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飛鳥俠》——愚昧竟是福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電影小組回顧
郭卓靈   |   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21/05/2018

曾主演超級英雄電影Birdman 而聞名的過氣男藝人Riggan Thomson,為挽回自己的事業,改編小說成舞台劇本,並計劃站上百老滙舞台演出。面對出色的拍檔、劇評人的壓力與自己給予自己的壓力,飛鳥俠的聲音與幻象,愈加強烈而他最終於舞台採取了極端及超真實的手法為博得觀眾的讚賞。

 

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所執導的電影大都與親情有深入的描繪,這黑色喜劇電影《飛鳥俠》也不例外,電影一開首就發問:你人生是否已得到想要的東西?是甚麼?電影回應的是:被愛、感覺自己是被愛著的。

 

很多時,人就是過於精明、計算,想要得到成就或名譽,卻失去了重要的親情和關愛。為免失了重點,電影的另一個名字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愚昧竟是福》和電影開始時的紅色法文「AMOR」(愛)也就真的「畫公仔畫出腸」了,把重點在一開始和電影名字一同寫了出來!

 

明光社

人到中年、老年,往往不免會開始回顧、留戀以前曾經輝煌的時光,也會希望可以留住以往的成就與幹勁;也可能會為以往在拼搏時曾忽略而無法修補的關係而嘆息。因為在現實中對自己的信心漸減,質疑自己的聲音也可能會不斷出現。電影就用《飛鳥俠》愈加頻密的聲音及最後的出現來把這種在腦海的「質疑及壓力」逐漸具體化了起來。作為家人、朋友,我們有否察覺到身邊的人正受著這些壓力和困擾?相信當身邊有朋友、親人一起陪伴、共同進退,就算遇到困難也能夠跨過。

 

明光社

為博取大家銘記,Riggan最後極端地在舞台用真槍演出自殺一幕,卻意外地轟掉鼻子,導演幽默地安排他得回親人的關心及讚賞。他在醫院步出到窗外去,鏡頭轉到女兒看到他在天上飛而笑的這一幕,這意象的處理引起了大家的討論:無論大家認為他是自盡了、是在彌留的幻覺或他真的擁有超自然力量……但女兒為他能夠得到最終的成功(與飛鳥俠作最後告別),得到了的自由及放下了壓力而高興,兩代的關係得到復和,也許才是導演想我們看到的。

 

另外,不得不讚賞電影一鏡過的拍攝手法,將Riggan人生的最後數天和家人、事業、舞台都連結了起來。片中舞台劇改編了美國名作家Raymond Carver的短編小說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甚麼),當中的一對情侶Terri and Mel對舊愛的兩極表現——仇恨與原諒,就會看到他們對「愛」的了解與分別,也很值得我們深思。細閱之後再看回這電影,其層次感一定大為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