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教會為何要關心性別認同議題?

招雋寧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7/11/2015

牧養群羊是教會使命,然而教會使命並不只得這樣;參與社關,對社會議題表達看法及身體力行,也是教會使命一部分。社會各方一直關注與性別有關的議題,近年討論開始聚焦在「性別認同」上,教會的聲音更不可或缺。我們訪問了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的譚子舜牧師,討論教會為何要關心性別認同。

關心性別認同議題並非因為法例侵犯了教會自身權益,而是看出議題對整個社會的影響。譚子舜牧師(Jayson)認為「雖然性實在是很私人的事,但《性別認同法》則具社會性。法例要其他人認同這種新的性別身份。」小至教小朋友上廁所,大至結婚大事、兒童撫養,Jayson感到政府在制定法律時要衡量各方意見和後果,而教會有責任按召命發聲,為公民社會出一分力。

他說,信徒參與社關其實是在事奉。

 
參與社關也是在做事奉
「上帝國是介入人類生活的各個範疇,包括經濟、藝術、文化……而性別則是人和家庭的基石。」Jayson以這信念,鼓勵信徒以信仰角度思考社會議題,以公民身份與公共對話,一方面整合當代對「性別」的信仰思考,另一方面是視之為事奉。「除了查經、主日學及短宣,社關都是值得教會差遣和祝福的事奉。教會的角色是負責inspire(啟發)信徒跟隨他們那獨特的召命。」
萬事互相效力,不是每間教會都要用同一程度關心一個社會議題,Jayson舉例說,「若教友都是藍領,教會自然容易關注勞工權益……我們都正著手思考標準工時的問題。」在他所牧養的群體中,也有兩個家庭正面對性別認同的困難。「有GID/GD (性別焦躁症) 的人不多,我也不能說完全明白他們,但我理解他們的確面對很多的苦。」
 
 
信仰和性別認同的關係

信仰和性別認同的關係,Jayson表示「對這問題,我還未算想得好通透。」

然而,Jayson卻相信兩性是一種人類共通的經驗和秩序。「性別是一個創造秩序。有人想社會不再跟隨男女這秩序,某程度上是有違人類的共通經驗,也因此必須用到法律強制介入。」縱使強制更改規範,對那個患上性別焦躁症的人來說,都並非真正解決性別身份不一致的方法,「……他仍然要靠外力:終生吃荷爾蒙藥;有些人做了手術也未能感到心理與生理性別一致。」

Jayson認為聖經沒有對「性別認同」這近代詞彙有直接相關的敘述,「但加拉太書三章27-28節提到,或男或女,都要在基督裡成為一,這超越了人類的分類。」他解釋經文,指出對於要承受基督的恩典成為新造的人,以及要分享基督使命,文化、種族、經濟和性別等都應該沒有分等次。「社會縱然在這些事上有歧視,但救贖超越了這些分層。然而,超越性別,並非消除性別,男和女的區間沒有因此消失,並非一種asexual(無性別)的狀態。」從信仰的角度,Jayson明言沒法認同性別可以改變。

又或馬太福音論到耶穌說人不嫁(女性角色)不娶(男性角色),Jayson體會,在終末救贖裡的性別,真的不容易想像。在理論上,不論任何性別認同的人,蒙恩成為基督徒,終究都要面對上帝對兩性的創造秩序。而整個基督群體都同樣要付上代價,對付罪和它的影響。

 

同行仍是關鍵

Jayson捏著眉頭分享,正在變性手術徘徊的肢體和他們的家人所面對的痛苦,「能有相同經歷,明白他們掙扎的人很少;即使要哭訴,又涉及家人的私隱,我也不敢說能完全明白他們……我們最老套的一句,都是同行。」

「係困難嘅……」吐出一絲沉淡的嘆息。同行雖老套,在既濟未濟的末後日子,他只能如此盡力。「他們的處境都是孩子考慮變性,我還沒認識過一些父或母要變性的家庭,我相信這樣會增加幫助那孩子的難度。」要關顧在性別認同上遇到困難的人,Jayson沒有隱瞞他的限制,「能做的很少,有些時候,要表達贊成、反對、還是沉默,也不知道。」

除了顧及變性者的需要,教會也要平衡其他會友的感受。在教會生活上,溝通和理解困難是首要的。他舉例說,一個男變女者,倘若已完成手術並以新性別身份生活,教會能理解這現實,讓他以新身分在教會生活。同時,也要讓他明白,教會仍會考慮肢體變性後的外觀是否女性化,若外貌仍然非常男性化,令其他在洗手間的女士感到驚嚇,就要權衡各方,找出其他方法。說白了,也難以簡化地說變性者可以全然按他自己的性別認同去生活,「係困難嘅……」。空氣也沉默了,Jayson輕輕點頭。

 
 
附錄一
變性人可以受洗、事奉嗎?
跟其他人一樣,Jayson的教會也是以問信德等向度,決定是否讓已變性的肢體加入教會。對於參與具領導性質的事奉崗位,他則關注他與上帝的關係,「上帝錯造我的性別,因此我要憑己力去作出改變?」,若在這種自我拒絕和拒絕上帝的關係中緊緊糾纏,也很難想像那人如何帶領別人。
 
 
附錄二
在教會為變性人舉行婚禮?
從信仰角度,教會沒法承認性別能改變,因此也不會為更改性別的變性人舉行婚禮,因為這在生理性別的本質上,是兩位同性別者的婚禮。若果一個男變女的變性人,與女性結婚呢?Jayson提出:若那已變性的男變女者,對過往變性感到悔意,決心要以男性身份生活,縱然手術令身體已不能逆轉至以前的狀況,但他及後遇上一位能接納他的女性,更願意與他步進婚姻。這樣的回轉和關係,豈不相當難得?

