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性不教,誰之過? (如何在學校推行情性教育)

研究中心週年研討會精華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09/09/2019
明光社

「性教育可以教甚麼?」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義務)陳永浩博士在「廿年需幾番新?從性教看中小學性教的重及需」主題演講上提到,早在1997年香港教育署已經出版了一本《學校性教育指引》,當中主張性教育不是只講生理層面,也涵蓋個人成長、健康與行為、人際關係、婚姻與家庭、社會與文化。這與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出版的《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所提及的八個核心一致。他指明光社推行的情性教育同樣著重有情、有理、有關係、有責任等價值觀,只要學生從中吸取到積極的價值觀,學生整體的人際關係、責任感等都會變得更好。他認為學校是推行性教育最重要的平台,老師是學生最信任的對象,也是他們獲得性知識最主要途徑。可惜的是學校教授性教育課程的節數不多,這亦使學校無法投入較多資源推動性教育,最常見是把性教育的課程外判,與非政府機構(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NGO)合作。過往17年(2002-2018),本社同工曾到訪幾百間學校,帶領的講座及工作坊合共3,309場。本社定期安排師資培訓,期盼學校可以善用NGO,而不是過度依賴它們,以致未能建立學校本身的性教育理念。

 
明光社

資深精神科醫生康貴華醫生在「培育青少年的心性發展,建立健的性態」主題演講上指出性教育應涵蓋生理性特徵、性別、性別身份、性傾向/性吸引、價值觀、道德觀、行為、性別氣質、角色和關係等,所以性教育不是Sex Education,而是Sexuality Education,即性方面的事情的教育,Sexuality的定義比Sex(人的生理性特徵)更廣闊。現時有三個令家長和老師常感憂慮的情況:愈來愈多青少年持性解放的性態度、接受性別是多元的和性傾向的多元選擇。父母及老師可以具體地培育兒童和青少年建立性別自信,幫助他們建立健康的性態度和價值觀。對一至三歲的兒童,父母可以肯定和稱讚孩子的原生性別;與他們建立健康的情感依附關係;切忌性別歧視。對於四至九歲的孩子,師長宜關注他們能否和同學建立融洽友善的關係,關注他們有否因性別氣質遭欺凌等。學校的家長教師會可與NGO合作,讓青少年認識性解放運動的禍害,並且建立健康的性價值和道德觀念。

 
明光社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大學任教及作輔導督導,資深國際學校輔導員莫林天欣博士在「性教育可以教甚及怎」主題演講上提到在教授性教育一事上,父母擔當了很重要的角色,學校亦是很重要的場所。性教育不是只傳遞性的認知,還要教授關係及自我身份。青少年很需要確定其身份。身份包括文化、性別、性別角色、外觀、優缺點等。明確的自我身份能夠提升他們的自我感覺及價值,有助他們建立良好關係。反過來說,能與家人、朋友和男女朋友建立良好關係,有助青少年建立自我身份,和明白自己重視甚麼價值觀。所以,教導青少年評估他們跟朋友的關係也很重要。老師可以提供一些健康友誼的特質,讓同學按這些特質來為友誼評分。此外,老師也可以提供一些真實場景問題,假設一些情況發生在同學好友的身上,讓他們回應,藉著分組討論,協助他們反思自己的價值觀。

 
明光社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及行為科學系講師梁林天慧博士在「由大學生現況看青人性教有何需」工作坊分享到,性、愛不能抽空談論,談論性的時候需要談論愛,而談論性、愛的時候又需要談論正向人際關係。講師可引用各學科大師的理論(如發展心理學、Piaget的思維發展理念,Kohlberg的道德成長階段)去指出情緒、理性思維對性和愛,及人與人的相處有多重要,也可以簡介不同文化對性與婚姻的態度等,從而指出價值取向對行為的重大影響,引導學生作全人發展。講師宜以活潑、生動的手法帶出訊息:如善用音樂、歌詞及電影分享、角色扮演,進一步令課程貼近學生的生活需要。若主題內容不適合進行角色扮演,可以讓學生體驗小組活動模式,有需要時按其性別分組,以免尷尬。大學生看重自由、自決及開心,講師宜鼓勵他們思考後果才作決定。講師即使有建議,也要留意如何表達及何時表達,別讓同學感到被操縱。中學老師也可以設計一些反思題目,了解和聆聽學生的需要。

