的吃播主「以吃謀生,靠吐活著」〉,大數聚,2020年4月3日,網站:https://group.dailyview.tw/article/detail/1480(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5] 李福源:〈扯!陸父母捧女成「吃播」網紅  3歲女童被狂餵飆破35公斤〉,聯合新聞網,2020年8月25日,網站:https://udn.com/news/story/7335/4807835(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6] 中央社:〈中國處置1.36萬違規帳號  大胃王直播被消失〉,聯合新聞網,2020年9月4日,網站:https://udn.com/news/story/7332/4834724(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7] Sally Wu:〈假吃風波燒不停!正妹吃播再被抓包「偷塞廣告」 全停更道歉〉,台灣達人秀,2020年8月19日,網站:https://www.ttshow.tw/article/71802(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8] DenQ來了:〈道歉才是傻..?韓國黑粉也輸了..?讓韓國網友們都投降的歷代級厚臉皮吃播主..?|DenQ〉,YouTube,2020年8月16日,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OUstGhKjX4(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9] 拜托了小翔哥:〈原來大胃王是這樣拍出來的,通過後期剪輯,人人都可以成為大胃王〉,YouTube,2019年10月11日,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fMVkaKwQTM(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10] akane:〈《青少年未來觀》未來職業調查!青少年最想成為職業電競選手〉,金車文教基金會,2019年12月25日,網站:https://kingcar.org.tw/survey/500969(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21日)。

網絡「性陷阱」 大人更易中招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9/11/2020

近日有政黨進行調查,訪問了約600位家長,了解他們是否擔心孩子上網會跌入色情陷阱,結果發現八成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但同時有近五成被訪者從來沒有與子女談及性教育。約五成被訪家長的子女在18歲以下,當中有八成多讓孩子獨自上網,當中也有八成沒有方法防止孩子瀏覽色情網站。負責調查的政黨在建議中不斷將責任推向學校,要求加強性教育,又著政府加強宣傳,呼籲青少年學習保護自己。[1]


根據警方的數字,2020年1至6月的裸聊勒索案就有206宗,涉案金額約130萬元,95%受害者為男性,四成為學生,年紀最輕的受害人只有12歲,年紀最大為63歲。網上情緣騙案2020年上半年共429宗,比2019年同期上升了五成,受害人近九成為女性,年齡介乎15至85歲,涉案金額共1.08億。


要留意的是,網絡性陷阱不挑男女,也不挑年齡。如果以涉案金額來作參考,相信成年人被騙的錢,以及相關案件的數量,都會比年輕人多。不過社會大眾,或者是傳媒的焦點,往往集中年紀最輕的受害人身上,但就沒有留意,年紀最大的受害人也超過60歲,足以證明這種騙案就連在成人世界的認知也十分之少。


很多成年人以為觀看色情短片,開交友App認識不同的朋友,既不犯法,又沒有傷害其他人,即使進行裸聊活動,也是私下進行,可以說是你情我願,而為了心儀的男子給他一些應急錢也是個人的事情。受害人因著愛、慾或各種理由放下戒心,並因而被騙,部份受害人甚至被騙了也不願承認,仍然覺得對方是真命天子。


痴心錯付之後,有受害人因著面子或是各種原因而不願報警,令相關數字低於實際情況,再加上這類網絡罪行在全球化的網絡中進行,不同司法區難以合作共同處理有關罪行,相關的執法問題,已經反覆討論了至少20年,但時至今日,看來透過國際合作仍然很難有效打擊這類罪案。


所以,教育的確尤其重要,孩子固然要教,但成年人才是真正的教育重點。在自由開放的社會,談禁絕便是政治不正確,如此成年人就更應該以身作則,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和判斷能力。社會應撥更多資源,就像以前宣傳防止電話騙案、祈福黨等等一樣,加強家長及成年人對網絡騙案的危機意識。大人學懂了,他們自然懂得向孩子和長者傳遞有關的預防訊息,減少這類騙案的發生。


 



[1]  〈家長關注網上色情陷阱調查〉,民建聯,2020年11月17日,網站:https://www.dab.org.hk/post/家長關注網上色情陷阱調查(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1月18日)。

曾經刊載於:

香港獨立媒體, 19-11-2020

當青少年遇上色情資訊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4/07/2020

隨著網絡的發展,所有人都能隨手獲得各式各樣的資訊,色情資訊也在網絡世界中流通,外國某著名色情網站2019年的總瀏覽次數高達420億次,[1] 即是平均每日有1.15億次的瀏覽次數,而這只是網絡上其中一個色情網站的數字。

雖然網絡色情也受法例的監管,但當中存在不少灰色地帶,讓網絡中存在著大量超出法例尺度的色情資訊,而這些資訊亦讓青少年及兒童群體很容易接觸得到。根據香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任何人向18歲以下人士發佈不雅物品即屬違法,但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發佈的「2016年青少年與性研究」顯示,3,907位受訪的中一至中六學生中,59%男生及33%女生曾觀看色情物品,而在有觀看色情物品的受訪者中,在受訪時最近一個月觀看多於15次的男生更高達21%。[2] 此外,外國有調查發現初次接觸色情物品的男生的平均年齡為13歲,更有受訪者早在五歲時便首次接觸色情物品。[3]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學者Jochen Peter及Patti M. Valkenburg檢視1995至2015年有關青少年使用色情資訊的學術文獻,[4] 歸納出經常使用色情資訊的青少年特徵:分別為青春期後期的男性;感官刺激尋求者(sensation seekers);以及家庭關係薄弱。他們指出不少研究都試圖尋找使用色情資訊與持有較強的放任性態度(permissive sexual attitudes)之間的聯繫,而其結論是使用愈多色情資訊的青少年,對性方面的態度略為不嚴謹。[5] 研究又指使用色情資訊的青少年有較高機會出現性行為、性濫交及性侵犯的情況;而當中使用色情資訊的男生與作出性侵犯行為有較為強烈的關係,相反,使用色情資訊的女性則有較高機會出現被性侵犯的情況。

明光社

筆者曾向相熟的學校社工了解青少年接觸色情資訊的情況,得到的回應都是「不清楚」,因為學生都不會隨便向他人談及自己看色情資訊的習慣。觸動輔導中心性治療及家庭治療總監程翠雲姑娘過去曾為不少受色情問題困擾的人士進行輔導,她表示有接觸色情資訊的青少年為數不少,但真正到了沉溺程度,不能自拔甚至影響生活的情況其實不算太多。

在程姑娘接觸的個案中,最年幼的個案當事人只有14歲,但其實由開始接觸色情資訊,發展到影響生活,繼而尋找協助,往往都需要經歷數年的時間。程姑娘表示不少個案在高小階段,甚至小學三年級,已開始接觸色情資訊。

我們常常以對性好奇或「好色」來解釋人們沉迷色情的原因,最初接觸色情資訊時真的可能與此有關,但長時間沉迷色情資訊的背後原因就不是如此簡單。程姑娘指出收看色情資訊只是人們逃及壓力的一個方法,當收看色情資訊漸漸成為習慣,形成心癮,迫使人投放更多的時間在色情資訊上,結就更沒資源及動力去處個人內心隱的問題。雖然色情滿足了慾望,但對生命中真正的問題並無半點幫助。

當色情資訊成為青少年日常接收的資訊,而色情資訊中又存在著不少極端的性行為,如多人性交、性侵犯、甚至人獸交等,這又會否影響人們的行為及思想呢?程姑娘指出部份收看色情資訊的人會嘗試與情侶實踐色情資訊中的行為,而這些行為有可能超越了對方能接受的程度。而在她的輔導經驗中,會作出極端性行為及嘗試嫖妓的人其實不多,但她觀察到有不少人會冒著犯法的風險,在公眾場所作出偷窺及偷拍的行為,以滿足自己的慾望。

程姑娘直言不論男女都有機會受色情資訊困擾,但男女卻會衍出不同的問題男性主要集中在處理性慾方面,而女性則比,常糾纏於情感與性慾之間。她表示不少女性個案中,當事人會相約網絡上認識的男性進行性行為,同時投放情感期望希望發展關係,但無奈那些男性為的只是性滿足,令女方的付出得不到回報。

程姑娘重申收看色情資訊及其他衍生的行為都只是表徵,要真正處理的是隱藏在個人內心深處的問題。每個個案隱藏的問題都不同,要在輔導過程中慢慢找出問題核心,才能對症下藥。而程姑娘強調,當事人願意尋求協助是最重要的一步。

不少父母發現子女收看色情資訊時,都會感到不知所措,程姑娘認為收看色情資訊並不是十惡不赦的行為,提醒父母們最重要的是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要作出太強烈的反應,因為這只會增加子女的罪惡感,亦增加子女對色情資訊的好奇心,隨時造成反效果。父母要正視子女收看色情資訊的情況,不是要責備他們,而是了解他們的原因,及提醒他們注意色情資訊中扭曲了的性觀念。如自覺處理能力不足,程姑娘建議可以尋求合適的外人介入,如社工、牧者、子女信任的親友等等。

我們或許不能阻止青少年接觸色情資訊,但父母絕對有能力減低色情資訊對子女的影響。程姑娘鼓勵父母將家庭塑造成一個開放談性的環境,期望當子女面對性困擾時,父母能成為他們傾訴的對象,而不需向外間尋求不當的協助,其實這已可大大減低各種危機。


[1] “The 2019 Year in Review,” Pornhub INSIGHT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1, 2019, https://www.pornhub.com/insights/2019-year-in-review.

[2]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新聞稿:二零一六年青少年與性研究」報告〉,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2017年6月12日,網站:https://www.famplan.org.hk/zh/media-centre/press-releases/detail/fpahk-report-on-youth-sexuality-study(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9日)。

[3] Katie Silver, “Men's sexist attitudes 'shaped by first exposure to pornography',” BBC NEWS, last modified August 4, 2017, https://www.bbc.com/news/health-40814082.

[4] Jochen Peter and Patti M. Valkenburg, “Adolescents and Pornography: A Review of 20 Years of Research,”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53, no.4-5 (March 2016): 509–531, https://doi.org/10.1080/00224499.2016.1143441.

[5] 研究指放任性態度是指對情侶關係以外的性行為持正面態度。

玩弄感情的藝術家 PUA

林天然 | 明光社項目主任(生命教育)
20/05/2019

PUA[1],全稱Pick-up Artist,即搭訕藝術家,也叫泡學、把妹達人、戀愛大師。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的西方社會,當時PUA主要透過幫助不擅社交的男性提升社交技巧來達到追求異性的目的。隨著網絡的快速發展,自2008年起,PUA在中國如雨後春筍般迅速發展起來。但讓人擔憂的是,PUA在今天的中國已嚴重變質,許多立心不良的「大師」把PUA變成騙財騙色、玩弄情感,甚至鼓勵受害者自殺的惡性工具!為賺取高額的學費,這些「大師」正不遺餘力地將PUA課程推向社會。

PUA的手法

據筆者了解,在中國,PUA經過許多「大師」的深入鑽研、瘋狂實踐和不斷改良,已發展成一套結合了心理學和社會學、體系化、層層設套、操作性強的「技藝」。縱觀課程架構,其獵取異性的步驟大致如下:

  1. 展示高尚生活:透過偽裝、攝影技巧、盜用的配圖等,把PUA包裝成有錢、高質人士,再將這些高尚生活照發佈在社交App(手機應用程式)上,達到吸引「獵物」的目的。
  1. 選擇角色:PUA選擇的角色主要分三種——浪子、帝王與詩人,[2] 每種角色皆有鮮明的特質與人格魅力,都是針對不同女性心理而設的。
  1. 物色與窺探「獵物」:除了用App交友、去一些地方物色女性外,PUA還有一套教人從微表情、肢體語言等方面快速摸清「獵物」底蘊的策略。
  1. 引起好奇:在初次接觸中運用PUA的策略、話術(說話技巧),使女性對自己產生好奇繼而關注自己。
  1. 誘入陷阱:透過打擊女性自信同時抬高自己、反撇(先給女性留下一個印象,然後在適當時候顛覆了這個印象)、[3] 先噓寒問暖,再冷淡疏離等技倆,誘使女性更多的關注、投入感情,繼而愛上PUA。
  1. 掌控女性:當「獵物」上鉤後,PUA會不斷誘使她們投入更多情感與精力。之後,再將對方的一些小錯無限放大,指責她破壞了雙方感情。這時,女性會為了挽回感情會變得更加緊張、乞求饒恕。之後,再反覆地與她分手、復合,以達到讓她失去理智,觸發沉沒成本效應。[4]
  1. 實施寵物豢養模式:當「獵物」已失去理智,無法離開時,再透過不斷的洗腦、性關係、言語暴力、情感操控,把女性變為奴隸,對她們進行瘋狂榨取。
  1. 鼓勵自殺:當「獵物」被榨乾榨凈後,PUA還會誘導對方自殺,免除後患。