相關文章

同運議程LGBT Agenda (2020年8月)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16/09/2020

承繼自席捲全球的西方性解放浪潮,其推動性文化改革的核心意識是:任何性傾向和性別身份都是天生、正常、不可改變及道德正當的。透過一步一步滲透文化、教育和法律,它強制異見者消音,並瓦解「性別、婚姻、家庭」等倫理價值。

國際

泰國內閣於2020年7月8日通過「民事伴侶法」(Civil Partnership Act)草案與「民事與商事法」(Civil and Commercial Code)修正案,有關草案及修正案將送往國會審議及等候批准。「民事伴侶法」草案允許年滿17歲或以上且至少其中一方為泰國公民的同性伴侶進行民事登記,登記的同性伴侶能享有部份猶如異性夫妻一樣的法律權利,如繼承權與收養權等,只是無法享有一些異性配偶福利,如稅務豁免、社會保障福利、某些形式的國家福利等。若同性伴侶未滿17歲者,必須獲得父母、監護人、法院的文字書面同意,完成登記後,未成年同性配偶將被視為成年配偶。「民事與商事法」修正案為民事結合制定進一步的規定,例如已有法律認定之伴侶,則不可再登記。民事結合關係會因死亡、自願分居或法院命令而終止。
泰國政府副發言人Ratchada Dhnadirek表示,「民事伴侶法」及「民事與商事法」修正案讓不同性傾向的社群、不同性別人士能夠享受平等,更是促進泰國社會性別平等的重要一步。不過,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社群的一些成員仍然認為,法案不足以確保平等權利。[1]

 

位於東歐的黑山(Montenegro成為非歐盟成員國中,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same-sex civil partnerships)的歐洲國家。2020年7月1日,黑山的國會以42比5的懸殊比例,通過有關法案,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享有和異性戀伴侶一樣的權利。黑山並不容許代孕母服務,無論異性戀夫妻或一般伴侶都不能使用有關服務,因此同性伴侶亦一樣,不能尋求人工受孕。另外,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並不能收養兒童。
早在2014年,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案遭到國會否決,2019年7月再次闖關仍未能通過,主要被塞爾維亞正教會(Serbian Orthodox Church)強烈阻止。今次終於通過法案,在黑山創立最久的性別倡議團體LGBT前進論壇(The LGBT Forum Progress)對此表示歡迎,認為這對於該國的LGBT人士來說,有著「難以名狀的重大意義」。
黑山總理馬爾科維奇(Dusko Markovic)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案代表「我國社會的民主成熟程度與族群融合過程,都朝正確方向邁進了一大步。」他表示:「在歐洲的黑山裡,絕不允許存在任何與性傾向有關的歧視。」黑山總統久卡諾維奇(Milo Djukanovic)亦表示,該法案令黑山離「加入發展最完善的世界民主政體」更近了一點。說穿了,黑山政府認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將促進少數群體的權益,有助於黑山加入歐盟。[2]

 

2020年7月5日,著名英國女作家羅琳(J.K. Rowling)因著在社交媒體發表的言論,再次惹來跨性別人權倡議人士猛烈抨擊。跨性別模特兒Munroe Bergdorf回應羅琳的言論,指到這位作家「危險」,並且對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人士來說是個「威脅」。
這一次,羅琳把跨性別人士使用的荷爾蒙療程(hormone treatment)比作新式的更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她提到:「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相信我們正在看著年輕的同性戀者使用新式的更正治療(她是指荷爾蒙治療),他們下定決心終身都在醫療的道路上,這可能會導致他們喪失生育能力和/或性方面的功能。」
跨性別人權倡議人士一再批評羅琳多次對跨性別議題的評論不當。羅琳於今年6月7日轉載一篇評論文章,它的標題是「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之後,要為到有月經的人製造更加平等的世界……」她回應道「『有月經的人』,我肯定那些人曾經用過這一個詞……」她之後提到三個字「Wumben? Wimpund? Woomud?」,似乎暗示女人(Woman)一詞已變得模糊。有跨性別人士認為,不能受限於生理性別,生理性別是男性的人,只要社會性別是女性,即使沒有月經的人也可以是女性。早在2019年12月,羅琳已經惹來很多人不滿,事緣她對稅務專家Maya Forstater的言論表示支持。Forstater因著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指男性不可能改變他們的生理性別而失去了工作。
面對多次的抨擊,羅琳在今年6月10日選擇發長文解釋,該文章題為“J.K. Rowling Writes about Her Reasons for Speaking out on Sex and Gender Issues”,她在文中指自己在去年支持Forstater,其實在此以前,大概在兩年之前,她已經關注有關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的討論,以及與不少跨性別者會面,她認為自己的個人經驗及知識已經到達專業水平。在文中,她亦提到她有五大理由擔心新跨性別激進主義(new trans activism):一、此主義推動著侵蝕生理性別(sex)在法律中的定義,並且想以社會性別(gender)取代它;二、身為前老師及兒童慈善組織創辦人,她關注跨性別權利的運動對教育及保護兒童有何影響;三、她關心及公開捍衛言論自由;四、她看到希望改變性別的年輕女性人數激增,另一方面,愈來愈多變性的年輕女性後悔採取了某些步驟,想要返回原來性別,然而這些步驟在某些情況下已經奪走了她們的生育能力,讓她們的身體無法回復如初;五、 她披露自己曾被家暴及性侵,她和為數不少跟她有相似經歷的女性憂患與共,而這些女性因為希望尋求只供女性使用的空間,卻因而被指控為偏執,她希望跨性別女性得到安全,但同時,她不想其他女性少了安全。她寫道:「當你讓任何相信或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性打開廁所和更衣室的大門……你是對任何男性和所有想進去的男人打開大門。」
無論羅琳如何解釋,在支持同運人士眼中,她仍是歧視跨性別者的人,她的兩大粉絲網站:The Leaky Cauldron和MuggleNet表示,不再提供羅琳個人網站連結。另外,不少與她合作過的演員也表示不認同她的言論,要與她劃清界線。[3]

