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關係成癮(Codependency)

── 2010年「若沉遇溺」研討會
莫陳詠恩   |   博士● 中國神學研究院 實踐科副教授  |  整理:李嘉敏、吳慧華、陳永浩
15/10/2010

摘要
 

關係成癮是甚麽?本文先從「關係成癮(Codependency)」的釐定開始,再探討成癮因素,再略述此概念的發展,然後探討關係成癮的徵兆及不同的形態,以及關係成癮者的醫治方案。最後,向教牧及助人者提醒在幫助他人的同時,有何注意事項。

引言

 若論到「以人為本」的工作和服務本質,無論是教牧同工、團契導師、或是老師、社工,都少不了處理與關顧受助者(Client)的環節。傳統上這個「幫助——受助」的關係比較單向,亦鮮被人深入研究。然而,隨著時代的轉變,愈來愈多的研究發現,在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中,除了原有幫助者與案主的「服務/輔導性」關係,原來兩者也可以變成「共依存」的關係,若不正視這種問題,很可能對雙方造成傷害。然而,身為幫助者的一群,我們既要小心,不要與案主或受助的肢體變成「關係成癮」,卻又不可拒人於千里之外。

關係成癮的意思

 「關係成癮」(Codependency)[1]一詞曾有過許多不同的翻譯:包括互累症、拖累症、依附關係、共依存、關係成癮、關懷強迫症、人際關係成癮症等。首是要在此澄清,我們今天的主題是Codependency 而非Relational Addiction,因為後者有些時候會被用作「性沉溺」的同義詞。在這觀念於華人社會未受到廣泛關注之前,可能我們也要忍受一段長時間的詞彙混亂期。
 
關係成癮最初是用來形容人與身邊有癮好的人士共處而培養出強迫性的「依附關係」,強迫性的意思是一種心理上「不能不做」的心態。而有此種依附關係的人不但不能協助身旁的成癮者戒癮,反會帶來自毀毀人的後果。關係成癮的人難於與他人建立健康的親密關係,這不是說他們不可以與别人建立親密關係,只是這種關係並不健康。成癮者因為需要被人需要,所以會在別人身上製造需要。例如一個教牧幫助一位年輕人作成長輔導,但總是沒有完結的一天,輔導完一方面的問題,他又會挑出第二個問題要求年輕人繼續接受輔導,但受助人未必真的有這麽迫切的需要。所以,關係成癮的人會為自己製造這種需要。
 
關係成癮患者亦會懷著一種「拯救者」的心態。關係成癮的成癮原因是因為「輔導者」和「患者」建立一種互相依賴的緊密關係,其實輔導者也是受害者,成癮者被他的癮好所害,而輔導者則是被他自己的拯救者心態所害。
 
在「關係成癮」的情況裡,「母子關係」是最常出現的關係成癮。[2]許多問題賭徒的母親會經常告訴自己:「若我不幫他,還有誰會幫他?」因為這緣故,她們便會強迫性地幫助兒子,而兒子也會把母親的幫助視為理所當然。曾有一位單親媽媽,含辛茹苦地獨力養大了三名子女,但因為她的兒子賭博,欠下巨款,她為了幫助他還債而令到自己破產,靠綜緩度日,又因爲她不斷地幫助兒子還債,兒子亦不需要真心悔改戒賭,媽媽的犧牲徒令兒子加深癮好。在另一個個案,有一名女子吸毒,是因為她力勸丈夫戒毒不果,遂以吸毒的不歸路來讓丈夫明白作為一個吸毒者配偶的痛苦。又有一個女人因丈夫賭博至凌晨四時才回家,憤怒之下,因為她不敢打丈夫,於是打自己及女兒,最終連自己的頭皮也抓了下來。而另一個故事是妻子進行死諫,以跳樓自殺的行動來希望丈夫改變;妻子死後,丈夫最初很内疚,但一段時間後,丈夫又繼續賭博下去。以上的例子看似極端,但在嚴重的關係成癮者當中,類似的個案卻又屢見不鮮。
 
所以,關係成癮有「自毀毀人」的後果。沉溺人士的親人經常認為沉溺人士不能自救,所以他們認為作為親人便一定要幫他們。這些人不斷強迫性地幫助沉溺人士,而沉溺人士卻不能改過自身,進一步拖累親人。
 
