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廿年需要幾番新?

——從性教育講座內容看中學性教育的重點及需要
陳永浩、馬迅榮   |   陳永浩博士:現任香港恒生大學社會科學系高級講師,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義務)。多年來在明光社義務工作,並在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的週年研討會上發表調查報告:「香港人婚姻態度」(2016)、「子女對父與母參與的觀感及自尊感的關係」(2017)、以及匯報「香港嬰兒潮出生者對臨終的看法」(2018)等。 || 馬迅榮: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29/10/2019

1.引言

性,這個字在中文裡有豐富含意,例如:事物的自然本質、生命、感情和脾氣,也指與生殖相關的事。在英語裡,sex一詞來自拉丁語,在14世紀才演變過來,原本指男性女性的分類。[1] 換言之,不論古今中外,不論是「性」或是「sex」,最初都並非單指性行為,而是指和「性」相關的宗教禮儀、文化等含意。

另一方面,「性」從來在教育中不缺席:就如中國最古老的文學作品《詩經》,第一篇作品《國風.關雎》,所描述的「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是一個男子對一個女子的思念和追求過程。後世評價附注,當然也加上了對「君子」的論述,但孔子一句評論已點出了詩中主旨:「《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其中可以見到兩性的相處和感情,廣義來說,也是性教育的一部份。

在基督宗教裡,不論是律法,訓誨,也多有關於男女相處,夫婦之道,結婚離異,以至處理性交和不同生理狀態的條文,清清楚楚,從不忌諱。事實上,創世故事中的其中一幕,第一位人類亞當已有「配偶」夏娃幫助他,二人更成為夫婦。此外,聖經中當然也有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更有如雅歌這樣對愛情、以至性關係有著深刻討論和細味的作品傳世。

由此可見,在歷史中,性教育從來都是「進行式」。性是寶貴的,男女之情是可敬的,人人都得尊重;性與傳宗接代有關:夫婦結合,生兒育女,天經地義。此外,性與關係,不能隨便,更不應亂來;不恰當的關係,會惹人非議,更會有損人倫。

不過,在人類不同社會、文化中,「性」既是可變的,又是不斷被豐富,人們對它的理解也容易各執一詞。要如何欣賞、理解和教導「性」,實在是一大學問。

 

2. 全球的性解放思潮

現時資訊科技發達,世界各地的圖文、影片都可以上載到網絡。而在這些資訊之中,不乏大力標榜男女身體的性吸引,只要稍為留意廣告、電視劇集就可以找到例子,完全不費氣力。這些現象都反映性開放的意識,已經擴散至全球每個角落,尤其是在大城市更加嚴重,性關係成為一種享樂和消費。而在個人主義盛行的社會文化之中,性亦是各人自己的選擇,只要雙方同意就可以發生性行為,一切與社會及他人無關,更不是社會規範可以左右。

這場性解放的革命深入文化中,讓每個人都可以按自己的喜好,選擇接受哪一套性價值,而別人都應該予以尊重,更別說灌輸另一套價值觀。而這種意識形態,也隨著社會風氣,慢慢延伸至影響青少年的性教育內容。例如金賽(Alfred Kinsey)就主張無需要節制性慾,而他的主張到了今天仍然被美國主流的性教育組織所採用。這類性教育被稱為「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而根據美國性知識與性教育委員會(The Sexualit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SIECUS)的網頁,他們的性教育目標在於讓學生:學習相關知識、探索自己的價值觀及改進技巧。[2]

這種反抗傳統道德觀念的思潮,令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在美國,經歷數十年的性革命,社會上暴力罪案、離婚率、私生子、單親家庭孩子、青少年自殺率都增加了;感染性病人數也在增加,截至2016年,美國的愛滋病個案數目已超過100萬。[3] 在這種社會環境和性教育影響之下,青少年人變得過早發生性行為。性淪為遊戲,而不是愛情的表達;人們只著重自己的幸福,而忽略對社會和他人的責任。但是這種狀況其實令青少年的心靈更不滿足,他們誤會性即是愛,這反而令他們受到更多傷害。

 