 

明光社

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競選連任,在選舉期間曾表示如成功連任,他將修憲以明文禁止同性伴侶收養孩子,他又多次公開指LGBT平權運動破壞傳統家庭價值,對國家造成威脅。2020年7月13日波蘭選舉委員會宣布杜達連任成功。麈埃落定,波蘭知名LGBT運動人士Bart Staszewski在facebook詢問是否有人在想要離開波蘭,在數以百計的回覆裡,大部份人都說他們正在考慮或已經離開波蘭。Staszewski表示:「這次人們不是為了尋找薪水更高的工作,而是為了尋找尊嚴與尊重。人們希望覺得受到政府保護,而不是被當成敵人。」[4]

 

位於非洲中西部的蓬(Gabon,該國的國民議會於2020年6月23日表決通過把同性性行為除罪化。有24名議員投反對票,25人棄權,卻有48名議員支持政府的提案,令提案獲通過。有關提案建議廢除在2019年立的一項法例:《刑法》中第402條第五段:禁止同性之間的性關係,觸犯該法最高可被判監六個月,以及被罰款500萬元中非金融合作法郎(約67,000港元)。
提案在2020年6月29日獲參議院通過,隨後在7月7日獲總統Ali Bongo簽署,正式在該國把同性性行為除罪化。[5]

 

蘇丹過渡政府在2020年7月13日通過一系列改革法案,包括廢除針對肛交行為的鞭刑和死刑,但肛交仍被視為罪行,違者可被判監五年至終身監禁。依據蘇丹的《刑法1991》第148條,不論異性戀或同性戀者進行肛交都是犯法的,初犯者可被判罰100下鞭刑,有可能被判不超過五年的監禁刑期,再犯者同樣會被判罰100下鞭刑,並接受不超過五年的監禁,第三次犯法者則會被判以死刑或終身監禁。隨著改革法案,《刑法1991》第148條亦會被修改。[6]

 

2020年6月9日,印尼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索彭縣(Soppeng一對新人舉辦婚禮,新郎24歲,新娘21歲,婚禮以伊斯蘭教儀式舉行;但有受邀參加婚禮的賓客懷疑新郎是女性,向村長及警方檢舉。警察局犯罪調查小組組長Amri指出,經身體檢查並約訪村里七名人士後,證實新郎為女性,這對新婚女同志涉嫌修改新郎身份證的性別。警方逮捕兩人,兩人涉嫌觸犯《刑法》第263條的偽造文書罪,最高可被判六年監禁。
這對新人交往五個月,新娘約在兩個月前知道自己的情人原來是女性,但因二人相愛,她決定接受對方的求婚,兩人更改了新郎身份證上的性別後,取得新娘家長同意,舉行婚禮,可是她們並沒有正式登記。新娘的家長向警方指出,根據新郎的身份證,他們全家都以為她是男性,不知道被騙了。[7]

 

2009年,在上海的美國人發起同志活動上海驕傲節,稱要讓上海成為一座更加多彩且兼容並蓄的城市。2020年8月13日,上海驕傲節的團隊宣佈,取消所有即將舉行的活動,及終止未來的活動計劃,團隊並沒有說明具體的原因。[8]

 

歐美不少同志遊行在6月舉行,以紀念1969年6月28日,美國紐約市LGBT族群聚集在石牆酒吧遭到臨場檢查,引起LGBT族群強烈不滿,隨後的騷亂與抗爭掀起LGBT人權運動的序幕。當全球受疫情影響,同志遊行紛紛被取消,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仍堅持在6月28日在台灣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舉辦遊行。活動有超過200人出席,活動的主辦人、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顧問陳宏昌(Darien Chen)表示此次遊行是為了數百場被迫取消的活動而舉辦的。[9]

 