事實上,關係成癮也帶來一些爭議。[3]由於這原本是源自酗酒家庭的觀念,對於是否適用於一般性的關係存有很大爭議。在美國的精神病學上沒有關係成癮這一項類別,相對起酗酒,賭博,吸毒等,學術界對這觀念還沒有共識,記載的書籍不多,研究也不多。

一般癮好的成癮因素

在癮好的研究裡,家庭的影響可以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家庭的影響第一是遺傳,第二是學習。有調查顯示,酗酒的癮好是可以由遺傳因子(DNA)傳遞的。[4]這些人對酒精敏感度比較低,他們喝很多酒都不會臉紅,更不容易醉,然而,這些人酗酒的機會也較大。不過,這不表示一個人酗酒與否單單靠遺傳因子決定,因為最終還是要看個人行為上的選擇,而性格和學習也是重要的決定因素。
 
性格與癮好的形成有關。近年有問題賭徒的研究指出,問題賭徒有一些相同的性格傾向,他們比較活潑、IQ比較高、不能接受苦悶、有冒險精神,卻又很勤勞等。當這些人沒有良好嗜好時,便很有可能以賭博來消磨精力。[5]
 
除此之外,家庭及朋輩的文化也會傳遞癮好。在很多吸毒和喝酒的個案中,成癮者會解釋「第一口」其實不會影響終生,因為很多人都在嚐試第一次毒品後感覺不適,甚至嘔吐,非常辛苦;吸煙也是如此,很多人第一次吸會咳嗽。既然這麼辛苦,為甚麼人還要繼續吸食下去呢?究其原因,除了物品本身對人的生理和心理操控之外,還是接觸初期的群體效應,大家「一齊做一件事」是很有趣的。當人繼續嘗試下去時,便真正上癮了。其實,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應試第一口,因為我們試過第一口後,便更容易試第二第三口,繼而上癮。喝酒也是一樣,人喝醉酒後很辛苦,但為甚麼仍然有那麼多人酗酒?這些人怎樣跨過這「辛苦」的階段?這其實全是靠「學習」回來的。由此可見,朋輩之間的文化影響是可以很大的。曾有一個例子,有一班少年人開心地一起玩耍,但其後有一個吸食白粉的人進去這群體成為當中的一份子,最後全部人都一起吸食了白粉,可見朋輩非常有影響力。當然,我們會問:「為甚麼不是那一位吸食白粉的少年人改變其習慣,而是其他所有成員被改變了?」就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癮好的威力,透過朋輩的途徑,可以造成爆炸性的後果。
 
除此之外,家人更會助長癮好。其實,不但沉溺人士會影響家庭成員,家庭成員也會影響沉溺人士,這就是關係依附的意思,家人和沉溺人士有一個「共生」的關係。首先,家人之間的界線很模糊。中國文化又過分地以家人的榮辱作爲自己的榮辱,例如身爲母親,兒子在校成績不及格,便仿如自己不及格一樣;兒子失敗,等於自己失敗。這就是以家人的榮辱作爲自己的榮辱的意思。再者,過分地為家人負責也是中國人的一種獨特的文化。而在這種不健全的關係中就容易出現關係成癮,有一些經常被虐待的婦女,她們即使不斷被虐,還是未能走出被需要的關係。當被虐打的妻子聽到丈夫哭著說:「我很内疚,很需要你」這類的說話,便會重返丈夫的身邊。所以,關係成癮這問題發生在女性身上比較多。通常這些人自我形象很低,所以他們需要被別人需要,讓他們感到生命有意義。

關係成癮的起源與發展

關係成癮的觀念源於酗酒的研究。在酗酒的研究中,人們發現在每一個沉溺人士的背後,都背負著一個沉溺家庭。以賭博為例,一個賭錢的人如果沒有第三者幫助他清還債務,變相「支持」他賭博,他的賭本就不會太大,就算他去借「大耳窿」(高利貸)也不能借得太多,這是因為「大耳窿」在向他借出賭本前,會先調查他家人的還款能力,而不是他本人的還款能力。如果「大耳窿」在澳門劫持他回家,而他的家人不肯替他還債,「大耳窿」下次便不會再借錢給他。在很多的病態賭博例子中指出,為甚麽這個人會繼續有能力賭下去?就是因爲賭徒身邊的人不斷幫助他,幫他隱瞞,幫他借貸。這樣的話,他的賭博問題只會愈來愈嚴重。如果沒有人幫他還債,他可以賭和借的錢都相對地有限,而他的賭博問題也不會愈陷愈深,欠款愈滾愈大。[6]
 
