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戒賭者故事 沉溺

── 皆因一次甜頭、一次好奇
小記者   |   採訪及整理:陳少游 (龍翔官立中學) 《2010世界盃特刊》
24/05/2010

世上萬事,最易莫過於花錢;花錢方法,最快莫若賭錢。賭便如毒,一旦沾上,萬難戒除,最後大都落得家破人亡之下場。但賭錢吸毒,何者為害更甚?今時此刻,竟有人說:「賭博100%衰過吸毒!」   

阿華年約四、五十歲,若以旁人眼光,應是嬌妻乖兒,事業有成之時,但對阿華來說,一切都才開始。他從1977年開始接觸賭博,因第一次吃了甜頭,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陷入「賭」這個深淵之中長達三十餘年。最高峰時,僅一次便砸掉二十萬巨款,至於全部經濟損失,更是不可計算。 
 
不過,經濟損失還不是最重要的,最令阿華難過的,是家庭破裂。「賭使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阿華激動地說道。他與妻子1981年相識結婚,一直瞞著她賭錢長達十餘年,最後在1999年因無力還債,銀行打電話到家裡,終於還是曝光了。妻子傷心欲絕,與他離了婚,阿華無可奈何,為躲追債,輾轉流離於社區中心、公園、體育館之間,更在馬屎埔一住三年,房間只有一張木板床,生活苦不堪言。阿華幾次想要自殺,但終因懼怕沒有付諸行動。  
 
正當阿華萬念俱灰之時,忽然聽得腦中一個聲音問:「你還要繼續賭下去嗎?」他聽到這個問題,回到家中,思索了一夜,暗自在心中道:「若你想幫我,就派人來吧。」其時正是年初一,教堂都關了門,本是無處求助的,阿華路過一間投注站,忽然看到隔壁牆上竟寫著一串電話,仔細一看,卻是戒賭熱線,莫不是主已聽見了我的話?阿華暗自想著,本著一試心理,當晚便撥了熱線。接電話的牧者聽完,不道戒賭,卻講起聖經來。阿華本來不甚理解教義,亦沒抱太大希望,但誰料他因此有了信仰,更成功將腳從「賭」這個泥沼中抽出,回到正常生活。  
 
而另一位前賭徒阿雄,經歷雖不同,結果卻一樣——從不歸路上回頭,戒了賭。
 
阿雄是大學畢業生,原先從事金融工作,亦有炒股。偶然一日見到賭波的數字報,一時好奇,買了一注,從此就落入賭波漩渦之中。「主客和,看上去好像很易賭。」阿雄說著,搖搖頭,微微苦笑。看似易賭,實際上卻只是個引人入局的誘餌。「不是為贏錢而賭,是為那種充實、滿足感。」賭贏了,與他人說起,便會有種英雄感,似是證明自己眼光比別人好,看得比別人透。
 
因為這樣,阿雄便由賭波開始,再加上炒股與去賭場,可謂賭錢如流水,曾一次投入近十萬,並一連「碌爆」九張信用卡,使得家人、自己全都受牽連。家人苦勸不果,硬下心腸對他不理不睬。阿雄屢次想戒,但終因空虛而放棄,直至遇上了戒賭熱線,有了信仰,才開始真正的戒賭。

兩位前賭徒,一老一少,盡訴心事,並在最後語重心長,真心祈願大家勿沾賭,莫試莫嘗,切不要成為年輕無家賭徒中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