 
明光社

加拿大溫哥華、瑞典斯德哥爾摩、美國加州和台灣提倡的性教育,表面是談尊重、反欺凌和標榜平等,實質上是同志運動的洗腦教育。在「從台與海外性教育經驗看香發展」工作坊上,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關啟文教、香港性文化學會婚姻倫理資源中心生命教育主任鄭安然先生及香港性文化學會項目幹事陳靈騫女士為參加者介紹以上地區的性教育教材。其中加州的性教育教導五歲兒童跨性別概念、初中生不同自慰方法、給予高中生肛交指引等。這股性解放風潮也吹到香港:貞潔教育被抹黑為恐嚇教育;過度強調性別不只男或女,而是以光譜形式存在(即人有機會是可男可女或非男非女)。面對這股風潮,老師或家長要有勇氣、智慧及正確態度教導孩子。勇氣在於「夠膽」指出同志運動性教育教材的問題。智慧在於講求真實,通過搜集資料,用數據及事例批評當中的謬誤,如香港人感染性病數字在增加及感染年齡在下降等。年青人易受外國趨勢影響,師長要指出這其實是由少數人發起的,並介紹外國提倡的健康性觀念。正確態度在於重視彼此關係,明白他們的掙扎,又嘗試指出其問題所在。以情理兼備的方式,引導孩子拆解性解放運動的內容。

 
明光社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服務總監(青少年服務)竺永洪先生在「社工如性教困局及個分享」工作坊提到,社工可以通過一個KSA2的框架去推動性教育,即知識(Knowledge)、技能(Skill)、態度(Attitude)和能力(Ability)。知識:由現象到抽象,到了解背後的邏輯,然後發展智慧。例如社工可幫助年青人明白性及性別的現象,再幫助他們分析背後整套概念是怎麼一回事。當社工掌握了知識,才可說服學校,他們有能力傳授知識和運用技巧去帶一些活動。技能不單是帶活動的技巧,也包括與青少年傾談的技巧。社工要留意步驟、次序及條件因素。如處理性問題時,可否直接問?還是迂迴的問?此外,態度亦非常重要,社工很難禁止現今的青少年不做一些事情,但可以幫助他們了解後果,讓他們行動前思索一下,也要探討他們重視的是甚麼,關心的是甚麼,幫助他們多了解自己。最後,社工要了解自己能力的特點,若信心不足,可以從簡單開始,單對單與當事人面談或以小組形式討論,選擇並用信心駕馭適合自己的舞台。

 

明光社

 

 
明光社

Holiness Camp召集人李顯雋先生在「兩代同行的自發聖潔運動」工作坊中說:「上一代需要知道下一代的需要,因為絕大部份的性混亂問題是來自於他們滿足不到內心真正的需要。」他多次強調當父母或教會滿足不到年青人的需要,他們便會擁抱外面的文化及世界觀。但當人認識神的時候,便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時候,便認識甚麼是貞潔。年青人能對神忠心及持守貞潔,是因上一代能有效地向他們傳遞對神忠誠的訊息。年青人敏感,對愛的標準也很高,他們討厭上一代站在道德高地指責其錯處,期望上一代真心真意帶著愛心聆聽、尊重和肯定他們,而不是單單在乎他們做了甚麼。當他們在家或在教會有歸屬感,自然不用在世界中找尋愛。其實年青人渴望持守貞潔,若上一代願意竭力聆聽並以正確的態度與他們同行,他們是可以突破的。

 
明光社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助理輔導主任灌秀雲老師在「性教育好好教——校內推動性教分享」工作坊中分享了,如何在任教的基督教中學推動活潑精彩的性教育活動,如舉行扮男神、女神及兵攤位遊戲,淑女形象化妝班+型男形象培訓班等。她指要有效地推動性教育,上下同心是很重要,如果老師之間的意見有極大分歧,即使校方有資源有人手,也難以有效地推動性教育。而負責性教育的老師除了要與其他老師好好溝通,也要關注學生的需要,留意主題是否貼近其生活,讓他們感興趣。活動形式若流於灌輸或說教,沒有理性開放的討論空間,老師如何努力,都是白費。其實學生亦很想知道與老師相關的事情,因此要善用老師的角色,老師的身教和見證比明星更具說服力。不只老師,同學也可以擔當輔導大使的角色,其工作是為老師發掘同學間流行的「性」話題,讓老師知道可以如何應對及教導。

 
明光社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張勇傑先生及項目主任(性教育)熊嘉敏女士在「明光社推動情性教育教案及經驗分享」工坊中闡述,本社情性教育的特色是重視生命的尊貴、愛的承諾及性的委身,並肯定「婚姻」與「家庭」在社會中的功能,以回應現今社會文化的挑戰。性教育就是價值教育,目的是要幫助兒童及青少年建立一套正確的性價值觀,不僅要考慮生理衛生或個人權利,還要考慮道德價值,但它絕不是說教式的性教育,或強迫學生遵從一套有如「教義」般的倫理思想。過程中,導師可以運用道具和小遊戲,透過友善的身體語言,以先欣賞後引導的方式教導小學生。至於中學生,導師要學習同學間流行的語言及愛好的明星等,以拉近大家的距離,並以親切接納的態度聆聽及回應他們的問題,讓學生願意接收全面的資訊,和朝正確的方向思考,為自己的福祉作明智的抉擇。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2019週年研討會「性不教,誰之過?如何在學校推行情性教育」已於6月21日在旺角浸信會順利舉行,當日活動共有85人參加。非常感謝旺角浸信會借出場地及同工的協助。相關內容會製作成文集,預計在10月出版,詳情請留意本社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