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幾個關注方向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
26/05/2017

「臺灣第一位出櫃的男同志」祁家威釋法案發展至今,近日台灣已熱鬧地討論「如何安排同性婚姻」,看見不少報章不分左中右都高舉彩虹旗,說甚麼亞洲第一,日韓將仿效,不過事情在台灣看來並不簡單。

根據最新的民調,其實反對同性婚姻的人比贊成的人仍然較多,反對的人至少過半。法庭的決定實際上就是司法制度代替了行政立法去做判決。要面對社會不斷的爭議,台灣政府有需要在短時間內立法,否則時間拉長,愈近下一次立委選舉,同性婚姻議題即時猶如蔡英文總統的計時炸彈。可見法庭這個兩年之限,實在有很多政治操作可能在此遊走。

以現時的情況,反對同性婚姻的倡議者,到今日仍然未放棄議題,他們建議的做法是即時用公投處理,如果社會整體反對同性婚姻,就應修改相關憲法,以達至不用立同性婚姻法。這個說法理論可行,實際上就要視乎未來幾個月反對同性婚姻的倡議者的動員力和論述能力。假若情況真的反對的人多,蔡英文政府即時陷入憲政危機之中。當然我們亦能想像,即使提倡公投失敗,其動員一旦成勢,亦將成為反對政府的龐大力量。

即使不提公投,立法也有兩派之爭。在整個同性婚姻的立法討論中,一個最大的爭議點就是專法和修法之爭,所謂專法就是專門一條法例處理同性婚姻的情況,而修法就是修改現行婚姻的法例,當中包括民法等數以百項的條例,加入同性的元素。前者一次過簡單直接,但就有人批評此做法是例外處理,彷彿是二等公民;後者則令法例歸一,但從此婚姻和家庭的定義完全被改寫了。

這些問題,在不同的地方通過同性婚姻時,也被討論。可以想像,如果問題到了香港,也不能逃避相關的問題。只是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來,以及我們應該要怎樣面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