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8(LGBT Agenda, Global 2018)

12/03/2019

隨著英美成功爭取同性婚姻後,同性戀政治運動近年的焦點均集中在跨性別、雙性人等政治運動,企圖用相同的策略複製成功的充權運動,但正如同性戀運動等身份政治一樣,在過程中只要各自的利益有所衝突,便會帶來分裂和標籤,繼續生產更多的身份。當社會上有聲音質疑他們的訴求時,同運人士則會繼續指稱對方的「攻擊」是出於恐懼和仇恨。這個「怪圈」(離奇現象)成為2018年整場政治運動內鬥的重點。

另外,因著#MeToo和政治正確等運動得到驚人的迴響,在進退之間運動失去對人的基本尊重,不少人開始質疑#MeToo是一個保護女性的運動,還是一個攻擊男性運動?此外,為了政治正確,有的國家竟然連國歌歌詞也可以修改,難道整個國家的歷史未來也要重新詮釋?這些運動令人反思LGBT這種思想文化改造的本質,其實會否成為新一代的文化霸權?

 

1. 跨性別運動與女性主義的衝擊

自英美世界完成「同性婚姻」的同性戀運動議程後,LGB後的T(即transgender,跨性別者)的議程亦開始升上枱面供大家討論。和同性戀運動開始時一樣,其策略同樣是拿出該性別身份中最符合社會要求的榜樣,然後要求整個社會的政策予以配合。

英國,性別承認法在2018年8月進行第二次諮詢,當中政府吸納了跨性別政治運動的意見,降低更改性別的門檻為自我聲明模式,也減少了相關的行政程序。不過,過程中面對多方反對聲音,當中更包括了被稱為「排跨基女」的邀進女性主義份子(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簡稱TERF),有關人士指出跨性別政治運動本身就令男女二元身份消失,威脅女性的身份。同時,因著男跨女人士可以進入女洗手間或女更衣室,甚至可以用女性身份來參加運動項目,更令女權分子跳出來反對。同時,部份同性戀社會運動的成員也認為,跨性別會令兩性模糊,在男女難分的情況下,同性戀這種要求必須和同性才互相吸引的身份特徵,也會因此消失,所以他們也加入反對跨性別運動的行列。有關諮詢期雖然已完結,但當局仍未公佈有關結果。

葡萄牙議會早前通過最新的變性法案,想要在身份證更改性別的國民,從原先的必須年滿18歲並附有醫生證明,降低門檻至年滿16歲及不須附有醫生證明。葡萄牙總統雖然最初就法案提出否決,[1] 但最終法案仍然在國會支持下通過,[2] 令葡萄牙成為繼丹麥、馬爾他,瑞典、愛爾蘭和挪威後,第六個給予人民變性自主權的歐洲國家,讓人民自行決定性別。該法例同時禁止醫生在嬰兒出生時為雙性人進行性別手術,為了要讓孩子長大後自行決定。

 

2. 更正治療動議收回與同性戀者的自主權

美國加議會曾審議AB 2943法案。該地原本禁止從事心理治療的專業人士向18歲以下的人士提供「性傾向更正服務」(包括一切改變或減輕同性性吸引的活動)。而AB 2943法案更規定任何人都不能向另一人(不論年齡)提供相關服務。法案亦禁止宣傳,或宣揚「性傾向可被改變」等訊息。[3] 及後,提出議案的議員自行於2018年8月收回有關的提案。[4] 在整場反對法案運動中,不少已離開同性戀生活的後同性戀者製作影片呼籲各界反對法案。

台灣,2018年11月成立的跨虹者大聯盟,當中強調敢於不同,並指出同性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

 

3. 政治正確引發的性別爭議風暴

加拿大,為市民提供各項政府服務的加拿大服務處(Service Canada),要求屬下僱員一律使用性別中性詞語,這意味著先生、小姐、爸爸和媽媽等詞語將不再使用。[5] 該政策引來各界嘲笑和批評,但加國政府依然堅持。[6] 國會更通過修改國歌歌詞,將國歌中本來男性的稱謂,變為性別中立稱謂。[7]

在2018年裡,西方社會一系列政治正確活動不斷頻繁出現,英國大曼徹斯特郡的奧特林厄姆女子文法學校禁止使用「女孩」一詞,以免傷害性別認同非女孩的跨性別學生。[8] 不過,該校名稱仍保留「女子」二字,故遭跨性別人士質疑。[9]英國有約40所中學為照顧跨性別學生而禁止女生穿裙。有學校收到指引,在教導青春期的時候,要說明男生也會有月經,因為他們可能是女跨男人士,並在學校的男洗手間放置垃圾筒方便他們棄置衛生巾。[10]

英國,根據公營醫療系統的官方指南,心理認同為女性的男士,並登記了自己的新性別,他們會收到乳房和子宮頸檢查的提醒和邀請;相反,心理認同為男性及登記了新性別的女士,則不會收到有關的提醒和邀請。[11],[12] 如果有這方面需要的人士,要自行向當地醫療機構申請轉介做檢查。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印第安納大學一名學生在堂上質疑「多元性別」、「白人男性特權論」、「性別工資差距」等左翼論述的真確性,結果被警告。其後他更因「擾亂課堂秩序」而被禁止上課。由於該課是必修的,這或會導致該學生未能如期畢業。[13]

 

4. 生育權的爭議

美國有報道指出正在透過生育科技和代母產子的方法成為父親的單身男士,人數正在上升。[14] 美國法律原規定一對已婚夫婦,若女方誕下嬰兒,男方則會成為其默認家長。這規定亦適用於同性伴侶。一位女同性戀者,希望斷絕與「前妻」以生殖科技誕下的小孩的關係,而告上夏威夷最高法院,理由是她與小孩無血緣關係。[15] 法庭以統一親子地位法與性別婚姻平權法為理由,認為男女在相同的情況下,一樣要對嬰兒負責任,所以裁定該女同性戀者敗訴,她在法律上仍是孩子的父母。[16]

另一邊廂,承接著同性婚姻在美國實施,華盛頓州通過新法案確保同性伴侶和異性伴侶有同等權利,於是通過「統一親子地位法(Uniform Parentage Act)」,將商業代孕母合法化。新法案被視為有利男同志的「生育權」,有關法例已於2019年1月1日生效。[17],[18],[19]

以色列政府通過新法律防止同性戀者透過代母得到孩子,新法引起大規模的同運人士示威。200多名拉比聯署反對同性撫養,他們指責同運人士不停運用傳媒進行洗腦工作。[20]

西澳洲政府於2018年8月提出「2018年人類生殖技術和代孕立法修正案」,建議取消限制,讓男同性伴侶及單身男性可透過合法代孕來繁衍後代,又促請澳洲其他地區跟進。[21]

 

5. 同性婚姻遍地開花

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早前提出三項公投議案,包括「婚姻定義公投」、「適齡性平教育公投」、「婚姻以外形式規範同性結合公投」。有關議案,於2018年4月獲中央選舉委員會認定合於規定,審核通過。[22] 同時同運人士亦提出兩項公投,包括爭取用改民法保障同性婚姻關係,以及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最終,幸福盟的議案在11月的公投中獲通過。(編按:不過,當地行政院於2019年2月卻提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讓同性伴侶可準用民法的婚姻規定結婚,讓他們有夫妻財產繼承、醫療權和可作繼親收養。[23],[24]

羅馬尼亞就修改憲法中一句「婚姻是由配偶組成」進行公投,93%投票者支持將「配偶」改為「一男一女」,但由於有關投票率未達30%,低於公投過關的法定門檻,修憲最終失敗收場。[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