除了上述步驟外,PUA還有許多「約會技倆」,如:快速獲得女性的信任、「不經意」觸碰對方身體,以窺探對方反應與底線、迅速拉近彼此身體距離、快速發生性關係等。

PUA的影響

在眾多已曝光的個案中,許多受害者皆出現嚴重抑鬱、情感創傷,有的在數年裡不能工作,不停哭泣,無法再相信愛情,有的被惡意傳染愛滋病,還有不少走上自殺之路。除了女性,PUA也使男性痛苦不堪。一位化名林晨的PUA男曾透過媒體講述自己的心路歷程。他原本是一名貧困大學生,因為內心極度自卑及曾被心儀的女同學拒絕,使他潛心鑽研PUA,並按照其策略「狩獵」。出乎他意外的是,「獵物」的反應居然如PUA的教程一樣,一步步陷入圈套,甚至最後企圖自殺。就在女孩企圖自殺的一刻,林晨的良知出手阻止了。但自此,林晨也陷入良知與慾望爭鬥的兩難之中——到底繼續做一個埋沒良知、不斷滿足慾望的惡魔?還是做回一個極度自卑、連半個女孩也追不到的男孩?在男女比例失衡、整個社會向錢看、大量基層男士無妻可娶的時代背景下,林晨的個案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PUA在中國的發展

PUA近年在中國發展迅速,這有賴龐大的單身市場,令PUA培訓機構成行成市。浪跡教育、壞男孩可謂國內具代表性的公司。除了在網上大談把妹技術外,有些經營者的言行舉止也叫人側目。就如浪跡教育的創辦人王環宇就曾在網上大放厥詞,說自己曾騙過600多名女性,而自己創辦公司就是要瘋狂地實戰。他還鼓勵員工在上下班時跟女生睡,並鼓勵他們將「戰績」互相分享。

PUA在港的發展

據筆者了解,PUA在香港可謂暫時未成氣候。除了一些PUA小眾的地下組織和個別PUA培訓機構外,暫未見有媒體對本地PUA作大幅報道。

PUA的手法可謂窮凶極惡、喪盡天良。它可以將女性徹底摧殘後,送上不歸之路,也可以使男性變成泯滅良知、害人害己的惡魔。時移世易,隨著中國的快速發展,香港在科技、文化等領域亦愈來愈受大陸的影響。支付寶如是,抖音亦如是,而不良PUA之風會否吹襲香港?我們不得而知,但值得我們警惕、關注!

 

參考資料:

1.     〈PUA(搭訕藝術家)〉。百度百科。網站:https://baike.baidu.com/item/PUA/5999185

2.     〈渣男撩妹三大必殺技,你中了哪一條?〉。知乎。2018年7月12日。網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39566320

3.     〈反撇〉。百度百科。網站: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F%8D%E6%92%87

4.     〈甚麼是反撇呢?泡妞技巧中的核武器!〉。浪跡情感。2017年6月19日。網站: https://www.puamap.com/zixun/lilun/11770.html

5.     宏桑。〈騙炮鑑別手冊-PUA套路解析〉。知乎。2018年7月11日。網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39514264

6.     眼界。〈中國第一騙炮渣男PUA王環宇的自我介紹,他自稱已經誘騙玩弄了六百多位女性〉。YouTube。2017年12月28日。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Q3YrlGKzn8

7.     Carlos China。〈PUA騙愛套路,小夥斗膽分享如何禍害女孩子〉。YouTube。2018年12月7日。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ritzDy6sxI

8.     〈揭秘 PUA 8大套路〉。每日頭條。2018年3月26日。網站:https://kknews.cc/zh-hk/news/qn3434o.html

9.     〈沉沒成本效應〉。百度百科。網站: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2%89%E6%B2%A1%E6%88%90%E6%9C%AC%E6%95%88%E5%BA%94

10.   余婉蘭。〈【PUA】秘密兄弟會邪惡戀愛觀:講求攻略 團隊「覓食」〉。《香港01》。2017年5月26日。網站:https://www.hk01.com/%E7%9F%A5%E6%80%A7%E5%A5%B3%E7%94%9F/93732/pua-%E7%A7%98%E5%AF%86%E5%85%84%E5%BC%9F%E6%9C%83%E9%82%AA%E6%83%A1%E6%88%80%E6%84%9B%E8%A7%80-%E8%AC%9B%E6%B1%82%E6%94%BB%E7%95%A5-%E5%9C%98%E9%9A%8A-%E8%A6%93%E9%A3%9F

11.   〈香港把妹達人〉。PUAHK。網站:http://www.puahk.org/

12. 煙波人長安。〈小心,不要被「中國式PUA」給騙了〉。每日頭條。2018年2月6日。網站:https://kknews.cc/psychology/oxnkgmm.html


[1] PUA起初是指一群受過系統化學習、實踐、和不斷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後來泛指很會吸引異性,讓異性著迷的男女們。字面上的解釋,PUA指的是搭訕藝術家,但因為PUA文化的變遷和進步,PUA的定義已從簡單的搭訕擴展到整個兩性交往流程,主要涉及:搭訕(初識)、吸引(互動)、建立聯繫,升級關係、直到發生親密接觸並確定兩性關係。PUA學是社交學說,它是心理學和行為科學所組成的一門新的交叉學科。

[2] 浪子:追求享樂與刺激,自我放縱,身邊有很多女人,不相信愛情,十分懂女人心,最能提供情緒價值的情場高手。帝王:對女人有著十足的霸氣和男子氣概,能夠主導和引領女人;特別有上進心和宏圖大志;有時候也會表現出有錢、有地位;目光遠大,高智商。詩人:才華橫溢,追求自我夢想;我行我素,浪漫多情;無拘無束,不食人間煙火。

[3] 反撇為女性帶來驚喜,亦會因而對PUA留下深刻印象和產生好感。

[4] 沉沒成本效應:某人對某事投資越多,某人就越不容易離開某事。

認識性短訊現象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25/03/2019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7年的數字,10歲及以上人士擁有智能手機的比率高達88.6%。[1] 智能手機已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筆者曾邀請一班中學生列舉他們最常使用的手機應用程式名稱,答案往往都是各熱門的社交應用程式。「關注傳媒對青少年影響聯席」亦於去年12月公佈的「交友應用程式對中學生影響調查報告」,發現受訪的1,900位中學生中,有超過一半(59.9%)的社交生活,是與朋友在網上傾談,[2] 可見青少年上網,主要是為了與人溝通。網絡世界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方便,但同時亦帶來危機,當中性短訊(Sexting)的問題值得大家關注。

性短訊是指透過網絡發送或接收裸露的相片或影片,以及包含性意味的文字訊息。但要注意的是,性短訊不單是指朋友之間分享色情資訊,更包括與人分享自己的裸照。

《美國醫學會兒科醫學期刊》(JAMA Pediatrics)在2018年刊登了一篇研究報告,為過去曾進行的39個研究進行整合分析(meta-analysis),在110,380個12至17歲受訪青少年中,14.8%曾發送性短訊,27.4%曾收到性短訊,12%在未得對方同意下便轉發性短訊,8.4%在未表示同意的情況下便收到性短訊。報告亦發現隨著受訪者年齡上升,他們互傳性短訊的時間亦會增加。[3]

2017年,澳洲的一項研究指出,受訪青少年發送或接收性短訊的主要平台是Snapchat(64%),其次是facebook/facebook Messenger(39%)、SMS(17%)、Instagram(15%)及WhatsApp(9%)。[4] 得留意的是性短訊往往與Snapchat的興起扯上關係。Snapchat是在2011年面世的社交應用程式,其賣點是「閱後即焚」功能。所謂「閱後即焚」是指用戶向朋友發送相片時可以設定一個特定時限,令朋友只能在特定時限內觀看相片,過了時限相片就會在對方手機及Snapchat伺服器上刪除。如果對方使用手機截圖儲存有關相片,系統會自動通知相片持有人,但我們在網絡上不難找到一些儲存相片而不讓他人知道的方法。「閱後即焚」的功能讓人覺得這是一個安全的工具來分享私人相片,加上使用Snapchat的大多是青少年,這讓性短訊在一些青少年群體中普及起來。

一般朋友溝通時,大概不會分享自己的裸照,所以性短訊往往出現在情侶或關係曖昧的朋友之間。2017年,英國的一項研究分析青少年互傳性短訊的動機,發現最普遍的三個原因是「希望被人稱讚有吸引力(68%)」、「想要情愛關係(67%)」及「在受壓下進行(66%)」。研究發現青少年普遍有一種想法,認為向對方發放自己的裸照就能證明自己喜歡對方,因此交換裸照代表戀情的開始。這氛圍形成一股無形壓力迫使一些青少年跟隨。[5] 在成年人眼中這是性威逼或性騷擾的行徑,但不少受訪青少年卻認為不是大問題。不過一旦雙方關係惡化,又或手機被盜,裸照便有機會外洩,對當事人造成極大的困擾。

根據香港法例,如果性短訊含有不雅或淫穢成份,則受到《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監管,但條例並不規管朋友私下分享的行為。如果訊息內容包含未滿16歲兒童的裸露影像,就歸類為兒童色情物品。根據《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製作、發佈、管有兒童色情物品都屬違法,即是拍攝者、發送者以及接收者均觸犯了法例。如果未得對方同意而轉發他人裸照則有機會觸犯「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如果性短訊行徑讓對方感到不受歡迎,則有機會構成性騷擾行為。但性短訊往往都是雙方私下發送,外人難以觀察,所以雖然有法律監管,但舉證上有一定的困難。

老師及家長固然要教導青少年不要互傳性短訊,但更重要的是與他們討論健康的戀愛關係、處理朋輩壓力與拒絕技巧,以及網絡私隱與安全。相愛並不需用外物來證明,無論對方要求的是裸照、親密接觸、甚至性行為,我們都絕對有權拒絕。在受壓的情況下,要青少年說不並不容易,但要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值得被尊重,反之尊重對方才是愛對方的證明。同時我們要謹記無論使用甚麼社交應用程式,相片一旦發放出去,就不能收回,相片會傳送到哪裡亦不再受我們控制。性短訊如是,平日在網絡上的分享亦如是。網絡其實是一個開放給所有人參與的公共空間,就算私人對話也會被一一記錄下來,所以我們使用網絡時要謹慎而行,學懂保障自己的私隱,同時也要尊重他人的私隱,拒絕發放及轉發性短訊。如果收到他人發來的性短訊,最好是直接刪除訊息內容,並請對方停止此等騷擾行為。


[1] 香港特別行政區 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4號報告書——吸煙情況、個人電腦和互聯網普及程度〉,政府統計處,2018年3月,網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2642018XXXXB0100.pdf(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2月13日)。

[2] 關注傳媒對青少年影響聯席:〈交友應用程式對中學生影響調查報告2018〉,明光社網站,2018年12月16日,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statement/交友應用程式對中學生影響調查記者會(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3月6日)

[3] Sheri Madigan, et al., “Prevalence of Multiple Forms of Sexting Behavior Among Youth,” JAMA Pediatrics 172, no. 4, (April 2018): 327–335.

[4] SWGFL/UK SAFER INTERNET CENTRE, et al., “YOUNG PEOPLE AND SEXTING—ATTITUDES AND BEHAVIOURS: RESEARCH FINDINGS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NEW ZEALAND AND AUSTRALIA,” Australian Government, Office of the eSafety Commissioner,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4, 2017, https://esafety.gov.au/-/media/cesc/documents/corporate-office/young_people_and_sexting_attitudes_and_behaviours_pdf.pdf.