「關係成癮」這觀念在早年還未被廣泛研究,有關學說還不是太盛行,直至到美國輔導學者Melody Beattie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向大家闡述此觀念,大衆對它有更多的認識。而Melody Beattie也成立了關係成癮的自助小組。最初,這自助小組只限於酗酒方面,後來慢慢擴展到行爲方面的沉溺。[7]
 
沉溺觀念最初只注重於「物質層面成癮」(Substance Abuse),例如吸毒、飲酒及吸煙等的化學品,繼而漸漸演變到行爲(Behavioural)方面,如賭博、性方面、工作狂、購物狂、飲食方面的沉溺等。而關係成癮(Relationship)也就是從這個脈絡發展下來,成爲現代沉溺研究的範疇之一。現在,這概念發展至家庭以外的關係,例如在教會會友的關係等。
 
在教會中,未必有很多有癮好的人,但可能有很多有癮好的家人。在會友當中,他們的家人可能有吸毒、飲酒、或賭博等問題。而本身有關係成癮的人也比較容易返教會,因爲他們都看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教會本身就是著重「愛」的群體,也吸引重人際關係的人到來。除了教會,其他助人行業也容易吸引重關係的人,例如社工和老師,他們容易把所接觸弱勢群體和學生看他們的受助者,也容易發生「關係成癮」的問題。

關係成癮者的徵兆及不同的形態

 關係成癮的特徵有很多,包括企圖控制「受助者」,或在逆境中生存而犧牲自尊(如賭徒的妻子會幫助丈夫隱瞞行為,向別人借錢,求別人幫助等,也可以看成為犧牲自尊的行為),或是認為自己有責任滿足別人需要以致忽略自己的需要等。因關係上的離合引起焦慮和界線扭曲(害怕別人離開自己),也會與有性格失調/濫藥/關係成癮/自控力失調的人維持一段糾纏不清的關係。[8]
現時香港成立的「預防及支援處理互累症服務」機構[9]將關係成癮這觀念擴展到家庭和日常生活當中。例如有些人很難向別人說「不」;把別人的想法、感受和需求都放在第一位;感覺自己付出多於別人;當照顧和愛護別人,卻又不被欣賞時會感到氣憤;覺得需要去控制和要求別人按自己標準做事;被別人拒絕時,難於控制自己的負面情緒;感到為別人而活才是正常的;害怕被拋棄;對言語、性騷擾和身體被虐視為正常;以及在不知不覺間有慣性的自毀行為。
 
美國的「關係成癮自助戒癮會」(Codependent Anonymous)指出,關係成癮有不同的形態。第一種是否認型,不斷否認自己有問題,對自己說:「沒事,沒事,沒發生過」,否認自己的感受;第二種是自卑型,自我形象低落,經常認爲別人比自己好,比自己重要;第三種是遷就型,別人說甚麽就是甚麽,很怕與人對峙;第四種是操控型,在母子關係中經常出現,母親要做甚麽兒子便要做甚麽,而母親經常認為兒子不能應付,需要她幫忙,而兒子更不能拒絕她的幫忙。

關係成癮者的醫治方案

 痊癒過程須要自知自省,對己對人坦白,破滅英雄神話,認輸放手,靠神靠人和多元發展。有人爭議關係成癮並不是一個病,只是一個不太好的習慣而已,很多時候都不需要一些專業的輔導,如精神病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去醫治,若那個人知道明白,便可以容易地解決問題。關係成癮的確有機會自我修復,但最重要的是懂得自知自省,勇於承認自己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其他人,而只是為了被別人需要。
 
