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九十後的褪網日記

羅遠婷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9/03/2015

在十年前,上網只能透過電腦;但在今天,我們可透過智能手機隨時隨地上網。然而,我們卻因此與網上世界如影隨形,而與網絡世界暫時「分手」卻成為很多人的惡耗。是次我們找來了一位九十後過了「褪網」(即不上網)的十二小時,看看沒有了網絡,這位年青人的世界會如何。

筆者其實找了一段時間,才尋找到願意褪網十二小時的年青人。只記得當發出採訪邀請時,大部分年輕人都說很困難,原因在於要褪網有如世界末日。再多次發出邀請後,才邀得劉志韜(韜韜)這位中三學生參與褪網。

 

褪網一天的主角:韜韜

與韜韜約在周日進行褪網,仍是學生身份的他在周一至五大部分時間都在上學,而在上學期間,他也不能開啟手機,因此並不是太多時間可以上網。故此,我們約好在周日,也即是他能接觸網上世界最多的時間褪網。在平常的周日,韜韜除了上教會,也會踏單車,以及找朋友玩。

 

上網時最常做些甚麼?

智能手機已成為大家最常用來上網的媒介之一,但對於韜韜而言,他除了用智能手機,也會使用電腦上網。他與大部分年青人有著相似的嗜好,就是玩網上遊戲,而且更與朋友組隊玩,不過他並不算太沉迷,每次只玩一至二小時左右。此外,與朋友聯繫亦是他主要的網上活動,無論是WhatsApp、Skype、facebook還是Twitter,都是韜韜喜歡用的通訊軟件。

另外,韜韜亦喜歡觀看影片,無論是與網上遊戲有關的,還是外國的清談節目,都是他的心頭好。所以褪網意味著韜韜會稍為脫離一下朋友圈,也需暫時放下他喜愛的活動。

 

褪網計劃與實行

在褪網前,筆者先著韜韜計劃一下褪網時的活動,而他選擇了做功課,因為那週的功課實在太多了;然後他會找朋友一起玩。

到了褪網這一天,韜韜的日程如下:
 

明光社

 

褪網終於完了﹗

在褪網完結後,筆者再與韜韜回顧整個過程。

韜韜計劃了在褪網日的主要「節目」是做功課,然而他真的能夠順利完成功課嗎?

能啊﹗」韜韜立即回答道。一點「心思思」的感覺也沒有?「哈哈哈,那倒不是﹗我也會不時想看看手機,查看WhatsApp,然而一想到今天要褪網,我便按捺著,甚至將它收在枕頭下,眼不見為乾淨﹗哈哈哈﹗」

在「心思思」及「要褪網」的掙扎中,韜韜好不容易才完成功課。轉眼便到了晚飯時間,但距離結束褪網的時間還剩下好些時間 (原定的結束時間是晚上9時),韜韜結果決定用來閱讀及聽音樂,用行動來抵抗上網的心癮。

褪網的一天終於結束了,韜韜說當褪網時限一到,他便立時開啟了手提電話,重投網上世界,而他第一時間做的就是看看有誰曾WhatsApp自己。他總共收到百多個訊息,之後他也用了一些時間來回覆朋友。

今次的經歷韜韜享受嗎?在整個過程中表現正面的他,竟斬釘截鐵的回應了:「不享受﹗因為有很多限制呢﹗不能做這也不能做那。」那末,他會再次嘗試褪網嗎?「不會……」韜韜稍為停頓了一下,便說下去:「起碼不會在周日吧﹗周日空閒的時間較多,因此要面對沒有網絡的時間較長也較難熬,經常也會心思思。就算真的要褪網,也可能會選周六吧。在周六我會相對有較多事情做,如參加團契,這樣便不會經常心思思了。」

 

我們都是沉溺者

上網現在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無論是上班族,還是學生們。大部分的人或許並不會一天24小時坐在電腦前瘋狂打機,但我們也有一定程度的沉溺,例如:每隔數分鐘查看手機短訊;每隔十分鐘看facebook;再隔十五分鐘看Instagram。如果對方二十分鐘內不回應,我們的焦慮又再加深一層。如果不上網一天,我們或許就如韜韜那樣會心思思。

有時我們以為網上世界所呈現的就是現實世界的全部,無論是對消息的處理,又或是了解朋友的狀況亦然。其實有好些時候,我們需要親身發掘及透過面對面的接觸,才能知道更多,才能發現更全面的情況。我們又會否褪網一天,好好發掘和認識身邊的人和事,重新與世界及身邊的人有真實的聯繫?

 

--------------------------------------------------------------------------

頭也不回地褪網?

以前,要戒酒戒煙,最簡單的做法,就是不買,現在要褪網,有些人會選擇取消上網計劃,亦有人索性買一部不能上網的傳統手機。輕鬆一點的就可以刪除自己手機的部份功能,例如永遠不使用流動網絡,只透過無線上網;另一些人則會選購限速或限量的網絡數據計劃。不過,網易褪,但不易斷。不少現時仍然堅持選擇不上網,不用WhatsApp的人會遭親友訕笑。況且現在上網與生活難以完全割裂,所以,我們毋須完全離線,卻可以偶然褪網,重拾自我,成為另類生活的開端和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