[5] 同上。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在網絡尋覓愛情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21/01/2019

網上交友騙案時有發生,警方公佈2018年首10個月錄得520宗網上情緣騙案,損失金額超過4億港元。[1] 除金錢損失,受害人更有可能遇上感情騙子,每每在發生性關係後對方就一走了之。雖然網上交友危機重重,但仍有不少人冒著風險在網海中尋找伴侶。

40歲的Amy(化名)是一位基督徒,她性格活潑好動,工作能幹。自幼在教會長大的她,雖曾有過數段戀情,但都無疾而終。Amy並未因而感到焦急,她並不抗拒單身,亦沒有視結婚為人生目標。她說:「我有朋友陪伴著我,日子過得十分精彩開心,我享受單身的生活,並不急於結婚。雖然不少朋友都已經結婚生子,但每人的人生如何是個人的選擇,不需與人比較。」Happy Single(快樂單身人)是Amy的生活態度。她喜歡旅遊、遠足、品嚐美食,朋友都讚她懂得享受人生。

女孩子總會對戀愛有憧憬,Amy也不例外。雖然她作好一直單身的打算,但她並不抗拒結婚,因為她始終渴望能有一個終身伴侶,與她分享生命中的一切。她認為能找到這個人,就是人生的「Bonus(額外的好處)」。

Amy積極去尋找這個「Bonus」,但在平日的社交圈子未能遇上合適對象,因此她開始使用一個基督徒交友服務,但結果令人失望。她略帶不屑地說:「有基督徒男生同一時間邀約不同女生出外見面,見面後就追問女方是否經期,一相識就想與人上床。我亦認識一位姊妹與一位在基督徒交友服務認識的男生結婚,但婚後發現丈夫竟然繼續參與交友活動,甚至與新相識的女生有性關係,最終離婚收場。」這些所謂基督徒男生,有的是立心不良的玩家,但當中也不乏「正常」參與教會聚會的男信徒。他們的人品往往比很多非信徒更低劣,因此,相同信仰並非Amy擇偶的必要條件。

及後Amy在朋友介紹下嘗試使用交友app(手機應用程式),但朋友明言當中七成都是壞人。她清楚知道交友app的危機,因此她明確訂下使用交友app的目的——認識朋友而非尋找伴侶。此外她亦為自己訂立了兩條界線,一不借錢,二不接受性要求,遇見即Block(封鎖對方訊息)。她說:「不要太認真看待交友app上出現的一切,自己亦要清醒地過濾他們的說話。」對於如何分辨壞人,她笑道:「其實不難,騙財的還會編個奇怪故事,騙色的通常會毫不掩飾地直接提出性要求。」

Amy視交友app為認識朋友的工具,認識一些自己生活圈子裡不會遇上的人,最終她在餘下的「三成好人」中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認識只是建立關係的第一步,更重要是之後二人相處的過程。Amy表示:「與他相處十分舒服,他會將我的事放在心上,甚至比我自己更在意我的事情。」看來她的男友是位「暖男」。但她可曾擔心過,男友只是在「放長線釣大魚」,待獲得她的信任後才下手?對此,她滿懷信心地回應:「我們認識不夠一個月,他已經帶我去見他的家人,大時大節也會與他的親友一同食飯。這些舉動令我相信他是認真與我交往。」

尋尋覓覓,Amy終於覓得知心人,她的擇偶條件其實很簡單。她說:「我對伴侶的要求很簡單,只希望找一個能夠與我坦誠分享和溝通,並接納我,而他一一都做到。」原來她曾患過重病,令她日後難以懷孕,對此男友並不介意。男友尚未信主,對於信與不信的問題,她打趣的說:「他也有信主的可能呀。」

雖然社交app滿佈陷阱,但Amy幸運地遇到合適的人,祝願他們有一段美滿的關係。

後記:
訪問Amy時,她表示男朋友是在交友app認識的,他又不信主,因此覺得自己的故事不是一個好例子。筆者認為對不少教牧長執來說,這非但不是一個好例子,更可能是一個不好的見證。如果可以選擇,相信Amy也希望與相同信仰的人在一起,而她也努力過,但事與願違。Amy的例子或許不值得仿傚,但其實透過交友app尋找伴侶的信徒大有人在,我們在判斷前不妨先聽聽他們內心的掙扎,了解一下他們的處境,關心他們生命的整體,陪伴他們走人生的每一步,這其實也是一種牧養。


[1]〈網上情緣騙案今年首10個月急升逾2倍 涉及騙款達4.17億元〉,《香港經濟日報》,2018年12月9日,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226451/網上情緣騙案今年首10個月急升逾2倍(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2月19日)。

香港 – 戀騙勝地? (上)

陸君樂 | 前明光社項目主任 | 刑事司法研究碩士 | 組織保安及風險管理碩士 | 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
29/11/2018

今年10月,香港警方聯同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執法部門,偵破一個跨國網戀詐騙集團,於三地共拘捕9男43女,而這群騙徒最少涉及147宗案件,涉款逾1.1億港元,涉及香港的受害人有101宗,總騙金5,460萬港元,當中相信包括今年5月揭露的「公屋婦網戀被騙2,640萬」一案。[1]

原以為「公屋戀騙案」是香港歷來損失最高的網戀騙案 ——一名居於沙田某公共屋邨的56歲女子,於18個月內為「愛情」付出二千多萬港元[2],但9月初「億八網戀」騙案又刷新了記錄[3],令人既驚訝又疑惑人心的脆弱和騙局的普遍,但原來不只香港,近年網戀騙案在多個發達國家均不斷發生,但平均來說,香港受害人被騙得最深最傷。

 

戀騙看地球

新加坡方面,2016年錄得636宗網戀騙案,涉案總金額2,400萬新元(1.36億港元)[4],而2017年升至825宗,涉案總金額3,700萬新元(約2.1億港元),平均每騙金約25.5萬港元。[5]

美國方面,據聯邦調查局(FBI)資料,2015年美國最少12,509名網戀騙案受害人,合共被騙約2億美元(約15.7億港元),2016年升至14,546名,合共被騙2.2億美元(約17.24億港元)[6],2017年受害人數上升至15,372人,涉案金額則稍跌至2.114億美元(約16.6億港元)[7],即平均涉案額約10.8萬港元,FBI表示網戀騙案是所有網上騙局中最猖獗的一種[8]

英國方面,2016年錄得3,889宗網戀騙案,總騙金3.9千萬英鎊,約4億港元,2017年錄得3,557宗網戀騙案,總騙金4.1千萬英鎊(約4.17億港元),平均每案騙約11.7萬港元,案件數目下降了8%,但總騙金額則上升5%,平均騙金更上升了15%。

據皇家騎警所述,2016年加拿大共錄得750宗網戀騙案,涉案金額共1,700萬加元[9],約1.029億港元,而2017年降至710宗,但總騙金仍是1,700萬加元,即平均涉案騙金約14.5萬港元。[10]澳洲方面,2016及17均各錄得4,200萬澳元(約2.34億港元)的網戀騙案損失[11]

日本方面雖然沒有具體數字,但據當地撲滅國際感情騙案協會的家庭輔導員Shinkawa Terue女士所述,網戀騙案亦有上升趨勢。「至目前為止,透過問卷調查,我們確定最少有140受害者,被騙金額由30萬円至1,500萬円不等。」但當地律師Ochiai Yoji表示,日本警方頗不願意跟進這類網戀騙案,因為很多戀騙案是在網上進行,騙徒大多不在當地,可身處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要追查這些海外騙子很麻煩[12],令破案率低,惡性循環下受害人對執法者失去信心而不報案。

在眾多地區中,香港的情況最為嚴重。以本文起首所述的新馬港三地偵破一案為例,以香港人為目標的案件佔宗數比例逾2/3,總涉案金額和單一案金額(「公屋婦網戀騙案」)亦是三地中最高,唯一被馬來西亞跑贏的是「平均涉案金額」:大馬平均每案140萬港元(共38宗),而香港平均每案54萬港元。[13]

 

從整體角度,如網戀被騙金額和受害人數的上升幅度,更能看到其惡化跡象,過去數年香港在這方面的升幅都是正數。以下是香港警方提供的資料。[14]

                                                       

 

2014

2015

2016

2017

案件宗數

29

62 (+114%)

114 (+84%)

235 (+106%)

損失金額(港元)

3030萬

3240萬 (+6.9%)

9500萬 (+193%)

1.079億 (+13.6%)

 

不幸的是,2018上半年便已錄得272宗網戀騙案,涉款總額達1.37億[15],已破了去年的數字,而2017年平均涉案金額約46萬元,2018年(上半年)升至每宗約50萬,如再加上9月初的1.8億騙案,相信今年的平均網戀涉案金額將會更高,亦即是香港連續五年,網戀騙案問題不斷惡化。而相比其他美英澳加新等國,香港的案發率雖算低(參下表),但平均騙金則位列榜首。

(此表貨幣為港元)

2017年

報案/受害人數目

15,372

3,557

1,449

710

825

235

當地人口

3.257億

6,564萬

2,413萬

3,629萬

560.7萬

734.7萬

案件/人口比例

0.0047%

0.0054%

0.0060%

0.0020%

0.0147%

0.0032%

總損失金額

16.6億

4.166億

2.34億

1.029億

2.1億

1.079億

平均涉案金額

10.8萬

11.7萬

16萬

14.5萬

25.5萬

46萬

當地平均月薪[16]

$38,050

$26,468

$33,542

$27,996

$35,681

$30,237

平均騙金 / 月薪比例

2.84倍

4.42倍

4.8倍

5.18倍

7.15倍

15.21倍

 

 

香港受害人「覺醒力」最弱

按上表,在「案件/人口比例」一項裡(即案發率),新加坡最高 – 6,800人便有一個被騙,加拿大最低,香港第二低,30,000多人才一個中伏。不過「平均涉案金額」卻顯示香港受害人是最肥美的獵物,而「騙金 / 月薪比例」更反映出香港受害人的「覺醒力」十分弱。

「覺醒力」是事主醒悟自身陷於騙局的能力。如當事人被騙少少便已醒覺報案,其覺醒力便較高,相反,被騙至遍體鱗傷才報警則屬低。由於以上六個地方的生活指數及平均入息有差別,為更準確顯示被騙金額對事主的威力,本文以平均騙金再除以當地平均月薪的倍數來顯示。

整體來看,美國網戀受害人覺醒力最高,只要被騙了兩、三個月的工資便醒覺(去報案);英澳加三國則被騙四、五個月才報案;新加坡受害者要半年,但香港網戀受害人,平均被騙一年零三個月才覺醒,比其他五國的受害人長了一大截時間,這種不尋常實在需要找出原因。

 

網戀騙案運作

要明白香港受害人為什麼要那麼久才覺醒,便需先了解網戀騙的運作和策略。

近年香港發生的網戀騙案大多涉及馬來西亞、西方國家的案件大多牽涉尼日利亞、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內地和針對海外華僑的則大多由中國人進行。營運方面,近年仍有獨行騙徒搵食,但為了提高效率,不論是網戀或其他欺詐斂財,現在大多採取集團式經營[17],有策劃人、有演員、技術支援等各司各職。有些詐騙集團甚至設有獎勵機制、營業額龍虎榜,每月冠軍可獲得iPhone一部。[18]

而現今IT世代,不少詐騙集團都有專門的成員負責電腦技術,如黑入別人電腦盜取其個人資訊及照片、製作假電郵短訊、處理網上銀行交易等。

不論是網戀騙案或其他網騙,跨國化亦是另一趨勢。以文首所述的三地騙案為例,馬來西亞警方拘捕了兩名相信是集團主腦的尼日利亞籍男子,負責開設及操控社交平台,另一名被捕中國籍女子亦是集團骨幹成員,主要協助將行騙的英文劇本翻譯成中文,及將受害人的中文對話翻譯成英文。2016年香港警方亦曾聯同尼日利亞及馬來西亞兩地搗破一網戀詐騙集團。當時這集團都是以香港女性為主要目標,86宗騙案裡有73宗受害人為香港女性,每案平均被騙79.5萬港元。[19]

總括來說,集團化和跨國化是網騙的主要趨勢,但戀騙佈局則萬變不離其宗,主要分四階段:1) 起底、2) 結交、3) 斂財、4) 失蹤。

首先,騙徒在社交、約會或相親網站、程式、軟件收集目標的背景資料(「起底」),然後以假身份接觸對方 – 最常見是聲稱自己是駐外美軍或專業人士,如工程師、建築師等,特點是形象感覺可靠,但經常四處奔波、居無定所,但亦有騙徒曾以「長實集團高層」身份行騙,游說受害人合作投資,騙走近百萬港元[20]

 

騙徒主要根據以下要點來分析對象是否容易落手:

1) 於社交網站的狀態,是否單身,或由有伴變成單身;

2) 分析其近況,是否和伴侶、家人、同事、朋友的關係不和諧,或分手、離婚、喪偶,或工作、經濟壓力大;

3) 觀察目標相簿,從而得知她的生活習慣、朋友圈子、經濟狀況、宗教信仰、性格喜好等等來訂出騙局劇本。

 

結交過程中,騙徒會耐心聆聽受害人訴苦,然後以甜言蜜語、虛假情意向受害人展開追求,得其信任。事實上這和異端邪教、層壓式推銷組織捕捉「獵物」的戰術無甚分別。

不論古今中外,「聆聽受害人訴苦」是戀騙十分重要的一環,這是騙徒取得受害人信任和令其死心塌地的「工序」。在香港,有多少情侶或夫婦有時間聆聽對方的牢騷辛酸?客觀條件,空間不足、工時長;主觀因素,即當事人情況,如果是喪偶或離婚那無話可說,但仍舊是一對的又如何?是相敬如賓還是相對無言?一起晚飯但各自掃手機?

便是因為「聆聽」有需求,日本甚至出現了專門和人聊天的「出租大叔」[21],而據香港警方所述,網戀騙徒極精於此道,只是用來行騙。他們看準人性的需要和弱點,靠「嘘寒問暖」令事主「沉淪落去」,即使受害人家庭親友不斷提醒警告都難動搖其「信念」[22]


[1] 劉高麟、郭倩雯:〈【天價網戀】即時翻譯軟件助攻 兩非洲男破百港女防線呃五千萬〉,《香港01》,2018年10月26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251561/天價網戀-即時翻譯軟件助攻-兩非洲男破百港女防線呃五千萬(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網戀陷阱:中女寂寞心成目標 OL專業人士佔半〉,《東方日報》,2018年10月26日,網站:https://hk.news.yahoo.com/網戀陷阱-中女寂寞心成目標-ol專業人士佔半-080440223.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2] 〈公屋富婆墮網戀陷阱  被「金融分析師」騙2640萬元〉,《東方日報》,2018年5月30日,網站: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530/bkn-20180530183519901-0530_00822_00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3] 〈女子網上交友被騙一億八千萬元〉,now新聞,2018年9月6日,網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19281(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4]Tan Tam Mei, “Internet love scams up 65%, overall crime rate down 2.6% last year: Police,” The Straits Times, February 10, 2017,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internet-love-scams-up-65-overall-crime-rate-down-26-last-year-police.

