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選擇與承擔

藍俊文    |   明光社項目主任(社關行動)
20/03/2014

三月,是多美妙的一個季節。剛剛送走了寒冬,迎來溫暖的春天,櫻花由南部一直往北盛開;冬眠的動物開始甦醒。可惜,萬物都有凋零的一天,櫻花不可能永遠綻放,生命終有走到盡頭的一天。如同逝去的櫻花,三年前那些曾活在日本東北的孩子所展現的笑容正漸漸從記憶中褪色,因核災而作出的反省亦慢慢被選擇性淡忘。
 
生命的消逝究竟帶來甚麼意義?單純是增加死亡數字?是食物安全的威脅?或是核輻射的陰霾?
 
活著的親人,他們不僅要承受喪親之痛,還要盛載著離世者的生命繼續活下去。在世界不同角落的人,面對這天災人禍所作的回應又是怎樣的呢?
 
西北面有國家從逝去的生命中找到另一種意義,在其能源政策上大幅減少對核能發電的依賴,分階段取締核電廠,有計劃地採用再生能源,又鼓勵市民節能,過綠色生活。這些多是已高度發展的國家,他們的「已發展」不僅是物質上的,亦是精神上。他們從災難得到啟發,重視人的生命、重視保護環境、重視人和自然的關係,拒絕將人和大自然分割。可是在日本毗鄰的朋友又作出了怎樣的選擇?台灣還周旋於是否繼續興建核四發電廠中,這成為了台灣其中一個重大的民生議題。
 
那香港呢?有些朋友關心的是電費飆升,希望政府能延續電費補貼;亦有些朋友關心採用傳統燃煤發電對環境的影響。現時香港的能源組合中,燃煤發電約佔54%、天然氣約佔23%,而從內地輸入核能約佔23%。2010年政府曾建議大幅減少燃煤發電,考慮引入更多核電。或許正如那些電源專家的分析,核發電確實對環境影響最小,而且價格最廉宜。不過,這僅限於沒有天災人禍時的情況。
 
這看似是一個選擇:選擇承受核風險的意外而使用廉價的核能,或是繼續使用高排放但風險較低的石化燃料?還是選用成本高的再生能源?甚至我們可以選擇像西北面的人民們那樣過綠色節能的生活?
 
當你以為自己可以自由地作出選擇的時候,十分抱歉,其實中央已替你作出選擇。明日包圍香港的,將是一座又一座配合國家經濟發展的核電站。
 
一萬五千多條逝去的生命、十多萬被迫離開故鄉的朋友,還有被電視熒幕那震撼的畫面驚呆的人們,帶動著世界對生命、自然、能源不同的反思與選擇。不過,作出選擇亦往往意味著要承擔責任,人們必須接受因選擇而帶來的責任和代價。
 
 

曾經刊載於: