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捉妖記》—— 人、妖之別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高級研究員
03/11/2016

作為一部電影的名稱,《捉妖記》來得簡單直接。對觀眾來說,還未開場,便可以估計自己將要看的是甚麼電影:應該有妖怪大鬧人間的場面;應該有人類與妖怪廝殺的場面,當中還包括堪稱「荷李活」式的大製作。既然「打正招牌」是合家歡電影,除魔斬妖中來點笑料是理所當然的。

說真的,單看這電影的名字,這套電影大有淪為一套普通鬧劇的可能,甚至淹沒在有如銀河星海那麼多的電影當中。事實上,這部電影卻成為中國電影票房史上第二收入最高的華語電影。雖然在香港上演時,票房稍為遜色,卻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獲得多個獎項,而在內地,此片也獲得不少獎項,包括華表獎所頒發的優秀故事片獎。

《捉妖記》參考自蒲松齡《聊齋志異》的《宅妖》,電影的故事情節發展出自身的魅力。《捉妖記》顧名思義是人捉妖的故事,但究竟誰是「人」?誰才是「妖」?人與妖之間只是從外貌來判斷嗎?還是還有其他準則?這套電影除了為觀眾帶來特技、美術及音樂等視覺及聽覺上的享受,也可以讓人反思人、妖之別,以及與他人或萬物的分別及關係。

人、妖有別

故事開始於一段旁白:「很久很久以前,人與萬物共存,而其中,亦包括妖,但是人想獨佔天下,於是向妖宣戰,妖輸了,被趕入深山,從此不得越界」。對人類來說,妖非我族類,是異己,所以有一天,當人類自覺佔領的地方太少,想要發揮擴展領域這種天性時,很自然便想到向非我族類者開戰。這種天性在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過去有不少領袖為了擴展自己的領域向其他族類宣戰,又或是所謂的文明人,企圖以教化他人之名向原住民展開大屠殺。即使稍為有人性而不把異族趕盡殺絕,也轉而加以勞役、又或是嚴嚴地控制他們的行動。

至於那些被人類趕進深山的妖怪,他們自此便奮發圖強,團結一致,但這就等於可以儲備足夠能力去對抗人類嗎?故事或可以按此情節發展下去,但可惜不是。這班妖太有「人性」了,他們同樣忙於分黨分派,故事一開始便述說他們展開妖界內亂,老妖王被殺,新妖王為了斬草除根,大舉屠殺仍然效忠舊妖王的前朝舊臣,以及尚未出世的小妖王胡巴。捉妖,不單人類會捉,妖怪也會為了剷除異己而捉拿自己的同伴,把「非我族類」者殺過徹底。人類有很多戰爭,的確是面對外族的迫害,但又有多少是由內亂,或是基於自己族人的爭權奪位所致?

人、妖本一

由鍾漢良飾演的葛千戶是一個商人,他一開始招聚眾多捉妖的天師,由於妖被人類趕入深山,他們無妖可捉,以致失業,葛千戶鼓勵他們捉拿胡巴,這樣便會激發妖類大闖人間,而當朝天子便會重新倚重捉妖天師。站在人類的角度,對天師來說,除魔伏妖本是正義行為,但為了重新受到器重而挑起事端,從中取利,這行為本身便變了質。

葛千戶的目的並不單純。他鼓勵天師捉妖,其實是他自己想捉胡巴,因為他本身便是一隻披著人皮的妖怪,並加入了剷除舊黨的陣營。當一層又一層的人皮褪掉下來,大家才知道他原來也是一隻妖,一隻可以殺同類,甚至吃得下同類的妖。

當面對人世間的掙扎,人類可否保持人性,還是發揮「人性」,瞬間失去人性?電影國語版的插曲有一段很精彩的歌詞:「甜酸苦辣,委屈掙扎,生活就是彼此不斷的吵罵,皮相複雜,心靈狡猾,所謂生活不過是一場廝殺……」。人和妖同樣為到生活而煩惱,一樣可以為到自身利益而彼此廝殺。

人、妖共存

人類很容易便能劃分自己與他者,自己的群組與他人的黨派,也很自然選擇一種競爭及誓不兩立的形式相處。不過,人類也可以選擇和諧相處,彼此尊重。問題在於,人如何看待或對待與自己不同的「異己」。

由郭曉東飾演的宋戴天,原本是一個法師,卻保護了妖,讓他們以人形在一條村莊中生活。妖原本是吃人的,但村民卻說宋戴天告訴他們,人和妖共存是可以的。他們因此沒有傷害人,更轉而吃素。對妖來說,不一定要由某一種物種獨霸天下;反而,他們控訴人類:「劍齒虎,長毛象,哪一種不是被你們趕到無處容身,天大地大,你們全都住得下嗎?」

人類無法忍受異類,有時不是資源問題,而是自自然然地排他,以及沒有緣由地深信異類都是為了服侍自己而存在。由白百何主演的霍小嵐,本身便是一位天師,在她的世界觀中,捉了妖拿去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直至遇上由井柏然飾演的宋天蔭,她才開始改變。開始之時,當他們二人捉到胡巴,霍小嵐主張把他賣了,因為她認為妖是沒有感情的,他們只如牛羊一樣,誰餵養牠們,牠們便跟著誰。宋天蔭卻不同意此說法,他回應女主角說:「誰說牛羊沒有感情,你以為只有人才有感情嗎?就算他(指胡巴)沒有,我有。」

宋天蔭為何可以接納胡巴,不單是因為他無意中成為胡巴的「代孕母」,而是因為他對胡巴產生出感情,胡巴對他而言不再是沒有關係的異類,已成為他想保護的「人」了。人可以和萬物或異己相處,不在於頭腦上的認知,而在於情感部份有所觸動,而這種情感觸動是互為影響的。宋天蔭不把胡巴看成異類,胡巴也受到他的影響,原本是吸血吃人肉的妖,捉了小白兔還是把他放下,改為吃果子。

至於,胡巴有沒有感情?他不會說話,但當男女主角囚禁他,離開他的時候,他用眼淚告訴你。

 

關注範疇: 
傳媒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