[5] Zaihan Mohamed Yusof, “Online love scam victims lost record $37m in 2017,” The Straits Times, February 4, 2018,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courts-crime/online-love-scam-victims-lost-record-37m-last-year.

[6] Kellie Ell, “FBI says Internet romance scams on the rise.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USA Today, July 20, 2017,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money/2017/07/20/fbi-says-internet-romance-scams-rise/485311001/.

[7] “2017 Internet Crime Report,” FBI, accessed November 22, 2018, https://pdf.ic3.gov/2017_ic3report.pdf.

[8] Simon Edmunds, “US Victims Lost $219m To Romance Scams Last Year,” Globaldatinginsights.com, June 27, 2017, https://globaldatinginsights.com/2017/06/27/us-victims-lost-219m-to-romance-scams-last-year/.

[9] Josh Elliott, “Valentine's fraud: Canadians lose $17M to online love scams,” CTVNews.ca, February 14, 2017, https://www.ctvnews.ca/canada/valentine-s-fraud-canadians-lose-17m-to-online-love-scams-1.3285007.

[10] “Beware the ‘Romance Scam,’ caution RCMP,” The Telegram, February 14, 2018, https://www.thetelegram.com/news/beware-the-romance-scam-caution-rcmp-186032/.

[11] Australian Competition & Consumer Commission, “Targeting scams: Report of the ACCC on scams activity 2017,” Australian Competition & Consumer Commission, May 2018, https://www.accc.gov.au/system/files/F1240_Targeting%20scams%20report.PDF.

[12] Kuchikomi, “More Japanese women falling for ‘international romance frauds’,” JAPANTODAY, August 10, 2018 https://japantoday.com/category/features/kuchikomi/more-japanese-women-falling-for-international-romance-frauds.

[13] 劉高麟、郭倩雯:〈【天價網戀】即時翻譯軟件助攻 兩非洲男破百港女防線呃五千萬〉,《香港01》,2018年10月26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251561/天價網戀-即時翻譯軟件助攻-兩非洲男破百港女防線呃五千萬(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4] 香港警務處:〈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防範及打擊受關注騙案的措施〉,2018年3月6日,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se/papers/se20180306cb2-949-3-c.pdf(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5] 〈首半年騙案激增涉$7億,網上情緣、求職、投資3大陷阱〉,《晴報》,2018年7月26日,網站:https://www.etnet.com.hk/mobile/tc/lifestyle/internationalaffairs/news/54965(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6] “Average income around the world,” WorldData.info,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8, https://www.worlddata.info/average-income.php.

[17] 鄧栢良、鄭秋玲:〈【騙布全球】圖解電騙情騙基地散歐亞非洲 港女毒男一年被呃3億〉,《香港01》,2017年1月7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62013/騙布全球-圖解電騙情騙基地散歐亞非洲-港女毒男一年被騙3億(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8] 〈網路交友詐騙大起底:請模特拍照片拍視頻 聊天騙錢有劇本〉,《央視網》,2018年5月18日,網站:http://m.news.cctv.com/2018/05/18/ARTIlav6WrkwvgJkXld7VmbA180518.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19] 〈警破跨國詐騙集團 受害者普遍高學歷 網戀「歐美專才」 73港女遭騙5800萬〉,《明報》,2016年12月17日,網站: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217/s00001/1481912310345(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20] 〈網戀騙徒冒長實高層騙百萬 事主公開經歷盼警世 同類欺詐4年飈5倍〉,《明報》,2017年11月13日,網站: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113/s00001/1510509327185(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21] 〈日本出租大叔服務 每小時65港元 聊天探病無問題〉,《立場報道》,2015年5月24日,網站:https://thestandnews.com/personal/日本出租大叔服務-每小時-65-港元-聊天探病無問題/(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22] 魯嘉裕:〈【網戀騙局】「王子」呃女劇本曝光 失2600萬公屋女為情虧空公款〉,《香港01》,2018年8月13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221453/網戀騙局-王子-呃女劇本曝光-失2600萬公屋女為情虧空公款(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22日)。  

香港 – 戀騙勝地? (中)

陸君樂 | 前明光社項目主任 | 刑事司法研究碩士 | 組織保安及風險管理碩士 | 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
29/11/2018

上次在本系列的首篇文章裡,跟大家探討過各地網騙案的狀況,當我們比較各地網騙數字時,發現香港人不但是騙徒眼中的肥美臘物,而且受害人的覺醒能力較低,要用較多的時間,才驚覺自己受騙。今次,則會跟大家探討騙徒斂財的手法,以及試著探討一下甚麼類型的人士較易受騙。

 

斂財手法和理由

雖然網戀騙徒大多迴避真人露面,但仍有在騙徒會打電話或發視頻給目標。當然,騙徒講電話定會用變聲器或程式,視頻亦是另找人拍,重點是甜言靚聲、俊男美女。[1]但亦有個案騙徒會真的和目標現實相處,甚至透過拍拖、同居、性行為等手段來消除疑慮、建立信任、強化關係,[2]之後騙徒便以不同藉口向事主索錢,例如[3]

1) 聲稱有經濟困難,如生意受阻、發生意外、家人重病、打官司等等,要求受害人匯款到指定户口;

2) 表示願意來港與受害人見面,但被地方官員或海關扣查,需要受害人匯款到指定賬戶以行賄當地官員;

3) 聲稱郵寄貴重物品給受害人,但需要受害人支付關稅、繳交罰款或行政費用等;

4) 騙徒在網上和事主「交往」時,要求對方「裸聊」或於電腦webcam前作性感打扮,甚至作出性感行為,然後錄影、截圖來威脅勒索事主;

5) 誘騙事主出外會面,聲稱電話無電,向事主借用智能手機,然後逃去無蹤;

6) 誘騙事主出外會面,聲稱當日就是自己生日,欺哄事主買貴重物品給自己,然後失蹤;[4]

7) 騙徒與事主出外會面時,聲稱要「保證金」確保自身安全,例如向事主要求購買網上遊戲點數卡,索取卡上的序號及密碼作保證,而騙徒取得那些序號及密碼後,自然失蹤了;

8) 騙徒向目標銷售「貨品」,例如聲稱自己老家種的茶葉,今年大豐收,質量亦不錯,如未能清貨便很浪費、又或聲稱有些很有升值潛力的家傳古董或字畫,但願意以「親友價」轉讓給親朋摯愛。

近年的網戀騙案大多數選擇1、2、3點作為斂財藉口,因為可長索長有。第4點大多數是事主發現騙徒真面目或目的時才動用的招數。5、6點因為需要真人現身,效益低風險高,現在已較少出現(但不等於沒有)。第7項理由其實頗牽強,說出來事主容易懷疑,但並非沒有發生。第8項在國內較多見,香港和外國較少案例。

無論如何,結局都是「情人」的財困滿足了便失蹤,受害者到那時才醒覺和報案。

 

什麼人被網戀騙財?

英國方面受害人男女比例為37:63。[5]當中43%受害者表示心理或財政上受到嚴重打擊,18%表示事後需要接受醫護治療或陷於破產風險。

美國的網戀騙案受害人主要是50至60歲女士,背景通常是單身、退休、喪偶、離婚、獨居或婚姻不美滿,例如經歷家暴或經濟壓力沉重,但據聯邦調查局探員Scott Augenbaum表示,在他派駐的田納西州,受害人除了以上背景,還有一項特徵,便是虔誠和投入的信徒(天主教或基督教)。[6]不少騙徒便是看準這點進攻,例如說自己在海外宣教或做義工,或經常說「為你祈禱」、「我們一起禱告」之類的說話,從而騙取目標的信任。

這位探員續道:「除了金錢損失,網戀受害人的心理創傷亦不容忽視,因為她們是真心相信遇到了真命天子、找到另一人和她沐浴愛河,但最後她們發現對方原來是西非一個網騙罪犯,是十分十分瘀爆的。」[7]

新加坡的戀騙受害人大多數是30至59歲的女性[8] ,而香港的受害人亦超過九成是女性,當中31至50歲的受害人佔六成、[9] 學歷較高。[10] 在剛搗破的三地網上情緣行騙集團案中,女性受害人比例更高達99%(香港),當中白領及專業人士佔總數一半,三成從事其他職業,兩成無業;年齡方面,21至30歲佔16%,31至50歲佔近六成,51至60歲佔兩成,年逾60歲的受害人佔5%。[11]雖然這只是單一個案,但性別比例和年齡比例均和大數據差不多,可見本港31至50歲的女性最容易成為網戀騙徒的目標。

但同為華人社會的中國大陸和台灣,網戀騙案則不入詐欺案十大排名榜。[12]

內地近年較熱門的網騙手法是「假冒公檢法詐騙」、「冒充熟人詐騙」、「偽網上交易平台」等等,和男女關係最接近的的網騙是「引誘裸聊敲詐勒索」。[13]台灣方面,近三年最猖獗的是「假網路拍賣(購物)」,而和男女情慾較接近的詐欺罪案則是「色情應召詐財」。[14]

當然,很難相信中國14億人口「市場」沒有網戀騙案,而且更有很多「騎呢」個案,如女婿騙外母、閨蜜騙摯友等等,而內地執法部門亦分析了那類人士較易成為戀騙受害人:1) 30至45歲的未婚人士、2) 離婚人士、3) 獨居老人。但性別並非明顯因素。另一方面,有三種身份是騙徒較多使用:1) 公務員、軍人、警察、2) 企業老板、公司高層、工程師等精英階層、3) 外籍人士和港澳台商人等等。[15]雖說內地民情和香港頗不同,但亦有其參考作用。

不過在宗數和總涉案金額方面,內地同類案件則遠不如西方國家及新港兩地。例如廣州市檢察機關2015年至2016年間共辦理網絡婚戀詐騙案64宗,涉案金額660餘萬人民幣(約772萬港元),[16] 而廣州市人口約1,450萬人,[17] 即案發率只有0.00044%,22萬餘人才有一人被網戀詐騙(香港是三萬多人便有一案),遠低於其他英美澳加新港等地。

箇中原因可能是內地經常發生假貨、騙財等事件,再加上富起來都是近10年的事,故內地同胞對任何和錢財有關之事都十分敏感,「動之以情」的網戀騙局效益不如其他騙術,反過來,「靠嚇」(如假冒公安或銀行或勒索)和「利誘」(如投資獲利詐騙)兩式則在國內最為盛行。

但有一點是共通的,便是各地警方均表示,戀騙受害人的報案人數只是冰山一角,估計只有現實中的5%。[18] 不願報案的原因包括:

1) 受害人覺得損失不大,怕麻煩;

2) 事主認為報警既捉不到騙徒,亦無法取回遭騙去的錢,認為報警是沒用的;

3) 事主怕報警後事件會張揚,被人覺得自己蠢,怕丟臉;

4) 心裡有鬼,例如自己背著伴侶玩網戀但被騙財,怕親友知道醜事;

5) 受害人在被騙之餘更被要脅勒索,如用裸照或被人捉「黃腳雞」(仙人跳);

6) 堅持不信自己受騙,故不報案,怕面對真相……[19]

 

真人戀騙愈來愈少

至於電影和劇集裡「感情騙子」,那些面對面行騙,如港產片《溝女不離三兄弟》中蔣家旻騙陳奐仁(還有鄭子誠)的情節已愈來愈少,極其量是一些「半網戀騙案」,如前文提及的見面搶電話、聲稱當日是生日的手法,今年年中香港便逮捕了一名「日日是生日」的男騙徒。

這種騙局的套路是:騙徒在網上結識目標,談得興起順勢邀其外出,見面時溫柔體貼又送小禮物,接著男生稱當天是其生日,希望事主送生日禮物作回禮。事主認為男方既已送見面禮,自己不可太小家子氣,二來亦希望藉此繼續發展感情,便奉獻上iPhone X、名貴西裝等價值不菲的禮物。當然,騙徒目標是獎金而非獎品,當事主結賬後,男方便拿走收據以便稍後退回現金,最後當然是失蹤收場。[20]

但相比專門放長線釣大魚的網戀騙局,這類「半網戀騙案」的斂財程度便屬小兒科。

1) 「日日是生日」或見面搶電話大多是一次性詐騙,但全網戀騙局,其放長線地步可以是騙徒和受害人「關係」維繫數年。9月初揭發的「億八戀騙」便是如此,而在「交往期間」不只一次向目標要錢,事主變成騙徒或騙團的長期飯票;

2) 全網戀騙平均涉案金額小則數萬,大則近億,「日日是生日」的名貴禮物極其量是一、二萬元;

3) 大部份全網戀騙案裡,騙徒事主雙方在整個「交往」過程中完全不會見面,[21] 即使受害人一方要求視像對話,騙徒定必諸多藉口推搪,又或只發照片給事主,又或稱身處之地數據不暢順、工作中不可開視頻、地點敏感(特別是謊稱自己是駐外美軍的騙徒),從而減少被拍照留底、穿崩、引致失手被捕的風險。如果騙徒願意用視頻會面,便很大機會是集團式運作,平常文字、甚至電話對話由成員甲負責,到視頻時便由相貌娟好的成員乙負責了。[22]

