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平機會沒有告訴你的事實

招雋寧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8/07/2013

7月初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分別在立場親同運的南華早報和明報,刊登了兩篇文章。題目的大概意思是要尊重不同性別身份和性傾向人士,這是社會的共識。然而文章未有充分回應不同意見者的訴求,周一嶽上任短短兩個月,雖曾說分歧的意見要全面討論,但「得把口」的態度是令人失望。
 
周一嶽在文章中引用支持同運的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於2009的調查,實在有偏頗之嫌。查看原調查報告,發現只有492份有效的問卷,而模式為網上問卷,人數和方法令研究均嚴重欠缺代表性。堂堂平機會引用滾雪球的單一調查,作為支持數據實在不足。周一嶽在南華早報中提及53%同志學生表示受到歧視,實際是整個樣本的四成!而周一嶽更沒提及原報告中「……有252位(64.3%)經歷大部分同學的正面回應」,包括「以平常心看待性傾向(61.7%)」,「表達接納支持(48%)」。假若未來單由平機會就不同性傾向人士歧視狀況進行公眾諮詢的話,其偏聽確實令公眾憂慮。
 
雖然是欠缺代表性的研究,但原來有不少學生能夠以平常心支持同性性傾向的同學,這是令人欣喜的。我們認同:「一個歧視個案都嫌多,要處理!」。學子要的是學習尊重和改善陋習的機會。難道社會大眾認為處理校園歧視,應該要用歧視法制裁學生嗎?品德教育,而非歧視法,才是處理校園歧視的最佳方法。
 
保障人免受歧視的目標,不一定要立一條弊多於利的歧視法來達成。明光社早在零五年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討論中,歧視法可透過懲罰叫人消音,卻沒有真正處理歧視的問題。(回應同性戀者的訴求,參看明光社的建議)至於不合理解僱的情況,我們認為政府應考慮修改勞工法,加入包括性傾向歧視和其他如年齡歧視、政見歧視等,一併處理。但周一嶽卻避而不談,完全沒有回應這可行的建議。
 
周一嶽又認為「每個家庭都可以定義自己的家庭價值,任何家庭模式都應該得到社會支持。」其實這正正反映香港官僚的奇怪邏輯:不同當權者定義自己的民主,不同在位者定義自己的普選。結果是真民主不得維護,真普選也化為輕煙。若任由個別家庭定義自己的價值,家庭價值也不知往哪裡走了。
 
當提及同志需要建立家庭時,周一嶽在明報指「……有些國家將同性戀列作違法。平機會相信,每個人都有自由去選擇與什麼性別的人結為伴侶,這是基本人權,不能受到剝削。」感謝周一嶽的提醒,香港正正是一個容許每個人都有自由去選擇與甚麼性別的人結為伴侶的社會。請問,現在有哪個香港人會因為和甚麼性別的人成為伴侶,而受到法律制裁?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周一嶽其實暗示香港沒有同志伴侶或同性婚姻法是歧視(這些都是同運的一貫說法,參考大愛同盟單張)。請告訴我們,平機會在甚麼時候,在哪個會議通過了認為法律上承認的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是人權?連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未有此說法。
 
對於周一嶽的言論,我們質疑:一、平機會一直認為,修改法例以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是超出平機會的職責,那麼修改婚姻法就更非平機會的職責範圍。「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平機會主席需慎思。二、沒有同性婚姻法就等於同性戀者沒有家庭和社區支持?這邏輯未免有點荒謬!不管有沒有同性婚姻法,家庭和社區對同性戀者的支持也不會失去的。倘若周一嶽打從心底要越權,推動同性婚姻法,那平機會何不直接就同性婚姻進行諮詢?立性傾向歧視法根本毫不相干了。
 
周一嶽在南華早報表示逆向歧視只是某些人為了保留可以歧視人的機會而提出所謂的言論或宗教自由被無理壓制,所以要以正視聽云云。他表示「一個人仍然可以私下擁有自己的信念或教導子女的方向(private activities),只要不在公共空間表達或實踐(public activities) 」。我們不要、不可、不應忘記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八條: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秘密地……實踐……;以及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堂堂平機會主席指出「個人只要不在公共空間實踐自己的信念」便不會觸犯歧視法,這言論公然違反人權,令人驚訝!
 
