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新造的人協會澄清啟示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新造的人協會   |   明光社代貼
23/06/2011

2011年6月17日下午,康貴華醫生應社會福利署邀請,為社署的社工主領名為「輔導同志青年講座」的講座,當天有同志團體到場示威抗議,並對本協會及社署作出種種不合理的指控。(請參閱有關同志團體的新聞稿)
 
本協會對這些完全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深表遺憾,並有以下澄清:
 

  1. 本 協會的輔導服務,無論是個人或支援互助小組,一直以來都沒有提供「更正治療」(Reparative or Conversion Therapy)。本協會不是「診所」,「驅魔、電擊、催眠或藉淋冷水浴禁慾」等所謂「拗直治療」的方法,一概不屬本協會的服務範圍之內,亦從來沒有在本 會的活動中出現!
  2. 無論同性戀者是否希望改變,本協會都尊重他/她們的個人意願。本協會為那些希望離開同性戀或因性傾向感困擾人士提供 全人的關顧及支援。本協會認 為離開同性戀並不一定需要「改變性傾向」,而是當事人選擇不再追求同性戀關係的情感滿足,轉而發展或改善其他的友情、親情關係,或嘗試進入異性戀,重新經 歷被愛和接納,填補心中對愛的強烈渴求,重拾欣賞自己的喜樂人生。
  3. 本協會開辦的支援互助小組,主要是透過閱讀一些有關個人成長的書 藉、參加講座、工作坊或營會,讓參加者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和學習人際間相處之 道;同時,小組重視每位組員作為獨特的個體,讓組員透過個人生命故事的論述,增加自我了解,並藉著組員間的互動,建立一個猶如鄰舍互助的群體,享受互勉互 助的友際生活,維繫深厚而健康的友誼。(請參閱支援互助小組組員的心聲。)
  4. 本 協會的親屬互助小組,讓家長分享感受,互相安慰及鼓勵,冷靜深入認識同性戀,減低家長的自責、內疚和羞愧,避免將子女的同性戀狀況無限放大, 情理兼備地與同性戀家人關愛同行,彼此坦誠溝通,建立和諧互愛的家庭。參加小組後,許多家長享受更契合的夫妻關係。因此,有報導指本協會離間家長和同性戀 子女的關係,造成家庭的傷害,全是失實指控。(請參閱親屬互助小組家長的心聲。)
  5. 今年六月十七日下午舉行的香港社會福利署「輔導同志青少年講座」,是邀請康貴華醫生作講員,而不是本協會。雖然康醫生是本協會的會長,他卻是以個人的名義接受邀請。(請參閱社署致康貴華醫生的邀請信。)所以,這次講座與本協會無直接關係,本協會亦因此沒有在當日下午向傳媒派發回應指責本會的聲名。

最 後,我們懇請有關同志團體尊重別人的個人意願與感受,不要貿然創作詞彙,將所謂的「拗直治療」加諸於本協會及組員身上!因性傾向感到困擾或希 望離開同性戀的同性戀者是小眾中的小眾,他/她們的人權絕對需要受到維護,他/她們有權按個人的信念選擇前路,這自決權必須被尊重,也不應該受到其他同志 們的歧視!

部分支援互助小組組員的心聲

透過參加支援小組得到的幫助是讓我能更清楚明白自己原來是有選擇的權利,並非如同志組織所言自己是沒有選擇的餘地,亦學會了尊重同性戀者選擇其性取向的權 利,但與此同時我們亦應尊重那些希望更認識自己,想尋求改變的人的選擇權利,所以若有同性戀者希望尋求幫助,我覺得‘新造的人’協會只是為他們提供多一個 認識自己的機會/多一條出路而已!      ~ By Ch