 

剖析網戀騙局崛起

網戀和其他電訊騙局近10年發展迅速,技術因素是主要原因,例如互聯網、電郵、網上銀行、社交網站、短訊程式等資訊科技工具普及化,促使這騙術在以下數方面升格至另一層次:

1) 跨境操作,突破地域限制;

2) 被捕風險降低:警方調查難度增、騙徒露面機會減;

3) 運作成本降低:一部電腦一部手機便可不斷造假,長途電話亦便宜多了;

4) 提高產能:騙徒可同一時間對多個目標發展關係進行詐騙;

5) 突破性別限制:男騙男女騙女容易得多;[23]

6) 身份隱瞞度高:騙徒和受害人關係親密但仍可行騙,曾有個案女婿扮網上情人騙岳母、[24] 閨蜜扮高富帥騙同性好友等等。[25]

 

除了以上因素促使騙徒選擇互聯網作為詐騙工具和渠道,環境因素更十分重要。

香港網戀騙局數量飆升,有人認為是因為男女比例失衡,加上近10多年女性的收入和學歷均提升不少,騙徒看中這點便向目標群進攻。事實上,美英澳加等國的男女比例均很接近1:1,而當地的網戀騙案殺傷力亦算接近(「騙金/月薪比例」),而香港的比例是47.3%男:52.7%女,而網戀騙案的殺傷力亦最高,所以粗略分析下,這因果關係看似合理。[26]

不過新加坡的男女比例亦接近1:1,男性甚至比女性多出一點點,其案發率則是六個地區當中最高、騙金殺傷力第二高,這顯示出網戀騙案增加,男女比例失衡極其量只是促進因素,而非唯一原因。

至於目標不論富有與否,特別是近10年女性是否真的富起來,亦非促使騙徒揀選網戀手段的首要因素,因為在這群吸血鬼的思維裡,石頭都可「榨出血」。本港便有個案是失婚婦自己已經濟拮据,但仍四出賒借撲水幫助「陷於困境」的情郎,[27] 騙徒會如毒犯對待癮君子般,不斷威逼利誘,受害人即使偷呃拐騙仍要繼續「供養」他們。


[1] 〈網路交友詐騙大起底:請模特拍照片拍視頻 聊天騙錢有劇本〉,央視網,2018年5月18日,網站:http://m.news.cctv.com/2018/05/18/ARTIlav6WrkwvgJkXld7VmbA180518.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 〈嚴防被騙!檢察官揭秘婚戀網站上詐騙“三步曲”〉,中華網,2017年4月10日,網站:https://3g.china.com/act/news/11038989/20170410/30405426.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3] 〈網戀騙徒手法多 6大常見「藉口」引你入局〉,思考HK,2018年8月13日,網站:http://www.thinkhk.com/article/2018-08/13/28714.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4] 〈【受騙的那個 比騙徒更混帳】花錢買來的虛擬愛情〉,DIVA CHANNEL,2018年7月13日,網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beauty/singlehappy/36761(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5] “Victims lost £41 million to romance fraud in 2017,” Action Fraud, last modified Feb 13, 2018, https://www.actionfraud.police.uk/news/victims-lost-41-million-to-romance-fraud-in-2017.

[6] “Romance Fraud Scams: Five Key Indicators and Strategies for Uncovering Victims,” VERAFIN, last modified July 9, 2017, https://verafin.com/2017/07/romance-fraud-scams/.

[7] 同上。

[8]〈新加坡女人太好騙!一女子匯1150萬到中國後發現被騙〉,南洋視界,2016年11月12日,網站: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1/1150.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9] 〈墮網上情緣案女性佔九成 警方指騙徒識捉心理採「先氹後嚇」〉,《頭條日報》,2018年8月14日,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290567/(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0] 香港警務處:〈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 防範及打擊受關注騙案的措施〉,立法會,2018年3月6日,網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se/papers/se20180306cb2-949-3-c.pdf(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警破跨國詐騙集團 受害者普遍高學歷 網戀「歐美專才」 73港女遭騙5800萬〉,《明報》,2016年12月17日,網站: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217/s00001/1481912310345(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1] 〈網戀陷阱:中女寂寞心成目標 OL專業人士佔半〉,《東方日報》,2018年10月26日,網站:https://hk.news.yahoo.com/網戀陷阱-中女寂寞心成目標-ol專業人士佔半-080440223.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2] 在中國內地,公安部通常會把「網戀騙案」稱為或歸類為「網上交友詐騙」。

[13] 光明網:〈公安部公佈十大新型詐騙手段 360手機衛士顯示金融理財損失最大〉,千龍網,2017年8月17日,網站:http://tech.qianlong.com/2017/0817/1950687.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大陸2016常見騙局大匯總 你會不會上當?〉,《大紀元》,2016年12月27日,網站: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2/27/n8635270.htm(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4] 警政署統計室:《警政統計通報》,104年第39週(2015年9月30日),網站:https://www.npa.gov.tw/NPAGip/wSite/ct?xItem=77026&ctNode=12594&mp=1(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警政署統計室:《警政統計通報》,106年第6週(2017年2月8日),網站:https://www.npa.gov.tw/NPAGip/wSite/ct?xItem=82940&ctNode=12594&mp=1(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5] 〈警惕!情場騙子經常用這幾招〉,《檢察日報》,2016年11月15日,網站:http://www.chinanews.com/m/sh/2016/11-15/8063310.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16] 同上。

[17] “Guangzhou,” WIKIPEDIA,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4, 201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uangzhou.

[18] Kellie Ell, “FBI says Internet romance scams on the rise.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USA Today, July 20, 2017,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money/2017/07/20/fbi-says-internet-romance-scams-rise/485311001/.

[19] 〈警方為防詐騙案出新招 反詐騙中心成功阻97騙案〉,《香港商報》,2018年8月13日,網站:http://www.hkcd.com/content/2018-08/13/content_1099034.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有銀髮族甘心受騙 「呃錢唔緊要,最緊要畀溫暖我!」〉,《大公報》,2018年9月7日,網站: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8/0907/213658.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0] 同註4。

[21] 〈加人最易誤墮10大騙局〉,《加拿大商報》,網站:http://www.todaycommercialnews.com/canada/26510(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2] 〈網戀受害人加入騙徒「家庭」 兩年煮飯、打機、做家務樂而忘返〉,《香港01》,2018年8月1日,網站:https://www.hk01.com/大國小事/217557/網戀受害人加入騙徒-家庭-兩年煮飯-打機-做家務樂而忘返(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見註1。

[23] 〈網戀8年才知男友是女的 化身3人騙走300多萬元〉,《台灣蘋果日報》,2018年9月11日,網站: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911/1428067(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網戀被騙】法國設計師原來係內地女 37歲港女被騙80萬〉,《蘋果日報》,2018年6月15日,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80615/58321199(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4] 〈中國已婚大媽網戀遭詐263萬 對方竟是自己「女婿」〉,《自由時報》,2017年5月9日,網站:http://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61952(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5]〈女網戀3年被騙140萬 報警才知「高富帥」男友是閨蜜!〉,《ETtoday新聞雲》,網站: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417/1151910.htm(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6]  美國3.3億人49.4%男:50.6%女、英國6,606萬人49.2%男:50.8%女、澳洲2,413萬人49.8%男:50.2%女、加拿大3718萬人49.6%男:50.4%女、新加坡598萬人50.4%男:49.6%女、中國14億人/51.9%男:48.1%女、台灣2,361.5萬人 / 49.9%男:50.1%女、日1.26億人/48.7%男:51.3%女。 “World population,” countrymeters, accessed November 30, 2018, https://countrymeters.info.

[27] 郭美華、黃學潤、劉柏麟:〈受害人現身 兩遇網上情騙 60歲單親媽愛不悔〉,《蘋果日報》,2018年10月1日,網址: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1001/20511924(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香港 – 戀騙勝地? (下)

陸君樂 | 前明光社項目主任 | 刑事司法研究碩士 | 組織保安及風險管理碩士 | 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
29/11/2018

網戀騙案 男女之別

十多年前,網戀騙案初冒起時,受害人男女比例接近一對一,不少「宅男」頻頻中伏,但當時騙金和案件數目遠不及現在般高和多。時至今日,大部分戀騙受害人已變成女性為主,比例6:4,甚至9:1。當然,網戀騙案仍有男受害人,而且騙他的可能都是男騙徒。[1]例如今年8月有報案 – 一名年逾七旬香港男性與自稱美軍女軍曹網友「發展」,女方以寄港給老翁的貴重行李遭扣查為由,多次要求存款指定銀行戶口,老翁損失200萬元才報警。[2]

不過男性陷入網戀或網上「社交」被騙財,由於騙徒用的可能是其他手法,如說服目標一起投資,故警方便歸類為投資詐騙而非網戀詐騙。

如今年7月香港警方搗破兩間投資公司,拘捕31人,有男有女,包括18歲女經紀。當中檢獲多份用來指導騙團成員的「劇本」,角色包括業務經理、黃金操盤員、普通女生等,透過微信、WhatsApp等程式,誘使目標發展「網戀」,再騙其簽約投資倫敦金,過程中亦少不了年輕貌美性感女經紀站在公司門口招牌的照片,被捧為「美女金融新星」來誘使目標中伏。目前這宗案件騙金損失高達2,600萬元,已知受害人最少33人,全為男性,當然那些投資全都血本無歸。[3]所以並非男性不會墮入情騙陷阱,只是歸類不同。

簡單來說,網戀騙徒如果針對男性目標,手法通常較多元化,既有心理慰藉,亦有美色吸引、,金錢利誘,但如針對女性則較單一,主要攻心為上。

香港註冊心理學家周婉芬分析:「女性更需要愛情,但男性傾向找年輕女性交往,因此年長女性較難找到合適對象。網上世界生活圈子大得多,較易找到對象,女性也較接受精神拍拖,故較易成為戀騙受害者。愛情會蒙蔽人的理性,不少聰明人也可能被騙。」

她續說:「騙徒用愛、關心,理解和表現珍惜對方等,就可取得女性信任。故此女性找伴侶時,在未與對方有共同真實生活前,切忌有金錢交往,且最好與好朋友多交流聽取意見,因第三者的判斷會更加客觀。」[4]

流落在沙漠時,一杯水比鑽石更有價值。同理,香港網戀受害人付出美國受害人5倍多的代價才覺醒,便反映出愛、關心、理解、被珍惜、聆聽、嘘寒問暖在香港十分珍貴。在美國,可能是文化或社會環境因素,受害人仍較容易感受被愛、仍有不少機會被聆聽和傾訴,故被騙一會便已覺醒過來,但香港女性就極少有被聆聽和被關心的機會,故只要跌入網戀陷阱便難以自拔,甚至不願自拔。

 

變種網戀騙局

可能近年網戀騙局發展太快太濫,目標群的警覺性日漸提升,騙徒開始把其騙局稍作改動,變成「連環計」。

據香港警方反詐騙協調中心(ADCC)所述,近期有騙徒利用社交媒體結識受害事主,建立情侶關係後,再以不同藉口要求受害人匯款。當受害人感到可疑時,另一「人」便會出現(其實有可能是同一騙徒),自稱香港警務處人員或反詐騙協調中心人員,指受害人較早前匯出的騙款已被香港警方成功堵截,但要求受害人繳付保證金或手續費以取回騙款。現實是香港任何執法部門均不會要求市民進行任何金錢轉賬或繳交保證金。[5]

而國內亦有一些另類詐騙手法:一些交友網站因女性「主播」不足,無法立刻回覆用戶,導致「生意」欠佳。於是便找尋技術人員編寫「機器人」程序冒充女性成員,再通過預先設計的模式,自動向新註冊用戶對話、「打招呼」、「索禮物」等,誘使目標花錢。[6]

 

防騙六式

以下是綜合眾多事件、專業人士、分析而得出來的防騙要點,不只針對網戀,亦適用於防範其他騙局。

 

第一招:同自己講:「我有機會俾人呃!」

據一名前刑警所述,有五類人較容易成為騙案受害者:

1) 自信不會被騙的人;

2) 經常作美好但不現實夢想的人;

3) 優柔寡斷的人;

4) 不願學習的人;

5) 朋友圈狹小的人。[7]

可能閣下是男性,而香港的案例顯示,約95%網戀騙案受害人是女性,但仍代表任何男性都有機會跌入那5%當中(女性則不在話下)。亦不要以為自己醒過人或窮過人便沒有騙徒打自己主意,如之前所述,騙徒相信石頭可榨出血,所以有錢與否都有機會被視之為目標。醒目方面,不少網戀受害人都是或曾經是成功人士,那麼閣下比他們更精明?

