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民事結合是雙贏還是雙輸?

楊思言   |   中國神學研究院研究助理
21/11/2013

民事結合(或民事伴侶、家居伴侶,英文是 civil union、civil partnership 或 domestic partnership,以下簡稱民事結合)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意思,多是指兩個人向當局註冊獲認可的關係,而享有一些類似婚姻的權利或福利。有些人認為政治是講妥協,所以在同性婚姻議題上對立雙方一直誓不兩立的情況下,民事結合可能是雙方都願意放在談判桌上的東西。一方面,同性伴侶關係得到政府認可,享有平等遺產繼承、醫院探病等權利,以及得到一些稅務優惠。另一方面,支持傳統婚姻一方仍可維護傳統的婚姻定義。
 
談判方案似是雙贏,但問題是:這是真的雙贏嗎?這樣獲得政府認可的民事結合,是向社會傳遞甚麼訊息?本文嘗試從幾個方面分析以上問題。(本文主要處理的是同性婚姻議題上提出的民事結合。)
 
婚姻名存實亡
 首先,維護婚姻一方所關注的問題,當然不單是婚姻的字面定義而已,而是如何維持一個有實質意義的婚姻文化。[1]

有一件事情,是一個國家或政權無論多強大、有多少資源也好,也是永遠不能做到的——就是以親生爸爸親生媽媽的身份養育社會的下一代。這只可以是生下孩子的父母所能做到的。婚姻制度的設立,就是要承認這一點,透過給予男女關係特別的法律地位,並認可親父、親母、親生子女的關係,讓孩子生下來有明確的血緣關係。婚姻法例一點也不簡單,清楚訂明男女許下盟誓的要求,包括盟誓的字眼、禮拜場所、監禮人、見證人等。[2]
 
婚姻制度也給結合的男女不同優惠、權利。若離婚的話,法律亦要求頗為繁複的既定程序,包括分居安排、由法庭頒令贍養費等。[3]目的就是要使男女雙方承諾為新家庭委身,維繫穩定的生活,不能輕易離異,以致他們所生的下一代能有穩定的成長,也為社會減少單親或孤兒。所以婚姻不止是為了滿足有關人士,而是建立和維繫整個社會,特別是保障下一代。[4]
 
問題是,當完全不可能生育的關係如同性伴侶,也同樣得到政府一模一樣(或至少非常類似)的優惠和權利的時候,那不論你稱那為婚姻也好,或民事結合也好,整個婚姻制度基本上已經是名存實亡、沒有意義了!有些國家的民事結合更開放給異性伴侶註冊,但無論如何,都是把婚姻降格(downgrade)了,因其背後的訊息就是:你不需要好像婚姻那樣互相承諾長相廝守,不需要給孩子穩定親生家庭。實際上在同性伴侶的情況,你根本沒有可能生孩子,但也可以享受所有優惠、權利。這不是有點侮辱了那些辛苦生小孩並養育社會下一代的男女嗎?只有男女關係才能讓社會一代一代的延續下去,若社會沒有一個特別的制度保障他們,輸的是下一代。
 
單身人士何去何從?
同性戀運動人士想要的是政府認可他們的關係。「兩個男性或女性相愛,與你何干,為甚麼要阻止他們?」這是同性戀運動常見的論述。事實是,自從同性戀非刑事化後,同性戀者是有自由談戀愛的。惟正正因為兩個人相愛與別人無關,所以社會根本沒有原因要特別認可他們的關係,或因為他們的關係而給他們甚麼好處。除非如以上所說,當這關係有機會為社會帶來新生命,對延續社會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時,社會才有原因要特別設立一個制度來給予保障。只有這樣,二人的私下關係,才提昇至公共利益的層面,否則這伴侶關係與單身人士之間的親密友誼其實並沒有甚麼分別。
 
同運團體常聲稱不受保障,將同性戀伴侶與異性夫婦拿來作比較,但事實上他們的論述中常常忘記了社會裡除了異性夫婦及同性戀伴侶外,還有單身人士。單身人士的情況其實也與同性戀者一樣,他們亦可能有要好的密友、或非直系親屬,希望能互相照顧終生,並且也有遺產繼承、僱員福利、醫院探病等權利,以及得到一些稅務優惠。
 
若有了民事結合,世界就更平等嗎?那些不進入婚姻或民事結合的單身人士和獨居老人,只會比以前更被邊緣化!若我們以「平等」的理由保障同性戀伴侶,不應以同樣理由保障單身人士嗎?我們以為「民事結合」是雙贏,但單身及獨居人士仍是輸了!
 
對同志來說仍是「輸」
 民事結合不是福利制度,而是在社會層面上,對某種關係的認可。但不能否認,「民事結合」是把不同的關係分了等級,好像不能進入婚姻的人,才退而求其次選擇「民事結合」。[5] 若你說這樣把關係分兩個等級是平等,其實是自欺欺人。這解釋了為何在十六個國家,在通過民事結合或類似的制度後,不久也通過同性婚姻。[6]
 
始終,「民事結合」、「伴侶制度」都是近代才出現的名詞(最早出現在廿世紀八十年代末),完全失去婚姻在傳統文化、社會、歷史、宗教裡所承載的深層意義。[7] 當一對男女進入婚姻的時候,他們是進入一種在人類歷史裡不同文化、傳統都已根深柢固的制度。但當兩男或兩女進入「民事結合」的時候,他們只是參加政府最近才開設的一個計劃而已。這是同性戀者想要的嗎?其實,在這麼多已通過「民事結合」的國家,同運團體仍要爭取同性婚姻,這就證明「民事結合」並不能滿足他們。對同運人士來說,「民事結合」仍是輸了。(順帶一提,這也證明了「同志平權」根本不是社會或政府是否認可同性關係的問題,而是他們正想改變在人類歷史已根深柢固的婚姻意義!)
 
結語
 可以說,「民事結合」只是巧立名目,是同運人士爭取同性「婚姻」的踏腳石。既然如此,那雙方都沒有必要自欺欺人,假裝「民事結合」可以解決到甚麼問題吧。
 
 

 
[1] 參考Ryan T. Anderson and Sherif Girgis, "A Real Compromise on the Same-Sex Marriage Debate: An Invitation to Rauch and Blankenhorn," in Public Discourse, February 24, 2009, 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09/02/84/
 
[2] 可參考《婚姻條例》(香港法例第181章)。
 
[3] 可參考《婚姻訴訟條例》(香港法例第179章)。
 
[4]  不錯,很多不育或不計劃生育的男女也可以結婚,但這裡所要說的,當然不是指婚姻要求所有已婚男女都成功生育(這沒有甚麼意義),而是要鼓勵所有男女關係忠貞長久,以致一旦有孩子的話,孩子生下來就有明確、穩定的親生父母關係。
 
[5] 參考Greg Forster, "Naming the Realities of Cohabitation and Marriage," in First Things, May 16, 2013, http://www.firstthings.com/blogs/firstthoughts/2013/05/16/naming-the-realities-of-cohabitation-and-marriage/

 

[6] 共有十六個國家,在通過民事結合/民事伴侶/家居伴侶後,最終通過同性婚姻。詳情可參p.4-5 吳慧華《民事結合#及不同地區推行情況》一文及明光社網站︰ http://www.truth-light.org.hk/statement/title/n2765
 
[7] R. R. Reno, "Marriage, Morality, and Culture," in First Things, September 9, 2009, http://www.firstthings.com/onthesquare/2009/09/marriage-morality-and-culture

 

關注範疇: 
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