本地

香港同志遊行2020籌委會早前聯絡18區區議會,希望各區區議會響應於今年11月舉行的香港同志遊行2020,擔任支持機構。至2020年8月13日為止,香港同志遊行的facebook專頁稱,已有12區區議會通過,願意擔任香港同志遊行2020的支持機構,有關區議會分別是北區、深水埗、南區、屯門、西貢、觀塘、大埔、灣仔、葵青、東區、九龍城、黃大仙區區議會。
明光社在2020年7月10日去信18區區議會,質疑同志遊行已超越地方行政的政治議題,而且有關議題在社會上極具爭議性,在沒有徵詢區內選民的意見之下如此決定,是否漠視民意?另外,無論在外國和台灣的同志遊行甚至有裸露的表演,並提出娼妓合法化、孌童合法化、以及美化性濫交和性虐待等行為,罔顧不少重視家庭價值的社會人士和家長的願意,完全沒有顧及四周有一些兒童在場。本社質疑部份區議會是否有了解詳情,然後才作出有關決定。本社期望尚未通過相關動議的區議會,在考慮是否支持有關活動前,必須先徵詢區內不同持份者的意見,並詳細了解過往多年同志遊行的真正口號和內容。至於已通過有關動議的區議會,必須監察此等活動的實際內容,不能成為鼓吹性濫交的平台,以免進一步損害區議會的聲譽。[10]

 

(資料截至2020年8月14日)


[1] 廖綉玉:〈亞洲性別平權重大里程碑!泰國內閣批准《民事伴侶法》 同性伴侶享繼承權與領養權、可與外國人登記〉,風傳媒,2020年7月9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83805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Busaba Sivasomboon, "Thai Cabinet approves bills allowing same-sex partnerships," The Washington Post, last modified July 8, 202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sia_pacific/thai-cabinet-approves-bills-allowing-same-sex-partnerships/2020/07/08/4a70cad2-c12c-11ea-8908-68a2b9eae9e0_story.html;" Thailand’s Cabinet approves bills granting legal status to same-sex unions," Los Angeles Times, last modified July 9, 2020, https://www.latimes.com/world-nation/story/2020-07-09/thailand-cabinet-approves-bills-legal-status-same-sex-unions;"Cabinet backs bill allowing same-sex unions," Bangkok Post, last modified July 8, 2020,  https://www.bangkokpost.com/thailand/general/1947992/same-sex-marriage-endorsed;"Civil unions for gay couples," Bangkok Post, last modified 9 July, 2020, https://www.bangkokpost.com/thailand/general/1948184/civil-unions-for-gay-coupleshttps://edition.cnn.com/2020/07/09/asia/thailand-same-sex-union-bill-intl-hnk/index.htmlhttps://www.hk01.com/%E5%8D%B3%E6%99%82%E5%9C%8B%E9%9A%9B/496130/%E6%B3%B0%E5%9C%8B%E5%85%A7%E9%96%A3%E6%89%B9%E5%87%86%E5%90%8C%E6%80%A7%E5%A9%9A%E5%A7%BB%E6%B3%95%E6%A1%88-%E5%B0%9A%E5%BE%85%E5%9C%8B%E6%9C%83%E9%80%9A%E9%81%8E

 

[2]王穎芝:〈巴爾幹半島第一國!蒙特內哥羅國會通過《同性伴侶法》 邁出婚姻平權一大步〉,風傳媒,2020年7月4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82240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Montenegro becomes first country in Balkans to legalise same-sex civil partnerships,” neuonews, last modified July 2, 2020, https://www.euronews.com/2020/07/02/montenegro-becomes-first-country-in-balkans-to-legalise-same-sex-civil-partnerships;Rachel Savage, “Montenegro legalises same-sex civil partnerships,” REUTERS, last modified July 2, 2020,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ontenegro-lgbt-lawmaking-trfn/montenegro-legalises-same-sex-civil-partnerships-idUSKBN24271A; Samir Kajosevic, “Montenegro Parliament Narrowly Votes to Legalize Same-sex Unions,” Balkan Insight, last modified July 2, 2020, https://balkaninsight.com/2020/07/02/montenegro-parliament-narrowly-votes-to-legalize-same-sex-unions/

 

[3]梁凱怡:〈羅琳「恐跨」?憂單性空間被濫用 掀英國跨性別法改激辯〉,《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E4%B8%96%E7%95%8C%E8%AA%AA/485087/%E7%BE%85%E7%90%B3-%E6%81%90%E8%B7%A8-%E6%86%82%E5%96%AE%E6%80%A7%E7%A9%BA%E9%96%93%E8%A2%AB%E6%BF%AB%E7%94%A8-%E6%8E%80%E8%8B%B1%E5%9C%8B%E8%B7%A8%E6%80%A7%E5%88%A5%E6%B3%95%E6%94%B9%E6%BF%80%E8%BE%AF(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7日);J.K. Rowling, “J.K. Rowling Writes about Her Reasons for Speaking out on Sex and Gender Issues,” jkrowling.com, last modified June 10, 2020, https://www.jkrowling.com/opinions/j-k-rowling-writes-about-her-reasons-for-speaking-out-on-sex-and-gender-issues/;Darnell Christie, “Trans anger as J.K. Rowling compares hormone treatment to gay conversion therapy,” The Jakarta Post, last modified July 7, 2020,  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life/2020/07/07/trans-anger-as-jk-rowling-compares-hormone-treatment-to-gay-conversion-therapy.html;Liam Stack, “J.K. Rowling Criticized After Tweeting Support for Anti-Transgender Researcher,” The New York Times, 26 May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19/12/19/world/europe/jk-rowling-maya-forstater-transgender.html;Molly Roberts, “J.K. Rowling’s transphobia shows it’s time to put down the pen.” The Washington Post, last modified 10 June 202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6/09/jk-rowlings-transphobia-shows-its-time-put-down-pen/;Jacob Stolworthy, " JK Rowling responds after Harry Potter fan sites distance themselves from author over trans views," INDEPENDENT, last modified July 4, 2020, https://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books/news/jk-rowling-harry-potter-fan-sites-trans-views-mugglenet-leaky-cauldron-a9601231.html;" Researcher who lost job for tweeting ‘men cannot change into women’ loses employment tribunal," INDEPENDENT,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9, 2019,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uk/home-news/maya-forstater-transgender-test-case-equalities-act-employment-tribunal-a9253211.html
 