此外,除非閣下脫離互聯網生活,否則難以完全脫離網騙風險,而騙徒集團採取網戀騙局只是其一方案,如他們發現閣下「適合」其他騙局,他們便會改變策略落手。

 

第二招:遇上好事問自己:「我係咪咁好彩?」

騙徒引目標入局,不論是網戀、龐氏騙局、倫敦金或其他招數,最常用打動人心的原則便是令受害人覺得自己是幸運兒。

例如:

1) 遇真命天子或同是天涯淪落人,失婚婦定必覺得自己好彩;

2) 家人重病巧遇神醫,事主定必覺得自己被保祐;

3) 遇上年輕女經紀推薦投資創業機會,失業漢定必覺得自己時來運到;

4) 碰上舊同學介紹工作,落第考生定必感激流涕……

這時候便要問自己:「我好靚仔靚女?後生?定係真係咁好彩?有個筍盤益我?」

 

第三招:「蛇咬都唔X」

這建議是老生常談,「X」包括「過數俾錢」、「提供個人資料、照片」、「參與投資計劃」等等,如果投資或參與任何活動,一定要係自己研究完一輪才出手,切勿在被人催促、軟硬兼施情況下作決定。總之就「乜都唔俾」。

記住:「愛你嘅人會俾嘢你,而非問你攞嘢」

 

第四招:分析對方有沒有以下特徵[8]

1) 結識不久後便很快建議你使用即時通訊程式,如WhatsApp、微信、Line等等,甚至電話對話,總之是盡快離開那些社交、約會、相親網站;

2) 會刻意盡快建立連繫,例如投其所好、大獻殷勤,例如「你鍾意行山?我都係啊!」又或不斷給目標看「他/她」品格良好一面的證據,例如探訪老人或做義工的照片;

3) 會問你很多私人問題;

4) 對自己的個人狀況則避而不談;

5) 行為表現和聲稱的學歷專業背景不符,例如說自己大學畢業但英文串錯字或文法錯漏百出、話自己在美國長大但弄錯東西岸的大城市;

6) 相識不久便告訴你其財困問題,高明些會引你主動開口借錢給他,低手的則會問你借,但為免惹起懷疑,開始時通常銀碼較細,有過第一次才添食;

7) 不見面或只傳照片,或見面極其量視頻對話,結識多久都不會真人會面,即使答應,最後都一定因種種原因未能赴會,如交通意外、被海關扣押(乘機問你要錢解困)等;

8) 不妨把他的照片於網上作逆向搜索,有機會發現看來像是其他人的照片而非其本人。

坦白說,一般人追求心儀對像都會做以上第1、2、3點,所以騙徒會交足戲,做足男男女女追求之間必要的浪漫行爲,但如有4便要小心,如有5、6、7便很大機會是騙徒。如閣下做了第8點,亦發現了該圖非他本人,便可立刻一刀兩斷。

 

第五招:小心Webcam

雖然大部份網戀騙徒堅持「不露面」或只傳照片的原則,但亦有部份抱「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心態,為博取目標信任、突破對象疑心、或準備使出美人/男計、或為了誘使目標跌入勒索或裸聊等陷阱,騙徒便有可能要求目標使用視頻對話。

事主可能認為此舉是突破雙方關係的一大步,故很快會答應,但騙徒絕有可能會把視頻錄下來作日後勒索之用,例如威脅發給事主的伴侶,可能直接要錢,可能是當事主提出分手時用來「維繫」關係。其實帶點親密踩界的短訊對話已有機會被騙徒截圖作將來威脅之用,但視頻或錄音的殺傷力更大。

建議:盡量不要和未見過真人的對象使用電腦Webcam對話,當然,這裡指的是私人時間,公事有時難免。平時亦最好遮掩電腦的Webcam,以防電腦被黑客或病毒程式操縱,開著了webcam錄取閣下的一舉一動都不知道。

 

第六招:和親友多交流聽取意見

因第三者的分析更加客觀,但當局者迷,所謂「無人可叫醒扮瞓嘅人」,當事人極有可能覺得親友的建議或看法是批評、不信任、忠言逆耳。這時候便是考驗親友間的關係了,如閣下發現有親友疑似陷入網戀騙局,會為了保護對方而繼續進諫?還是見事主執迷不悔,可能大家更言語不合,便任由對方沉淪,繼續自掘墳墓、飲鴆止渴?

 


[1] 〈網路交友詐騙大起底:請模特拍照片拍視頻 聊天騙錢有劇本〉,央視網,2018年5月18日,網站:http://m.news.cctv.com/2018/05/18/ARTIlav6WrkwvgJkXld7VmbA180518.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2] 〈今年涉「天價」網戀騙案〉,《文匯報》,2018年9月7日,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9/07/HK1809070007.htm(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3] 〈【索女倫敦金】辦公室放西瓜刀 美女金融新星網戀誘投資劇本曝光〉,《香港01》,2018年7月12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209903/索女倫敦金-辦公室放西瓜刀-美女金融新星網戀誘投資劇本曝光(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索女倫敦金】少女出動33人失千萬 商罪科搗兩公司拘18歲女經紀〉,《香港01》,2018年7月11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209418/索女倫敦金-少女出動33人失千萬-商罪科搗兩公司拘18歲女經紀(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全港倫敦金美女大晒冷 (百張圖任睇)〉,圖美,2018年7月14日,網站:http://circle01.life/3685/(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WeChat美女有古怪!倫敦金釣魚手法一覽〉,《東方日報》,2018年7月12日,網站: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712/bkn-20180712115039457-0712_00822_00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4] 〈【專家之言】高學歷者易中招 慣用網失警覺〉,《文匯報》,2018年9月7日,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9/07/HK1809070005.htm(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5] 〈提防網上情緣及假冒執法部門雙重騙案〉,香港警務處,2018年12月,網站: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04_crime_matters/adcc/alert_180913_0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6] 〈公安破獲交友APP網絡詐騙:以「機械人」程式冒充女性日騙十萬人〉,《香港01》,2018年1月10日,網站:https://www.hk01.com/中國/148328/公安破獲交友app網絡詐騙-以-機械人-程式冒充女性日騙十萬人(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1月30日)。

[7] 森透匡:《破謊力》(台北:今周刊出版社,2018)。

[8] “How to spot and avoid romance scams,” EQUIFAX, accessed November 30, 2018, https://www.equifax.co.uk/resources/identity_protection/how-to-spot-and-avoid-romance-scams.html.

對於網戀可否開花結果......我有話說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31/10/2018

網上情緣,常常給人的印象就是危險,「食快餐」,有性無愛,騙局。單身男女,一不小心,不能自拔,恨錯難返,悔不當初。活出希望事工巿場總監謝靜怡(Agnes)和行政總監杜奧利博士(Dr. Olli Tuominen),卻早在10年前已經透過網絡工具認識對方,最後結婚成為伴侶,他們究竟是怎樣令這段網上情緣開花結果呢?

Agnes分享時表示,2007年開始透過網上交友工具尋找LTR(Long Term Relationship,即長久伴侶)。她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我作為基督徒,到了一定的年紀仍然未婚,有些人就會選擇等候,有些人則選擇放棄,學習享受單身生活。我當時想:『有可能有其他出路嗎?我可以繼續找伴侶嗎?』」她指當時在教會中連肢體也分為兩群,失去希望落寞地過團契生活,或者索性絕望地離開團契和教會,但就沒有一位像她那樣主動出擊的。

事前沒有問過牧者,也沒有得到許多肢體的關注,Agnes小心翼翼的開展她的網上情緣之旅。她說:「首先選一張精神、友善的相片,要陽光的,清楚列明自己想找一對一的長時間伴侶,當有人來和你聊天時,也讓他清楚明白來意,『非誠勿擾』(即沒有誠意就別打擾)。」

女孩子在這些交友網站上「識男仔」,難道她不害怕嗎?她說要知道對方的來意,其實並不困難。「有些人他從來不在假日,大時大節找你,但會平時找你聊天,突然出現,之後又沒有通訊往還,這些人就不太可信,多數是MBA(Married but available已婚但仍然結交情人),很快可以將他們刪除。」

Olli補充,這個年頭,所謂的真誠,也包括了相片。女生如過份修改自己的圖片,也是一種不真誠的表現。他說:「我試過有次認識一位在南京的女生,她在相片中看起來很美,我還特意坐飛機上南京找她,豈料甫一見面發現真人與相片相距甚遠,我望著她就走過,她還走過來問我,我說真的認不出她。」

見面之後,往往要花兩三個月時間認識對方,了解雙方的期望。每次見面,透過閒聊了解對方對婚姻,家庭,男女等等的想法,在過程中也可以排除一些性格不合,或者沒有「火花」(sparks)的人。Agnes強調要找合適的人最重要是核心信念(core values)相近,特別是宗教和一些價值觀。她說:「Olli初時未有返教會的,後來我帶了他出席葛福臨佈道會,他在當中信主。」Olli則笑說自己在歐洲長大,人人出生時都是基督徒,在文件上他也會填自己是基督徒(paper Christian),但最後到了香港才認真的決志。

問到他們是不是一拍即合,他們異口同聲說不,但他們同時有個堅持:當開始與一個人見面後,就不要接觸其他「候選人」。Agnes說:「後來我們確認與對方拍拖後,我們在一次見面中,一起刪除我們在網上的那個交友網站的戶口,一來我們已經成功找到另一半就不需要,二來這個動作代表我們肯定對方,信任對方,也是一個委身的表現。」

要成功在網上找到伴侶,他們認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需要甚麼。Agnes說:「有些人只是怕悶,以為網上有人陪你,但其實他們不知道自己要甚麼。另外又有些人,他們的期望太高,因為自己又有好的學歷和工作,認為對方要有一定的程度才配得起自己,但事實上,我們選擇對象,人品,核心價值比起是否有樓和有錢更重要,不過很多人沒有想過這一點。」

他們曾否擔心,30、40歲後才找到對象,會否來得太遲嗎?Olli和Agnes均說沒有擔心過。Agnes說:「在歐洲,很多公公婆婆60歲以後還會去尋找對象,it’s never too late.(永遠不會太遲),你需要找的只有一個! 」

買來的開心,幸福嗎?

熊嘉敏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1/06/2018

最近一則新聞關於15歲援交少女以2.5萬元報酬,答應25歲青年充當其「兼職女友」一個月,並會在這段期間為他提供性服務。雙方首次在男方家中見面,少女堅持要他先付款,男方拒絶並以生果刀架少女頸以作威脅,又對她施以胸襲,最後少女奪刀逃走及報警。[1]一邊讀著這新聞,一邊在思想:這位少女生活得開心嗎?這位青年過得幸福嗎?

少女願以身體換取金錢,青年願以錢換取陪伴和性關係,相信兩人都各有自己的原因。筆者曾看過一段援交少女的心聲,她說錢可以買好的、吃好的,朋友們因她穿著昂貴的服飾而留意和讚美她,令她感到被接納和重視。很多人都體會過,當店裡的貨品成為了你的貨品後,你對它的喜愛會漸漸褪去;同樣,這位少女的態度,隨著時間過去,也會回到起初的冷淡。為了持續體驗物質帶來的滿足,少女需要金錢來應付新一輪的購物。這樣來來回回,真的很累啊!若果購物可以令人持久地開心和幸福,到底要選購哪一件商品,才能使心靈得到真正的滿足呢?

有人認為與不同背景的人在網絡上交往,大家都在經營一個「自選形象」,彼此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過程中充滿刺激好奇,然後雙方因著錢而真實地面對面,發展非一般的關係。在這個買賣過程裡,沒有人在意你到底是誰,當然不用理會你的感受,更談不上信任。表面上大家都覺得對方是毫不重要的過客,可是假若想忘掉對方,為甚麼總是不能刪去這段記憶呢?若錢能買到令人開心的關係,那麼錢能中斷令人傷心的情感嗎?

