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七一遊行爭議事件簿

——「公道自在人心、真理越辨越明」
15/07/2005

6月3日:本社接獲消息,指「民間人權陣線」(下稱「民陣」)人權小組決定撥款印製代表同志訴求的彩虹旗、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單張,以及安排同志團體和婦女團體在七一遊行當日帶頭。

(由於本社並非民陣成員,「民陣」亦未宣傳有關決定,所以本社並未有作出任何回應,只是透過不同的渠道了解「民陣」的最新動向。)
 
6月9日:經濟日報記者,就「民陣」在七一遊行的安排訪問本社總幹事蔡志森(當時記者透露的資料與本社收到的消息吻合)。蔡志森回應時指出,若「民陣」的安排與遊行主題「爭取07/08普選、反對官商勾結」有異,並給予大眾一種宣傳同志運動的印象,他個人會呼籲杯葛今年的遊行,並呼籲一直反對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友好團體和人士杯葛。

6月10日:經濟日報用了大半版篇幅報導此事,題為「同志帶頭七一遊行有爭拗憂慮同性戀訴求成焦點明光社杯葛」,強調「明光社」不滿同志團體帶頭,聲言呼籲杯葛。
(但本社的重點並非反對由什麼人帶頭,而是關注在遊行隊伍的最前列展示什麼橫額和標語。)
 
6月10日:蔡志森、「民陣」召集人莊耀洸、「女同盟」發言人Connie接受香港電台「千禧年代」訪問,莊耀洸強調今年的七一遊行是由多個弱勢社群行頭,並否認資助印製彩虹旗。(參考資料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1/HK2000/20050610.html)(莊耀洸的言論明顯與事實不符)

6月11日:「民陣」成員,「同志聯席」發言人邵國華和「彩虹行動」召集人張錦雄(張同時為青年政治組織「七一人民批」的核心成員和「支聯會」常委,曾以SM造型上街表達同志訴求、穿起婚紗與其「伴侶」往婚姻註冊處結婚)首先斥責本社製造分化,為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做「政治秀」。(星島日報2005.6.11)

6月13日:「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牧師質疑民陣的安排,聲言未必出席遊行。另外,「民陣」五個親同志的青年組織發起網上簽名行動,要求「民陣」堅持讓同志團體帶頭的決定。(星島日報2005.6.13)「公道自在人心、真理越辯越明」

(據悉在6月13日民陣的兩民小組開會前,「民陣」連一張與主題「反對官商勾結」的單張尚未設計,但已印起有關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單張和10,000支六色彩虹旗。)

6月13日:「民陣」兩民小組開會,「民主發展網絡」朱耀明牧師和「民主動力」鄭宇碩教授,苦口婆心地解釋社會對「民陣」安排的疑慮。(經濟日報2005.7.5)據悉,小組議決收回在當日派發彩虹旗和性傾向歧視單張的決定,並維持讓同志團體和婦女團體帶頭的安排,但任何團體不能高舉主題以外的訴求,唯當晚小組的議決要留待6月21日的大會確認。

6月14日:「民陣」副召集人兼「七一人民批」核心成員葉寶琳和「四五行動」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炮轟「明光社」歧視同性戀者,長毛更聲言焚燒「明光社」單張。(信報2005.6.14)

6月18日:蔡志森在明報論壇版撰文,題為《民主是最大公因數》,希望「民陣」尊重社會上對同志運動有保留的團體和人士的立場,以爭取民主政制的大局為重,不要在七一遊行中過份凸出同志訴求,分化支持民主的力量。(明報2005.6.18)

6月20日:「民陣」5個親同志的青年組織在網上收集了約380個簽名,支持同志團體帶頭。(明報2005.6.20)

 (「民陣」和親同志組織扭曲了本社觀點,將焦點簡化為本社反對同志帶頭,抹黑本社歧視同性戀者。)