對於外界人士指新造的人協會開辦「抝直治療班」,指控康貴華醫生及本會 歧視同性戀人士,我感到很憤怒,一個幫助同志朋友的團體,一個為同性戀者負出無數精神和時間的醫生,為何會這樣被人誤解和攻擊?作為一名同性戀者,在‘新 造的人’協會裏,我從來沒有被人指是‘俾鬼上身’,亦沒有被人叫我用冷水浴來抑壓對同性的情慾,我極不明白為何會有這樣荒謬和失實的流言,我並不同意同志 組織們的行為,亦不覺得他們代表了我的心聲,我是有智慧的,我有自己的選擇權,我有權選擇給自己多一條出路,我有權選擇尋求‘新造的人’協會的輔導,為何 他們要破壞我尋求這一選擇的權利,要是這樣,他們怎能稱得上是為同性戀者爭取權益?他們的攻擊只是為自身的利益而犧牲小部份同性戀者的利益,他們是踐踏了 我的人權,他們的做法令我感到十分憤怒。    ~By  Ju

在參加支援小組過程中,我學會了有同路人互相分享及鼓勵的重要性。面對同運人士/外界人士誤稱新造的人協會開辦「抝直治療班」,我覺得很可笑,因為作為一 個成年人,我知道自己需要甚麼、追求甚麼。我參加新造的人協會所提供的服務,是因為她能適切我的需要,而並非被「抝直」。同時,協會一直以「案主自決」的 態度來提供服務,且從多角度剖析同性戀的問題,我從來不覺得有任何強迫的成分。       ~By Te

若在地球村中的一百人裡有十個人是同性戀者,他們被稱為是「少數性傾向」人士,為什麼那十個人當中若有一兩個人希望從同性戀的生活中轉變過來,他們就忽然 沒有資格成為「少數性傾向」人士呢?我是那少數中的少數,我希望你們不要「歧視」我這個自願改變性傾向的少數性傾向人士。
我也曾有過同性戀的生活經驗,我明白你們有被歧視的感受,感到空間受壓,不能在社會中暢所欲言。我也有一些同性戀的好友,我尊重他們的同志身份,他們也尊 重我選擇改變的決定.我們生活在互相尊重的關係當中。我以為你們是一群熱心幫助我那些同性戀朋友的團體,為他們爭取空間及權益,為什麼這回你們把箭頭反插 在自己的身上?我也曾是你們的服務對象,為什麼要扼殺我這個選擇改變的機會?
我也曾參與過別的同志團體,但我最後認為「新造的人協會」較適合我,它能代表我的聲音。請你們明白同性戀者也有不同的需要,不要以為你們所爭取的,或所提 倡的生活模式就能代表我們的全部,也請不要以為你們是那「少數中的大多數」就能有權把我們的聲音蓋過。這跟你們所對抗的異性戀霸權無異。
請你們尊重我們這群選擇作出改變性傾向的同性戀者,如同你們要求別人尊重你們一樣,不要以為你們是少數中的大多數,就有權把我們這群人的需要拒於門外。我 們也需要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在這個時刻,很抱歉你們並不能代表我,「新造的人協會」是絶對有其存在價值的。它所能代表的性小眾是你們沒有考慮到的。
                  ~一位選擇改變性傾向的同性戀者上
在同性戀的圈子裡生活了十多年,我以為我是不能改變的。認識了「新造的人協會」後,我找到了出路;我沒有被歧視,也沒有被驅魔,我只是在小組的愛與關懷中 慢慢離開了童年不愉快的經歷,慢慢地愛上了自己的性別身份,跟上帝對我的期望走得越來越近,人生走得更光明磊落, 更能邁向理想。~By R

我是新造的人小組的第一屆組員,這幾年以來透過參加協會的活動,我自己改變了很多。我從來沒有被強迫參加小組,我參加小組的原因是我不滿意自己的生活方 式,我們從來沒有主張同性戀是邪靈附體,需要驅魔人來醫治。雖然其他同志群體認爲協會為我們這班想改變性傾向的人士提供協助是歧視同志,但是在我看來,是 其他大部分的同志群體正在歧視我們,並且正在剥奪我們發言的機會,你們的言論是假設所有有同性戀傾向的人都喜歡自己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但是事實是──你 們正在真實地歧視我們,這些正在努力過自己認爲比較好的生活方式的人,並且封殺我們發言的權利。在協會裏面我們沒有被判別為有精神病的人,有人認爲同性戀 者有很多心理問題,不少都是由於社會歧視的壓力所造成,事實並非如此。~By K

I was oncea homosexual and would like to choose to change my sexual identity and get married with a woman.  However, no associations who claimed they protect “homosexuals” provide assistance for me to change until I met New Creation Association.  If I did not get assistance from New Creation Association, my rights to control my future life would have been totally deprived.         ~By Yan

I know automaticallythey’re making up stories or charging Dr. Hongand the organization with false accusations…just to force their way in.  Their behavior is totally barbaric, which makes me furious & annoyed according to their attitude & behaviors.   ~By wong 

當初我對小組沒有信心,更害怕小組的組員是否可信。在小組孕育初期,大家能在信仰中互相支援,互相理解。小組很有系統,在第一階段,導師會透過帶領我們閱 讀書藉,藉組員分享內心世界,過去情感生活的喜與樂,這裡我找到一群基督徒背負這個背景的同路人,我可以坦然分享,是一種很大的祝福。小組的接納,讓我不 再做雙面人,這份安舒是我從未享受過。記得我在加入小組不久,又再次與一位同性朋友拍拖,他們沒有責罵我,反而明白我當中的掙扎,他們陪我經歷人生的起 跌,我們在小組中可以分享在上帝國度的夢想,他們是我信仰路上的戰友。在小組中,很多時間讓我反思自己的生命,小組沒有責罵,我在小組中學習如何與同性朋 友相處,過去成長的壞習慣,今天不可說是全部處得妥當,但至少我知道– 那些問題背後的原因,了解原因我學習接納自己,欣賞自己對生命的付出,欣賞上帝創造的我。~By N

新造的人機構沒有開辦「拗直治療班」,康醫生也沒有歧視同性戀人士。這裡提供了一個既開放又穩妥的平台,讓我們有一個尋索身份的空間,與康醫生一同查經、 一同傾計、飯聚,彼此就好像朋友。百忙中跟我們一同參與祈禱會,用私人時間與我們分享信仰,這是歧視同性戀人士嗎?我非常感謝康醫生及新造的人的同工。聽 到機構被誤解,實在非常氣憤。同運人士不用誇大自己的同性的權益,利用打壓別人的方法獲取自身利益及尊重,多番示威及無理指控,博宣傳。如同性戀真的吸引 可取,其實別人自己會選擇,又何用那麼高聲推崇?康醫生與協會同工盡心盡力服務有同性傾向的朋友,令我很感動。請同運朋友也不要歧視想尋找另類出路的同性 戀者!~By NK

我對呢件事覺得很難過和遺憾,那些搗亂份子處事相當不合理,不尊重他人和霸道!回想我自己在未接觸協會之前,我對生命感到很絶望,因為,我從來不知道有 ''改變''這條路可以行,一直以為''基''就係''基'',一世就係咁,眼見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的結婚,生仔,組織美滿家庭,而自己郤孤單一人,好無 盼望......NC讓我才知道原來有''改變''這條路可以行的!''有同性吸引傾向''的人已是社會的少數,而我們這些想改變的更是少數,是''小眾 中的一小眾''....NC的小組透過大家彼此分享,讓我感受到有同路人和我同行這條改變的路。~By S

對於近日有"同運"團體示威,及以硬闖的手法,擾亂協會所舉辦的講座及對協會提供的服務和康醫生的抺黑,本人深感可惜及震怒。一直以來,我從未在協會聚會 中,被強迫改變性傾向,反之,輔導員及義工,易地而處去了解我們的難處,體諒我們的背景,以"以人為本"的方式去領我們擺脫的困擾,重建快樂人生。香港是 一個多元社會,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方式去處理問題。"同運"朋友對同性戀看法,我予而尊重,但阻撓別人從另一角度去明白同性戀,加強自己的看法於別人 身上,實是文明社會的悲哀,亦對一班以輔導尋求改變之同性戀人士,帶來很大的傷害!請同運人士不要扼殺我們這一片天空 ,自願尋求輔導的同性戀者,是有權利得到適當的關懷和輔導的。~By L