我們都需要坦誠地和自己對話,明白自己的情感需要,回到起初的模式。新生嬰兒來到世上時赤身露體,或許連名字還未有,臉上卻常掛著滿足的微笑,想哭的時候盡情放聲大哭,讓情緒得以放鬆。我們坦白的問問自己,有甚麼值得我們開懷大笑?有甚麼值得我們大哭一場?若我們以錯誤的方法去照顧自己的心靈需要,例如透過物質來獲取滿足感,擁有更多,卻只會更顯空虛,甚或弄至身心受傷。許多人喜歡行山,置身密林中,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聽著大自然的聲音;有人喜歡坐在沙灘上,聽著浪聲,喝著冰水,享受陽光的溫暖;有人只要好好睡上一覺,就能重新得力。這些都不用花費很多金錢,就能讓心靈休息,精神得到紓緩。非常盼望每一個人能都欣賞自己,以愛惜自己的態度去作出對人和對自己都有益處的選擇。


[1] 〈非禮兼職女友 青年重囚30月〉,《成報》,2018年5月19日,網站: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id=70538(2018年6月7日下載)。

曾經刊載於:

香港獨立媒體,11/6/2018

覆水難收的性短訊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0/07/2017

根據《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製作、複製、發佈、管有兒童色情物品,皆為刑事罪行,最高可判監8年及罰款200萬元。警方5月時拘捕了10多名涉嫌管有兒童色情物品的男子,[1]但在警方打擊兒童色情的同時,不少青少年卻在網絡上分享自己或朋友的裸露相片。有調查發現13%青少年曾傳送或接收裸體、性交或包含性意味的訊息,當中不少內容的主角更是朋友(44%)和自己(23%)。[2]

傳送了出去的相片就如潑出去的水,是不能收回的。青少年間互傳性短訊,可能是出於情侶間的調情,又或想引起他人關注來肯定自己。現在不少交友Apps的相片閱後即焚功能,讓青少年誤以為是分享裸露相片的安全途徑,殊不知卻被人截圖,私下廣傳。這種行為除了對相中人造成傷害,相片本身亦有可能涉及淫褻或不雅的訊息,甚至兒童色情的內容,傳送及管有都有機會觸犯法律。

為人為己,當收到這些訊息時,應立即刪除,而更重要的是要好好保護個人私隱,切勿胡亂將自己的敏感相片傳送給其他人。

 


[1] 〈13人涉管有兒童色情物品 警檢2萬色情照及7千影片〉,香港電台,2017年5月18日。

[2]〈手機及網絡遊戲對青少年生活影響調查〉,關注傳媒對青少年影響聯席,2013年12月30日。

 

 

網絡溝通與性陷阱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0/07/2017

警方在2016年12月搗破一個跨國跨境「網上情緣騙案」集團,拘捕14人,案件涉及73名香港女子,被騙款項共5,800萬元。除了金錢損失的案件外,還有無數涉及性關係的網絡騙案,事主一往情深的付出,可惜遇上專業「玩家」,發生性關係後就一走了之。「網上情緣騙案」的受害者以女性為主,「網上勒索案」的受害者則以男性為主。根據警方數字,2016年錄得697宗「裸聊勒索案」,損失金額共240萬元。[1]亦有不少男性遇上「援交騙案」,他們向「援交女生」透露個人私隱,結果反被勒索金錢。單在2016年「援交騙案」就有1,150宗,損失高達1.44億元。[2]

從網上種種性陷阱中可以看到男女之別,男的多是為性,女的多是為情。女性的情感需要往往比男性多,不少受害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學識及社會閱歷,作為旁觀者的我們常不明白他們為何會如此容易受騙。或許這是現今網絡化社會令人際關係疏離的後果。

“Connecting People”是昔日一家主導手機市場的品牌的口號,意味著該公司的產品能將人結連起來,而它真的成功了,傳統手機和後期出現的智能手機將溝通變得更加方便。現時香港10歲及以上擁有智能手機的市民佔85.8% ,當中15至54歲市民擁有智能手機的比率更高達95.9%至 99.3%之間,智能手機彷彿已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3]

網絡帶給我們結連 結連卻變得薄弱

科技改變了社會,並滲透至我們生活的各個範圍,當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人際關係的溝通方式。今天社交應用程式成為我們最主要的溝通工具,我們透過WhatsApp與人對話,以Facebook或IG構建網絡上的自我身份。網絡讓溝通變得便捷,成功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同時卻又將人與人之間的心拉得更遠。

在現今的網絡文化中,溝通是「廉價」的,這並不是指低廉的電訊收費,而是指人們太輕易就能展開溝通,大量的訊息分享讓溝通變得淺薄。網絡上長篇大論的文字無人理會,一切都要簡單直接。快餐式的分享局限了溝通的深度,不論你有否看過朋友發出的訊息,看到別人留言「LOL」,你就跟著「LOL」;[4]別人「Pray for you」,你就不能不一同「Pray for you」。儘管每天收到大量的訊息,但溝通留於表面,有時發送一個表情符號就當作表示了關心,真正能做到支持、關懷、陪伴的卻寥寥無幾。人們為求「呃Like」搏取關注,只好強顏歡笑地分享生活上最表面的一層──吃喝玩樂、遊山玩水,但得到的只是沒有感情的Like及冷冰冰的心心。網絡帶給我們結連,但結連卻是薄弱的,更加添我們的孤單感,將人拉進網絡空虛感的無間循環。

放下手機 活在真實的當下

我們的生活不是只在網絡上,我們還在家人、朋友及同事的圈中,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從真實的社交生活上得到情感支援,尤其是當人日漸長大,昔日的好友相繼成家立室,身邊又沒有能夠依靠的人。儘管在社會上已取得一定的成就,但想找一個能陪伴自己聊天食飯的人卻變得奢侈。網絡是一個拓展社交圈子的媒介,雖然明知是一條危機四伏的道路,但「真愛險中尋」。無論警訊的案件重演有多麼精彩,仍阻止不到人們滿足心靈需要的強烈慾望。殊不知我們都低估了騙徒的IQ,更高估了自己的EQ,結果墮入「網上情緣騙案」亦不自知,甚至在親友的勸阻下仍然盲目地陶醉於對方的甜言蜜語中,不願在浪漫溫馨的夢境中醒過來,甘心情願地付出金錢及身體。當夢境破滅時,金錢及身體的損失固然令人難受,但傷得最深的還是那顆真心付出卻被人戲弄的心。

受害人固然不幸地已為自己的決定付上代價,但同時我們亦要反思我們現今過份依賴網絡的溝通方式是否恰當。網絡的未來發展必然會更徹底地滲透至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但不代表我們要放棄人與人之間最真最直接的溝通──陪伴與對話。放下冷冰冰的手機,相約親友相聚,親口表示關懷,讓人能從真實的溝通中得著溫暖。

 

[1] 香港警務處,〈2016年香港罪案情況記者會〉,取自香港警務處網站: http://www.police.gov.hk/ppp_tc/01_about_us/cp_ye.html, 2017年6月1日。

[2]〈援交騙億四 大學生頻墮「色網」〉,《文匯報》,2017年3月5日。

[3] 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 62 號報告書》(香港:2017),頁53-55。

[4] LOL是網絡用語,是Laughing Out Loud的縮寫,意即大聲地笑。

 

 

AV產業 鮮為人知的血汗工廠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9/01/2017

美國最大的色情網站剛公布年度統計,2016年該網站總傳輸量為31億1,040萬GB,影片總觀看時間為45億9,900萬小時;2016年全年共有230億人次瀏覽,即一天就有約6,400萬人觀看,一秒有729人在線。提起AV,多數香港人會即時聯想起成人影片(Adult Video),而非影音(Audio Visual)。色情資訊唾手可得,未成年的青少年也可輕易接觸得到。但當觀眾消費色情時,又可曾理會色情產業背後種種黑暗面呢?

對比美國,對香港更有影響力的色情產業來源地是日本。日本反人口販賣組織「燈塔」(Lighthouse)表示,2016年上半年已接獲近60名AV女優求助,遠超過去年全年人數。該機構發言人指,多數求助的AV女優都是被騙簽下模特兒合約,但到拍攝現場卻在威嚇下被迫脫衣拍AV;如不肯就範,就要賠償天價違約金,結果令眾多受害人在不情願下繼續拍片。

AV業界以威迫利誘手段欺騙少女拍攝成人電影的說法一直時有所聞,去年日本一位前AV女優勇敢站出來向業界作出指控,更有AV製作公司的高層人士因涉嫌強迫旗下女優拍攝AV,而被日本警方逮捕,引致當地業界需要發公開聲明向公眾致歉。

不少人認為AV男優的工作是優差,但真實的拍攝工作對男性來說,卻是極嚴苛的榨取,當中的辛酸是不為外人道。知名AV男優清水健曾表示,在他初入行時曾接獲一份工作,要為一位女優口交,但對方下體卻流出帶有異味的綠色分泌物,但在導演的要求下,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最後該位女優證實患上性病,清水健慶幸未被感染,但同場另一位男優卻沒有如此幸運,從此在這行業消失了。

不論AV男優或女優,在面對生計的大前提下,甚麼厭惡的行為也被迫接受。清水健表示他入行多年,甚麼性質的工作也能接受,連糞便也曾吃過,唯有一次的拍攝工作超出他的尺度因而作出拒絕,就是一男一女再加兩隻狗的性交情節。清水健有能力拒絕,並不代表其他男優女優都有能力拒絕,他的戲份最終也會找到其他演員代替。

當人們觀看色情資訊時,接收的是一連串強烈的感官刺激,但背後種種不公不義的情況卻無人關注。色情產業販賣色情資訊,將人性貶低,將男女視為性交工具,將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化為純粹性器官的苟合。男優女優們的尊嚴被剝奪,消費者的性觀念被扭曲,但製作公司卻從中賺取豐厚盈利。AV產業內裡千瘡百孔,願更多人關注當中的種種問題,讓人性的尊嚴得以被尊重。

曾經刊載於:

獨立媒體,2017年1月19日

假交友真中伏的交友程式

文麗兒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8/01/2017

不法分子利用交友程式騙心又騙金,甚至因與網友相約外出而發生性罪行的新聞屢見不鮮,然而人總是耐不住寂寞,希望得到關心與慰藉。即使前車可鑑,仍希望在虛擬世界一搏,希望尋到「真心友」填塞心靈渴求關係的慾望。

最近一宗18歲年輕女子透過交友程式誤交一名網友,相識兩個月後於元旦夜相約見面,即被強姦,10天後才向友人哭訴,友人替她報警才揭發事件。

不難理解十來歲的年輕人對愛情充滿憧憬,然而「恨」有人愛之餘都需配合理性分析。在網上與你滔滔不絕,甚至能分享心事,不代表你已對對方瞭如指掌,畢竟相識日子尚短,到底對方所提供的資料是否真確還未知,是不是?難道騙子會開宗明義跟你說他是騙子,與你傾談只為要騙你嗎?使用交友程式時,別以為人人都認真。

能以認真的態度結識朋友當然十分好,然而江湖險惡,若選擇在虛擬世界開展關係,首要還是抱著尋根究底的精神,一個msg、一個emoji不代表你跟對方已connect了;送禮、借貸、見面等要求還是婉拒為妙。君不見不少人利用別人的同情心與渴求被愛的慾望,被利用者最後慨嘆自己愚蠢之餘亦傷了自己的心,更不幸是若被強暴,帶來的創傷實不能輕易被抹走與彌補。

發展關係,尤其是親密關係,還是真真實實地接觸好。即使在虛擬世界相處得多麼理想,若不能在真實生活中connect,還是徒勞。若有天發現在虛擬世界的男/女朋友早已有所屬,或是自己在不知情下成為人家劈腿的對象,到頭來自己暗暗淌淚,多麼委屈呢。

交友程式無疑擴闊了交友的圈子,令人有更多機會認識不同背景的人;同時亦打開了交友的陷阱,使人更容易在建立關係中受傷害。如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取決於連線狀態,on and off的未知足以叫人抓狂,亦令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變得無比脆弱。本來親密的人際關係只能以弱弱的虛擬信號連繫,這件事也實在太可悲。交友時最需要的其實不是程式,而是要回到真實的意識。

色情泛濫的世代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 (性教育)
24/03/2016

創刊50年的世界知名成人雜誌《閣樓》(Penthouse)在2016年1月份宣佈將停止發行印刷版,改為推出網絡版本。《閣樓》曾一個月大賣500萬冊,但近年每況愈下,雜誌曾決定刊登更露骨的內容,但仍無助銷情,更於2013年申請破產保護。

成人雜誌的衰亡不代表色情資訊不再,反而透過互聯網更大幅度地散播。現今網絡色情已滲透青少年群體。色情網站雖設有年齡限制,但卻無人會認真遵守。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在2013年進行「中學生性價值,態度和行為問卷調查」,訪問了3,376名中二至中五級的學生,發現29.4%的受訪男生及8.8%的受訪女生有觀看色情資訊的習慣。不少中學生對AV術語瑯瑯上口,情況更已蔓延至小學。而他們觀看色情資訊的多寡,與在約會中有愛撫及性交等親密身體接觸有直接的關係。

在一個色情資訊泛濫的世代,不論男女,在耳濡目染下容易被扭曲的性觀念影響,視性為遊戲及忽略其後果。父母及同行者可體恤青少年拒絕色情資訊的難處,鼓勵他們拒絕固然是好,但更重要的是幫助他們拆解色情資訊的各種謬誤,不被當中扭曲的觀念影響,建立一個尊重自己、尊重他人的兩性關係。

明光社致力推行有價值的情性教育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 (性教育)
21/05/2015

現今社會性觀念開放,青少年未婚懷孕、色情沉溺、性短訊、裸聊的情況日漸普遍。為此,我們致力推行有價值的性教育,宣揚正確的性觀念,重視「愛」與「性」的價值觀,並肯定婚姻與家庭的價值。為拓展本社的學校性教育工作,我們在4月16日舉辦了「明光社性教育願景分享會」,讓學校對我們的性教育課程有更深入的了解,當日共有約六十位老師出席。

明光社冀為學生提供清晰的價值指引

明光社所推行的性教育,其特色是為學生提供清晰的價值指引,與坊間其他機構以價值中立進路推廣的性教育不同。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梁林天慧博士在分享會上表示「價值澄清法」從六十年代興起,當中拒絕向學生指出對與錯,讓學生自由地找尋自己的價值判斷立場,結果北美地區的青少年罪案不斷增加,不少學者已質疑「價值澄清法」的效用。然而,時至今天仍有不少人推崇此進路。