3. 由性教育到情性教育

近年,人們對sex的理解開始拓闊,「性」不再只牽涉生殖和生物學上的意義,還涉及個人心性、社會、人際關係、人類學、文化等範疇。在英語中,性教育亦由Sex Education改為Sexuality Education。[4] 中文沒有改用別的字眼,仍然沿用性教育,但其實將sexuality譯為「全人的性」或「整全的性」,可以更全面包含人與性的各個層面;而Sexuality Education,亦可以改譯為「情性教育」,以涵蓋更廣範圍。

3.1 全人的性

關於「全人的性」(sexuality)的理解,最少可以包含以下幾方面:[5]
3.1.1 根據外生殖器解剖學上的雌與雄。
3.1.2 作為男人與女人的性別身份。
3.1.3 採取與解剖學上的雌雄差異。
3.1.4 被吸引的和所愛的性別,即性傾向。

3.2 「情性教育」(Sexuality Education)

「情性教育」(Sexuality Education)包含上以幾方面的內容,因此它亦自然包含了兩性關係。台灣學者晏涵文把兩性交往過程分為婚前婚後,每個之下又分列細項:[6]

 

3.2.1 婚前兩性關係

1) 自我認識
2) 人際交往
3) 認識異性
4) 團體活動
5) 團體約會
6) 單獨約會

 

3.2.2 婚後兩性關係

  1. 夫妻:夫妻二人的關係。
  2. 父母:生育孩子之後,夫妻二人榮升父母,角色轉變,相處模式亦不同。 
  3. 祖父母:夫妻需要學習處理三代同堂的關係,榮升祖父母夫妻同樣要學習彼此的關係。

由此可見,兩性關係並不單指兩個人的相處,應該進一步理解為男性女性從出生開始,與整個世界接觸、身心發展,到最後建立家庭的過程。性教育是可以幫助人「產生社會和道德所接受的態度和行為,是學習如何成為一個男人或女人。」[7]

 

4.  在學校推行性教育的歷程

如果要對情性教育有更全面的理解,除了要檢視「性」(sexuality)這個字所涉及的內容和範疇,也應該稍為回顧性教育發展的歷史。本港的性教育一般可以追溯至1950年代,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提供的節育指導服務,但這並不算是給予青少年的教育。

而其實大概在相同時間,歐美已有一些課程,旨在灌輸個人、社交和健康的知識(Personal, Social and Health Education,PSHE)。以下將稍為整理不同年代的狀況:[8]

4.1  1950至60年代

當時英美頗常見一種閱讀人物傳記、以培養思考和澄清價值觀的方法,學生可以角色扮演代入他人的角度,從而了解不同價值觀對自身的影響,並模仿學習高尚品德(如誠實、關愛及愛國等)。

4.2  1960至70年代

由60年代開始,以價值觀澄清法教授價值備受重視。這個方法的特點是不直接灌輸對與錯,而是鼓勵青少年自行發掘價值觀,作出自己的選擇,以致實踐自己的選擇。這種方法在60至70年代被廣泛使用,但後來青年罪案率增加,再加上成效欠缺實證,因此70年代末期它的流行程度已大不如前。

4.3  1970年代

有學者提倡「思想認知法」,即以問題刺激孩子思維,以提升對道德的認知。這個方法將道德培育分為六個階段:

4.3.1 學習服從,避免受罰
4.3.2 交換心態及享樂主義
4.3.3 做好孩子
4.3.4 確認權威、尊重社會秩序
4.3.5 理解社會合約,權責和守法的重要 
4.3.6 超越性的倫理取向(如社會公義)

4.4  1980至90年代

隨著歐美國家的社會問題、離婚率、青少年犯罪率提升,青少年心理健康和培訓他們以社交技能來處理問題成為新的趨勢。1995年,高爾曼(Daniel Goleman)的情緒智商研究面世,各種針對青少年心理和社交的課程亦相繼出現。

除了以上PSHE的課程發展外,性教育的處理方式一直被列入健康教育範疇,課程內容普遍與生理、生育、性病有關。有學者認為性教育不只是性交教育,應該結合價值觀和品德教育。

 

5.  在校以外的性教育

除了在學校提供的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