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牧師,你在場嗎?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09/03/2014

近來有幾幅圖畫常在心裡盤旋。

第一幅是幾名教士在烏克蘭危急存亡之秋,孤零零的站在廣場中央,周圍是架着盾牌的警員,他們夾在警方與示威民眾之間,堅毅而平靜地禱告。第二幅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了六刀之後的當晚,有牧者在醫院的小教堂內帶領一眾記者及親友為劉祈禱。第三幅是在剛過去的禮拜日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之前的基督徒祈禱會,只有幾名牧者零星地站出來祝禱,由於當時是禮拜日中午,很多教會仍在崇拜,我也是剛在一間教會講完道後提早離開趕赴政總參加,很多牧者無法出席完全可以理解。不過,無可否認,香港的牧師,以及牧師背後所代表的教會,卻常常令人感到在社會發生重大問題時缺席。

筆者並非認為牧師應成為時事評論員或社會運動家,亦毋須經常就社會上許許多多的政治議題表態或提供指引,因為這不是牧師的呼召和專長。不過,當社會上發生許多牽動人心的事,牧師卻往往不在現場,便令人難以釋懷。也許不少牧師當慣了領導人,在教會一呼百應,是信徒目光的焦點,慢慢忘記了怎樣去做一個普通的參與者。牧師,其實也是香港市民的一分子,應該與香港市民共同呼吸,不少牽動香港人心的事,理應也牽動牧師的心。牧師,毋須一定常常是台上的明星,其實也可以是台下負責鼓掌和打氣的觀眾。有時默默的參與,毋須甚麼神學或社會學的深入分析,只不過需要一顆赤子之心。

當見到暴力在踐踏我們珍惜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我們能無動於衷嗎?當貧富懸殊不斷惡化;市民置業願望遙不可及;民主進程反覆紛亂;家庭備受衝擊,身為香港的一分子,為何我們總是保持距離?其實,當市民大眾以及一眾信徒感到徬徨、困惑、憤怒和不平的時候,牧者的出現,親臨現場,是很大的安慰和鼓勵,就像一個人在病患失意時,誰曾經探望和靜靜地陪伴在側,當事人會銘記在心。

牧者的角色,有時不一定走在最前面,而是與信徒和市民大眾並肩同行。今年是香港政治和社會問題關鍵的一年,請各位牧師不要缺席。
 

曾經刊載於: 

《基督教週報》 9/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