成癮者可以採用「十二步」來處理問題。[10]從1930年開始至今,十二步已有80年歷史,一直以來都是相當受歡迎的,這十二步歸納起來,可以分為四個重要信息。第一個是認輸,我們要承認自己沒有能力操控他人——我們的生命已經失控,我們要相信有一個比自己大的能力,祂可以使我們回復正常,我們要決志把自己的意志和生命交給神處理;第二個是認罪,我們要毫無懼怕地檢視自己的道德生活:向神、向自己、和向另一個人承認自己的錯誤。向他人承認自己的錯誤是重要的,因爲這樣才能互相守望,能夠確實走下去。至於在神面前,則要完全開放讓祂取去我們性格上的缺點,謙卑地求神取去我們的缺點;第三是嘗試把事情逆轉。開一張清單,列出所有被我們傷害過的人,願意對他們補償過失。在可能的範圍內直接對以上的人作出補償,除非此舉會進一步傷害他們或其他的人。「在可能的範圍內」意思是要有智慧地做,因爲有些時候是不適宜去補償的;最後,透過以上的步驟,得到屬靈的醒悟之後,我們嘗試把訊息帶給其他家人,並在我們生命的每一個範疇裡實踐以上的原則。
 
十二步有幾個基本的信念。首先,要有神,一個比你大的力量,不是靠自己;第二是自助小組的信念,這班人中不需要專業人士,他們全部都是有癮好的人,互相守望,一起去做,是可以的;第三,癮好是一輩子的事,如果你以前有癮好,將來仍有機會重犯。如果按照十二步的觀念,你一生都會在戒癮會中,即使你戒了癮,也可以做義工,去幫助初來的朋友,在助人的過程當中,其實你是幫助了自己,因爲幫助人的時候會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再重犯。
 
「十二步」可以被簡化成「家人十步」:承認無能、靠神更新、努力寬恕、認識沉溺、還我家庭、棄絕謊話、自愛自尊、再接再厲、同舟共濟和積極人生。把這「十二步」的神髓融入家庭小組,都是非常有效及成功的。
 
另一個協助戒癮的「十二步」方法來自「好牧者重建事工」(Good Shepherd Restoration Ministry)。這十二步包括:認識依附關係模式、認識問題原因、解開依附關係、不再自我投射、不再憎惡自己、不再弄權操控、細問自我的渴求、學習恢復感覺、醫治內心的小孩、確立自己的界線、學習與人親密和學習簇新的關係模式。
 
關係成癮者也可以以「全新的你」系列來改變自己。「全新的你」系列這概念出自推出「標杆人生」的馬鞍峰教會,它借用了十二步再進行改良。十二步本身源自基督教,其後成為跨宗教的產物,當中最重要的是只要相信一個比自己大的能力,可以是基督,也可以是觀音、或菩薩等,但對基督徒來說,主耶穌基督仍是最重要的。「全新的你」系列針對所有沉溺問題,不去分類,所以把關係成癮也放在其中。近年來,馬鞍峰教會認爲面對社區,教會可以利用「全新的你」系列,把不同沉溺問題的人都招攬在小組中。它的目標是要每一個教會在她範圍之內的每一個社區中,都設立一個家庭小組去協助沉溺人士康復。

醫治過程中教牧需要注意的事項

在整個醫治過程中,教牧和其他助人行業都有幾點須要注意的:首先,比起其他行業,牧職及助人行業都吸引重關係的人,那裡自然有較多曾受傷的助人者。所以助人者要清楚和接受自己助人的動機。坦白是很重要的,他們要知道自己幫助人的時候,一方面希望幫助別人,另一方面亦希望得到助人的滿足感。
 
另外,助人容易受助難,助人者要清楚明白自己也是受助者,不要以爲自己只是單方面幫助別人,其實在自己幫助他人的同時,他人亦在幫助自己。是他人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幫助別人。從這角度出發,兩者的關係是平等的。例如牧者亦有軟弱和憂慮,有很多事情需要別人幫助,自己也可以讓受助者知道,讓他人幫助自己代禱。如此,大家的關係將會變得不同。
 
還有,牧者要小心,不要局限於與求助的人才能建立關係。例如有一些牧者,當教友遭遇困難時,他們便會對教友很好,但當教友漸漸痊癒後,彼此的關係便生疏了,牧者甚至逃避,失去關係。他們只可以與有問題的人建立關係,卻不能夠和正常人建立關係。所以,不要爲了滿足自己某種需要而去幫助別人,青出於藍是最好的,但很多教牧同工接受不了這事實,未能接受受助者比自己更能幹、更有潛質。
 
總括而言,助人者是去幫助別人,而不是控制別人,助人者要小心,避免製造需要,避免使別人長期保持在受助的狀態,妨礙別人的成長,如果助人者發現永遠都是自己幫助別人的時候,要明白自己也需要他人幫助,需要群體的守望。[11]