其實我們還是要感謝周一嶽,他的說法正正指出法例是不容許人在公共空間實踐個人信念的事實!只要「你」對不同性傾向人士所提出的言論及行動,有個人的異見和行動上的拒絕,法例就不容許(相反,只要你對不同性傾向人士所提出的相關言論及行動置若罔聞,你便不會犯法。)這豈不就是平機會確認了逆向歧視存在的鐵證。
 
周一嶽根本沒有仔細解釋外國的逆向歧視情況為何不會在港發生,也沒有認真瞭解問題的癥結。例如:老太太十年來一直賣花給一名男同性戀者,只是婉拒因同性婚禮而賣花,卻被控告及罰款;印刷商一直為同性戀者印製私人物品,只是拒絕接同運組織的訂單,卻被罰款;一直為同性戀者造蛋糕,卻不做同性結婚蛋糕……以上的情況都只是在公共空間實踐個人信念,而非歧視或拒絕同性性傾向人士(參看逆向歧視的最新討論)。周一嶽對於異見的言論、信念實踐,全都未能作出回應,在毫無理據之下,便將一眾向他反映不同意見人士的憂慮完全抹煞,視若無睹,令人不禁質疑平機會的公正性。
 
周一嶽短短上任兩個月,意見和所持「理據」已經完全偏側,公眾應質疑他會否成為同運的幌子。單看這兩篇鱔稿,要尋求共識,公平地解決問題,恐怕公眾不能寄望於平等機會委員會。
 
2013-07-04 明報 周一嶽 平等由尊重開始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704/-6-3008701/1.html

2013-07-02 SCMP “Discussion about gender and sexual orientation should start with respect” York Chow

相關文章

香港新聞及言論自由面對的挑戰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14/07/2020

根據香港記者協會於今年5月公佈2019年的香港新聞自由指數調查結果,分數創下有紀錄以來的新低;[1] 而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發表今年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於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80,亦是歷史的新低。[2] 香港電台亦因為個人意見節目《左右紅藍綠》及諷刺時弊節目《頭條新聞》而被分別發出「嚴重警告」及「警告」,之後政府於港台內成立專責小組,檢討其管治及管理。[3] 我們特意訪問了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梁麗娟博士,分析一下傳媒所面對愈來愈惡劣的境況。

梁博士指出,大部份傳媒主要分兩種付費形式:直接付費與間接付費。直接付費是受眾直接購買或訂閱,如報紙或付費的媒體平台,如在Patreon看KOL(關鍵意見領袖)的分享,[4] 訂閱者更可與KOL對話;而間接付費,就是通過廣告來獲取收入,如我們在看YouTube時看了廣告,廣告的費用會間接分發給有關的KOL,他們又會繼續製作節目分享創作或意見。

傳媒的處境

明光社

梁博士認為,香港電台隨著時代和市民的轉變,它扮演著不同的角色:由開始時扮演著政府與市民溝通的橋樑,拉近高高在上的政府與不理政事的市民的距離,到現在多了市民關心政事,積極熱切表達自己的意見,也通過參與投標一些外判節目,製作特別主題的節目在電台中播放。現時政府想將香港電台變回做政府的喉舌,站回政府那一邊,維護中央的利益和政策方針,所以給了該台不少壓力。「當中的矛盾點就在於政府的利益與市民的利益不一致,當香港電台想代表市民講出與政府不同的意見時,就被視作不忠於這政權。」

對於香港很多的新聞媒體都已被中資收購,梁博士認為它們亦面對著同樣的壓力,又或在廣告收入上被操控。她說:「在街上買到的報刊,它們所報道的,有很多都會跟著政府的『主線』。如『國安法』,很多媒體的回應都興高采烈或表示支持,連保持沉默、不表態的權利都沒有。」

對於相對自由度較大的KOL,梁博士觀察到近來愈來愈多KOL由YouTube分享平台轉到Patreon,因為如果在YouTube觸及「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或「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等「敏感」議題,該影片就會被「黃標」,[5] 指影片不適合多數廣告客戶,也無法賺取流量相應的分紅,即是以減少KOL廣告收入來逼使他們閉嘴,使投入很多資源去製作影片的人士感到困擾。

面對前所未有的局面——「國安法」的設立

對於設立「國安法」,由於香港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一個局面,梁博士稱未知影響會有多嚴重。會否一開始就很嚴厲?危害國家安全所包括的範圍有多大呢?會否嚴厲到批評或指出重要國企或中資企業的負面消息也不容許呢?或是讓大家去協議出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空間去發佈言論?她相信「國安法」是一個十分沉重的擔子,如媒體不能如實評價商業活動,相信會影響到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造成十分深遠的影響。對於教育及學術研究的未來,她也感到憂慮並說:「這可說是一個很大的陰霾或壓力,不同界別的人如何處理有關中國相關或概念上有負面的東西?是否完全避而不談呢?學術自由或言論自由又何在呢?」

