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一個同性戀者的自白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18/09/2011

我叫阿Gin(化名),是一名青少年工作者,信主逾10年,一向熱心事奉,更是教會的領導階層,但我想告訴你,我是一名同性戀者。
 
打從高小開始,我便發現自己對女性有feel,遇上喜歡的類型便會「眼定定」,繼而腦海無盡幻想……拖手、咀咀。我曾經努力尋找自己愛上同性的緣由:父親太嚴厲?受男同學排斥?爭取家人朋友認同?或是……但始終找不到終極的答案。
 
對於自己的魅力,我十分有信心。中三時加入制服團隊,男仔頭的外表在雄糾糾的制服包裝下,雖然惹來男同學的冷嘲熱諷,卻深受女同學的歡迎。初戀亦發生在中學時期,女友不時在我家裡留宿,模擬的同居生活,讓我憧憬著幸福美好的將來!

伴侶有男有女

那時的我,天真地以為會與女友一生一世,奈何父母棒打「鴛鴦」,加上女友另結新歡,年半的感情宣佈告終。我當然深感不忿,還不斷問自己︰「為一個女仔付出咁多、犧牲咁大,仍及不上她的男友,點解我要咁慘?為甚麼要跟女仔拍拖?」
 
我在失戀兼會考挫敗後決志信主,加上我發覺「女女」關係不如想像中美好,因此立志不再與女生拍拖。我試過努力結識男朋友幫自己由同性戀過渡到異性戀,先後跟四位男生拍拖,雖則享受備受呵護的感覺,無奈受不了「兩個男人拍拖」的feel。每次聽到男友的綿綿情話,我心裡總會暗笑:「你明白女仔有幾多?這些招數,我早就揮灑自如了!」

還要受轄制嗎?

或許是好勝心理,每當我遇上「杯中茶」,那管自己是否正在拍拖,也會使盡「冧女」絕技,追到手便會為自己的優越表現而沾沾自喜,又以勝利的姿態跟女友的前女友或男友比較。可是,待冷靜下來,我又會為盤算如何分手而極度失落,每次分手後也信誓旦旦不再有下次,結果還是重蹈覆徹……我一直無間斷地拍拖,對象有男有女,習慣一腳踏幾船,瞞他也瞞她!
 
直至三年前,我的秘密同居女友竟瞞著我跟男友拍拖,我深深感受到背叛與不忠帶來的傷痛,天天獨個兒哭得死去活來,徹底崩潰的我,歇斯底里地質問上帝:「到底祢救唔救到我?」
 
絕路當前,我決定向兩位好友come out,難得她們沒有厭棄我,還溫柔地說︰「你信耶穌咁耐,相信甚麼?仍讓這事轄制你嗎?」她們的話,對我猶如當頭棒喝。

認真面對自己

在好友建議下,我鼓起勇氣踏上那條尋求改變的路,並認識了一班同路人。在這三年與組員結伴同行的日子,我學習認真地面對自己的生命。
 
回想那段不斷拍拖的「濫情」歲月,我發現自己原來好勝心很強,而且很自私,加上缺乏安全感,為求「有個伴」而經常一腳踏幾船,以致拍拖關係謊話連篇。說穿了,就是對自己價值的否定,我不相信自己可以留住身邊人,於是盡量在「有限」的拍拖日子滿足自己,不自覺地傷人又傷己。
 
今天,如果你問我︰「Gin,你是否已經改變了性傾向?」我會坦白告訴你︰「不是,我的同性吸引仍是存在。」

Change is Possible

可是,「改變」的確在我身上發生了:我學會接受自己的性傾向,卻不被它轄制;我學會自控與界線,坦誠面對自己與別人,「不自覺冧女」的情況便不再發生。我在等候生命中的「Mr. Right」期間,「改變與成長」繼續並行,也樂於迎接一個旅程通往另一旅程,或單身或步入婚姻,最重要是生命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釋放,我安然踏上這條並不孤單的路。
 
過去,我只容許自己在教會呈現最好的一面;今天,我有勇氣提起筆寫信向小部分教會肢體come  out,不用誠惶誠恐地掩藏身份,因為我終於明白,原來不是生命更新才能見上帝,而是靠上帝經歷生命的更新!
 
朋友,當你願意的時候,你會發現走「改變」的路並不孤單,沿途你或會意想不到地遇上一個又一個的同路人,“Change i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