[4]廖綉玉:〈「現在一切都崩毀了!」波蘭反同右翼總統成功連任 LGBT族群掀移民出走潮〉,風傳媒,2020年8月6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92013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7日);簡恒宇:〈波蘭大選出爐 只贏對手2個百分點 反同右派總統杜達驚險連任〉,《風傳媒》,2020年7月13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848530?itm_source_s=storm.mg&itm_medium_s=dable(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7日);Vanessa Gera, " Polish LGBT people leaving as post-vote mood grows hostile" Star Tribune,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20, https://www.startribune.com/election-aftermath-lgbt-emigres-don-t-wait-to-see-2nd-term/572023802/
 

[5] “Lawmakers vote to decriminalise homosexuality in Gabon,” France 24, June 24, 2020, https://www.france24.com/en/20200624-lawmakers-vote-to-decriminalise-homosexuality-in-gabon; Georges Dougueli, “Gabon divided over adoption of law decriminalising homosexuality,” The Africa Report, last modified June 29, 2020. https://www.theafricareport.com/31647/gabon-divided-over-adoption-of-law-decriminalising-homosexuality/; "UNAIDS welcomes decision by Gabon to decriminalize same-sex sexual relations," UNAIDS, last modified July 7, 2020, https://www.unaids.org/en/resources/presscentre/pressreleaseandstatementarchive/2020/july/20200707_gabon; "Gabon: Freedom House Welcomes Decriminalization of Same-sex Relations," Freedom House, last modified July 9, 2020, https://freedomhouse.org/article/gabon-freedom-house-welcomes-decriminalization-same-sex-relations.

 

[6] “Sudan: 1991 Criminal Act as Amended in 2009,” refworld, last modified May 21, 2009, https://www.refworld.org/docid/5a8433274.html;" Civil Society Statement in Response to The Law of Various Amendments," Sudan Tribune, last modified August 14, 2020, https://sudantribune.com/spip.php?article69702;"Sudan: New Law Amending Penal Code Takes Effect," LIBRARY OF CONGRESS, July 23, 2020, https://www.loc.gov/law/foreign-news/article/sudan-new-law-amending-penal-code-takes-effect/;Ban Barkawi and Rachel Savage, “Great first step' as Sudan lifts death penalty and flogging for gay sex,” Reuters,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20,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udan-lgbt-rights-trfn/great-first-step-as-sudan-lifts-death-penalty-and-flogging-for-gay-sex-idUSKCN24H30J;Zoe Tidman, "Sudan lifts death penalty and flogging for gay sex," INDEPENDENT, last modified July 19, 2020,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frica/gay-sex-sudan-death-penalty-flogging-lifted-prison-sentence-a9627121.html;簡恒宇:〈《同志人權》蘇丹廢除「男男性行為」鞭刑、死刑 LGBT團體:最終目標仍是同志除罪化〉,風傳媒,2020年7月19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86630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7日)。

 

[7] ANNEX I.1 INDONESIAN PENAL CODE, United Nations, accessed August 29, 2020,  https://www.unodc.org/res/cld/document/idn/indonesian_penal_code_html/I.1_Criminal_Code.pdf;"Same-sex newlyweds in South Sulawesi arrested for forgery," The Jakarta Post, June 15, 2020, 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20/06/15/same-sex-newlyweds-in-south-sulawesi-arrested-for-forgery.html;〈印尼女同志婚禮瞞新郎為男兒身 恐吃牢飯〉,聯合新聞網,2020年6月16日,網站:https://udn.com/news/story/6810/4638819(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8日);凌俊賢:〈【女扮男結婚】印尼女同志篡改身份證性別結婚遭逮捕〉,《香港01》,2020年6月16日,網站:https://www.hk01.com/%E5%8D%B3%E6%99%82%E5%9C%8B%E9%9A%9B/486817/%E5%A5%B3%E6%89%AE%E7%94%B7%E7%B5%90%E5%A9%9A-%E5%8D%B0%E5%B0%BC%E5%A5%B3%E5%90%8C%E5%BF%97%E7%AF%A1%E6%94%B9%E8%BA%AB%E4%BB%BD%E8%AD%89%E6%80%A7%E5%88%A5%E7%B5%90%E5%A9%9A%E9%81%AD%E9%80%AE%E6%8D%95(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8日)。
 

[8] 〈滬同性戀活動突停辦〉,《信報財經新聞》,2020年8月14日,網站: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cntw/article/2551819/%E6%BB%AC%E5%90%8C%E6%80%A7%E6%88%80%E6%B4%BB%E5%8B%95%E7%AA%81%E5%81%9C%E8%BE%A6(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8日);謝欣辰:〈上海驕傲節停辦 「彩虹的盡頭」LGBTQ空間限縮〉,ETtoday新聞雲,2020年8月17日,網站: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00817/1786435.htm(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8日)。
 