6月21日:「民陣」當晚的大會在親同志組織的全力動員下,有「破紀錄」的60多人出席,儘管當晚「民主救港力量」、「前」、「中國工黨」等曾提出不同意見。大會最後仍否決兩民小組在6月13日會議的議決,並通過維持原有的安排,即繼續由同志和婦女團體帶頭、派發一萬支代表同志運動的六色彩虹旗(參考資料:516.wchk.org),但為了消弭成員團體的不滿,大會同意趕印其他有關弱勢群體訴求的單張。(經濟日報2005.6.23)

6月21日:黃國堯牧師在明報論壇版撰文,題為《明光社前途不光明》,批評本社反對同志帶頭的立場不夠氣度和包容。

6月23日:「民陣」副召集人兼「七一人民批」核心成員葉寶琳聲稱無懼遊行人數減少,強調「同志佔香港人口一成,即可動員超過60萬同志上街」。(經濟日報2005.6.23)

6月24日:「香港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成員梁偉怡(同志運動的核心成員)和「青年公社」成員陳景輝[2003年有份衝擊天主教堅島座堂、「七一人民批」核心成員,2003年參選沙田區議會(大水坑)選舉時,曾以「雙失青年」自居]在明報撰文,題為《別讓機會主義打垮七一》,批評本社是借機打壓異議,以延續政治道德保守運動,他們更引用第27期《燭光網絡》的其中一句,指本社支持《基本法》第23條立法,暗示本社是左派的代言人,目的是要打垮七一遊行。(明報2005.6.24)

   (正所謂:「睇戲要睇全套」,在23條的問題上本社的立場是原則上不反對立法,但該期《燭光網絡》正是批評政府提出條文內容的種種漏洞。「四十五條關注組」的幾位大律師也是原則上不反對立法的,若按照他們的邏輯,又應如何看待呢?)

6月24日:過去兩年積極呼籲會員上街的「教協」放棄總動員。(明報2005.6.24)

6月25日:「浸信會」朱活平牧師、「信義會」呂慶棠牧師表示對民陣的安排有保留,不會出席今年的七一遊行。(明報2005.6.25)

6月25日:本社發出聲明,強調尊重同志團體在當日在遊行隊伍當中,自行派發個別議題的宣傳物品,但不認同作為主辦單位的民陣藉凸顯所謂「多元共融」的訊息而派發宣傳同志運動的物品,因為實質上已是另一個遊行主題,並呼籲打算參與今年七一遊行的市民密切留意當日大會的安排,避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個別團體理解為支持同志運動。

6月26日:「天主教香港教區」陳日君主教表示「教徒累了」,不會發動教徒遊行。(明報2005.6.26)

6月30日:一名在基督教機構工作、筆名瓶情的人士在明報撰文,批評本社小題大做,目的是要全面封殺同性戀者。(明報2005.6.30)

7月1日:遊行最終只有約21000人參與,本社再次成為攻擊對象。

7月2日:陳國華牧師在明報論壇版撰文,題為《尊重大眾的人權運動》,指出若七一遊行的宗旨和目標是要凝聚大小群體,尋求共同的理想和目標(如:民主政制、法治等),總不好為難別人的信仰。(明報2005.7.2)

7月4日:蔡志森在明報撰文,指出有人刻意歪曲本社立場,希望「民陣」為自己過往的決定負責,切勿諉過於人。(明報2005.7.4)

7月5日:有「民陣」成員公開狠批激進派主導,在整個決策過程中排斥老臣子和政黨,是今年遊行慘淡收場的原因。(經濟日報2005.7.5)

7月7日:署名里布的人士在明報撰文,批評「民陣」的安排儼如強逼支持民主的市民認同同志運動,令他「別無選擇唯有放棄七一上街」。(明報2005.7.7)

7月9日:黃國堯牧師再次在明報撰文,繼續狠批本社沒有體諒同志心靈,呼籲本社放下自我,放棄霸權,「別把自己當成烈士」。(明報2005.7.9)

7月11日:本社董事關啟文博士在明報撰文,題為《從公民權利角度看七一遊行爭辯》,強調若我們草率說,一些人因為一個有爭議性的議題不支持某次民主運動的行動,所以本質上就是反民主的,對他們並不公平。對民主的理解這樣狹窄,只會把更多人趕離民主運動的行列。

若希望掌握更多資料,歡迎瀏覽本社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