結語

與其他癮好對比,關係成癮有吊詭之處,也頗具爭議。對一般癮好而言,家人在協助成癮者復原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他們的支持可以驅使成癮者積極戒癮。但解決「關係成癮」這問題剛好相反,是要家人劃清界線,不去替成癮者負責。有人對這個觀念有如下批評:(1)這觀念容易將照顧人的行為病態化。(2)這觀念與《聖經》中「捨己」的愛有衝突。(3)此觀念會減低婚姻和家庭的親密關係,產生反依賴(Counter Dependence)的問題。(4)長期的自助小組有可能製造依賴。
 
究竟人的關係怎樣才可以互相依賴,卻又不落入關係成癮的境況?這是一個仍需要討論的課題。最後,借用潘霍華的話來提醒大家:「我們要彼此擔負重擔,但卻不能擔別人的十架,不能代替別人作神的門徒。」我們須要彼此承擔對方的重擔,但要謹記,千萬不要代替他人作神的門徒。

後語:答問有關青少年上網的問題

總結而言,雖然我們發現愈來愈多的青少年沉迷上網,然而不少青少年順利過渡至成年期時,問題也會自然解決。況且,我們見到不少青少年一方面上網,但另一方面也為自己的生活及學業不斷努力,當中更不乏有傑出表現的人。我們承認以上提及的上網行為會令一些家長、老師及青少年遇到困擾,但是我們亦要對青少年的問題抱積極的態度,因為當我們能與青少年一起度過成長的危機時,他們便能超越個人的歷史,創造出一個更美好的將來。要處理網上成癮的問題及協助成癮者重投正常生活之中是需要多方的努力,除了個人及家長外,還需要學校及社會服務機構等配合。我們必須明白每位成癮者的成因都可能不同,對症下藥地協助他們才最重要。不過,重要的是我們介入時的「態度」,而不只是介入的「技巧」。倘若我們能放下權威及面子,以伙伴的關係跟青少年相處、對話及同行,他們上網成癮的問題定可迎刃而解,青少年與家人的關係也可以復和。

 


[1]有關共依存的解釋,可參考《甚麼是Codependence,怎麼辦?》。網址:http://www.a-h-c.jp/co-ac_whats_codependence.html
  有關「關係成癮」的一些表徵,可參考Co-Dependents Anonymous, Pattern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Codependence網站:http://www.coda.org/tools4recovery/patterns-new.php或參看:Janae B. Weinhold & Barry K. Weinhold, The Flight from Intimacy: Healing Your Relationship of Counter-dependence - The Other Side of Co-dependency (Novato, California: New World Library, 2008).
[2]有關情況可參PsytopicReader《關係成癮症:共同依賴現象(Co-dependency)》網站:http://www.psytopic.com/mag/post/relationship-addiction-a-reliance-on-common-phenomenon-co-dependency.html
[3]有關論據可參考Babcock & McKay eds., Challenging Codependency: Feminist Critiques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96).
[4]  有關研究可參考A Gene for Alcoholism is Discovered的網站報導:http://www.medicinenet.com/script/main/art.asp?articlekey=89143。
[5] 請參考: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香港病態賭徒之性格特徵研究報告》,2003;Griffiths & MacDonald, “Counselling in the treatment of pathological gambling: An Overview,” Br. J. of Guidance & Counselling, Vol 27 (1999), #2.
[6]Timmen L. Cermak, Diagnosing and Treating Co-Dependence: A Guide for Professionals Who Work with Chemical Dependents, Their Spouses, and Children (Center City, Minnesota: Hazelden, 1986).
[7]M. Beattie, Codependent No More: How to Stop Controlling Others and Start Caring for Yourself (Center City, Minnesota: Hazelden, 1986).
[8]同上。
[9]可參考《預防及支援處理互累症服務》網站:http://www.hkcodependence-prevention.com。
[10]Dale W. McCleskey & Pat Springle, Conquering Co-Dependency: A Christ-Centered 12-Step Process (Florida: Rapha, 1993).
[11]Bruce Carruth & Warner Mendenhall, “Co-dependency: Issues in Treatment and Recovery,” Alcohollism treatment Quarterly, Vol 6, No. 1 (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