[9] 簡恒宇:〈「只有台灣能做到」 疫情迫使全球同志驕傲月活動取消 自由廣場舉行難得實體遊行〉,風傳媒,2020年6月28日,網站:https://www.storm.mg/article/280385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8日);“Giant rainbow flag unfurled in front of Taiwan autocrat's memorial hall,” REUTERS, June 28, 2020,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gay-pride-taiwan/giant-rainbow-flag-unfurled-in-front-of-taiwan-autocrats-memorial-hall-idUSKBN23Z0BQ
 

[10] 〈區議會不應漠視選民的意願 支持宣揚性解放之同志遊行〉,明光社,2020年7月14日,網站:https://www.truth-light.org.hk/nt/statement/%E5%8D%80%E8%AD%B0%E6%9C%83%E4%B8%8D%E6%87%89%E6%BC%A0%E8%A6%96%E9%81%B8%E6%B0%91%E7%9A%84%E6%84%8F%E9%A1%98-%E6%94%AF%E6%8C%81%E5%AE%A3%E6%8F%9A%E6%80%A7%E8%A7%A3%E6%94%BE%E4%B9%8B%E5%90%8C%E5%BF%97%E9%81%8A%E8%A1%8C(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胡文傑:〈明光社致函十八區區議會關注同志遊行 蔡志森:事件具爭議 區議會需三思免損聲譽〉,《時代論壇》, 2020年7月14日,網站: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2737&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伍詠欣:〈香港同志遊行2020宣佈舉辦日期 多個區議會成為支持機構〉,《明周》,2020年8月5日,網站: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e5%90%8c%e5%bf%97%e9%81%8a%e8%a1%8c-%e5%8d%80%e8%ad%b0%e6%9c%83-lgbt-15544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

我預備好再婚未?

傅丹梅 | 明光社副總幹事
16/09/2020

有些人曾經滄海難為水,離婚後從此不敢再闖情關,有些人則享受戀愛的感覺,但不會再結婚,亦有人對婚姻仍然有憧憬,決定再踏紅地氈。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人口統計組數字,[1] 2018年結婚數目有49,331宗,當中雙方或其中一方屬再婚佔17,467宗,再婚率達到35%,而再婚比率佔整體婚姻數目在過去五年一直維持在三成多的比例,可見仍有很多人對婚姻有信心。

 

再婚的婚前輔導

近年,愈來愈多準新人會尋求婚前輔導服務,一來是要滿足借教會禮堂舉行婚禮的條件,二來可以為未來的婚姻生活有更好的規劃。事實上,婚前輔導確實能促進雙方的認識及了解,綜觀大部份離婚的原因:性格不合、不能生育、無法溝通、不良嗜好、經濟困擾、婆媳問題等……,這些問題都應該在婚前已知道。輔導員一般會使用客觀及科學化的泰勒.約翰遜性格分析(T-JTA),透過性格分析的結果,讓雙方互相了解對方的真性情,避免主觀的感覺導致盲點出現,一個人的性格是怎樣,婚前婚後不應有太大分別,只是戀愛令人盲目,傾向將對方的優點放大,缺點縮小,將對方看高一線,這在雙方所填的交叉問卷分析(Criss-Cross Analysis)的態度分數(Sten)便能一目了然,掩飾不了,筆者喜歡用「明買明賣」來形容。有人或會天真地以為對方的一些性格問題,婚後會轉變,抱這個態度處理最終必然是失望收場,到頭來又會以性格不合離婚。

對於再婚人士,婚前輔導顯得更為重要,因為輔導員除了會與他們討論一般初婚人士會探討的議題外,亦會幫助準新人探討,他們的關係當中有否存在一些上一段婚姻所帶來的影響,如上一段婚姻的人脈關係。曾經遇到一個個案,初婚的丈夫非常介意再婚的妻子與上一段婚姻的家婆關係很好,反而與他的母親的關係不太好,妻子覺得沒有問題,丈夫卻覺得妻子重視上一段婚姻的婆媳關係,忽略新的婆媳關係,對他母親不公平,成為他們之間的芥蒂。

 

未了的情

決定再婚前,必須要清楚自己是否已能放下上一段婚姻的感情,有否餘情未了,假如仍對上一段感情念念不忘,或對方的一言一行仍會很大程度牽動你的情緒,那麼,你並未適合再婚,勉強為之,終將害己害人,對未來伴侶不公平。結婚最重要是能坦誠面對自己和對方,刻意隱瞞自己未能放下上一段情,以為有了新戀情及結婚,便能忘記舊愛,這種自欺欺人的行為極不負責任。

 

再婚動機

結婚是為了與所愛的人組織一個家庭,可以與所愛的人朝夕相對,愛及委身才是結婚的動機,綜合筆者一些輔導經驗,以下的再婚動機將註定失敗收場:

1. 填補孤獨:離婚後不習慣一個人,怕孤獨寂寞,不懂得自處,想搵個伴,填補空虛。

2. 重拾自信上一段婚姻失敗,連自尊也失去,為了證明自己是有吸引力,匆匆搵個人結婚,除了挽回自信,亦讓對方覺得走寶。

3. 減少開支離婚後,開支多了,加上沒有地方住,為了節省生活各項開支——水電煤租金等等而決定再婚。

4. 害怕單親:不想孩子在單親家庭長大,擔心自己及孩子受歧視,希望為孩子尋找繼父繼母,製造一個幸福家庭的假象。

 