抬頭不做鴕鳥

面對媒體不同的聲音,梁博士明白我們很容易選擇性地看自己認為安全或舒服的訊息;遇上與自己一向信念相違的,或不想那事情發生的資訊,就會似鴕鳥般把頭埋在沙裡不看。她建議我們多開放自己去理解社會分裂的狀況,多去了解不同人所講的「真實」究竟是甚麼,因為無論我們是否願意接受,事情還是在發生中,對香港任何人都會有影響。

最後,她認為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的堡壘,或作為一個體驗普世價值的地方,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是一條最後的防線,如果被人破壞了,就和內地任何一個城市沒有分別。這個經過百多年建立的金融中心,世界性的一個窗口,是大家努力建立出來、值得擁有的,所以她建議我們要捍衛自己重視的、覺得有價值的東西,堅持這城市的核心價值。在不同位置的人,在自己的崗位中做好自己,做得更加專業,以我們的專業來拖慢制度變化的速度。


[1] 蘇鑰機:〈香港新聞自由指數急跌 又見新低〉,《明報》,2020年5月14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文摘/article/20200514/s00022/1589363481084/香港新聞自由指數急跌-又見新低(文-蘇鑰機)(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7日)。

[2] 黃金棋:〈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指數2020 香港排80創新低 中國續排倒數第四〉,《香港01》,2020年4月21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462623/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指數2020-香港排80創新低-中國續排倒數第四(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7日)。

[3] 〈記協憂當局高壓整治港台 促讓職方代表加入專組〉,香港電台網站中文新聞,2020年5月28日,網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29001-20200528.htm(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7日);〈政府成立專責小組檢討港台管治及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公報,2020年5月28日,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5/28/P2020052800280.htm(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7日)。

[4] Patreon是一個集資平台,讓創作者向贊助者以每件作品或定期取得資金。加入分享內容是免費的,但當創作者戶口有收入時平台就會收取2.9%或5%的費用及服務費;平台適合文字、藝術創作的人士,在其中分享影片、影像、文章、音樂、連結等不同的創作形式。

[5] YouTube影片廣告營利符號:當YouTube影片啟動了營利功能後,YouTuber(常在該平台分享影片的人士)會見到三種關於廣告收益分享的符號:綠色可正常獲得廣告收益;紅色則完全沒有收益,這主要是因侵權問題導致;黃色是指影片不適合多數廣告客戶,只會有很少廣告甚至沒有廣告收益。〈YouTube黃標惹爭議 官方解釋非針對某群組〉,《香港經濟日報 - TOPick》,2020年2月24日,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572438/YouTube黃標惹爭議%E3%80%80官方解釋非針對某群組(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6月17日)。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影響

26/03/2020

婚姻制度受損

  1. 同性婚姻一旦出現,會為社會帶來深遠影響,它會改變婚姻的定義。
  2. 一男一女的婚姻,不再是婚姻唯一的組合。
  3. 由相同性別人士組成的婚姻,不會自然地有孩子。
  4. 這些家庭不會自然的延續後代。

 

破窗之後有更多爭取

  1. 若實施同性婚姻,會引發破窗效應,不同人士可要求廢除婚姻的各種限制。
  2. 要求廢除人數限制,如多人婚姻。
  3. 要求廢除物種限制,即人類可以與不同物種結婚,如物種婚姻,人類與動物結婚;二次元婚姻,人類與虛擬偶像、卡通人物結婚。

 

兒童權益受損

  1. 同性婚姻自然會引致同性領養,以及利用科技繁殖下一代。
  2. 孩子要在缺乏父或母的環境下成長。
  3. 孩子未能在原生家庭中從父母的互動中學習兩性相處。
  4. 不利孩子的成長。

 

影響學校倫理教育

  1. 同性婚姻的出現,更會影響學校的倫理教育。
  2. 學校要宣揚男男、女女的同性戀,和一般異性戀都是天生正常的。
  3. 學校要保護同性戀者,將之變成特權階級。
  4. 教科書要配合,減少對同性戀者的「冒犯」。
  5. 學校甚至要引入支持同性戀者的圖書、故事書,好讓那些在同性伴侶中成長的孩子,可以「不被冒犯地」得到正常待遇。

 

性別主流化的文化

  1. 同性婚姻更會影響性別主流化的文化,有關夫妻等具兩性差異的字眼不能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性別中立用語。
  2. 家長只能有「家長一」和「家長二」,不能再用「父」「母」二字,變相將男女特點削平。
  3. 強調兩性的東西最終被取代,但事實上男女大不同的本質卻不能改變,最後社會逐漸變形、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