對於近日有同志組織示威並指控康醫生及協會,深感震怒。決定改變性傾向,走出同性戀,並進入異性戀等等的決定,全是我個人的決定;再者,若非同性戀者自己 決意改變,康醫生及協會就算絞盡腦汁用盡辦法,也無辦法強制或試圖把我們改變過來,這裡只是給我們一份支持及適當的援助所。~By M

對於近日有關新造的人協會的無理批評,本人深感遺憾及痛心疾首。本人接觸協會是因為很想改變同性戀傾向,接受輔導及參加支持小組的兩年多時間,幫助我更認 識自己…我在機構中聽的都是一些很有科學根據的研究調查,近日有報導說機構代表康醫生指同性戀的成因是「鬼上身」,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至於以運動、冷水浴 來減低性慾(雖然這不是機構提倡的重點)有問題嗎?難道性慾來時便要立刻發泄嗎?至於用催眠令你感到不適來「醫治」同性戀情慾,更是聞所未聞﹗我很慶幸能 認識這個機構並接受幫助,現在我快將結婚了,我的選擇沒有錯﹗協會從來不會強迫我改變或做任何我不願意的事,為何要被人打壓及亂扣帽子?希望過同性戀生活 的人的聲音是聲音,難道少數想改變的我們的聲音便不算聲音,為甚麼要「一言堂」?請尊重我們的選擇權及言論權﹗~By ss

我在參加支援小組過程中學會與同輩相處,幫助我在群體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且增加了我的自在感,透過分享,可以改變的道路上互相支持及交流心得。協會及康醫生只是幫助同性戀者中其中一小群想改變同性戀生活的人,一些渴望脫離同性戀生活人,根本不是歧視同性戀者!~By V

我在支援小組認識一班志同道合一同尋求改變的組員,互相支持,並學習饒恕在成長中曾傷害自己的人,絕不同意這是抝直治療班,只感到被接納和尊重。我認為社會總有人渴望尋求改變,不從同性戀道路,協會只是為一群渴求因為信仰緣固而尋求改變的人帶來幫助。~By C 

部分親屬互助小組家長的心聲
我是盼望組的家長成員,參加新造的人的小組已經五年,我要十分多謝他們,因我見到不單是我、還有很多家長,都是帶著不愉快的心情來的(因為知道子女是同性 戀),在此我學習到如何和我的孩子去相處,我們堅定去相信用愛去相處,不但如此,我還對她的伴侶也充滿愛,因她不是本地人,她也很喜歡來我家小住,她們都 很愛我,所以這裡的服務,絕對是有助我的家庭關係,包括我與丈夫、我與囡囡!(何來離間??)我真的很多謝新造的人。(港島東的W太)
兒子出櫃之後,我就像一個瘋子四處求助,先在坊間找到幾個機構是關懷青少年或家庭問題的,可是來自不同的社工都異口同聲地說:「太太……因為數據顯示,同 性戀者百份之幾是天生的,倒不如你先把事情接受下來……」每次離開這些機構的時候,我總感到沒有人明白我,有人知道我心有多難過,甚至乎我的情緒開始出問 題……便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淚來。這段日子我常常請假,找過心理醫生查詢……唉﹗我承認初來新造的人的時候,渴想取得一些方法回家與孩子相處,然而我卻在這 裡找到被明白,我們理念一致,找到一班同路人同行,生命繼續成長;家庭關係方面,我兒子自2005年開始沒有與我們同檯吃飯,直到2010年復活節我們終 於一家人同檯吃飯了,雖然等了5年才能吃一餐飯,可見參與新造的人的義工期間,家人關係是大大改善的。(深水埗J女士)

我弟弟是一位男同性戀者,縱然家人很接納他,沒有歧視他,但見到在他的同性圈子裡卻沒有安全感,在離離合合的關係中充滿恐懼,傷害及孤單,看來這個圈子並 未能為圈內人帶來真正的快樂(gay)。我並不明白,既然協會能提供另一個選擇(或希望)給他們,為何卻遭受排斥呢?我絕對支持這個協會的存在!   (  南區~二家姐)

曾經刊載於: 
關注範疇: 
性文化
同性戀
專欄: 
每週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