財務安排

中國人有句說話「講錢傷感情」,確實很多離婚的原因都與金錢有關。對於再婚人士,要考慮的問題將會較第一段婚姻多,其中包括財務安排是需要好好處理的。很多人以為再婚後便不需要付贍養費,這是極大的誤會,只有當收取贍養費的一方再婚,付款一方才可以停止,而子女贍養費也要等子女年滿18歲或完成第一個大專學位才完結,因此,對於需要支付贍養費的一方,多數是男方,需要有較詳細的婚後財務規劃,亦需要向未婚妻披露,避免她在婚後才發覺丈夫的大部份收入要給上一段婚姻的相關人士,可能會感到酸溜溜。另外,如果再婚者擁有很多資產,如何妥善分配資產也非常重要,這樣可使上一段婚姻的子女的生活質素及福祉受到足夠保障,再婚者可透過律師將部份財產及物業轉讓,避免將來出現爭拗,例如繼承問題。

 

過去大半年,很多夫婦因為疫情而居家工作或失業,朝夕相對,生活細節的接觸和磨擦使關係產生問題,出現「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病離婚」現象,成為疫情的一個副產品。其實,世上沒有天作之合的戀人,一段婚姻能否幸福美滿,很多時主要並非性格問題,而是有賴兩個人互相遷就忍讓,幸福的婚姻從來都不會從天而降,是要兩人互相付出,努力經營的結果。很多人以為經過上一段婚姻失敗的經驗,第二段婚姻就一定可以白頭到老。事實卻不然,外國很多研究顯示離婚人士重複離婚率偏高,能否避免重蹈覆轍,前提是再婚人士能夠總結第一段婚姻的錯誤,反省自己,做出改變,不再重上一段婚姻某些錯誤的思維和行為模式,假如妄想以為換個人就能解決婚姻問題,最終亦只會走上婚的舊路。

 

婚前輔導

不同的社福機構,都有提供婚前輔導服務,有關服務收費不一,在網上也很容易找到這方面的資訊,內容或會包括對婚姻的期望、溝通技巧、增進了解、自我認識、了解男女的不同、財務管理及心理治療等。再婚者如接受婚前輔導,輔導員有可能會與他們討論未來的支出或子女的生活安排等,令再婚人士提早思考這些在婚後需要面對情況。


[1] 香港特別行政區 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 2020年版〉,香港特別行政區 政府統計處,2020年7月30日,網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3032020AN20B0100.pdf(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6日)。

 

斗室中的故事——基層家庭的生活

林天然 | 明光社項目主任(生命教育)
14/07/2020

受社會運動、疫症的雙重打擊,政府公佈今年3至5月的失業率為5.9%,較去年同期的2.8%大幅的攀升。[1] 在如此艱難的時刻,與我們共處同一天空下的基層市民的生活是怎樣的呢?筆者早前訪問了基督教榕樹頭之光協會[2] (下稱:榕光)的陳碧霞牧師及兩個基層家庭,希望能帶出時下的基層家庭的一些生活寫照。

服侍基層家庭的牧者——陳牧

明光社

陳碧霞牧師可說是榕光的開荒牧師。1988年1月,中國神學研究院的六位神學生開始了在油麻地榕樹頭的福音工作,陳牧師是當中的一位。他們的工作由最初的街頭佈道、探訪到開設查經班、團契,再一路發展到建立教會。經過32個寒暑,現在位於長沙灣區的榕光,已發展為一個身兼教會佈道、牧養與提供社會服務及關懷鄰舍的協會。榕光服侍的基層家庭,主要來自深水埗區,也有的來自旺角、油麻地等地區。

講到基層群體的現況時,陳牧師先介紹了基層家庭的住屋類別。相比條件最差的「棺材房」[3] 與板間房,套房與劏房的條件已算較好了,因為後者有多些私人空間,例如獨立的洗手間或廚房(儘管是非常微型的),所以大多數有孩子的基層家長會選擇這類居所。而「棺材房」、板間房,無論在衛生、居住環境都十分惡劣,多數為基層單身男士所住,他們當中不乏有各種不良癖好者。此外,還有露宿者之家,為無家可歸者提供臨時居所。

在服侍經驗方面,陳牧師有著過去32年的豐富閱歷。聽她提起一些印象深刻的有:她試過獨自一人去探訪住了許多基層單身男士的單位,當她拍門時,裡面傳出「陳姑娘嚟咗,大家著褲!」也試過在探訪過程中,遇到有男士因為毒品、醉酒或精神問題突然情緒激動,扔東西。還試過在未受過任何婚姻輔導訓練的情況下,幫助一位初來香港就被出軌丈夫拋棄的妻子,在安撫其情緒的同時,還要在雙方之間斡旋,處理離婚、撫養孩子及經濟援助等問題。