梁博士認為性教育不只限於生理層面,更應涵蓋「兩性相處」、「愛與親密」及「婚姻承諾」的指引,因此也宜包括倫理、價值觀念、行為表現等。但她認為帶有價值取向的性教育該是情理兼備的,不應硬銷老師自己的看法,而是與學生同行,不高高在上,不批判,並就對方的好處出發,以身作則,作好的榜樣。

理念一致 促成合作

感恩的是不少學校一直支持和肯定我們的性教育工作,與我們維持長期合作關係,匯基書院就是其中之一。匯基書院張嘉明老師在分享會上表示明光社提倡的價值觀與學校一致,所以選取了我們的性教育講座,並將之融入學校的性教育和宗教教育課程;同時,他亦讚賞本社同工的表現。

無分宗教背景 與學校緊密合作

明光社雖然是一所基督教機構,但本社服務的對象並不止於基督教學校,不少天主教、道教、佛教、孔教和沒有宗教背景的學校都與本社維持緊密合作關係,相信是因為我們之間對性教育的立場和信念是相近的。

在過去一年,我們曾到訪80間中小學和24間教會,帶領了約250場性教育講座及工作坊、14場家長講座及8場性教育教師訓練,接觸人次超過30,000人。我們能配合學校週會、性教育週及公民教育週等,進行大型的性教育講座;而且,亦可針對個別班級的特性,進行互動式的性教育工作坊。另外,我們亦能為學校提供性教育教師訓練及家長性教育講座,如欲了解本社的性教育工作詳情,歡迎致電27684204聯絡我們。
 

「風塵」僕僕

——澳門及香港的人口販賣情況

羅遠婷 | 明光社項目主任
21/05/2015

人口販賣是一門古老的行業,對很多人而言它是一項利潤甚高的「生意」,不幸的是在今天亦如是。或許我們會覺得人口販賣只會在生活條件較差的地區出現,然而它卻與我們近在咫尺,香港及澳門原來就是人口販賣的中轉站及終點站。早於2003年,美國已指出香港及澳門涉及人口販賣,也譴責兩地政府把關不力。我們將在本文探討香港及澳門的人口販賣的情況。

根據聯合國《全球人口販賣報告2014》,人口販賣的定義由三種元素構成:行為、引誘方式以及目的。「行為」是指招攬、運送或匿藏人口;而「引誘方式」則包括武力威嚇、欺詐、強迫、拐騙、行誘等;至於「目的」是指透過各種方式(如性剝削、強迫工作等)剝削被販賣的人。

澳門——主要以性剝削為主

在澳門出現的人口販賣多是與色情行業有關,而受害者也以女性為主。澳門的經濟收入以賭業為主導,伴隨著數量眾多的賭場,則是大量的妓女(性工作者)。她們來自東南亞、烏克蘭及俄羅斯等地,不過也有大量女士是來自中國內地。

流落澳門 各有前因

若按以上提及的定義,澳門人口販賣的受害者中有部分確實是被拐賣及引誘來到澳門。受害人在家鄉中被保證能在澳門得到待遇良好的工作,但在抵埗後卻發現原來所謂的工作,就是充當妓女,由於護照被人口販子扣留了,所以她們不能逃走及回家。

然而卻有部分中國女孩知道自己是來從事色情行業,她們基於不同原因而「販賣」自己:如家庭出現困難而急需金錢、受「男友」哄騙等。在這看似由她們「自主」的情況下,人口販賣好像和她們扯不上關係,然而卻有學者對此表示質疑。

透過進行田野研究,有學者發現在這批「自主決定」的女孩中,有為數不少的人是受所謂的「男友」慫恿到澳門從事色情行業,當細看這些女孩的經歷時,往往發現當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難以不令人聯想那是人口販子常用的幌子。(詳情可參考Selling Sex Overseas: Chinese Women and the Realities of Prostitution and Global Sex Trafficking一書)

人口販賣在澳門蓬勃的原因

涉及性工作的人口販賣在澳門如此蓬勃,其中一個原因與澳門的經濟模式有關。澳門是一個旅遊城市,主要收入源自賭場,而賭場的主要客源則是內地遊客。由於有大量遊客湧入澳門,因而增添色情行業的市場需求,亦自然吸引更多女孩前來——無論是被誘騙還是自己決定到來。

因為色情行業有如此龐大的需求,所以不少人也想從中分一杯羹,酒店商人是其中一員,他們有時會與馬伕合作。有些酒店會將某些樓層租給從事色情行業的女孩,甚至會在酒店內劃分區域讓她們「兜客」,酒店並會管理這些區域;當然酒店會從中得到利益。

此外,澳門政府及有關部門在執法方面仍然鬆懈。儘管澳門定立法律懲罰從事販賣人口者,違法者最高可被判監禁十五年;若受害人年齡不足14歲,則最高會被監禁20年。可是,每年被判監的人卻很少。根據澳門的阻嚇販賣人口措施關注委員會的統計數字,在2013年被起訴的人口販賣案件只有三宗。

香港——人口販賣的中轉站及終點站

香港已成為以強制勞動及以商業性剝削(commercial sex exploitation)的人口販賣中轉站及終點站,可是香港保安局卻認為香港並沒有直接涉及其中,只承認是中轉站。此外,香港亦未有簽署聯合國的「防止、打撃及懲罰人口販賣協議」。

香港的人口販賣情況

與澳門的受害人相似,被販賣到香港的人有些是被拐帶及誘騙來香港。如一名菲律賓未成年少女,以為來香港擔任家庭傭工,然而抵達香港後的數小時內卻被迫與六名男士發生性行為。在灣仔酒吧區,這些例子屢見不鮮。

然而與澳門稍為不同的是,香港的人口販賣情況涉及另一形式——強迫工作,而受害者主要是外傭。印尼及菲律賓人若想到香港擔任傭工,往往要先支付一筆龐大的介紹費,價錢由$1,950 至$2,725美金不等,外傭在找到工作前已欠債纍纍。他們來到香港工作後,若不幸遭僱主剝削及虐待,也可能因為懼怕需要即時還債而啞忍。

人口販賣在香港發展的原因

香港成為人口販賣的中轉站的其中一個原因,由於其地理位置方便,不法份子會把從內地及東南亞誘騙的受害人經香港運送至歐美等地。而中國的一孩政策某程度也助長了人口販賣,原因是政策令到內地男女比例失衡,男性遠比女性多,若要娶得本地女性為妻就需要付出更大成本,這令一些客觀條件稍遜的男性轉向海外新娘,而香港就成了「運送」海外新娘的中轉站。

此外,與澳門不同之處在於香港並無法例直接懲罰人口販賣,更不用說香港並沒有為人口販賣定下清晰的定義。若有人觸犯人口販賣罪行,有關當局會以《入境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第129條等相關法律來檢控該人。此外,他甚至可能會因「使用、販運及供應偽造旅行證件」而被控,而最高刑罰是罰款500萬元及監禁14年。若有人舉報人口販賣案件,被販賣的受害人會因過期居留等種種原因被抓,至於販賣她的人,有關部門則會按所搜得證據而決定而哪條條例檢控他。

人口販賣是一門複雜的課題,其有著千絲萬縷的原因,錯綜複雜。雖然此文只討論澳門及香港的情況,然而人口販賣涉及全球性的層面與運作,也是涉及制度性與結構性的罪惡。各國政府當然是責無旁貸,然而就個人而言我們也可出一分力,或許我們可以提高警覺,留意懷疑是人口販賣的個案;又或是身體力行,參與或支持一些關注及致力打擊人口販賣的機構。在打擊人口販賣一事上,我們可以不只是旁觀者。
 

 
 
參考資料:
Grenville Cross, “Hong Kong Needs a Dedicated Anti-trafficking Law,”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1/3/2015, http://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1445245/hong-kong-needs-dedicated-anti-trafficking-law 

Ko-lin Chin and James O. Finckenauer, Selling Sex Overseas: Chinese Women and the Realities of Prostitution and Global Sex Trafficking. New York: NYU Press, 2012. 

Robyn Emerton and Carole Petersen, “Migrant Nightclub/Escort Workers in Hong Kong:  An Analysis of Possible Human Rights Abus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entre for Comparative and Public Law Faculty of Law, 2003.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Global Report on Trafficking in Persons (Vienna: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2014), available online from: http://www.unodc.org/unodc/en/human-trafficking/global-report-on-trafficking-in-persons.html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2014 (U.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4), available from http://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26844.pdf

悅鳴,「協助打擊販賣人口」,《澳門日報》,2015年3月13日,網址: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5-03/13/content_981726.htm

「南非人口販運猖獗」,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生命倫理研究中心,網址:http://www.catholic.org.tw/theology/klife/column/060424.htm

「澳門在打擊販運人口方面有所不足」,澳門平台,網址:http://www.plataformamacau.com/zh-hant/%E6%BE%B3%E9%96%80/%E6%BE%B3%E9%96%80%E5%9C%A8%E6%89%93%E6%93%8A%E8%B2%A9%E9%81%8B%E4%BA%BA%E5%8F%A3%E6%96%B9%E9%9D%A2%E6%9C%89%E6%89%80%E4%B8%8D%E8%B6%B3/

朱蔚欣,「推動工商業界打擊人口販賣」,《國度復興報》,2014年7月29日,網址:http://www.krt.com.hk/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12124

香港保安局,「偷運/販賣人口和非法入境」,網址:http://www.sb.gov.hk/chi/special/bound/iimm.htm

澳門政府阻嚇販賣人口措施關注委員會,網址:http://www.anti-tip.gov.mo/tc/stat.aspx

蔡莉莎,「人口販賣」,《呼聲》第211期,施達基金,2015年3月11日,網址:http://cedarfund.org/2015/03/11/share211/
 
 
 
 
 

 

再生的蘆葦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1/05/2015

人性可以充滿光輝,同時亦可以極其黑暗!廿一世紀,當人類的科技文明已經一日千里,令人無比自豪的時候,竟然有不少人卻仍活在毫無尊嚴,任人魚肉,「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的悲慘世界!可悲的是她們不少仍只是剛發育的稚齡女童,而更可悲的是親手將她們推落此困境的就是她們的親生父母。

今時今日在香港,本地少女被人逼良為娼的新聞的確是少了,但少女「援交」、被誘騙從事色情行業亦非罕有。婦女被逼出賣肉體、尊嚴被無情地踐踏,甚至墮入人口販賣的陷阱,原來並不是與我們毫不相干的事。我們深信每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寶貴的,他們的尊嚴來自神的形象,縱使因為罪的緣故曾經被扭曲,但上帝的恩典是足夠的,祂能夠令壓傷的蘆葦不但不會折斷,甚至可以重生,再次展現原來應有的豐榮,無論人落在任何可怕的光景,因著上帝的恩典,希望永遠在人間。

不過,靠著上帝的恩典不等於其他人沒有角色,更多人願意關心、愛護和尊重那些受過傷害的人,她們能夠重生的機會和道路便會較為平坦,崎嶇有時其實是人為的。今期《燭光網絡》希望透過打開一扇認識人口販賣的窗,讓大家能夠一起關心那些受傷的心靈,讓公義得到更大的彰顯。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馬太福音 12:20 

《武媚娘傳奇》會召喚明光社嗎?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 (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9/03/2015

話說,明光社在監察傳媒,特別在監察傳媒色情方面,都被認為「不遺餘力」(有時,甚至被批評用力過猛)。我們不時收到巿民的來信投訴不同的主流傳媒,有時在同工之間會笑稱此為「召喚明光社」。近月於內地大受歡迎的宮廷劇集《武媚娘傳奇》因尺度問題遭刪剪令不少人思想,如果該劇未來在香港播放,會否有人召喚明光社,甚至如內地一樣要經刪剪才出街?

《武媚娘傳奇》之所以在內地轟動,除了劇集當中的女角,如范冰冰、張鈞甯等上身非常性感的服裝吸引眼球外,[1] 更叫人激動的是,去年年底於內地電視台推出,才播出至第十六集,突然以技術理由暫停播出;四天後再播接續的內容,但所有原本的養眼部份全遭剪掉,被網民揶揄劇集遭封胸處理。

在香港,我們的劇集偶然也會有過份裸露,或暴力、不雅的內容,巿民一般會向通訊事務管理局投訴,該局在收到投訴後調查了解,然後跟進。此制度的好處是由巿民表達意見,因此用的是普羅大眾的尺度;而進行調查的是由政府委託的一般巿民及專家,所得的判決相對持平,能平衡各界意見。

我們不知道最終在香港播出的版本如何,據了解有些被刪剪的鏡頭十分暴露,或者也會有人因此來召喚明光社。我們認為電視觀眾由於有不同的年齡及背景,包括不少兒童及青少年,因此其尺度比在戲院上影的電影較為嚴謹是合理的,就算有些限制不等如干預創作自由。我們會鼓勵有意見的人投將意見直接交給相關部門表達;甚至如果事情太過火,說不定明光社也會呼籲大家去投訴。不過,我們深信創作自由和色情之間的界線,應該由香港巿民決定。

 


[1] 歐陽五,「《武媚娘》『封胸』能否『化吉』?」,《明報》,2015年1月21日,網址:http://www.pentoy.hk/中國-2/a255/2015/01/21/歐陽五:《武媚娘》「封胸」能否「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