講到街坊的需要,陳牧表示,除了經濟上的難處,許多人的心靈都充滿破碎與傷痛。當中不乏被丈夫拋棄或面對家暴的新來港妻子,她們有的還帶著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4] 男士方面,有吸毒、酗酒、被各種不良癖好捆綁或有精神問題的男士。而榕光便試過在聚會中,有人情緒激動而打起上來。此外,榕光也有為一些低收入家庭提供緊急援助,例如食物或物資方面的援助。這些年來,榕光做了許多不同的社關工作:食物糧倉、臨時宿舍、兒童補習、心理輔導、派發物資、居家探訪、院舍探訪、協助戒毒……同時,再透過社關工作把福音帶給所接觸的人,繼而展開查經班、團契等事工。在財政方面,陳牧師表示,榕光雖為一間基層教會,無法靠自身奉獻維持運作,但這麼多年來神奇妙的帶領與供應卻從未間斷。

走訪基層家庭

面對住屋問題,基層家庭的生活光景到底是怎樣的?榕光的福音幹事陳珊珊姑娘帶筆者走訪了兩個基層家庭。

故事一:在困難中堅持的媽媽

明光社

受訪的媽媽跟兒子,住在一間套房裡,面積約150呎左右,裡面有一張碌架床,迷你的洗手間及開放式的廚房。房間的打掃比較整潔。從開門招呼我們,到整個訪問過程,戶主媽媽一直都努力保持著微笑。她由內地來港,有一對孿生的兒子,訪問時,只有大兒子和她在一起。她說,兩個兒子早產,直到三、四歲才發現他們異於常人。大兒子今年11歲,卻只有三歲的智商,而且還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返半日制特殊學校,需要每天由媽媽接送。小兒子則因諸多病痛,需按時吃很多藥,住在特殊寄宿學校。由於不適應那裡的飲食,這位媽媽便不時煮飯並送過去給兒子。當被問及「孩子的爸爸呢?」這位微笑的媽媽面色一沉,只回答「不要提了!」

她的日子真的不易!在經濟上,這間150呎的套房,每月租金為5,000多元,這靠兩兄弟的傷殘津貼僅僅湊夠。其餘的生活開支、孩子的學業雜費都要靠向鄉里借貸來解決。在整個的訪問過程中,身邊的大兒子不斷地將一塊塊小塑膠玩具塞入正在轉動的風扇,使扇葉因打到塑膠塊而發出「喀啦喀啦」聲,孩子見狀則興奮的大笑。媽媽一面要應付採訪,一面要試圖阻止兒子的危險遊戲——她試過勸喻、用手阻擋、將風扇挪走、關風扇電掣、拔起插蘇……但兒子就不停地將風扇拿回身邊、插電掣、開風扇、再塞入塑膠塊……直到媽媽大聲責備「夠啦!太過份!」孩子才收手一會兒,然後再開展新一輪「攻勢」。後來兒子間中因被媽媽責備而暫時收手,只見他不忿地拿起床上的雜物,然後將手伸出窗外。媽媽又要制止,怕他將東西扔出窗外。除此之外,孩子還會因興奮或生氣而不時大叫,媽媽又要軟硬兼施去規勸,說怕住在旁邊的姨姨投訴。

11歲的孩子需要多些走動,筆者問這位媽媽,有沒有嘗試帶兒子出外遊玩,但答案是否定的。媽媽說,外面的孩子和家長都會怕他,例如排隊時間長了些,兒子就會推其他孩子,結果會換來各種異樣的眼光。又或者去到街上時,兒子可能因見到想要的東西而做出衝動的行為。就連每天乘車返學,媽媽都要時刻拉著孩子,以防他作出不當的行為。訪問期間,孩子去了家中的迷你洗手間,但不一會兒,他又在那裡興奮地潑起水來,媽媽見狀再度上前勸喻。由於孩子不懂事,做事不知輕重,媽媽表示要不停地看著他,生怕他做出危險的行為。眼見兒子日漸長大,無論在力氣、速度都在增長,而時刻繃緊的媽媽只能告訴自己要堅強,並堅持下去!只因,她怕自己若倒下了,便沒有人照顧、疼錫兒子。

故事二:天台的世界

明光社

筆者訪問了另一個居住在鐵皮屋的家庭。在陳姑娘帶領下,筆者來到一棟唐樓門口,抱著探訪物資一路上樓,沿途只見狹窄而有異味的梯間,戶戶都是劏房的格局。不知何時,渾身是汗與氣喘的我已上到天台。前方眼見一位女士坐在鐵皮屋外狹窄的通道上,她就是鐵皮屋的女戶主。由於天熱,她說家人平日一般都在屋外。而要開風扇時,他們就會將牆上風扇的電插蘇插在自家的電源處,因為要與鄰居分開計算用電量。這時,讀一年級的大兒子走過來再三請求媽媽准他往樓下另一個男孩的家裡玩。媽媽有些疑慮,除了因為疫情,也怕孩子會打擾人家。受訪家庭有爸媽及三個孩子,爸爸是內地人,之前在內地打散工,月入2,000多元,但因疫症現在留在家裡,無法回內地開工。除了老大外,一歲多的老二現由內地的爺嫲照顧,還有一個最小、手抱的孩子與父母同住。

明光社

他們住在一個100呎左右的鐵皮屋裡,打開家門先見到一個微型洗手間,與其一板之隔放了一張碌架床,床的對出是一個人僅能側著身子通過的通道與桌子,還有牆上的置物架,以及許多雜物。屋裡還有一部冷氣機,不過他們很少開,除非酷熱難耐。如此節儉,因為太太要照顧孩子沒有工作,一家的開支靠綜援可算勉強夠用。住在這裡有何體驗?女戶主說,除了狹窄和侷促,附近還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